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重组家庭小说主角配角张佳悦,刘柯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重组家庭小说主角配角张佳悦,刘柯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1-12-23 14:58 作者:ADMIN 浏览:3

《重组家庭》精彩章节

第7章


第一节
郭梅来的第三天时,看似和婆婆相处的十分愉快的佳悦,有些坐不住了。眼看这都第三天了,她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应该说,做好了当常战将军的计划。
郭梅虽说很喜欢佳悦,却也喜欢干涉他们的自由。
以前和刘柯在一起的时候,对他的父母不了解,只知道他和父母不经常在一起,喜欢在外面飘着,好像父母对他的教育也是散养式的,并不想干涉太多他的生活。可是郭梅这次算是让她见识到了什么叫‘一个母亲无微不至的爱’大到公司里接的什么活儿,小到刘柯哪双袜子上有了洞?能过问的她都要过问一遍!过问完了就像个皇太后一样嘱咐佳悦按照自己说的去做,尽量做到对儿子‘无微不至’的关怀。
这三天,佳悦过的比三年都累。这三天,也总算是让她明白了,她之所以把那块玉挂在自己脖子的原因,不是因为婆婆认为自己很优秀,配的上她的儿子。
而是觉得她很温柔,配得上做刘柯的‘小妈’!
说白了,她在婆婆的心中,应该就是个保姆角色吧?
张山山给佳悦打电话,问她能不能来公司一趟?他有个账要和她对一下。佳悦跟婆婆请了半天假,得让婆婆恩准了,自己才能走。
虽然郭梅一直重申,等她熟悉了,她就可以去公司上班了。可这言外之意,佳悦是懂得。说白了,就是她没熟悉之前,她还是需要在家伺候着。
这着实让佳悦觉得头疼,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哪一天?
张山山打电话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对账。而是知道妹妹在家说话不方便,把她叫出来聊聊关于孩子的事情。
兄妹俩见面的地方,在佳悦出门后,改在了公司楼下的咖啡厅里。那里人少,张山山故意找了个人少的地方。
“你婆婆什么时候走啊?”
佳悦叹着气,摇摇头:“看样子暂时不想走。哥,我有点慌了。这事儿该怎么弄啊?”
“谁说不是啊?孩子在‘那边’呆了三天了,虽说没听到那边有什么动静,可是我怕孩子在那边呆的久了,会有依赖性,别回头不愿意回来了?那边好吃好喝的,小孩子不都认这个吗?”
听哥哥这么说,佳悦有些慌神了。本来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让他这么一说,好像小雨点就要被‘那边’抢走了一样。
“再说,爸妈回老家办事,还能办这么久啊?我觉得顶多一个星期,时间久了,那边就要毛了。肯定会问啊!”
搅动着杯子中咖啡的佳悦情绪一下子崩溃了,手抖个不停。勺子和杯子发出的碰撞声,足矣证明她内心的恐慌不安。
张山山没眼力价,继续火上浇油:“要是刘柯自己瞒着还能说得过去,现在是他联合咱们一家子瞒着你婆婆,你生过孩子的这事儿!这要是捅出来,被你婆婆知道了,咱们一家子联合糊弄她,那这事儿不就大了吗?”
“对啊,她呆的时间久了,孩子万一在那边呆的有依赖性了怎么办?这不就成了张雷他们争夺抚养权的一个借口吗?哥,这事儿你得帮我。”
佳悦抓住哥哥的手,她的手在颤抖着。
“你听我的,要是一周之后,我婆婆还不想走的话。你就去张雷那里把孩子接到你们那里去,就说爸妈在老家那边的事情还没有办完,要再等一周才能回来。你把孩子接到你那边去,李因现在怀着孕呢,估计带上一周身体就吃不消了。巴不得咱们把孩子接回来呢!”
张山山眨巴了一下眼睛,觉得妹妹说的有几分道理。满口答应了:“行,那就这么办。不过你婆婆什么时候走啊?”
佳悦的脸上闪现出一丝不安和尴尬:“不知道,走一步说一步吧。”
第二节
“咱们总是这么瞒着,不叫个事儿。我怎么有种捅了大篓子的感觉?”
佳悦躺在老公的怀中,神情绝望。
刘柯乖乖她的头,皱眉说道:“别担心。我让她走就是了。”
“你话不能说的那么鲁莽,不要让妈妈对我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
“不会,我会讲究方式的。放心吧。”
“还是等住够了一周再说,总之不要让她认为是我想让她走就好了。”
刘柯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调侃道:“调皮!”
