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寻眸
寻眸

寻眸梦回衣尚暖-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001章 楔子   晋灵界,妖灵的世界。   夕阳如血,融化了西天最后一缕光束,将乳白色的轻雾弥留…
更新到:第007章 贵客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14 11:31:3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001章 楔子 更新时间:2021-09-14 11:31:36
第002章 逃无果 更新时间:2021-09-14 11:31:36
第003章 带来 更新时间:2021-09-14 11:31:36
第004章 迁怒 更新时间:2021-09-14 11:31:36
第005章 和解 更新时间:2021-09-14 11:31:36
第006章 火烧阁楼 更新时间:2021-09-14 11:31:36
第007章 贵客 更新时间:2021-09-14 11:31:36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001章 楔子

  晋灵界,妖灵的世界。

  夕阳如血,融化了西天最后一缕光束,将乳白色的轻雾弥留在这里,缓缓覆盖了繁华的城池。

  在城池中央的上空,是一座漂浮着的岛屿,若有似无的结界带着淡淡的光芒将其包围,浮岛之上,是华丽而宏伟的宫殿,那便是皇池。

  “快点!”

  皇城中心的皇池内,士兵压低了声音,催促所有灵奴在皇池内仔细寻找。

  在皇池观星台上,一位发鬓斑白的老人正皱着眉头抬眸凝望夜空中逐渐显出身形的繁星。

  忽然,老人哼了一声,面色激动。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

  前几日,他便发现九妖的九星之间出现了一颗光芒与众不同的星辰。只是往日由于天气影响,老人总是无法将那个忽然出现在九星之间的星辰看得真切。

  而今日,天清气爽。

  让老人一直留意的星辰终于也大放异彩,释放着淡金的光芒。如此一来,象征着晋灵界九位引领人的九星竟然将金色芒星围绕了起来。

  怪,怪。

  “殿下呢?!殿下在哪里?!”老人看着越发明亮的十颗星辰,不觉握紧了高台的扶手,声音因为激动而高昂。

  “冥天大人,请冷静……”一旁的灵奴微微上前,低声说道。

  冥天望着夜空,没有丝毫转过头来的意思,显老的身体却不符合他旺盛的精力,“冷静?!轮得到你来和我说这话?”

  “……”灵奴被吓得赶紧闭嘴。

  灵奴虽然和九妖一样是晋灵界灵力凝聚而成,但是两者之间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灵奴这一生都无法离开皇池,在皇池之外,灵奴无法凝聚肉身,身散形消。在皇池之内,他们是九妖最忠心的仆人。

  “殿下——”

  一声呐喊响起,一道道威压灵力从冥天的脚下开始蔓延,如同涟漪一般迅速扩散开来。高台上的灵奴们个个面带惊恐,脚下一软,齐齐双膝跪地,身体颤抖不止。

  忽然,一阵清风拂来。

  转瞬之间,众灵奴心中被威压震撼所产生的恐惧在风中散开,如同柳絮被吹飞。兔起鹘落之间,威压来而消,灵奴回神之际,便抑制不住的大口喘气。

  “冥天,你何必为难他们?”清雅的声音带着笑意顿时包裹了高台,灵奴们更是为之一振。

  “殿下?”

  冥天锁眉,他不知道对方身在何处。那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迷茫。

  殿下,亓倾,晋灵之主,九妖之首。

  “灵奴退下,没有命令不得靠近。”声线微沉,灵奴们立刻起身,忙而不乱的从观星台两侧退走。就连脚步声,都没有留下。

  夜色愈浓,星辰愈亮。

  “冥天爷爷,到底怎么了?”在烛光的照耀下,一道修长的身影随风出现。清雅的声音,从他的口中缓缓吐出。

  没有了他人在场,他自然随意了许多。

  “快!快来!”冥天一招手,竟然正眼也不给对方一个,一个劲的盯着天空。

  亓倾微微勾起嘴角,果然在冥天的眼里什么都比不上星相重要。他缓步上前,“嗯?”

  “殿下看九星之间!”

  冥天激动的转过头来,一双灼灼发亮的眸子一点也不像是老人的双眼。

  闻言,亓倾抬眸望去。深邃的视线融入在宁静墨色的夜空之中,点点繁星似锦,照映着他的眸子也越发迷人了。

  他沉默了一会,终于动了薄唇,“冥天爷爷,那是什么?”

