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
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

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星梦清河-著

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噩梦 监狱。 暗无天日的狭窄空间里,只有一个铺着破旧床单的石灰炕,从墙的这头一直延伸到另一头…
更新到:第七章 查她的过往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08 16:06:4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噩梦 更新时间:2021-09-08 16:06:48
第二章 夏小姐更合适 更新时间:2021-09-08 16:06:48
第三章 遭人侵犯 更新时间:2021-09-08 16:06:48
第四章 顾家留宿 更新时间:2021-09-08 16:06:48
第五章 报复? 更新时间:2021-09-08 16:06:48
第六章 肚子上的疤 更新时间:2021-09-08 16:06:48
第七章 查她的过往 更新时间:2021-09-08 16:06:48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噩梦

监狱。

暗无天日的狭窄空间里,只有一个铺着破旧床单的石灰炕,从墙的这头一直延伸到另一头,脏乱不堪的大通铺上,每天要挤下十几个人。

池雪躺在最角落的位置,白皙的手臂满是淤青和伤痕,搭在眼皮上,挡住从上方仅有的铁栏小窗外透进来的刺目光亮。

感觉到头顶有动静传来,她拿开手臂,掀了掀好看的眼皮,双目空洞无物,带着几分凉然。

“干什么?”

“干什么?”头顶的女人笑了笑,臃肿肥大的脸上满是横肉,头发像是被糖水洗过,粘的不像话,几缕发丝油腻的扒在耳边。

她的笑带着几分咬牙切齿,池雪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记清亮的耳光便落了下来,头被打的歪到一边。右脸火辣辣的痛感传来,她咬了咬唇,撑着羸弱的手臂坐起来。

“还没打够?”池雪开口,语气清寒,带着几分震慑。

那女人听了更加来气,毕竟在这待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般轻傲倔强的人,其他人基本都是一顿就被打服,从此对她言听计从,可她偏偏就不。

“打够?”另一个女人笑了笑,一副为虎作伥的样子,“我们老大想打的人,怎么可能会完整的躺在这里?你顶撞了老大,不废了你就算我们没用!”

“废了我?”池雪突然笑了,虽然清汤挂面的脸上尽是憔悴,但明眸皓齿,好看的扎眼,“怎么废?是废我一只手,还是残我一条腿,或者瞎我一只眼?”

她的脸很冷,语气笃定,“我劝你们,不想多在这里面住几年就安分一点,大家相安无事。”

“哈哈哈哈…”

像是听到了极大的笑话,那为首的女人突然癫狂的笑起来,唇角弧度讥诮,“听到了没有,她在劝我们安分一点?”

“哈哈哈…”

身后穿着囚服的女人们笑做一团,为首的女人做了个手势,嘈杂声顷刻间烟消云散。

她压低了两分,伸手拍了拍池雪白皙细嫩的脸,眸光诡异,“听说,你怀孕了?”

池雪身体一僵,大脑似是有闪电劈过,脸上血色尽失,“你想干什么?”

“害怕了?”那女人起身,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她,“刚刚不是很厉害吗?还在劝我们安分一点。”

她说着伸出一只手,另一个人将手上胳膊粗的木棍递了过去,那木棍粗糙不堪,却血迹斑斑,上面的血色已经发黑了,一看就是陈血。

池雪身子缩了缩,下意识护住自己的肚子,她的手在抖,柔唇苍白,强壮镇定的看着她,颤颤巍巍开口,“你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吗?你敢动他?”

“谁的孩子?”

那女人笑的嘲讽,“顾大少爷的?”

“你既然知道就应该清楚,这孩子万一有什么闪失你们都得……”

“哼。”她话音未落便被女人打断,她嗤之以鼻道,“顾先生的孩子?你还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若不是他特地吩咐我们多‘照顾照顾’你,我还真不敢把你怎么样,可是顾先生说了,这孩子跟他没半点关系,他更不知道是谁的种,至于你,不过是害死他初恋的杀人犯。”

一瞬间如坠冰窖,池雪苍白的五指紧紧攥着,指尖几乎要陷进皮肉里,她感觉浑身的血管都被冻结了,寒意侵蚀着四肢百骸。顾辞深对她果然够冷血绝情,竟然……竟然连血亲骨肉都毫不在意。

血肉模糊的画面,池雪被打的几乎要失去痛觉,她努力挣扎反抗,可对方人太多,还未等她还手便被狠狠钳制,只能任由她们拳脚相向,那根粗壮的木头打下来,有一瞬间池雪觉得自己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她蜷缩在地上,像个破碎的木偶,鲜红的血不知道是从身体哪个部位流下来的,浸红了地面。

一个女人突然停了下来,语气有些害怕,“再打下去怕是要出人命了,顾先生只说给点教训,废了右手就行了,我们要不…”

废了右手?

池雪模糊中听到这一句,心脏抽痛,像是一把钝刀刺中身体,一点一点将她凌迟处死,疼痛钻心。

他明知道她是设计师,是画师,右手于她而言大于生命,可是今天,他竟然要毁了她两条命。

右手和孩子。

感觉到一只脚踩下来,池雪惊叫一声,紧闭的双眸蓦然睁开,白色天花板和水晶吊灯映入瞳孔,她急促的喘了两口气才渐渐平息下来,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汗。

“又做噩梦了?”

蓝北坐在她床边,眉峰俊朗,微微蹙着。

池雪没有回应,目光依旧呆呆的盯着天花板,她想起自己流掉的孩子,想起在监狱里不要命的和她们打架,最后打到所有人都不敢再去招惹她。

“帮我备车,我要出门。”

她突然坐起来,看了眼被白色纱帘挡住的阳光,右手张开,使劲用了用力,却发现指骨和肌肉依旧迟钝。

“去哪里?”

蓝北脸色一如既往的沉,嗓音蛊人,一身黑色风衣下包裹的是堪比军人的直挺身形。本该硬朗的脸,却有几分违和的俊美和邪魅,长着一双蛊人的桃花眼。

“找郁堇南,签约。”

“你确定要找他做靠山?你知道你若向我开口,我的身份会给你更多噱头,更不要提人脉和资源。”

池雪眸光闪了闪,低声道,“蓝北,谢谢你,但是这次我不想依附于你的羽翼。”

她当然知道蓝北可以帮她一步登天,毕竟一个女艺人有国家神秘组织龙青阁的首座做靠山,是何等新奇又引人议论的新闻。

可是她不能拿他的名声开玩笑,他已经帮了她足够多,从帮她证明清白接她出狱,到帮她治手事无巨细,她都记在心里。

蓝北最终没有再开口,他要做的,向来就是任她飞,若是一帆风顺倒也无妨,若是有碍,他替她清,若是失败,他替她收拾残局。反正无论何时她跌落尘埃,他都会将她稳稳接住。

蓝北垂了垂眸,算是应答,然后抬起好看的桃花眼,凝着她,“你不想让我帮你可以,但是必须让我陪你去。”

“好,麻烦你了。”池雪捏了捏手心,眸光晦暗。

顾辞深,你终究要为我死去的孩子和毁掉的右手付出代价。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