郭梅来的这几天,小两口只敢在她睡熟了之后,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郭梅睡了,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然后进入两个人的小世界,悄悄商量‘对付婆婆的计策’!其实这个家里,有一个人比张佳悦还希望妈妈早点走,那就是刘柯。
都说这婆媳在一起时间久了会生事儿,这妈跟自己呆的久了,也会生事儿出来。刘柯有些事情,暂时还不想让自己的妈知道,本着你我都好的原则,刘柯有必要催着妈妈赶紧回老家去。
郭梅的突然袭击,让佳悦周边的都跟着坐如针毡。
王美琪今天难得清闲,想要跟佳悦一起吃个午饭,顺便告诉她一个喜事儿,那就是自己怀孕了。
王美琪好一段时间没跟佳悦联系了,自然也不知道她最近在倒腾什么,给她打电话时,她正在洗拖布,郭梅拿起了媳妇儿的电话,提醒道:“佳悦,一个叫王美琪的给你打电话!你过来接一下!”
她放下手里的活儿,走到客厅接起电话:“喂?美琪?有事吗?”
这话还没落地,门铃响了,此刻的王美琪已经站在了张佳悦家门口上,准备给她一个大惊喜了!
郭梅去开门,被拎着两袋子水果,冲着自己喳喳叫的王美琪吓得打了个趔趄!
王美琪定睛一看,这老太太不认识啊?
“您是?”
佳悦冲到王美琪面前,背着婆婆的身子,对她使眼色:“你来怎么不提前联系我一下呢?这是我婆婆,刘柯的母亲。”
王美琪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刚刚冒失了。
“阿姨来了,你也没告诉我呢?我应该请阿姨吃饭的。”
张佳悦心中如同万马奔腾一般,这个王美琪平时忙的屁滚尿流的,今天怎么就有空,给自己搞突然袭击了呢?
“你平时那么忙。告诉你干嘛?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的我的闺蜜,琪琪。王美琪。”
刚刚被这疯子吓得魂儿都出窍的郭梅,理了理衣服,尴尬的冲她笑了笑:“琪琪你好,进来坐吧,孩子。”
“阿姨好。初次见面,我也不知道您来,也没给你带点礼物。”
“这不是有水果吗?这就挺好了,快进来坐吧。”
王美琪觉得特别不自在,没想到今天这么巧,还偏偏碰见了这么个茬儿。佳悦倒也没说什么,只求在没有提前沟通的情况下,这位大姐嘴上能把门儿,不要说一些敏感的话题。
“小雨点还跟着阿姨呢?”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没想到她坐稳了屁股,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孩子。
郭梅用一双费解的眼神打量着她,不知道她问的这个问题,所指什么?
佳悦赶紧拦了她的话:“啊!是!美琪,你过来帮我叠一下这个床单,我自己总也叠不好。”
“叠床单我来帮你就好了,你怎么能使唤客人呢?”
说着,郭梅正要站起来,被王美琪一步抢先了。这么多年的闺蜜可不能是白当的,刚刚她看见佳悦那慌张的眼神,就知道她是有话要对自己说了。
“阿姨,我去吧。我俩好的不分你我。”
王美琪凑到佳悦面前,郭梅坐下了。佳悦拽着她的胳膊走进卧室,两个人假装抻着床单,实则却是在偷偷交流。
佳悦非常小声的对她说:“别提孩子,她还不知道……”
王美琪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悚!点了点头。
“刚才你说的小雨点是谁啊?”
郭梅上卫生间路过卧室,顺便问了她们一句。
“哦,是只小狗,这不是备孕了吗?我就放我妈那去养着了……”
佳悦自己说完这话,心里一阵难过,鼻子酸酸的。
“哦,没想到,你这么赶紧,还喜欢小宠物啊?备孕是不能养宠物……脏……”
郭梅并没多想,一头扎进了卫生间。
王美琪气得脸都绿了,觉得张佳悦不该对她隐瞒孩子的事情。尤其是她刚刚说小雨点就是一只小狗,真是让她觉得这位母亲实在过分。
也许是刚怀孕闹得吧?王美琪总觉得佳悦不该对老人隐瞒,怎么能嫌弃自己的孩子碍事呢?可是理性告诉她,在别人的家里,还是少说话为好。以免引祸上身。
“你今天来,是吵架了?”
“我才不吵架呢,我俩整天跟牛郎织女一样,凑在一起的时间那么有限,还有工夫吵架啊?”
“那是什么啊?”
“我调到神经科了,告诉你一声。”
“神经科?治神经病的啊?”
“那边不忙。”
“不评优秀了啊?”
