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大唐:我在贞观玩合成

大唐:我在贞观玩合成

2021-08-28 18:26 作者:ADMIN 浏览:13

第1章 长安吃不到菜

武德八年,长安酒肆雅间之中秦王李世民苦着脸一碗接一碗喝着酒。

“秦王殿下,不可再饮了”

李世民冷着脸又饮下一碗酒,这才冲着圆脸微胖的男子出言询问

“ 辅机,何为?”

长孙无忌目光幽怨地看着桌面四只酒碗,又看向了桌上几人皱着眉,有些凄凉的抱怨一句

“点口菜吃吧”

说的完那个幽怨,想他堂堂秦王大舅哥连个口菜都不能吃,光饮寡酒这小舅子忒不会照顾人了。

“辅机,你又不是不知如今秦王之困,先有突厥进犯灵州,后有太子夺权图谋天策府军将,此时哪里还有胃口吃菜啊!”

“克明,那也不能不吃菜吧”

说完气呼呼地放下酒碗,圆滚滚的脸上搞怪的样子,惹得几人哄堂大笑,心情也稍稍缓解。

“哎~玄龄,如今天策府处处掣肘,日子一天比一天苦,估摸着过些时日,咱们就真吃不上菜了”

李世民自嘲打趣,坐在对面的房玄龄一听也是面露苦色,秦王这既是诉苦又是求策,只是他们建议兵变夺权,全都被李世民以沉默挡了回去,此时也只能饮寡酒沉默了。

这房间里四人,秦王李世民,长孙无忌,杜如晦,房玄龄,三位天策府谋士,他们若是没有招,那天策府日子就更难过了。

长孙无忌看着场面又重回尴尬境地,扯着嗓子大喊

“点菜,点菜,点菜,点菜,点菜~”

一声高过一声,样子滑稽无比。

又惹得几人讪笑一声,只是小厮听得几位贵客要点菜,一脸慌张的进来

“几位贵客,实在不好意思,本店今日无菜”

说完连忙作揖道歉,一脸歉意,四人一看,有酒无菜果然是天定命数,今日是吃不上一口菜了。

秦王李世民双目一瞪有些恼怒,近几日太子欲夺兵权步步相逼,陛下又偏袒相护,天策府也是怨声载道,诸事不顺让他心情烦躁,没想到一个小小酒肆竟然也给他难堪。

“为何无菜,难不成瞧不起人”

说完掏出一大串铜钱扔在桌上叮当作响,他以为这小厮看不起他们。

“几位贵客,当真不是钱的问题,从今日,莫说酒肆茶楼,这长安万年两县百姓也都无菜可吃了!”

几人一听,面面相觑有些迷糊,时值六月,并未寒冬,怎么长安,万年两县就面临无菜可吃的境地了?

酒肆小厮也看出来几人衣着华丽,又加上一身行军英武之气,当当是惹不起的存在,只好如实相告。

“贵客您有所不知,这长安万年两县时令蔬菜皆由荥阳郑家小郎君,郑仁景供应”

“近日与荥阳郑家家主抢夺小郎君田产,截留蔬果,这才让长安万年两县无菜可吃的地步,诸位若是不信大可上街询问”

这酒肆小厮也是带着埋怨,好好的日子过着,这荥阳郑家仗着主家身份尊贵,把分家小郎君财产霸占,更是让两县人连口菜都吃不上,这暗地里谁不唾弃两口郑家主家。

长孙无忌眉头一皱凶神恶煞质问小厮

“你这小厮莫不是糊弄我,这偌大的两县怎么会因一人断了蔬菜供应,当真可恶?”

长孙无忌一拍桌子喝问小厮,因为两县蔬菜绝不可能被一人供应,据他所知长安万年两县周边土地皆有所属,绝不可能被一人占据,更何论一人供应两县蔬菜需要何等庞大土地,此事断不可能。

“贵客息怒,小的怎么敢说谎,这事两县百姓人尽皆知,那郑家郎君从三年前便用什么租赁承包什么弄来田产,只用少许土地便供应了两县蔬菜”

“一年之后就买入了千亩良田,莫说这蔬菜了,上至王府蔬果,下至百姓粟米都是出自郑小郎君之手”

李世民心中大惊,一个士族子弟,三年时间垄断大唐中心蔬菜粮食供应,更加可怕的是这件事竟然没有传出一点风声,到现在他才知晓,只是细细思索还有可疑之处。

“那这郑仁景千亩良田,那周边普通百姓如何生存,莫不是郑家仗着士族身份欺民占地”

李世民心中笃定,一个人千亩良田,那百姓都受多少欺压,郑仁景手中有多少条人命?

“贵客莫要胡说八道,这郑小郎君在长安有口皆碑,活人无数,周遭百姓抢着将地卖给郑小郎君,若不是小郎君懒散些,这长安与万年两县土地哪一处不是他的”

小厮愤愤不平,与刚才那唯唯诺诺差距可是十分之大。

“再说那郑小郎君可不是凡人,同样大小的土地小郎君种出来的粮食是其他人的数十倍,小郎君宅心仁厚招募佃户,所给报酬比自己种地还要多出一倍,大家都抢着去郑家田里当佃户,自己种地在长安是要被人嘲笑的。”

小厮滔滔不绝的讲着郑仁景的不凡,李世民越听越感觉郑家郎君的不凡,一个人让长安百姓抢着给他塞地,能进去当佃农都是无上光荣,自己种地还要被嘲笑,这可亘古未有之奇闻啊!

“此子当真不凡,怎么从未听人说起过”

李世民向另外三人询问,杜如晦,房玄龄面露苦色,嘴巴里一味发苦。

“殿下,此子确实不凡,只是听闻与太子交往过密,所以……”

李世民心头一凉,没想到郑家竟然跑去支持太子,可是郑家不少人是偏向他的,难道郑家两面三刀吗?

长孙无忌揉着脑袋,忽然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思索片刻一拍大腿。

“我想起来,那小子揍过我。”

李世民,杜如晦,房玄龄三人愣愣地看着他,这货真是智囊吗?

而此时郑仁景坐在万年县田垄地上,左腿被一个四旬中年子抱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擦在他的裤腿里。

右边一个弱冠之年的男子,身形健硕,哭的更是稀里哗啦,让人听着心烦,最主要这小子手劲大掐的他右边大腿那个疼啊!

“小叔公,求您别走,郑家不能没有您的领导啊!”

“太爷爷,仁泰求您了,您要喜欢南方哪家的姑娘,我这就带着家主去提亲,就算是崔家我们都敢给你抢回来,莫要去南方了好不好”

“对啊小叔公,那南方多瘴气,阴冷湿寒,人烟稀少如何能去?”

“再说小叔公种种地给郑家出出主意,不是挺好,为何要去南方”

若是熟悉的看到此处场景一定会眼睛大跌,一位乃是郑家家主,郑乾意,另一位乃是天策府将军郑广郑仁泰,两人在外面那都是仰着头看人,如今却抱着一个翩翩少年郎的大腿,哭鼻子抹眼泪。

郑仁景一脚踹开家主,怒气冲冲

“你们擅自与太子结交,用完三成利润讨好那不成器的家伙,还问我为什么要走?”

“老子再不走,就等死吧。”

——

作者有话说:

《》精彩章节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www/wwwroot/www.mianfeimoban.com/wp-content/themes/book-lite/single-dj_news.php on line 42
  • 军事历史
  • 李世民
  • 郑仁泰
  1. 军事历史

  1. 李世民

  1. 郑仁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