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宝贝来了(书号:11138)小说全文在线试读,David,江胜男最新章节目录

宝贝来了(书号:11138)小说全文在线试读,David,江胜男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6 20:10 作者:ADMIN 浏览:3

《宝贝来了(书号:11138)》精彩章节

默认卷(ZC) 1.生孩子的资格

精彩节选


1.生孩子的资格

每个月的一号,是江胜男最头疼的日子。

按照惯例社里会在这天开选题会。作为出版社的一名普通编辑,胜男在一个月里忙于联络作者、筛选题材、写策划方案,就是为了在这一天能够舌战群雄,力压部门其他几位编辑,让自己的选题脱颖而出。

天知道,自打初中在同学面前作自我介绍不幸结巴之后,胜男最怵的就是在人前发言,每次对众而谈时,心里都有面小鼓在咚咚敲着。没办法啊,在出版社混,人人都是靠选题吃饭,谁抢到的选题多,谁拿的钱就多,计件工资把一个个貌似清高的文人活生生逼成了饿虎,可选题数量是固定的,是吃肉还是喝汤,就得看自己的本事了。

冬季里的某一天,选题会在小会议室如期召开。十二位编辑外加主持会议的老总,团团地围坐一桌,规模堪比十三骑士圆桌会议。

这是过年前的最后一次冲刺了,与年终奖休戚相关,所以编辑们都摩拳擦掌,发言时大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架势。

旅游部的简洁率先发言:“明年就是2012了,不管大家信不信玛雅人的预言,都难免会有恐慌情绪。如果2012真的是世界末日,那么末日来临之前大家最想做的是什么呢?根据某网站的测试,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选择和心爱的人去旅行,所以我这次报的选题是《末日来临前不得不去的二十个地方》。作者是知名驴友,这些地方都是他曾亲临其境的,写出来比泛泛而谈的旅游指南更有感染力。”

“嗯,估计市场前景不错。”老总频频点头。

“谢谢David,我会写一份详细的选题报告,回头找您亲自过目。”留着长卷发的简洁说一口娇糯的南方普通话,盯着老总的眼神比声音还要温柔。

坐在角落里的胜男有点出神,离预期的生理期已经过了十天,大姨妈还是没有来到,这已经是今年来的第三次了。看来忙完这阵,真的要去看个中医好好调养一下了。

接下来是财经部的陈健,他报的选题是《小夫妻的年终理财计划》。现在中国正在进入两口之家的小夫妻时代,这个选题切入口虽然小,受众面却较宽。

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胜男的思绪飘到了不久前的那个夜晚。没事的,上次不也推迟了十几天吗。她暗暗安慰自己。

同事们一个个舌灿莲花,胜男则继续神游天外。这时候她听见自己的名字响起。

“江胜男,据我所知,连续两个月你的选题都只过了一个,这个月有没有什么新的idea?”老总姓刘,是个海归,鼻子上架一副黑框眼镜,他行事洋派,喜欢下属称呼他“David”,说话间爱夹杂英文,最爱读的书却是二月河的历史小说,历史中帝王的驭下术都被他用在了职场中。

在老总夹枪带棒的大棒之下,胜男连忙定了定神:“我手头有本童话集,作者是个单亲妈妈,文字感觉很好。”

“不要跟我说什么文字感觉。”David皱起了眉头,“你就直接告诉我,同类的书这么多,你这个选题的卖点在哪?”

一听“卖点”两个字,胜男就头大如斗,在她看来,做编辑又不是菜市场卖苹果的,张口就能吆喝出“个大色靓味道甜”的几大优点出来。从小积累的文学修养告诉她,这是本不错的书,但要总结出一二三四五来,还真是个问题。

当着老总的面当然不能这么说,她只好硬着头皮瞎编:“这本童话集最大的特色是将科普和童话融为一体,就目前来说,国内这块还是空白。我读过样章,感觉和几米的绘本有点相似,不仅适合小朋友读,对成年人也很适合。近年来亲子阅读在国内很流行,可以从这个角度切入来策划。”

“听起来还行,我记得你去年也策划了一本畅销的儿童诗集,但是比较起来这个选题含金量不高,我建议你找准卖点好好策划一下。”David冷淡地看了她一眼,“这点简洁就做得很好,她报的选题都切准了市场脉搏,私底下你们多交流。”说着他和爱将简洁交流了一个温暖的眼神。

这个眼神刺激到了胜男,同样是手下干将,David凭什么就厚此薄彼呢?就因为简洁是个娇滴滴的美女,而她江胜男着装行事和男人一样利落?