“我告诉你,我怀孕了!”
王美琪一字一顿说出这几个字来的时候,郭梅正好从卫生间出来。她听见之后,简直比人家当事人还兴奋,走到卧室,拽着王美琪就开始一通恭喜。
“哎呀,小姑娘!你怀孕了啊?怀孕是好事啊!几个月啦?”
郭阿姨的这举动,实在是将一脸懵的王美琪吓得不轻。
……
王美琪下楼的时候,是被张佳悦送下去的。始终,她都拉着一张脸给她看。如今自己也是当妈的人了,虽然孩子还没生出来,可这孩子刚在自己的肚子里扎根就让她母性泛滥了。她实在搞不懂她为什么要瞒着自己的婆婆,她还有小雨点?
“你婆婆够兴奋的啊?是不是也催着你们要孩子呢?”
“谁说不是啊?本以为她住两天就走了。没想到这都住了五天了,她越住越精神。”
“你为什么不敢让她知道你生过孩子啊?你婆婆逼着你生孩子,你就不想要小雨点了?”
王美琪说这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愤怒和质疑。
“你瞎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呢?”
“你那检查结果显示,你什么毛病都没有啊。别担心。”
“还说我呢?你不是丁克吗?”
王美琪不说话了,嘴角泛着甜甜的笑:“你都要生老二了!我凭什么丁克啊?对了,你计划一直这么瞒着你婆婆啊?”
王美琪一脸问号。
“当然不能了,在住几天她就走了。回头找个时机告诉她吧。这事儿都怪刘柯,我也不知道会发展到这一步啊?要是早知他们家不乐意我带孩子的话,这婚我还不结了呢!”
“别说气话了,刘柯好不容易追上自己的女神,还能被这一件事情吓得退缩了啊?既然他能瞒,他就知道怎么化解。这事儿,你得督促着刘柯赶紧办!”
王美琪临走的时候,嘱咐她最好早点将小雨点接到哥嫂那里去住,在那边时间久了,还不知道那对坏人夫妻会不会打孩子主意呢?!
王美琪的提醒,让她的本就紧张的情绪,更紧绷了几分。
第三节
这几天,李因和张雷算是提前享受了‘天伦之乐’女人一旦萌生了什么念头,绝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抢夺小雨点的抚养权这件事情,算是在李因的心中扎了根。
她可是个‘厉害角色’当初一招毙命,直接用权利买走了张雷的心和人。可以说,她也是爱这个男人如命了,因为张雷比她小几岁,再加上张佳悦的确长得很漂亮,他们的婚姻又是她搅散的,她可以说每天也是过的诚惶诚恐。
她想要留住张雷这个男人,想要留住他的心,现在她又怀了张雷的孩子,她时刻担心他们一家三口会分开。
李因想免除任何给自己造成威胁的后顾之忧,这也是她为什么对这个孩子这么好的原因。小雨点,她是真心喜欢,和张雷在一起,也让她看清了很多事情,张雷心里是真觉得愧对小雨点,也是真喜欢这个姑娘,反正她也计划想给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找个伴儿,那为什么不把小雨点霸占过来?
与其说她是心狠,跟张佳悦过不去,倒不如说她是为了想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这样她就活的舒心了。
李因越想越多,坐在沙发上对这次孩子姥姥、姥爷的老家之行分析开了。她前思后想的,越想越觉得这不对劲儿。坐在沙发上用十分好奇的语气问张雷:“孩子在咱们家呆了几天了?”
张雷正在给孩子胃饭,看了一眼手机,在脑袋中算了一下:“六天了。”
“什么事儿啊?能走那么久?你说,他们是不是有事儿瞒着咱们啊?”
张雷冷笑道:“人家有事儿,有必要跟咱们交代吗?这次不错了,能让孩子跟咱们呆着。”
她坏笑了一下:“你说,他们是不是也在想,让孩子跟着咱们过?”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想啊,现在张佳悦组建了家庭。小雨点又不跟着他们,这说明什么?”
“什么?”
“说明他们还想要孩子,还有就是,刘柯不接受这个孩子!”
“人家刘柯没说过,对孩子特别好。”
“你看见了?”
李因铁着脸,不明白为什么老公胳膊肘总是往外拐?
“你的意思是?”
“这次他们放心让孩子跟着我们呆那么久,说不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是不是让孩子提前适应和我们长期的生活啊?你忘了啊?张佳悦她嫂子这就快生了!”
