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不当太子妃行不行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容成晔,刘玉最新章节目录

不当太子妃行不行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容成晔,刘玉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3 15:17 作者:ADMIN 浏览:4

《不当太子妃行不行》精彩章节

第7章

第7章

翌日,孟雲还在街头四处寻着玉如风。

却不知玉如风正在城西的酒楼等着陈海。

陈海来到酒楼后,被带到了最里头的包厢。

进门后便是一片帘子,帘子拉开,只见一穿着墨绿色衣裳的男子正端坐在窗旁,低着头慢慢悠悠地品茶。

窗外的阳光照着他的脸,一时让人看不清他的容貌。

陈海本还想朝里走,却被帘子旁的两个黑衣人给拦了下来。

“主子让您就在这里与他说。”

陈海这下有些怒了,他堂堂一品大员怎能受如此怠慢,况且那屋里坐着的人明明什么背景都没有,就算是孟家的客人那也只是个平常人,没有一官半职的凭什么要如此对待自己,他一下子有些无法理解,正色道:“你们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屋里的男子说道:“他们当然知道你是谁,若是你还想要我帮你,便乖乖地站在那里,若是不想,门我们给你开着,你走便是。”

陈海一听,忙收了方才的嚣张气息,朝他客气道:“这位公子,不知你为何要帮我?”

玉如风先缓缓喝了一口茶,回道:“我不会无缘无故帮你,我帮你是想要跟你讲条件的。”

“我家管家都与我说了,说是只要让你带走孟雲。”陈海道。

玉如风放下茶杯说道:“我只不过是简单与他说了几句,想要带走孟雲,就算你不同意,我随时都可以带走他,只是我想要另外一种方式罢了。”

陈海顿时听懂了,“公子,你若是真的能帮我拿到账本,需要我做什么我一定会好好配合你。”

“你倒是比你家管家聪明多了。”玉如风慢悠悠道,但语气里均是冷意。

不过陈海心里还是有些疑惑,“就是不知,你为何要如此做?”

玉如风冷声道:“这些就不是该你知道的。”

陈海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只是觉得这个人好生奇怪,明明在朝中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他却给人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

冬日里,午时的太阳越来越暖,陈海和玉如风在房中谈论是一个时辰后,方才离开。

他在回去的路上,意外撞见了正在寻街的孟雲。

孟雲已在这些街道处等得有些累了,开始四处询问玉如风的下落,前世时他只知道他是孟家的客人,在此之前的事她一概不知,前几天她也找人去孟家打听过,得到的却是没有这个人。

然而,孟雲其实并不知道,待她从一开始找玉如风时,玉如风便已经知道了,他很好奇这个小丫头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再者他正好也有需要孟雲的地方,所以便派了人给了她假的消息,自己去找了陈海。

自从上次两个嬷嬷被打发走之后,陈海又派人送了两个丫鬟来。

一个与她同岁叫楠香,另一个也才十八九岁叫小婉。

孟雲知道,与其说是丫鬟,倒不如说是眼线。

不过,她也不想为难她们,若是只要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她也不发作。

有了这两小丫鬟之后,孟雲倒是真的像过上了大小姐的生活。

天天喝茶嗑瓜子也是过得轻松自在。

卫氏自从那次来了以后,便在这没来过,只是偶尔听府里的人说,陈老妇人病了,卫氏正忙着照顾她。

然而,这一向康健的陈老妇人为什么会突然一下就病倒了,她就无从知晓了。

孟雲面带笑容,看向远方暗自说道:“这就叫做报应啊。”

说罢,还吐了一颗瓜子壳。

楠香端着碳盆从里走来,那壳正落在了她的脚上。

这丫头估计以前也是娇生惯养的,只见她眉头微皱,低下头默默地去将碳盆放好,随后说道:“小姐,老爷特别给您请了一个教书先生,教你念书。”

孟雲微一愣,坐直身子,问道:“为何突然要给我请教书先生?”

楠香回道:“老爷说打算让小姐认祖归宗,过段时间会宴请宾客,老爷不想让小姐在客人面前失态。”

这陈海哪里有这么好心?孟雲心里跟明镜似的,还是别给她找个麻烦的人来,她想罢,挥挥手,拒绝道:“算了,我从小跟着我娘读了不少书,不需要什么教书先生,你让老爷收回去。”

楠香正色回:“但是人已经到了院门口了,小姐要不先看看,若是觉得那人不配教小姐念书,再退回去也不迟。”

“到院门口了?那我去见见。”孟雲缓缓起身准备出门,虽然她断不会如陈海的愿,但看看也无妨,她有点好奇陈海会找来什么样的人。

楠香面色一喜,一起跟了上去。

外面还吹着冷风,孟雲在门口随手拿了件披风披上,推开房门朝外看去。

只见那张熟悉不能再熟悉的脸庞出现在她跟前。

如墨般的黑发被风扬起,白皙的皮肤微微有些泛红,那双如星辰般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孟。

孟雲微颤着身子,一步一步朝他走去。

一向倔强傲气的她,双眼渐渐变得通红,惊喜和柔情跟着激动的泪水差点溢出来。

是他,那个她等了二十年的人。

玉如风。

再这一刻又出现在她眼前。

孟雲走着走着,加快了脚步,一把上前将他紧紧抱住,生怕下一秒他突然消失。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她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喃喃自语,眼泪顿时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滚落在他洁白的衣服上。

玉如风愣住了,看到如此模样的小丫头,又吃惊又好奇,他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顶的碎发,揉声问:“丫头,你怎么了?”

孟雲哭过以后,渐渐回过神来,这一世他还不认识自己,方才的举动怕是吓到他了。

她连忙松开他,擦掉眼泪,笑道:“先生长得好像我认识的一位故人,一眼看去我还以为是他,所以失礼了。”

说罢,朝他行了一礼。

玉如风眸如深潭,温柔地看着她,说道:“不碍事,不知你那位故人是你何人?见着我便如此激动。”

孟雲微低头,缓缓回道:“他是我的恩人。”

还是爱人。

最后几个字她只在心里默默念着。

玉如风没有再问下去,朝里看了一眼,说道:“这冷风实在是太刺骨,你要不请我到里面坐坐?”

“好,好,先生请你跟我来。”

孟雲连忙转身,朝里指去。

  • 刘玉
  • 容成晔
  1. 刘玉

  1. 容成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