胜男忽然感到一阵恶心,站起来突兀地说了句:“我有点不舒服。”就疾步走出了会议室。

洗手间里,胜男对着马桶干呕了好一阵,可除了酸水,什么也没有呕出来。

“江胜男你怎么了,是不是吃坏了肚子?”格子门外有人关切地问,是跟出来的简洁。私底下她和胜男交情不错,如果不是David的明显偏爱,没准两人会成为闺密。

胜男偷偷翻看早就粘在内裤上的卫生巾,一上午了,这货还是像广告里所说的那样,雪白干爽,没有一丝污痕。

不会这么巧吧。

推门出来,站在洗手池前的简洁看着她,一脸狐疑:“你脸色不太好,不会是有了吧?”

“不可能。”胜男心里叫了声苦,嘴上却断然否定。

“要不用这个测一下。”简洁递给她一张早孕试纸。

“谢谢,真的用不着。”胜男心情复杂地谢绝了,潜意识中,她隐隐不愿意让同事知道她怀孕的消息,哪怕这消息后面还要打个疑问号。

简洁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脸色就有点尴尬了。

“你还随身带着这个啊。”胜男顾左右而言他。

“嘿嘿,都是已婚妇女了,带着以防万一啊。”简洁掏出口红补了补妆,眼角的余光有意无意瞟向胜男的小腹,“我说那个,你和我同年的,今年二十九了吧,如果真的有了,准备生下来不?”

“不生。”胜男又一次断然否定,发现自己口气太生硬了又加了句感叹,“就算想生,也没那个条件啊。”

“就是啊,我们根本就没有生孩子的资格。”简洁深有共鸣。

“生孩子还需要有什么资格?”

“这你就不懂了,这不是我们老妈那个年代了,不管条件如何家里都生一窝。现在工作压力这么大,竞争这么激烈,拿什么精力去生孩子?”简洁继续发牢骚,“你看刘姐,以前算是业务好手吧,生了个孩子回来后,完全没了她的位置,一年下来就做了几本社里布置下来的书。刚刚开会我看她还在刷微博,现在也就剩下晒娃这么点爱好了。”

“也是。”

“再说啊,生个孩子多贵啊。要产检要住院要请月嫂要买进口奶粉进口尿不湿,光是这笔账没有几万根本拿不下来。”

“嗯嗯。”胜男胡乱附和着,心里却开始打鼓,那个混乱的夜晚,她和他之间难得的和谐,还有那个避孕套,该死的制造粗劣的避孕套,不仅弄得她生疼,还在关键时刻捅了娄子。早就该想到了,这段时间前所未有地嗜睡,早上起来常常感到恶心,脾气也越来越暴躁了,这一切,不都早早地给她敲了警钟吗?怎么就想不到呢!

简洁出去了,留下她一个人在洗手间发愣,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正是肇事者顾家辉,他在电话那端急急地问她:“老婆,会开完了吗,今晚会在家吃饭吧?我准备了一个惊喜……”

“还惊喜呢,你不来惊吓我就算好了。”胜男急急地打断他,沮丧了一天,总算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对象。

“老婆又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今天可是个好日子,你别不开心啦。”

“好日子看来到头了。”胜男语气沉重,“家辉,我好像怀孕了。”

“真的?!哈,我说得没错,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

电话里也能听出家辉的兴高采烈,胜男没心情敷衍他,蔫蔫地挂了电话。

下班已经是六点半了,其间家辉打来了几个电话,胜男都直接摁了拒接。

从出版社到城郊的家,需要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正赶上下班高峰期,到处都在堵车,等了十几分钟,才坐到要坐的车,胜男冲上车时,下意识用手中的包挡住了小腹。

谢天谢地,车里还有几个座位,胜男快步占了前排的一个位子。车窗外霓虹灯开始闪亮,灯光映在晚归人的脸上,每个人都面无表情,每个人都灰头土脸,一车子的疲惫,一车子的倦怠。