张雷仔细想了想,觉得她说的不无道理。现在张家的情况有些复杂,佳悦的那个嫂子,可是出了名的霸道。她能容忍自己的公婆分散精力,带着小雨点吗?他们的孩子真生下来的话,肯定和小雨点争宠。这么一想,孩子在姥姥家的生活,肯定不如这般滋润了。
张雷最怕孩子受委屈,要是真委屈了孩子,他可不干!
李因看他一直在琢磨,决定加吧柴,一次把火燃起来,阴阳怪气的煽风点火,可是她拿手本事。
她坐在那里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大肚子,一边说:“一家四口的生活不好吗?这样你安心,我也安心,那边也安生了。说不定人家那一家子,正觉得小雨点碍事,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跟咱们说呢!就你,榆木脑袋!”
张雷生气的站起来,牵着孩子的小手去给她洗脸了,他决定,找个时间和‘那边’好好谈谈。
第四节
“第七天了,我让我哥去那边接孩子了。”
“你跟哥商量的?”
“可不是吗?妈妈的事儿,你多上上心。”
佳悦口吻担心,担心刘柯生气,也担心哥哥接不回小雨点,那边万一不撒手怎么办?刘柯也似乎患上了焦虑症,不仅仅是因为妈妈还没有走的意思,还因为她一直在逼着自己要孩子。还生言,不看着他们怀上孩子,她就不走。其实就是怕他们夫妻怠慢了这件事情。
虽然这些年刘柯一直不在家,不代表他就能不传宗接代。
在妈妈的印象中,出来的孩子都‘野’而且想得开,认为孩子可有可无,要不然他和黑妹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一直不要孩子呢?
她怕这样的悲剧继续延续,只能催着他们怀上了,她才能安心的回去。也好对老伴儿有个交代。
刘柯眉眼轻松,故作淡定,去敲客房的门。
“进来。”
此时,郭梅已经躺下了,可她还是让儿子进来了,她知道,这个点来敲门,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
“妈。”
刘柯端着一杯牛奶,递到了她的手中。
“喝杯热牛奶,对睡眠好。”
“怎么?有事?”
“是。有个事儿,想跟您谈谈。”
“说吧儿子,是不是你工作上遇见困难了?需要钱?公司运营不好?没事,这些年你给爸妈的钱,我们都给你存着呢,也有二十来万呢!我都给你!”
“不是钱的问题。”
“那你还有什么问题啊?是不是佳悦觉得我住的时间有些久了啊?影响她工作了?”
刘柯结巴了起来:“不,不是!不是佳悦觉得,是我觉得。”
刘柯解释的语气,有些慌张,生怕妈妈误会了佳悦。因为佳悦,还是那么喜欢和婆婆待在一起的。
“别骗我了。你这是听了她的枕边风了吧?我就知道,好不过三天,也别说这都一周了。该原形毕露了!”
郭梅咬定了这就是儿媳妇的想法,但是仔细想想,又觉得自己不该冲动去问。毕竟她和佳悦这几天相处的特别好,单凭这么一个猜测。她实在没理由去找人家吵架。要是因为误会伤了和气,这就不好了。
“你说,到底是不是佳悦?”
妈妈的严刑逼供,简直让刘柯不能忍受。急扯白咧的对她说:“你要是这么误会人家,我就不说了。你误会去吧,反正这么好的媳妇儿,你看着办!”
“好了好了,我不瞎说了,你说行了吧?”
郭梅腮帮子鼓着,心里还是有些气。
“是我,我觉得你住的久了,我爸自己在家我不放心!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我爸心脏不好,他又节俭,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吗?”
“你爸好着呢,我俩天天通电话。”
“我公司刚刚运营起来,现在还是亏本状态。你不能整天霸着佳悦。我公司的账好几天没理了,这么多事儿堆着,少了佳悦不行。你说你住在这里,佳悦去上班心里也不踏实啊?这样吧,你先回去,等我公司运营情况好一些了,你再来住!带着我爸一起来!”
“说白了,你这个白眼狼就是娶了媳妇儿忘了娘!怕我干扰你们的私生活是吗?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们那些‘玩具’恶心的要命!”
郭梅暗指她头天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些‘蕾丝内衣’!仔细一想,自己住在这里,好像小两口那事儿真的多有不便。
“是!我们这还新婚呢!您在这儿,我们也放不开啊?放不开,怎么给您生大孙子?!”
刘柯闭着眼,一通点头,权当老妈说的这些都在点儿上,反正,只要她能走就是了!
“其实,我住在这儿就是想监督你们怀上孩子!儿啊,你也不小了。三十多了,该考虑生个孩子了!”
“生!您在这儿,我怎么生?”
