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半世江湖半世情小说主角配角梁音,江念阁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半世江湖半世情小说主角配角梁音,江念阁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1-12-27 13:47 作者:ADMIN 浏览:9

《半世江湖半世情》精彩章节

第一章

精彩节选


暗夜无边,天空是一张巨大的黑幕,罩住了大地和人烟。梁音正站在江念阁的高墙上,俯瞰这一片神圣的台楼。
  江念阁坐落在裴都,是中原除了皇廷以外最尊贵威严的地方。历代江念阁主,也是中原除了皇帝以外最高贵不可冒犯的人物。
  江念阁势力强大,渗透到中原几乎所有的商业贸易,财力雄厚。朝廷积弱多年,幸有江念阁扶持,自然对它礼待三分。阁中经营的事业广博,与中原人数众多的老百姓也有千丝万缕的牵连。百姓多受其恩惠、扶持,因此,对江念阁也是交口称赞,仰慕佩服。
  江念阁的创立者——第一任江念阁主系出武林。他不仅经营商业贸易,而且武艺高强、行侠仗义,始终不忘自己习武之人的出身,多多厚待江湖豪杰、仁人志士,捐以财帛,仁善好施。尊第一代阁主之令,江念阁永不可脱离武林,必为武林竭尽心力。历任阁主都自小习武,不改武人本色,像第一任阁主一样在江湖奔走。因此,很多英雄好汉都自愿归入江念阁门下,誓效犬马之劳。
  这其中,就有四位帮主——剑心帮帮助周祁,剑竹帮帮主周祚,左廷帮帮主徐忘年,亥曦帮帮主贺兰趵国。他们都自愿归入第四代阁主林世轩麾下。
  梁音望着阁主居所——江念台的方向。在这样不见星光的深夜里,江念台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梁音并不介意。因为,她与江念阁毫无关系。她此番来这里,为的只是见一个人,这个人,虽并不是阁中之人,但会在十月初九江念阁大典上出现。
  想到人生最重要的时刻不久就要到来,梁音不禁心潮激荡,努力深吸一口气来平复自己的情绪。但她不知道,从未料到的危险却早已埋伏在了身边。
  就在她不知不觉中,一个人靠近了她,点住了她的穴道。接着,身上几处剧痛,是自己被人重重捅了几刀。
  她从高墙上栽落,那一瞬间,模模糊糊地看见几个黑衣人,一个黑衣人跳下墙将她接住,另一个黑衣人大喊:“了结了她!”
  接住她的黑衣人没有理会,反而抱着她一溜烟跑了。她听到呼呼的风声,还有人在背后追赶的声音。但追赶叫喊声越来越远,她被黑衣人稳稳地抱着,不知转过了多少个七拐八扭的街道和小巷,最终来到了一家酒肆前。
  黑衣人利索地开了门,从屋内反锁,将她抱到里屋,解开穴道查看她的伤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黑衣人示意她不要做声,轻轻向门口走去。
  门响了几下后,一个娇柔的声音轻轻说道:“开门啊,是我。”
  他这才打开门,解下面罩,对眼前的女子说:“快进来,锁上门。”然后又蒙好面罩。
  女子进来后,眼睛一直盯着他的右侧方,黑衣人顺着女子的视线一瞧,不知何时,梁音已站在他身旁,手里按着剑,随时准备拔出来杀敌。
  “自己人。”男子低着声音说,然后扶着梁音回到里屋,让女子为她清理伤口。
  梁音躺在床上,打量着背对她而站的黑衣人,低声诚恳说道:“谢谢大侠相救,若不是你,我这条命就没了。”
  只听黑衣人略含惭愧地说:“不用谢我,我和那些人是一起的。”
  她听此答话,如遭雷劈,不顾身上伤口,愤然跳起身来,对着黑衣人就是一剑。
  男子早就听到背后异响,轻松地躲过了她的剑锋。梁音只顾跟他打斗,完全忽略了那个娇滴滴的美貌女子,不想她也竟然是个会武之人,从梁音背后封住了她的穴道。
  黑衣人冷哼一声:“我救了你,你却要杀我!”
  梁音怒火未消,道:“你坏我好事,我当然与你势不两立!”
  “哼!好事?若不是你肆意妄为,又怎会惹来杀身之祸?“男子无奈,似在恼恨,又似在劝她。
