你的位置: 首页 ›› 作品库 ›› 《山村小子当国公》贺南,贺南道_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山村小子当国公》贺南,贺南道_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山村小子当国公》贺南,贺南道_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佚名-著

15人在追
小说:山村小子当国公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和尚摸我也摸 简介:重生在一个小山村,无依无靠的我,该如何在这个重…
更新到:第5章 我这是什么眼睛? 状态: 时间:2021-07-29 18:08:13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上来就受惊 更新时间:2021-07-29 18:08:13
第2章 吊脚楼村 更新时间:2021-07-29 18:08:13
第3章 地主家也没余粮 更新时间:2021-07-29 18:08:13
第4章 我到底是从不从? 更新时间:2021-07-29 18:08:13
第5章 我这是什么眼睛? 更新时间:2021-07-29 18:08:13

精彩章节

小说:山村小子当国公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和尚摸我也摸

简介:重生在一个小山村,无依无靠的我,该如何在这个重文轻武,武修、炼气士同在的时代生存下去?
且看我读书习文、练武纳气,与各路妖魔鬼怪决一死战,同尸位素餐的伪君子们大战朝堂!

角色:贺南,贺南道

山村小子当国公

《山村小子当国公》免费阅读

第1章 上来就受惊

“咚咚咚!”

粗暴的砸门声响起。

门外响起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开门,再不开门,老子可要踹了啊。”

门框与墙壁连接处,泥土被震的簌簌而落。

是谁如此无礼啊?

躺在床上的贺南,被敲门声惊的一屁股坐起!

一脸懵逼的看着那扇摇摇欲坠的破门,生怕那扇门就此四分五裂。

门虽破,可总归能给贺南带来一点虚幻的安全感。

没敲几下,贺南听到另一个尖细声音在门外响起:“二莽子,别擂了,田大当家的指示我们,要‘文明打劫,礼貌抢粮’,咱得坚决执行大当家的指示。”

屋里的贺南闻言,心里顿时感觉踏实了一点点…总算有一个知道讲道理的人了。

就在此时,那个尖细的声音又在门外响起:“开门,例行打劫!快些,莫耽搁我们去抢下一家。”

这是几个意思?

例行,打劫。

抢上瘾了?

照这话听来,这些人以前来打劫过自己。

而且可以预见的以后,这些人还会来打劫不成?

床上贺南吓得赶紧蹿下床,左找右寻,总算找到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

呃,算是…能切菜的刀…吧?

只见这把‘菜刀’用的年头太长,早已经磨的只剩下原来的一半大小,而且薄如纸片。

少年拿着菜刀轻轻一摇。

“噗嗤…”

刀把还在手上,刀片晃晃悠悠飘落于地,斜插在泥土地板上直颤。

正在贺南愣神之际。

“咣当”一声!

门口,一只大脚伸得老高,脚上的草鞋直晃荡。

薄薄的门板,已经与门槛彻底分离,砸起屋里一片尘土!

惊的门槛下忙着打窝子的土元,赶紧挪窝。

两只蟋蟀惊的当场翻了肚皮。

“妈的,这厮不守规矩!”

一名彪形大汉向进门,一边跨过门槛一边骂道:“这次得多收这混球三两斗!”

“咦,人呢?”尖细的声音响起,“躲个屁啊,巴掌大一间茅草房,你他娘的往哪躲?”

这是一间横竖都是三丈大小的泥墙茅顶小屋。

屋内除了一个简易灶台,就只有一个存放粮食的竹围子、一张楠竹做成的简易床。

此时床上被褥凌乱,上面空空荡荡,人影全无。

说话尖细声音那厮,是一名瘦子,只见他弯腰往床底下一瞧…

床底下一双明亮的眼珠子,‘扑闪扑闪’也在盯着瘦子看。

瘦子又好气又好笑,朝着床底下的少年吼道:“你看个锤子!出来,今日该轮到打劫你家了。”

“系统!”

床底下传来一声炸喝。

“稀桶?”

瘦子皱眉,偏头想了想,然后说道:“你他娘的吓的要拉稀?”