郭梅叹了口气,想到了其一,却没想到其二。真不知道现在的这年轻人是怎么想的?‘不折腾’还生不出孩子来了?不过她此次前行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要是因为自己住在这里,影响了她的大计划,那就不值当的了。
她想了半天,想出一个让他写保证书,签字画押的招儿。保证在三个月之内让张佳悦怀上孩子,白纸黑字,签字画押才行。
刘柯被逼得没招儿了,只能写下了这份保证书,跟着自己的娘一块玩这种小孩子游戏。能延迟一时,是一时。只要妈妈肯走,让他怎么胡闹都成。
第五节
郭梅要走了,王秀娥也在家憋不住了。非要出去买趟菜!老伴儿拦着,告诉她外面‘危险’万一真碰见那边的人,可就不好了。在坚持两天,郭梅不就走了吗?
“整天跟地下党似的,一个礼拜不下楼,这不是人干出来的事儿。不能总指望儿子给咱们送东西吧?冰箱里又没菜了!中午吃什么啊?”
“忍忍吧,佳悦早晨不是打电话说,她婆婆这就要走了吗?”
“没事儿,我就去附近菜市场买点菜就回来。不会那么巧的!”
王秀娥真是这么想的,毕竟在附近菜市场遇见‘那边’人的概率太低了!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张权觉得她说的也对,毕竟人不出门,总归是不太好的。尤其是他们老年人,不经常接地气的话,容易生病。
“这样吧,我跟你去。”
“你去干嘛啊?”
“咱俩一前一后,我给你打掩护。”
其实老张心里崩提多赞成老伴儿的话了,他这么说,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老两口全副武装,带着帽子口罩出门买菜去了。临行前,还协商好,出了门直奔菜市场,买完了就回来!
保密工作做得好,也不如事情赶得巧。
巧的是头天晚上,小雨点吵着闹着要吃姥姥经常给自己买的那种灌肠,而那种灌肠只有他们经常光顾的那家菜市场才有,无奈之下,李因只能一大早,挺着个大肚子出门,带着孩子去买。
小雨点这小姑娘聪明的很,不仅仅能指路,还知道哪个摊位卖。两岁多点的孩子,记忆力却惊人的好。
能指路,嘴巴甜。
这些惊喜,都加深了李因要夺回孩子抚养权的信心。小雨点和她越来越亲了。这次他们来接孩子的时候,张雷也计划将这件事情提一提了,毕竟大家都是为了孩子的成长。他觉得李因分析的有道理,有道理极了!
李因因为丈夫的回心转意,决定和自己站在一个战壕上感到十分自豪和开心。累点又有什么关系呢?想想一家四口其乐融融,所有的累就都值得了。
菜市场这边又脏又乱,李因开着车走在这小街道上,不少人都跟在她车屁股后面骂她没有公德心!这种地方,怎么能开着车进来呢?李因还从没逛过这种小菜市场,车子开进来,退不出去了,让她额头都急出了汗,只能龟速前行。
小雨点坐在后面,好像看见‘熟人’了,趴在玻璃上隔着窗户喊:“姥姥,姥姥……”
李因怔了一下,踩住了油门。
“你喊什么呢?你姥姥不是出远门了吗?”
“姥姥……”
孩子的小手在车窗上朝姥姥的方向戳着,她定睛一看,那个提着菜篮子带着口罩的老人,可不就是王秀娥吗?!
……
为了不声张,李因默默将车从他们老两口身边开了过去。孩子要吃的灌肠也没敢下车买,她故意将车停在了路边,观察了一段时间,确定那两位老人就是张佳悦的父母。孩子一直在车里巴望着说:“姥姥、姥姥……”
李因冷笑着,好似抓住了他们致命的把柄一样,捏着小丫头的脸说:“你姥都不要你了!”
确定两位老人走远了之后,她才开心的下车带着孩子去买灌肠。
第六节
张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觉得李因一定是在说笑话呢?!还跟她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对峙:“你为了要孩子,什么话都说的出来了是吗?你这是为嘛呢?”
“张雷,你说这话还是人吗?我李因再坏,也会撒谎好吗?不信你问孩子!”
张雷蹲在小雨点的面前,抓着孩子的小手说:“妮妮,爸爸问你,你看见姥姥啦?”
小雨点,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样子特别天真。
他怔了,看来这是真的了?
难道真和他们猜测的一样,张家已经开始嫌弃孩子了?却不好直说,换种方式把孩子往外推?