  她看他不像恶意,压着怒火问道:”你们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杀了我?“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保住你的性命!”男子郑重说道,似乎十分关心她的生死。
  梁音待要说话,只觉得头晕目眩,身体再无一丝力气,连说话都说不出来,晕倒在了床上。
  再醒过来时,天已大亮。只见昨晚的年轻女子进进出出,看到梁音醒了,对她一笑:“你醒了,饿不饿?我做好了早饭。”
  “黑衣人呢?”她伤势仍重,说话也有气无力。
  “他有事离开了。他会来接你的,你就好好养伤吧。”女子的声音轻灵悦耳,仿佛一切话语到了她口中,都会变成快乐的事。
  “接我?他要做什么?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梁音紧张起来,不知道这一伙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女子叹了口气:“他要是想害你,早就杀了你了,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们吗?你只需要明白,他是为你好的。”
  梁音明白问也是白问,自己现在穴道被封,身受重伤,断然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只有听天由命。可是想到自己未完成的心愿,又很不甘。
  天色一黑,她被移入了一辆马车里,一进车里,抬头便看到了昨晚的黑衣人。仍是蒙着面,一身黑衣。
  她心下纳闷:他为什么怕我看见他的面容?难道我见过他?可是左思右想,始终想不出可能的人选。
  黑衣人与她面对面坐着,她想看看他们要去往哪里,无奈手脚都被缚住,终是鼓不住气,又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桐县。”黑衣人吐出两个字,再也不做声。
  她没想到这次他竟然乖乖回了话,于是隔了一会儿,又问:“带我去桐县做什么?”
  “养伤。”
  她心中疑惑,问:“为什么要去桐县养伤?让我留在这里不行吗?”
  “不行。”
  她听后心中恼怒,不耐烦地说:“你就会两个字两个字地说话吗?”
  “不是。”话一出口,黑衣人仿佛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确只说两个字,于是顿了一顿,道:“不仅是你现在不能留在裴都,以后,永远也不能再踏入这里。”
  “凭什么?”梁音终于气得大叫,再无先前的隐忍镇定。
  “凭你自己要活命。别再胡闹,好好过你的生活。”
  她见商讨无效,干脆不再说话,闭上眼睛,似乎不想再看黑衣人一眼。
  在车里看不见太阳和月亮,但是能感觉到阳光和黑暗。梁音心里暗自算着,马车一共行了九天八夜。第九天的时候,黑衣人听到外面马车夫一声喊:“爷,到桐县了。”
  黑衣人应声后,打开车帘看了看外面,对她说:“就此别过。前面就是一家客栈,你已经能够自己换药,以后就自己照顾自己吧。”
  他说着,拿过身边一个包袱,交给梁音:“里面是银两,你留着用。”
  似乎还不放心,叮嘱道:“听我的劝,再也不要回裴都,否则,你再丢了性命,可与我无关了。”说完,解开了她的穴道。
  她虽恨黑衣人赶她走,但却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好意和关心。但先前与他争执,这会儿拉不下脸来对他示好。心里挣扎了片刻,待要下车时,终于转过头去,红着脸对他说了声:“多谢!”
  “不谢!”虽然他蒙着面,叫人看不出喜怒,可梁音却总感觉黑衣人说这话时脸上是带着微笑的。
  她也轻轻一笑,下了马车,站在桐县的街道旁,目送马车离开。
  马车掉了个头就慢慢驶离了,正值一阵大风刮过,吹开了马车的帘子,梁音赶紧朝里望去,像是在期待着什么,可是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他也始终没有探出头来。

  • 梁音
  • 江念阁
  1. 梁音

  1. 江念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