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捡漏
捡漏

捡漏山高水流-著

10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当众羞辱 天城区,周家大院。 待客厅里人声鼎沸,所有人脸上笑容洋溢,齐齐恭贺主位上那位头发花…
更新到:第7章 建议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0-17 11:55:24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当众羞辱 更新时间:2021-10-17 11:55:24
第2章 医疗费 更新时间:2021-10-17 11:55:24
第3章 汉代青松立石瓦砚 更新时间:2021-10-17 11:55:24
第4章 断头古玩 更新时间:2021-10-17 11:55:24
第5章 捡漏 更新时间:2021-10-17 11:55:24
第6章 上门的周瑞 更新时间:2021-10-17 11:55:24
第7章 建议 更新时间:2021-10-17 11:55:24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当众羞辱

天城区,周家大院。
待客厅里人声鼎沸,所有人脸上笑容洋溢,齐齐恭贺主位上那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年人。
“周瑞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康儿祝爷爷身子骨一年比一年硬朗,长命百岁。”
“周诚祝爷爷……”
看到弯腰行礼的年轻人,笑呵呵的老爷子脸色刷的冷了下来:“谁让你来的?”
“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地方?”
“滚!”
不远处的年轻人双手抱拳,微弓的身子依稀有些颤抖。
见年轻人不为所动,周老爷子哼笑道:“说吧,又有什么事儿?”
周诚缓缓抬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母亲重病,久治未愈,所以我想向周家借一笔钱!”
听到这话,周围顿时响起一片讥笑声。
“你们听到没,这家伙这么长时间不来周家,一来就张口要钱。”
“还真是把周家当成善堂了啊?每次都好意思张口?”
“别忘了当时可是他爹主动提出要和周家断绝关系的,现在倒好,老子失踪了,儿子还有脸来要钱,真是不知羞耻。”
“你跪下磕个头,说一句周书航是蠢蛋,我可以劝爷爷赏你点钱。”
周诚默默看向说话那人,江市赫赫有名的周瑞周大少,周家嫡长子,公认的周家下一代继承人。
良久后,周诚直起腰,掏出一个布块包着的物件。
“第二件事,周诚祝周老爷子福泰安康,长命百岁,这是我的寿礼。”
把布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周诚又朝太师椅上的周老爷子拱了拱手。
见周诚想要离开,站在主座下首位的周瑞当即冷笑道:“等等,说让你走了吗?”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周家是什么地方?”
说着,一身阿玛尼西装的周瑞走到桌旁打开了布袋:“哟呵,大家快看看周诚送的什么东西?”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周瑞手心静静躺着一块巴掌大小,瓦片似的东西。
“我说周诚,就算再穷,你也不能拿一块瓦片来糊弄爷爷吧?”
说着,周瑞扭头炫耀似的看向周老爷子:“爷爷,你看,周诚明知道今天是您的寿礼,还拿这么一块破烂来送礼,分明是存心想要恶心您啊。”
看到瓦砚,周老爷子怔了一下,本就难看的脸色越发难看。
周诚眉头瞬间皱起,他本不想把场面闹的过于难看。
既然如此……
周诚转头看向礼品架。
礼品架最上方,摆放着三块长方条的黑色物件,那是周瑞送给周老爷子的寿礼,刚才这东西出场时,着实引起了一片震惊。
注意到周诚的目光,周瑞哼笑道:“眼红了?”
“唐代寿屏墨锭,是我花了五十万从港岛那边的收藏家手里买回来,专程送给爷爷祝寿的!”
“我倒是忘了,像你这样的土鳖,怎么可能见过这种东西。”
周诚走到礼品架,随手在寿屏墨锭上抹了一下。
周瑞顿时大怒道:“你干什么,这可是我五十万买回来的,摸坏了你赔得起吗?”
“依照原料,墨锭分为松烟墨、油烟墨、药墨、青墨等几大类,以作用分类,则可分为御魔、贡墨、珍玩墨、礼品墨,而寿屏墨锭则属于礼品墨。”
微微搓了搓手指,周诚转头看向周瑞所在的方向,声音掷地有声:“古墨锭自古流传至今,材质自是不用说,所以,上等的墨锭墨质坚如玉石,细纹如发。”
看着周诚的动作,周瑞虽然有些心神不定,但听到这样一番话后,却难免有些骄傲。
只不过,周诚突然话风一转道:“既然是唐墨,自然会有我上述的那些特征,但你这块墨,触之刺手,毫无光泽可言,最重要的是,它居然脱色?”
作为考古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周诚理论知识却远超常人想象,更何况他有一个好老师,所以有幸见过真正的寿屏墨锭。
这块墨锭与那块比起来,简直是……垃圾。
周诚这话一出口,周瑞脸色刷的沉了下来。
“周诚,你少在这里信口开河,你知道什么叫古墨吗?”
“我看你今天就是存心来找事儿的!保安呢,保安,把这家伙给我赶出去!”
周诚昂头挺胸,脸上全然没了半点卑躬屈膝:“爷爷是此道老手,墨锭真假,上手就能知晓。”
面对周诚的注视,太师椅上的周老爷子重重哼了一声。
“我当然知道墨锭是真的,反倒是你,随便拿了块现代工艺品就告诉我是汉代瓦砚?”
周瑞愣了一下,心中的那丝怯意瞬间被兴奋冲淡。
“听到没,爷爷都说我的墨锭是真的了。”
心中松了口气的周瑞满脸得意,随后手指稍稍裂开露出一条缝。
“砰”的一声,瓦砚应声而落,当场便被摔得四分五裂。
周诚瞬间怔在原地,这块汉代青松立石瓦砚是他爸爸留给他的最后一件古董,周瑞居然把它给摔了?
“哎呀,不好意思啊周诚,我这一不小心没抓牢。”
周瑞一脸做作的歉笑道:“反正也是一块不值什么钱的砚台,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见瓦砚碎裂,周老爷子双手下意识握紧椅子把手。
周诚身后传来腾腾的脚步声,回头看了看到场的保安,周诚深深吸了口气,缓步上前捡起瓦砚碎片。
由于用力过猛,周诚掌心瞬间被瓦砚的棱角刺破,但他仿若不知疼痛一般,自顾自将地上的碎片全都收拢起来。
就在这时,头顶忽然飘落几张颜色鲜艳的百元大钞。
“看在你挺可怜的份儿上,这些钱就当是我赔给你了,不用客气。”
周瑞居高临下的看着周诚,脸上挂满笑容:“你老娘不是马上就快病死了吗?刚好拿着这些钱去给她买副棺材吧。”
“够吗?不够的话,我再给你几张?”
周诚缓缓起身,任由挂在身上的百元大钞落到地上,鲜血沿着掌心跌落,在纸币上砸出朵朵颜色艳丽的红花。
周诚抬头看向周瑞,目光漠然。
紧接着,周诚转头在场上所有人的脸上滑过,末了,在周老爷子脸上停留许久。
之后,周诚悍然转身离开,也正是在他迈出大门的一瞬间,一道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
“检测到破损汉代青松立石瓦砚,是否提取精粹!”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