李因在一旁抹着眼泪,委屈地说:“我要不是看着孩子可怜,你想孩子想的可怜,我才不会去争夺这个抚养权?说到底,我不是孩子的亲妈,你们对我都有偏见。而我处处在为你和孩子想!”
“你别生气,听我解释……”
张雷心里也觉得刚刚说的话有些过分了,想要好好哄哄老婆。可这时候门铃响了,张雷去开门,看见前大舅哥夫妻站在门口上,一脸困惑的打开了门。
“你们怎么来了?”
“哦,我爸妈在老家的事儿还没处理完,让我们来接孩子回去。怕你们累着。过两天,他们就回来了!”
张雷没想到,他们居然还腆着脸恬不知耻的来接孩子?难道连点羞耻心都没有吗?他们都这样明目张胆的往外推孩子了?
“别提,孩子不会让你们接走的。回去等我的律师函吧!”
这让满心欢喜的张山山和王小米儿有点懵,这可是妹妹交代的任务,要是不完成的话,回去该怎么跟父母交代啊?
王小米先急了,站在门口上像个泼妇一样扯着嗓子喊着:“我说你什么意思啊?当初是看在你是孩子亲爹的份上,才让你们接孩子走的。平时你们想和孩子住这么久,都没有机会?现在你又想不让孩子走了?这没道理啊?!”
“今儿我就没道理了!你们走吧!孩子不会跟你们走的!”
说完了,张雷没好气的将门啪的关上了!外面的两口子碰了一鼻子灰,王小米儿扯着嗓子站在门口上喊,反正她泼辣的很,也不知道什么叫不要脸。既然这脸他们都不要了,她就也没必要给李因留了。
王小米儿站门口上,将李因找到他们家去,让自己给他们做眼线的事儿全都嚷嚷出来了,还要拿钱收买她!
这王小米儿嘴上不把门起来,什么都能说出来。张山山听到这事儿愣了,扯着她的领子生气的问:“这事儿你怎么没跟我说过呢?”
“我说这个干吗呀?让你跟着生气啊?”
关在屋里的张雷自然也听见了,指着妻子的鼻子质问:“她说的是真的?你真去找人家了?还让人家给你做眼线?就为了抢孩子?!”
张雷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只想到李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没想到她连这种收买人心的事儿都能做得出来?况且,这丢人还丢到了张家,真不知道这位大姐是不是猪脑袋?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李因一时没了话,也不知如何跟老公解释。猫在一边喂孩子吃零食。张雷站在门边,将自己的态度表述的十分明确,今儿这孩子,他们是甭想接走。张山山问他为什么?总要给自己一个理由吧?
他本来话到嘴边,却咽了下去。只说,不会让他们接走,心里却想着等晚上,给张家人来个瓮中捉鳖!
第七节
郭梅不情不愿的收拾着行李,想着儿子媳妇嫌弃自己碍手碍脚,她心里就别扭一阵子。纵然他们好话说尽,讲道理摆的十分明白,可她心中还是明白,他们就是嫌自己碍事。人老了,到哪儿也中不上用了,只能给儿女添麻烦。
想起这个,郭梅的眼神里泛着似有若无的光。
“妈妈,这么早就收拾上了呢?不就几件衣服吗?”
佳悦站在客房的门口,战战兢兢的问着,生怕自己说错了话,老太太又多想。
“我闲着也没事儿,收拾收拾,省的明天慌里慌张。”
佳悦的身后还藏着一条白金项链,是前天她带着婆婆逛街的时候,试戴过的一条白金镶钻项链。婆婆别看穿的还挺洋气前卫的,可身上的衣服,都是便宜货。也没有几件像样的首饰,当时她试了这条项链,特别喜欢,和她独有的气质也很搭,只是一看价钱,郭梅就望而却步了!一条项链一万多,想她这种小城镇来的老太太,无论如何是都接受不了的。
佳悦走到她面前,在坐在床上的婆婆面前蹲了下来,拿出那条项链。
“妈妈,我知道你喜欢。就偷偷买来了。你别批评我啊,这是花的我自己的钱给你买的。是我送给你的,你不准生气,也不能不要。”
“呦?!”
不管怎么说,媳妇儿这份心,她还是很惊喜的。更何况是自己喜欢的物件,她将那个沉甸甸的小盒子攥在手里顿时喜笑颜开了。
“这么贵,你真舍得。”
“给妈妈花钱,多贵我也舍得。而且这条项链,你戴着真的好看。又是限量款,保准你戴着出去,没有几个老太太能PK的过您!”