  “星变!”冥天慎重的看了一眼亓倾,“那是九妖的命星,你们是由晋灵界的灵力孕育而来,你们的命才会在星相显示。可是,这颗多出来的命星,却恰好在你们的九星之间。”

  亓倾微微一笑,深蓝色的眼眸映照出星辰,“所以?”

  登时,冥天退后一步,恭敬的躬身垂首。

  亓倾收回了目光,注视着冥天的眸子被纤长的眼睑埋在了淡淡的阴影之下,性感的薄唇微微抿着。

  “恐怕那颗星是九妖命运的转折……”

  亓倾眯了眯眸子,笑出了声,“转折?我们的命出生就已经注定了,还需要什么转折。”

  这声笑,清幽而空灵。

  “老夫不知。但是,说不定……”冥天拧着眉,声音一顿,“对清王有用呢?当然,这只是猜测,冥天不敢乱下定论。”

  亓倾收了笑,静静的看着冥天,不再说话。

  “殿下,给老夫一点时间。老夫一定会将这命星之人的所在地找出!”

  “嗯……”传来的,是淡淡的低吟。

  冥天锁眉,继续说道,“不过……命星既然能够出现在九星之间,扭转九星轨迹。那么那个人也定是与众不同的。若要此人为九妖所用,只怕老夫出面是远远不行的。”

  “不能用?那就杀掉嘛。”亓倾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如同情人低语的温柔缱绻。可是他的话却让冥天直冒冷汗。

  “殿下……”冥天无奈,“能够收服是最好的。”

  “哦。”亓倾点点头,态度有些敷衍。

  “寻找芒星,还需要九妖之力。”话到此,冥天住了口。他抬起头来,认真的注视着面前这个俊美的男子,锵锵有力的说,“希望殿下重视此事!”

  亓倾迎着冥天的目光看过去,眸中微带笑意,“我知道冥天爷爷在想什么……”

  “老夫知道事有为难,但是此事非同一般,不得不加以重视。”

  “我知道了。现在,还要冥天爷爷辛苦一些,尽快找出这命星身在何处了。”

  “是……”冥天低低的声音随风吹散,他面前的人影也随风消失。

  冥天抬起头来,扶住高台的栅栏,久久凝望星空一片。

  数日后。

  繁荣的皇城,自然不缺乏娱乐之地。

  五风十雨内琴声如同潺潺流水,渺茫而悠扬。妖艳的舞姬扭着纤细的腰肢,如同蝴蝶翩翩起舞,衣袂随风舞动。花香悠然而至,粉色的花瓣从高空翩舞而下,拂过别人的眸,舞姬的裳。

  “呼……这些花妖倒是挺会制造气氛的嘛……”

  雅席上,一男子身着华服,艳丽而张扬的色彩尽情盛放他的妖冶。此人手中携着一杯桃花酿,在唇边轻轻摩擦。淡淡酒香与花香融合在一起,更加的令人心醉。

  男子半眯着红褐色的桃花眼,目光游移在场上舞动的舞女身上。一曲终了,舞姬挥动衣袂,瞬间散开来。如同流星划过,身后还残留着一道道花香的尾巴。

  一舞姬如同蝴蝶一般,翩然飞至男子桌前。美眸中水光潋滟,纤纤玉手托起了酒壶,为他斟满了酒杯,舞姬媚然一笑,用她娇媚的声音柔柔的说:“卞王。”

  闻言,男子轻笑一声,左手握住舞姬纤细的手腕,微微一带,便美人在怀。

  舞姬随风扬起的衣摆翻飞,别具一番风味,柔顺的青丝乘着风,在卞王的脸庞渐渐垂落,一时之间花香将他包裹。

  舞女的手自然的勾住了男子的脖子,顿时二人鼻息扑面。

  “呵,不要用那么低级的媚术蛊惑本王。”

  喑哑而不羁的声音赫然在舞女的耳边响起,随着卞王的话语,一阵热气吹拂在舞姬白皙的颈脖上,令她一时间沦陷了,水润的瞳孔满是沉沦。

  “嗯……啊?”过了半晌,舞姬的瞳孔才恢复了色彩。她的心跳顿时漏跳了一拍,本是想用媚术蛊惑卞王,没想到对方反而将她的心神控制住了。

  “信儿该死。”

  舞姬惶恐的起身,想要立刻跪下求饶。谁知,她的身形还未完全站起,卞王轻轻一拉,舞姬妙曼的身子便跌落在卞王的怀中。

  花香四溢。

  舞姬猛然抬头,撞上了那双红褐色迷人的桃花眼。一双眸子微微眯着,妖娆的轮廓让那个舞姬不禁失神。

  舞姬嘴唇动了动,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卞王便用修长的手指抵在了她柔软的唇瓣上,“嘘……既然你如此想要勾.引本王的话,怎么能够轻易逃了呢?”

