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傲世太子吻不停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杜茗,杜少游最新章节目录

傲世太子吻不停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杜茗,杜少游最新章节目录

2022-01-15 13:14 作者:ADMIN 浏览:1

《傲世太子吻不停》精彩章节

6.哪儿来的蠢货

  这若是旁人被一无知小儿玩笑,恐怕早就变了颜色,但是魏儒安却只是捋着胡子轻轻一笑,“为红妆也无不可啊,这世间多少女子有才有德胜却一般男子。只不过,老夫的这番话只对一顽徒提起过,你又是从何处听来的。”

  顽徒?杜茗心下一颤,险些折断手中牡丹,她回过身,满脸不信道,“夫子是不是记错了,那不过是一个为您洒扫庭院的婢女而已,魏老先生可从来不收女子为徒的。”

  前世她与魏老先生也是机缘巧合下相识,魏老先生满腹经纶谋略,并非常人,却因她女子身份不肯收徒。

  她后来耍了无数小聪明再加胡搅蛮缠才总算能以婢女的身份留在这院子里,可老先生一直对她照顾有加,不仅教她读书写字、琴棋书画,更是对她宠溺几乎到纵容,是她前世唯一的亲人。

  只不过两人虽然为师徒之实,可老先生嘴犟,从来未开口承认过,生气了,只骂她是婢子,却没想他在外人面前,却轻易能把顽徒二字脱口而出。

  杜茗从进门便一直小心试探着魏夫子的反应,毕竟重生这种事,实在匪夷所思,哪怕是魏老夫子这般聪慧敏锐,怕也不能轻易接受。

  魏老夫子微微皱眉,略有深意地看了杜茗一眼,“我那顽徒曾为此花取名,刁钻古怪,不知道小子可能猜出来。”

  “香奈儿,”杜茗直直地望向魏儒安,一颗心已经抵在了嗓子眼,生怕他不相信这鬼神之事,不相信自己便是他那顽徒,“这里一草一物,都有人为其取名,恰好在下全都知道。”

  “荒谬!”没想到杜茗刚刚说完,魏老夫子就忽然拉下了脸色,“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般口出狂言之徒!你们主仆二人莫要再来诓骗老夫!”

  说完,魏儒安头也不回地进了屋,只剩下杜茗主仆二人大眼瞪小眼地对看着。

  “少爷,那人谁啊,脾气这么大,”烟青一脸迷惘地望着杜茗,“还有少爷,什么香奈儿,怎么从没听你提及过?”

  烟青这一问,倒瞬间把杜茗给点醒了,方才她一时心急,竟然忘了不知情的烟青还在一旁候着。

  “没事,高人嘛,一般性格都有些古怪,我特意唬他呢,这不被他戳穿了吗?”杜茗暗骂自己心粗,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心念一转,转身吩咐烟青,“烟青,你就在这候着,我去看看那夫子到底耍什么鬼怪,记住,别进来啊!”

  杜茗试探着推开门,木门没被闸上,她心中顿时乐了,按魏夫子的性格,要真是生气,绝不会还留一道门给她,看来夫子的心里已经信了她,只是碍于烟青,怕说破了对她不利。

  夫子向来谨慎周全,她活了两世也及不上。

  魏儒安正在喝茶,余光瞥见一个身影进来,心中忍不住叹口气,“你倒是挺机灵。”

  “师父教了这么些年,要是这点眼力都没有,岂不是败坏您的名声?”杜茗笑了起来,顺水推舟地喊了一声师父。

  魏夫子却没回应,反而倒了杯茶放在身侧,“连茶也未敬一杯,喊什么师父。”

  杜茗听了,急忙端起茶杯,跪在魏夫子身前恭恭敬敬地奉上茶杯,行了一道拜师礼。

  “师父,我……”礼过之后,杜茗站起身来,本想对师父解释,她这一世是如何轮转,却被魏夫子用一个手势制止了。

  “我见你这小子伶俐可人,一见如故,便想收为弟子,并无其他原由,”魏儒安露出一个笑容,“我曾遇见一丫头,天资过人,可惜为女子身,不得上入朝堂,你却为男子之身,可别白费这一身才华。”

  杜茗清楚,师父这是刻意不去提及她重生的细节,此事太过玄奥,还是不说破为好。

  只不过若是师父知道,她这一世,还是女儿身,又该如何做想,此事还是瞒过他罢了。

  “师父,您说的我都知道,不过这些稍后再提。这升云楼的佳酿可是千金难求,您不要先尝一尝?”师父爱喝酒,她便一早预订了升云楼的佳酿,准备来个不醉不归,反正她这“男儿身”如今不介意这些。

  只是……她唯一没料到的,就是这杜茗的酒量怎么能这么差!

  这才一杯酒下肚,她就已经晕晕乎乎地辨不清方向,可她实在有太多话想对师父说,她前世有多荒唐……

  杜茗搂着师父,说了许多许多话,却愈发觉得不对劲,“师父,为何你如今却爱起熏香这等附庸风俗之物来了?”

  而此刻,盛渊祈看着这个挂在自己身上的胖子,一脸黑线,这若是在紫禁城,他的脑袋早就掉了!

  “夫子,”盛渊祈转过身,颇有些无奈地看着,那正在一旁悠闲下棋的魏儒安,“您这是从哪里带回来的蠢货?”

  似乎是为了印证盛渊祈的话,杜茗揽着他的力气又大了几分,还用一只手猛捶着他的胸口,醉醺醺道,“夫子,您不知道,茗儿吃了好些苦啊!府上还有个婆娘,想害死我……”

  猝不及防之下,盛渊祈生生受了杜茗这几大锤子,俊美无双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杀意,一双狭长的凤眼盯着杜茗。

  呵,害死你,如今想杀你的人可不只你府上那什么婆娘了。

  把这场景落在眼里,一旁的魏儒安只得暗自摇头叹息,“我今日在京城街头遇见这个混小子,见他机敏有趣,又与我投缘,便邀他回来做客。”

  “没想到这小子酒量不行,才一杯酒下肚,就成了这个模样,还请皇帝莫怪。”大约是魏儒安起身行礼的动作大了些,他身旁放着的一盘大理石棋子恰被袖袍扫落,叮叮当当地倾了一地。

  一抹光从盛渊祈幽暗的眸中滑过,看来夫子对这小子倒很是在意,否则也不会这样慌乱。

  亏得这胖子此刻也安分了许多,只是靠着他痴睡,没了那些惹人厌烦的动作,否则哪怕夫子求情,也要让他吃些苦头!

  • 杜少游
  • 杜茗
  1. 杜少游

  1. 杜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