“那是,我儿媳妇送的。绝对独一无二。”
郭梅好像更待见她了,觉得这姑娘,懂事儿。
佳悦刚从盒子里将项链拿出来给婆婆戴上,揣在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她一看是娘家的号,躲到了厨房去接。
因为是张山山将孩子接回家了,给自己报平安,没想到却得到张雷扣住孩子不让接的消息……
张佳悦顿时慌神了,挂了电话,对婆婆说自己有点事儿要去办,就匆忙出门去了。
郭梅还沉浸在一条白金项链带给她的喜悦之中,对于佳悦突然出门去,并没有怀疑太多。
第八节
“张雷就没说别的吗?”
佳悦神情慌张,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现在他们就要主动出击了?
“说让我们等他们的律师函。”
“我就说不能让他们把孩子接走吧?现在倒好,扣下了!”
王小米儿跟张山山没办法了,只能将李因之前去找过王小米的事儿跟大家说了。佳悦知道后很震惊,这如同晴天霹雳般的一击,将她彻底推入了谷底!
看来,他们抢夺孩子的抚养权,是早有预谋了?
“这事儿你怎么不早说呢?”
佳悦的眼神中,似乎藏着一把刀子,让哥嫂不寒而栗。
“我不是怕你们误会吗?”
她叹了口气,摇摇头,觉得这个世界,都在针对自己。没想到自己这么帮哥嫂,却换不来一颗真心,这么大的事儿,居然都不跟自己说一声。
今天发生的事情,足矣引爆张雷世界中的海啸了!无论是前妻家人的做法,还是妻子的做法,都让他对人心这个东西产生了质疑!
在摸不清人心的时候,张雷能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保护自己的女儿。刚刚他就猫在丈母娘家的小区边儿上,想抓个现行来说服自己。
果真,他看见佳悦的哥嫂匆忙的赶到了这边,很快张佳悦也上去了。
……
作为妻子的李因,看着丈夫风是风火是火的出门去了,也很担心。以她对张雷的了解,他肯定是去大闹前岳母家了?!
要是能在这时候给加吧柴的话,这事儿十有八九就能成了?!她越想越觉得对劲儿,看着小丫头阴险的笑了笑。
“愿意不愿意跟因因妈妈一起生活?”
小雨点点点头,跑到一边去看电视了。
李因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得做点什么才行。她想了半天,决定给王小米儿打个电话。之前去他们家的时候,她留了一个王小米的电话。
王小米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心里一惊。去卫生间接了这个电话。这个节骨眼儿上,谁都不会想到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还会打电话来?
李因打这个电话的内容,完全是针对王小米儿的。
“你还打电话来干嘛?你这个死女人!”
李因阴阳怪气的说着:“王小米儿,现在我说,你听就行了。你不用回答我,我知道你们家正乱着呢。你和张山山到现在还买不起房子吧?你怎么不为你自己考虑一下呢?要是佳悦和刘柯生了自己的孩子小雨点又归我们赡养了,你不就能安心的在你小姑家住下去了吗?他们家也不缺钱,你到时候好歹给他们点钱,这房子不就归你了吗?”
王小米纵然气得浑身哆嗦,可还是容她把话说完了,她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因为她不知道如何回答,她闷声不吭的挂掉了电话。
心里却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可现在佳悦和刘柯肯定不会放弃这个孩子的赡养权的!他们拼尽全力的话,未必会输?!有这个孩子,佳悦心里就总得记挂着,将他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留给孩子。要是小雨点跟着他们去,她是不是就不会产生这种想法了?
她得想个万无一失的办法,将孩子‘送到那边’确保万无一失才行。王小米儿知道,这事儿缺德,可跟房子比起来,这辈子缺次德也值得了!更何况,孩子的继母对孩子那么好,又有钱,对于孩子来说,在哪边都不会被亏待。
说不定,孩子跟着那边,更是到了天堂呢?可要是跟着这边,她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可就真的不是他们的了。
……
第九节
有人敲门,敲门声很急促,一听就带着怒气。
张山山战战兢兢的去开门,往猫眼里一探,吓得腿都软了:“坏了!张雷!”
“你们给我开门,我有话要说!我知道,你们家人都在!”
佳悦慌神了,他还没进门,她就知道前夫要说什么了?!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一家子猫在屋子里不出声,不开门,也不是正人君子干的事儿。
她站起来,缓缓走到门边,为他打开了门。当时佳悦的神色,并无慌张,而满是绝望!
张雷不由分说的冲了进来,果然看见张家人一个不少的坐在这里开会呢!他断定自己和妻子的分析是对的了,这一家子是在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演戏多累啊?一家子都跟着演戏?不想要孩子了直接跟我说就行,我要。”
他咬牙切齿的样子,简直像个魔鬼。
“谁跟你说的我们不要孩子了?”