旋即瘦子大怒:“你他娘的,我山猴子是给你提便桶的人?老子好歹也是雷公山上一条响当当的好汉,会给你拿便桶?”

“老爷爷!白胡子老爷爷!”

床底下少年也急眼了,赶紧高呼:“系统,金手指,老爷爷快现身!”

“哈哈哈哈…”

那壮汉笑的眼泪汪汪:“这小子有意思,给我等无聊的打劫生涯,平添几分乐子,哈哈哈…竟然吓得叫瘦猴你爷爷了,笑死我了,哈哈哈…”

楠木床被二莽子一把掀起,床上被褥衣衫,顿时撒落了一地。

贺南被彪形大汉二莽子拧着耳朵,从床底下提了起来。

只见二莽子一脸笑意的看着贺南,呵斥道:“你它奶奶的个腿,竟然抗拒打劫,老子今天也不捶你了,多收你五斗粮食,就算是你个混球,耽搁老子宝贵的打劫功夫的赔偿了!”

言罢,二莽子将贺南往地上一掼,也不理会贺南疼的眼泪直流。

从腰间扯下一条麻袋,就在竹围子里舀出稻米,往麻袋里装。

“平点,平点!”

贺南大急,顾不得耳朵火烧火燎的疼,抢上前去,将二莽子手中的粮斗抹平。

“低出高进,量粮食的老规矩,积德行善的义举。”

贺南一边把木升子垒起的尖尖,往下抹,一边辩解:“人家地主家赊粮食出来,还知道‘高借平收’哩!好汉,你可不能连那万恶的地主婆都不如。”

贺南是见这两劫匪,不像是穷凶极恶之徒,胆气这才大了起来。

二莽子伸手将贺南拔拉开:“滚一边儿去!老子打劫多少年了,手底下还没点哈数?再啰嗦,小心老子连种子都不给你留一颗!”

见自己势单力薄,反抗也没用,贺南蔫头耷脑的坐在地上,支着下巴,就那么看着山猴子和二莽子,将自己一年的口粮,给唰唰唰往麻袋里装。

“唉,这日子,过的…唉!”

贺南坐在地上,唉声叹气,喃喃自语:“剩下的粮食,咋够吃哟?”

山猴子闻言笑道:“贺南,你不是吊脚楼村有名的精伶鬼么?东家摘颗梨、西家薅把菜,再去山上挖点野菜芋头,凑合着过呗,乡亲们不就是这样熬过来的么。”

“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入赘去县城嘛。”

二莽子一边装粮食,一边笑道:“听说东门城墙根儿范卤肉家,就有意招你入赘嘛,一去就成了城里人,还有猪下水吃,多好的事儿。”

山猴子一说到女人,兴趣大增,赶紧煽风点火道:“就是就是,听说范卤肉家那女儿,膘肥体壮,腰比你家竹围子还粗!这是一块上好的肥地,定能种出好庄稼…就是恐怕有点费腰。”

“就是就是,牙签扎糍粑,孔洞是留不下,就怕拔出来还费劲呢!”

“哈哈哈…”

“哈哈哈……”

一胖一瘦两劫匪,一面打趣,一面加紧往麻袋里装粮食。

贺南叹口气,开口道:“哎,都熟人熟识的,二位好汉就不能高抬贵手,少拿我一点粮食?”

“这是抢,不是拿!”山猴子很不满意少年的用词,纠正道:“我雷公山的好汉,何曾沦落到去拿别人的东西?”

二莽子停止装粮食,转头一脸严肃地看着贺南,“我雷公山打劫,是有定数的。今日贺南你公然抗拒打劫,活该多收你三五斗粮食!”

“咦?”

二莽子说道此处,挠挠头:“我装了多少升粮食了?七十七?还是八十三升?”

“不管了,就这样着吧。”

二莽子收拾麻袋,准备走。

想了想,二莽子又伸手进粮食围子里,抓了两把稻谷放进麻袋。

这才心满意足的收紧袋口,将麻袋扛上肩膀,吭哧吭哧的走了。

一升是大约1.2斤粮食。

估摸着,这次被雷公山的土匪,劫走了自己一百来斤稻谷。

肉疼啊。

这可是整整一个多月的口粮!

——

作者有话说: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