  话音一落,舞姬雪白的面上泛起了轻微的红潮,一双眼睛里是小鹿乱跳般的张皇失措。两人之间的近在咫尺,卞王那张帅气的脸庞埋在舞姬的颈窝。就算是他的的呼吸也让久经红尘的舞姬心跳失常。

  忽然,一阵凉意扑面而来。

  定眼一看,舞姬才发现卞王依旧环抱着她,可是却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他勾着嘴角,低眸看着怀中美人,用空闲的手将杯中上好的桃花酿倾泻到口中。

  桃花酿顺着那诱人的嘴角蜿蜒流下,滑过了他颈项细腻的皮肤,顺着下颚流下,滑入衣领之中。舞姬看着那一缕桃花酿蜿蜒着肆意流淌,双手不禁攀上了卞王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身上倾靠了过去……

  感受着怀中花妖舞姬的动作,卞王的桃花眼依旧包含着浓浓的笑意。他低头看着迎上来的美人,眯了眯眸子。

  花香如故,花瓣纷飞。

  卞王低笑一声,环在舞姬肩上的手转而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俯下头来,重重的吻了上去。与此同时,浓醇的酒味扑面而来,桃花酿的清香充斥了舞姬的口。

  没有缠绵,没有纠葛。凉凉的酒水从口中渡来,强硬之势不容拒绝。

  舞姬惊讶的睁开了眼睛。

  这桃花酿不仅味道醇厚,其中蕴含浓郁的灵力却是舞姬这等小妖望而却步的存在。灵力过于醇厚,她们修为不高,平时根本不敢碰。

  而此时,舞姬在卞王的怀里明显忘记了这一点,只顾着对卞王为自己以口渡酒惊讶。忘记了,这酒,自己根本无法承受。

  顷刻间,卞王就毫不留恋的拉开了自己与舞姬的距离。他放下因这特产桃花酿浓厚的后劲瘫软的舞姬,站起身来。

  舔了舔嘴角残留的酒渍,卞王弯了弯迷人的桃花眼,看着无声无息出现的人,“出什么大事情了?居然会主动来找我?”

  他的面前,一个身着紫衣的修长身影不知是何时悄无声息的出现。二人一个妖冶魅惑,一个俊美神秘,一对天人般的人物,在这貌美为平常的晋灵界,也吸引了娱乐之地内不少人的注意。

  来人斜睨了一眼趴在软塌上的舞姬,挑眉道,“卞玉还是一点改变都没有,四处留情。”

  “呀!能够得到殿下的称赞,真是卞玉的荣幸。”卞玉看着面前的人,开着玩笑。忽的,他扬了扬眉,“不过,你该知道我向来不留任何情。”

  亓倾侧脸微笑,似乎笑一个不懂事的孩童。

  “只勾心……”耳边,是卞玉的嗓音,带着一分沙哑,一分朦胧。

  “你和鸢娓去人界玩玩儿吧。”

  “哦?”卞玉身子一斜,手肘撑在案几上,单手托脸,对这个决定感到意思惊讶,“亓倾,你平日不是不让我们几个没事儿就去人界吗?怎么这次……”

  “我自有打算,你们只管好好的玩。到时候,我会给你们消息。”

  卞玉扬唇一笑,爽快的大声道,“好!这回可是你开口让我们去玩的,我们就去好好的玩儿,你别半路出来扫兴。”

  “呵……别只顾着找女人。”

  “咳。”卞玉的笑容一僵,心中抑郁。

  绵绵细雨之下,舞姬站在荷塘中央,玉指纤纤弹起古筝,那顿挫有致的琴音中,浓郁的花香淡去,缕缕清香飘散开来。卞玉独自坐在案几前,亓倾的身影已经不在。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