“那你们一家子演什么呢?告诉我!骗我老家有事,说要把孩子交给你哥照顾?!让我去那儿接孩子?!你们这计划做的真周密,知道我肯定不放心把孩子交给他们啊?心眼儿真多是吗?这样吧你们也别跟我耍心眼儿了,怪累的,正好,我和李因也想把孩子的抚养权要回来!以后孩子不回来了,你们不用这么累了!”
佳悦越听越感觉毛骨悚然,没想到,张雷是这么想的?!张佳悦无力反驳,情绪崩溃了,哭着叫着,就差给张雷跪下了。
“我真不是这么想的!我们没有这种想法!”
现在王秀娥和老张,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说?王秀娥看着闺女心疼,走到张雷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让他滚,还放狠话,说孩子的抚养权绝对不会让给他们的!
张雷冷笑着,居然还假装恭敬的说:“我念您是个长辈就不说您什么了,您瞧瞧你陪着您闺女办的这叫什么事儿吧?!”
说罢,张雷转身走出了老张家。
坐在一边的老张心脏病都要犯了,一直捂着胸口,指责王秀娥:“我就说,不让你出去吧?!”
瘫软在地上的佳悦,盯着王秀娥问道:“你们出去啦?”
王秀娥没话了,掉下了两行老泪……
王小米儿一直猫在卫生间,听着外面激烈的吵闹,没敢出来。
这事儿闹大了,这一家子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第十节
刘柯知道了这事儿,感觉自己身上背负着满满的罪恶感。要不是他对佳悦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的话,肯定就不会有这一出了。
佳悦情绪激动,没敢回家。坐在刘柯的办公室里,神情恍惚。
“刘柯,我求求你。你去跟咱妈说吧好吗?要是她实在容不下这个孩子,咱们就离婚吧!我不能让孩子去那边生活。孩子对于我来说和你一样重要……”
刘柯不知如何安慰自己的妻子,除了愧疚还是愧疚,恨不能抽自己两个嘴巴,让佳悦解解气。
“你先别哭了,咱妈明天就走了。这事儿我们不会让他得逞的!”
“可是他们现在问的这些问题,让我无法回答他!我该说什么?实话实说?说我婆婆还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万一知道的话,容不下这个孩子?!那他们更不会将孩子给我了!”
“你先冷静一些好吗?”
刘柯大呼一声,拽起了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妻子,将她紧紧地拥在怀中。
“别担心,一切有我呢!”
“刘柯!我害怕!”
在一声几乎歇斯底里的嘶吼之后,张佳悦瘫软在了丈夫的怀中。办公室里的设计师,都在交头接耳的讨论着这对夫妻的家事。刘柯的眉毛皱巴在一起,这次是真的为难了。
“这事儿,还得爸妈出面去接孩子才行!”
“什么意思?”
“这样吧,明天先把我妈打发走了再说。让孩子在那边多呆一天。”
“嗯……”
张佳悦点点头,但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并不赞同他刚刚的观点。可是只要能要回孩子,一切都好商量。
毕竟是亲家回程,张家的人得集体出动送程。还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实在让大家心中很难过。
“亲家有时间在来。”
王秀娥违心的说出这种话来,心里却想着:瘟神奶奶,你可别来了!
“嗨!不来了!再来就等着抱孙子了!我来这边一趟不容易,孩子爸自己在家,我也不放心。亲家母,要是佳悦怀孕了,你可得帮我多照顾着点。我太远了,想伺候伺候也难。”
“放心吧。我是她妈,还能亏待了你家的这儿媳妇吗?”
这话郭梅爱听,笑呵呵幻想着自己当奶奶后的生活,自己拉着拉杆箱走进了安检区。
送走了‘瘟神’张家人松了口气。
可是对刘柯的态度,都变得严肃了不少。大家都觉得刘柯办的这事儿欠妥,对不起佳悦和孩子。
刘柯只能低三下四的跟张家人低头认错,想各种将孩子要回来的对策。
有人觉得,佳悦自己去接孩子比较好,自己的妈接自己的娃,张雷不能不给这面儿。可刘柯却觉得还是老两口去比较妥当,毕竟老人的面子要比平辈人足多了,在老人面前,张雷不能说多难听的话。
最后,老张一拍腿,把这事儿拍板了:“就我们去吧,随便扯个谎。不信他不让我把孩子接回来!”

  • 刘柯
  • 张佳悦
  1. 刘柯

  1. 张佳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