上车的人越来越多,离胜男不远处站着一对小情侣,两个人紧紧依偎着,男孩一只手抓在吊环上,另外一只手弯成半圆状,将怀中的女孩圈在臂中,试图在拥挤的车厢中为小情人营造一方小小的安全天地。

眼前的这一幕忽然和记忆中的图景重叠在一起,恍惚间,那个男孩变成了家辉的模样,而圈在他臂中的女孩,赫然正是胜男自己。家辉个子不高,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执行起来其实难度不小,想当初,正是看见他抓在吊环上,仍然腾出一只手搂在她腰间,这略显吃力的样子打动了她吧。

家辉在一所大专学校教公共课,收入算不得丰厚,相貌称不上英俊,但胜在脾气温和、为人善良。他和胜男都是湖南人,也都是研究生毕业后南下打拼。两个人是在同乡聚会上认识的,那时候胜男刚刚结束了一场伤筋动骨的恋爱,相恋多年的男友去了美国留学,临走前还摆出我为你好的架势劝她另觅良伴。

心灰意冷之下,胜男难免有自暴自弃的倾向,典型表现就是放弃妆饰完全走素面朝天的路线。聚会那天穿了套运动服,躲在角落里默默吃菜,用好友小恬的话来说,简直是邋遢得一塌糊涂。也是各花入各眼,看在家辉眼里,却觉得她气质清新、言语爽利。

他恰好坐在胜男身边,不停地为她斟酒布菜,水煮鱼上来时,他甚至剔了鱼刺再将鱼肉夹到她碗中。换了别人做这样的事难免显得太过殷勤,家辉做起来却再自然不过。

在水煮鱼蒸腾的水汽中,胜男蓦地想起这是前男友最爱吃的菜,从不做菜的她为了讨好他,甚至殷勤地向同事刘姐学了来,他吃得理所当然,完全没注意到她剖鱼时不小心割伤的手。就像他后来离开时,也是那样地理所当然,全然没有半点负疚之心。

想起往事,胜男眼里不禁落下泪来。

家辉适时地递过一张纸巾:“这家的水煮鱼做得太辣了,你擦擦汗。”

胜男接过纸巾捂住眼睛,泪水涔涔而下。

家辉始终没有问为什么。

一顿饭吃完,两个人就顺理成章地走在了一起。老实说,和对待他人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的前男友相比,家辉给人的感觉完全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如沐春风。他就像他递过来的那张纸巾一样,适时地止住了胜男伤心的眼泪。

相似的教育背景和相似的家庭出身,让家辉和胜男的这场恋爱谈得四平八稳。两年前,他们拿了结婚证,请亲戚朋友吃了顿饭;一年前,他们在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买了套小小的房子,首付三十万,现在每个月还款五千。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日子将这样一直过下去,说不上有多好,也说不上有多坏。可是现在,意外来了。

对于他们的生活来说,这个意外是惊喜还是惊吓呢?

胜男忐忑地摸了摸小腹。

“哎,这位靓女,麻烦你让个座好吗?”耳畔响起售票员的声音。

“说我吗?”

“是啊。”

胜男这才发现,面前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肚子高高隆起,看那阵势就像快要生了。孕妇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急迫,在这人挤人的车厢里,她渴求一个座位就像鱼渴求水那样迫不及待。

孕妇的目光让胜男充满羞愧,她满脸通红地从座位上跳了下来,手忙脚乱地抓住了吊环。所以,在接下来的半小时车程中,胜男就被挤在了一个有狐臭的大妈和一个满身肥膘的大叔之间,身子随着汽车的颠簸忽而向左,忽而向右。

最悲催的是,快到站时,司机一个急刹车,胜男趔趄着撞到了前面的大叔身上,正在大叔“我顶你个肺”的骂骂咧咧声中,她听见了一声脆响——鞋跟断了。

司机催命似的催到站的人下车,胜男只好提着鞋,一瘸一拐地跳下了车。毫无同情心的路人见了她的惨状哈哈大笑,这笑声让胜男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她每天上下班要坐一个小时的公车,如果挺着大肚子还要和身手矫健的正常人去抢一个座位,那么,她根本就没有生孩子的资格。

  • David
  • 江胜男
  1. David

  1. 江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