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嫡女庶夫
嫡女庶夫

嫡女庶夫易洋-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娇女转型     “苏静,你再聪明也终究是个废物!天…
更新到:第5章 另起坏心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14 00:11:12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娇女转型 更新时间:2021-09-14 00:11:12
第2章 滑稽至极 更新时间:2021-09-14 00:11:12
第3章 各有算计 更新时间:2021-09-14 00:11:12
第4章 我愿嫁 更新时间:2021-09-14 00:11:12
第5章 另起坏心 更新时间:2021-09-14 00:11:12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娇女转型

    “苏静,你再聪明也终究是个废物!天生短命鬼!哈哈咳咳。老天。老天到底是公平的!是公平的!哈哈咳咳唔噗,哈。”

    垂死的大笑伴着吐血的哽咳,虚弱无比,只是透着发自内心的畅快而又显得尖锐无比,贯穿力十足,竟穿透异世梦境,生生将人惊醒。

    炕上的人儿忽然坐起,惊了炕侧打瞌睡的小丫鬟一跳,慌忙近前服侍:“大小姐,您又做恶梦了吗?”

    苏静面色难看,冷汗簌簌,双手紧紧抓着身上的薄被,鼻子呼呼的喘着粗气,水眸飞快的扫了一圈古色古香的房间后才缓和些,推了推那慌张的小丫鬟:“给我倒杯水。”

    小丫鬟忙应诺,匆匆转身去倒茶,却拎起茶壶就僵住了,惶恐的咚一声就跪了下去:“大,大大小姐。”

    她哆哆嗦嗦话没说完,就听到炕上的人道:“我现在只想喝凉的,拿过来吧。”

    小丫鬟不敢迟疑,爬起身就端茶送了过去,看着苏静真的把被凉掉的茶喝了个干,不禁有些傻眼。

    大小姐向来吃穿非常讲究,即便是六月酷暑也从不喝凉掉的茶,可自从那天醒来后却变得不太一样了,今儿个更是竟然喝下了一整杯凉掉的茶!

    苏静余光瞧得清楚,知道小丫鬟在惊愕什么,却作没瞧见的玩着那已喝空的杯儿道:“这天又热又燥,喝点凉的倒是意外的舒服。”

    小丫鬟闻声一想,也觉肯定是这个原因,毕竟现在已进七月,天确实是越发的干燥闷热,就不疑有他了,只小心翼翼的问:“那大小姐还要么?”

    苏静点点头,又喝了一杯便不要了,让小丫鬟去喊婆子送温水来沐浴。虽然现在还是大白天,可她午觉睡出了一身汗,不洗洗浑身黏糊糊的不舒服。

    好在这副身体的原主人是个爱以讲究来证明自己尊贵的,天气热时一天洗个五六次是正常,天气冷时倒也知道泡水多了会着凉生病,就退而求其次勤换衣裳,一天换个七八身小意思,下人们早已见惯不怪,小丫鬟自然也不会多疑,匆匆便扭头出门吩咐去了。

    苏静趁这个时候下了炕,坐到了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那巴掌大的精致小脸发了会儿呆。

    这镜中的小人儿名叫苏静卉,是这大明国工部右侍郎苏渊和其已故的原配夫人所生的女儿,苏家的嫡长女,虽苏渊在原配夫人去后没多久便娶了丞相府的庶小姐做继室,连同后来收的几房姨娘一起,还生了一个嫡子一个嫡女和两个庶子,但苏静卉有家财万贯,且当初出钱供了苏渊考得功名步步高升的外祖父林鸿运撑腰,再加苏渊也念点旧情,苏林两家私下还有利益相连,倒是让这苏静卉在苏家过得还算不错,只可惜。

    鱼多水就浑,苏静卉又仗着有几分聪明,娇纵出了异常的傲慢性子,喜以尊卑嫡庶做量尺,长年累月下来,真是跟那位庶出的继母结了解不开的大怨恨,这不,年龄一到,继母就给她谈定了门乍一看还相当不错的亲,但苏静卉却因为对方是庶子而气得数度抗议,最后更是一怒悬了梁!

    于是。

    那个世界想活却没有健康身体为资本的苏静,变成了这个世界有身体资本却一气不愿活的苏静卉!

    虽然,这副身体在苏静看来还是娇贵得太弱了,但比起她之前的却已好太多,至少双腿能走,五脏六腑更没大毛病,只要仔细调理勤于锻炼,总能达到她的标准,而后一件一件的,去完成以前她就很想却一直难以亲自实现的事!

    “大小姐醒了?好些了么?还疼不疼?”

    苏静卉奶娘关切的声音传来,而后才见珠帘拨动,进来一个四十左右的妇人和四个丫鬟,最后才是那刚刚出去吩咐送水的小丫鬟香儿。

    那妇人圆脸慈眉,看起来就是个亲和的,只那双眼太利了,还透着傲慢,虽说是苏静卉的奶娘,可在府里终究还是个下人,却这般肆无忌惮的进出簇拥。

    苏静勾唇,轻蔑却在转头看向奶娘后换成了恬静温婉:“奶娘,您来了。”

    进了这个身,顶了苏静卉这个人活,自然要融入这里的生活与身边的人周旋,只不过,她前世还在苏静卉这个年纪就早没了那份天真,自然也学不了苏静卉那份作死不自知的脾性!

    果然,奶娘看到苏静卉脸上的恬静浅笑就眸光暗闪了下,心下狐疑,却未显露,还夸张的双手合十一阵菩萨保佑之类的来到苏静卉身旁,就抹起眼角来:“大小姐,这世上哪有过不去的坎儿,您有什么委屈说出来就是,办法好好想总是有的,可千万别再犯傻想不开了。”

    是啊,要不是你老这么变相的煽风点火,苏静卉又怎么会冲动的三尺白绫悬了梁?

    苏静暗暗冷笑,面上却勾了勾唇,笑得浅淡却又不显得疏离的应道:“奶娘说得是,我会记住的。”

    奶娘一听,顿时又狐疑起来,总觉得苏静卉悬梁救醒之后就不太一样了,不禁偷偷仔细打量起苏静卉来,却见她面色虽淡然恬静,而小手却抚上了脖颈那尚未完全消散的紫青勒痕,杏眸瞬也不瞬的定在一处,俨然正不知所思着。

    难道是历了这事后人就忽然成长了?懂得收敛脾性了?

    想来想去,奶娘都觉得只有这个可能而已,也就逐渐宽了心。苏静卉就算是阴差阳错的成长了又能如何?终究不还是她喂大的那个苏静卉么,是脱不出她股掌的!

    苏静假装不知道,抬手去帮奶娘抹眼角:“奶娘别哭,哭坏了眼睛怎么办?日后母亲又刁难让我绣这绣那,我寻谁帮我呀?”

    奶娘一听更放心了,也立马顺梯下的破涕而笑:“大小姐就是爱哄奴婢这老婆子,就奴婢那点眼力那点绣技,院里一抓就能抓出一大把来。”

    苏静笑道:“可在我看来,这世上就没人比得过奶娘。”

    奶娘顿时感动不已,又抹起眼角来,而温水这时候也送来了。奶娘自是要亲自服侍苏静卉沐浴。

    沐浴梳妆,费了不少时间,奶娘也趁机说了不少话,包括提议去给老夫人请安。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