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爱情计谋小说主角配角程达康,金敏芝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爱情计谋小说主角配角程达康,金敏芝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1-12-28 18:19 作者:ADMIN 浏览:5

《爱情计谋》精彩章节

第六章:初恋情人

金敏芝住进了高级护理病房。在程守忠的黑脸中,医生们诚惶诚恐地把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胃里,依然火烧火燎的难爱,虽然比翻江倒海的痛要好受些,可是,一想到程达康还像根木桩似地杵在病床前,四肢虚软的敏芝再也没了睁开眼睛的欲念。

程守忠颓然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面色阴郁地盯着几乎吓尿了的程达康。直到来了电话,这才缓了缓脸神。

“是我,嗯……嗯,我这就去办。程放,敏芝的事又让你费心了……”

听到程放两个字,敏芝下意识地抿了抿失了红润的唇,原本脆弱的心就像被猫挠了一爪似的,疼痛中透着酸楚。

有种爱不用刻意忘记却隐痛不断,程放是金敏芝最难忘怀的隐痛。

“我去外面办点事,你留在医院好好地照顾敏芝。程达康,你的帐我先给你记着,如果敏芝有个三长两短,你也不用叫我爸了……”

程守忠是个严肃而正直的人,正是因为对公爹的敬重,金敏芝这才一次又一次地放弃离开这个家的念头。

整整大半个下午,金敏芝没有睁开过眼睛,也没搭理佯做关心的程达康,而是一遍又一遍地想着曾经深情地款款此刻却形同陌路的程放。

香水有毒的电话铃响了又响。程达康小心翼翼地接完电话,紧接着唤过值班护士,这才提着一颗不安的心离开了医院。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换过点滴的护士也出了病房。敏芝黯然地睁开双眼,看着渐渐西斜的阳光,失了光彩的眸子里突然裹上一层氲氤。

隐约中,耳边又传来房门闭合的声音。敏芝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直到一只带着凉意的手颤抖着抚上她的面庞。

她猛一激灵,漏掉一拍的心突然无处安放。

“敏芝……”站在床前的男人微微弯下shen子,黯然地牵起敏芝那只没挂点滴的手,沉沉的声音里带着漫无边际的悲怆,“对不起……”

金敏芝缓缓地张开泪眼迷朦的眼睛,恍若隔世地看着眼前这位儒雅谦和,睿智中不失贵气男人。

这个男人便是程放,敏芝的初恋晴人,原青林区秘书长,现君放集团总裁。

“程总……”金敏芝悲怆地别过脸,不敢再看让她失心的程放。

一声程总叫得程放心乱如麻,他伤感地仰起脸,竭力遏制着几欲流出的泪,却不曾放开拉着敏芝的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就算刻意避着敏芝,程放的心也未远离过。因着这声程总,他第一次感觉到彼此间的距离,仿似隔着两个世界。

林子初刚刚走出电梯门便看到儒雅沉稳的程放进了金敏芝的高护病房。他不经意地蹙了蹙眉头,眼里闪过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神情。

金敏芝住的是高级护理病房,也就是所谓的干部病房。病房里设内外两间,外一间像个豪华的客厅,内一间是一尘不染的特护室。

林子初紧随程放的脚步进了高护病房,他极有分寸地站在内一间的房门外,略作思考后,这才象征性地敲响了房门。

金敏芝被突兀的敲门声吓了一哆嗦,她做贼心虚地抽出被程放牵着的手,慌里慌张地闭上了沁着泪水的眼睛。

程放黯然叹了口气,下意识地退后两步。冷不丁看到不请自进的林子初,微微翘起的嘴角漾上一抹若有似无的苦笑。

林子初双手抱胸地倒倚在门框上,俊逸超凡的脸上透着说不出的邪魅与性感。他根本不看躺在病床上的金敏芝,而是习惯性地用两根手指弹了弹方正的下巴,似笑非笑地道:“听说你病了,老佛爷让我来看看你。声明,我是来打前站的,她老人家已经在路上了。”

“嗯,知道了!”程放静静地凝视着林子初,没有挪动脚步的意思。

“OK,我这就去外面恭候她老人家!”林子初了然地挥挥手,随着嘭地一声响,修长而有型的身子立时隔绝在紧闭着的房门后。

“你病了……”听到程放病了的那句话,敏芝的心便提了起来。

“我犯了阑尾炎……”程放静静地看着敏芝,轻描淡定地道:“就在你的隔壁打点滴,现在已经好了……”

一阵抽丝拨茧的痛,敏芝不经意地勾起身子。阑尾炎是程放的阵年旧疾,也是他们的爱情见证。

“敏芝,我知道你委屈,也知道对不起你!就算为了心玥,你也不该做傻事……”

自从敏芝嫁给了程达康,程放的心便关上了情感的闸门。他一直以为敏芝是坚强的,从未想过隐忍而倔强的她也会自杀,尤其得知喝过白酒的自杀病人救治希望很渺茫后,肝胆俱裂的痛差点让他失去应有的理智。

“在这个家里……我还有活路吗?”敏芝揶揄地说着,泛白的唇在那张并未消肿的脸上细碎地抖动着。

心玥?蓦地想到心玥,敏芝一激灵,“心玥可能被我的电话吓到了,她……还好吧?”

“叔叔说你身体不舒服,是小孩子多心了……”为了安抚敏芝,程放没敢说那个救命的电话是心玥打给程守忠的。

程放不说,敏芝也没有多想。她要走自己的路,却需要程放的帮助与认可。

“程总,能求你件事吗?”

脑海里又闪现出‘我要离婚’那四个用鲜血写成的大字,心尖一阵抽痛,程放那颗本就浸没在痛楚中的的心瞬间拧成了一字。

程守忠不仅是他的本家叔叔,也是一个重于他生命的人。程放见不得程守忠痛苦,也舍不得敏芝继续在那个家里受委屈。

“敏芝,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想到那个足以毁了两个家庭的秘密,程放心里的痛又漫天漫地地疯长起来。

“程总,您就那么怕我离婚?”敏芝加着敬语,一口一个程总地叫着,“自从嫁到程家,我卑躬屈膝处处隐忍,再也不敢任性为之。八年了,就算是天罚,也该够了。更何况……”一口气噎在喉咙里,撞得胸腔生生地疼。“我只想求您帮我找份稳定的工作,如果可能,回医院工作最好。程总……”敏芝强抑着涌上心头的酸涩,嘘喘着补充道:“程达康越来越过份,我嫌他脏。”

  • 程达康
  • 金敏芝
  1. 程达康

  1. 金敏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