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爆宠妖妃:将军,求放过!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慕容怀,慕容最新章节目录

爆宠妖妃:将军,求放过!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慕容怀,慕容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8 18:12 作者:ADMIN 浏览:3

《爆宠妖妃:将军,求放过!》精彩章节

第六章 萝烟的离间

  宁涣痕撇了碧禾一眼,只觉其多余,他的眉心拧成一团,语气更冷道:“你可以出去了。”

  笙歌正打算关门,闻此心道:“你以为我愿意待在这里。”

  她这段时间看腻了男人的虚情假意,一个个都装成痴情种,笙歌巴不得早点离开,于是手脚利落,大步离开,并且随手将房门关上。

  房内只剩宁涣痕和碧禾二人,宁涣痕的脸色已经黑到了极致,他回身看着紧闭的房门,眼中的怒火似要把木门烧穿。

  碧禾不知宁涣痕的心中所想,但她却知宁涣痕是云霜的常客,如今他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碧禾心里极为高兴,这若是传出去,她便能压了云霜一头。

  “宁公子,咱们坐下聊。”碧禾虽然轻纱遮面,却也难掩一双媚眼勾人。

  但宁涣痕的目光根本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而是大踏步的离开了房间,剩下碧禾一人在房中凌乱,不免困惑:“花了一千两银子,就这么走了,有钱人的想法真难猜。”

  碧禾起身欲将门关上,却突兀被一双手拦住,她定睛看去,只见萝烟正站在门口。

  “你不去接客,到我这做什么?”碧禾冷言。

  萝烟却一把推开了碧禾,随即缓步走进房间,坐到了桌旁,故作姿态道:“呵,我是来好心提醒你,别让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碧禾不明其意,却知她不会好心帮自己,“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

  “你以为,那个笙歌是真心对你好?”萝烟阴阳怪气着,但她那洞穿一切的神色,却让碧禾有些慌神。

  另一边,宁涣痕大步追上笙歌,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笙歌吃痛,眉心拧在一起,不耐烦道:“你干嘛?我已经出来了,你还有什么问题?”

  “放肆。”宁涣痕厉色,他好歹花了一千两,她竟敢如此无理,这性子,以后怕是要吃不少亏。

  笙歌微愣,随即回过神,火气更甚:“你吼个屁!一个嫖客,还真把自己当大爷了?”

  她可不是会任人摆布的小白兔,眼前这男人分明是故意找茬,她当然要反击。

  宁涣痕闻此怒意已欲冲破天际,此刻突然后悔当初让影九救了她,本以为可以为自己所用,结果,还真是瞎了他的心。

  但他如今花了大价钱,若是就这样放过笙歌,未免太吃亏,于是,宁涣痕冷言,“一个奴隶,也敢如此放肆,慕容怀要是知道你还活着,你觉得…”

  宁涣痕的话没有说完,却已经惊得笙歌出了冷汗,她如今无权无势,本想借着当初的假死重活一世,却没想到竟然又栽了跟头,她立刻捂住了宁涣痕的嘴,小声威胁:“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杀了你。”

  这话可不是玩笑,她当真做的出来,宁涣痕看着她眼中的滚滚杀气,微感震慑,那样的目光,让人心寒。

  但宁涣痕却在瞬间便反手擒住了笙歌,随即讥讽,“你这三脚猫的本事,也想杀我?”

  “来人啊!耍流氓啦!”

  笙歌即刻扯着嗓子大喊,宁涣痕却始终冷眼看着她折腾,笙歌喊了两声,心知无用,便住了口。

  “这里是花楼,你再怎样喊叫,也没用。”宁涣痕松开了笙歌,一字一句道。

  笙歌正欲反驳,耳边却突兀传来一声尖叫,“啊!”

  笙歌立即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是碧禾,她慌忙跑到碧禾的房间,一脚将门踹开,只见其中,碧禾跌坐在地上一手捂着脸,双目含泪,萝烟则站在她身前大声道:“贱人,我看你还能快活多久。”

  见状,笙歌快步上前扶起碧禾,随即对着萝烟道:“你还不快滚,是等着我叫妈妈来教训你惹事吗?”

  萝烟愤恨的瞪了笙歌一眼,随即瞥了一眼宁涣痕,冷哼道:“哼,碧禾对你真不错,还让你有时间去钓男人。”

  “萝烟,柳公子要是见到你这副泼妇模样,他还会中意你吗?小心,别丢了自己仅有的饭碗。”笙歌眯着眼,字字珠玑。

  萝烟已经不再是君来院的红姑娘,那柳彦却是个有情人,每次都点名要萝烟陪他,若是没有柳彦,萝烟怕是要变成三等姑娘了。

  果然,笙歌的话奏效,萝烟愤恨离开。

  碧禾红着眼,目光却几次三番的落在宁涣痕的身上,他一句话不说就走了,如今却同笙歌在一起,碧禾突兀想到萝烟的警告,于是不动声色的抽出了正被笙歌攥着的手。

  笙歌将碧禾扶到一边,转身却见宁涣痕依然站在原地,不由得催促:“你还不走?”

  “注意你的身份。”

  宁涣痕睥睨着笙歌,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宛若帝王降临,仿佛已经把她捏的死死的。

  笙歌无奈,为了不给自己惹来祸端,她只能先委曲求全了,于是勉强的挤出一丝别扭的笑意,随即道:“宁大少爷,您还有事吗?”

  “哼。”宁涣痕冷哼,随即转身离开,笙歌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他病的不轻。

  而将一切看进眼底的碧禾,表情却有些怪异,她终是对笙歌起了离隙,“笙歌,你们…怎么在一起?”

  “别管他,疯子一个,你没事吧?”笙歌问道。

  碧禾摇头,轻声道:“没什么,我累了,想休息。”

  笙歌闻此便也离开房间,碧禾却在床上翻来覆去,萝烟警告她,笙歌是想踩着她上位,而且在偷偷抢走她的客人,她却不信,当初笙歌是迫不得已入了花楼又始终想要离开,又何必同自己争锋。

  但宁涣痕的事情却让碧禾有了危机感,她如今风头正盛,尝尽了甜头,自然不想被人抢走一切。

  对于这一切,笙歌却全然不知,但宁涣痕又再次找上她,直言要笙歌帮他做事,笙歌心存疑虑,不知宁涣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唯恐他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便只好先推脱着要考虑。

  宁涣痕倒也不强迫她,这算是件好事。

  却不知,是谁将萝烟与碧禾的矛盾告诉了玲花,玲花将两人数落了一番,当然,碧禾如今是她的摇钱树,自然要偏袒些,萝烟气不过,当众道:“碧禾,贱人,我早晚杀了你。”

  • 慕容
  • 慕容怀
  1. 慕容

  1. 慕容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