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嫡女手册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娴儿,绿依最新章节目录

嫡女手册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娴儿,绿依最新章节目录

2022-01-07 16:28 作者:ADMIN 浏览:2

《嫡女手册》精彩章节

第四章 竹溪桥

  在桃心木的对面是京城最有名的一家酒楼——竹溪桥,虽与桃心木开在两对面,但生意却是一样的红火,主要是因为一家经营的主要是酒和膳食,而一家经营的主要是各色饮品和精致糕点,互不影响。

  此时,竹溪桥二楼靠街的一间雅间里,两名各具风华的男子正坐在窗边用膳。

  “君莳,你认识对面楼里的那位……姑娘?”

  直到看见对面楼里的窗户关上,身穿一袭深紫色深衣的于晨枫也关上了雅间的窗户,开口说道。没美人看了,自然关上。光洁白皙的脸上挂着坏坏的笑,修长的手指端着酒杯漫不经心地转着,荡漾出一圈圈迷离的涟漪,正如他那一双魅惑勾人的桃花眼,迷乱人心,此刻这一双眼却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自从对面桃心木二楼雅间的窗户一打开就一脸阴沉而又无奈的水君莳。

  “我没看见对面楼里有姑娘。”水君莳淡淡地瞥了于晨枫一眼答道。这个花心大少!心里暗暗下了决定,以后一定不能让他看见染儿!同时也决定回府后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水之染!他这个妹妹,实在是太爱往外跑了点……

  于晨枫在心里暗笑。很清楚自己这位好兄弟的脾性,没否定,那就是肯定了。能让自己这位性子古板的兄弟在意的姑娘吗?于晨枫端起酒杯,借着喝酒掩饰嘴角别有深意的笑意。他还真想认识呢……

  “要不是武睿王妃,阿胤这次也不会回来,我们三个好久都没有聚聚了,待会阿胤来到,我们一定要喝个畅快。”不再纠结于认不认识水之染的话题,于晨枫将话题转到这次出来的目的上,只要水君莳认识对面楼里的小姐,不愁没机会遇上,以后一定有机会再见面。

  “武睿王妃这次可不会轻易再让阿胤离开。”离开了六年,好不容易回来了,武睿王妃肯定会想尽办法让阿胤留下,而且……阿胤这次也必须得留下,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相聚。

  于晨枫联想到自己另一位好兄弟所面临的“处境”,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他只要等着看好戏就行。

  “哒哒哒。”

  一阵略显急促却稳健的马蹄声由街的那边传来,只见一匹通体乌黑莹亮的骏马上,一身墨蓝色骑装,脚踏黑色骑靴的俊朗男子正单手扯着缰绳,一头墨发整齐地束在墨白玉饕餮纹发冠里,一支碧玉簪子横向固定,英气逼人的五官清晰而立体,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一双墨黑深邃的眼眸深不见底,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其中,而此刻这双深邃的眼眸正专注地注视着前方的路,以防有行人中途窜出,能及时御马,避免祸端。性感的薄唇习惯性地微微抿着,彰显着主人并不是个多话的人,周身只在腰间佩戴了一枚价值不菲的墨玉,隐隐可见墨玉里点点莹润的光泽流动。

  男子赫然就是适才水君莳和于晨枫口里的阿胤——司徒胤。

  临近竹溪桥,司徒胤勒下缰绳,未等马停妥就已经利落地翻身下马,将缰绳扔给了店伙计,大步就往竹溪桥走去。

  即将踏进店里的脚步却突地一顿,略带疑惑地抬头望向对面店铺二楼的一扇窗户。隐隐可听见有悠悠琴声从里面传出,琴声很轻微,如果不是凭着过人的耳力,司徒胤也听不到。令司徒胤停下的却不是曲子有多好听,而是这首曲子自己听一个朋友弹过,且据他所说,这首曲子只他一人知晓,世间不可能再有第二人会知道。心里不禁划过一丝疑惑,怎地却能在京城里听见?

  微微转眸看了一眼店铺的名字——桃心木。司徒胤几不可见地挑了挑眉,原来这就是桃心木!掩下好奇与疑惑,司徒胤转身踏进了竹溪桥。

  “阿胤,约的午时到,现在都午时过半了,你怎么说也得自罚三杯。”听见开门声,于晨枫转脸望见正大步进来的司徒胤,开口就笑道。

  司徒胤淡淡扫他一眼,二话不说,径直走到桌前坐下拿起酒壶自斟自饮了三杯。

  “武睿王世子果然爽快!”于晨枫一脸嬉皮笑脸地道,“阿胤,你常年在边关,这几年我们才聚了那么两三次,你怎么好像一副不愿见到我们的样子,真让我们伤心。”

  司徒胤懒得理会于晨枫,直接转向了一直默默喝酒的水君莳,看着在自己手中因不断旋转而荡漾出一圈圈涟漪的酒杯。

  “对面的桃心木就是四年前突然窜起的商户吗?”司徒胤想起先前在竹溪桥大门前听到的那若有似无的熟悉的琴曲。

  “没错。短短四年的时间,现在京城里无人不知桃心木,几乎和你的竹溪桥齐名了。”水君莳道。

  “当初我们还以为桃心木的幕后主人是你呢。”于晨枫插嘴道。

  虽然京城最大的酒楼竹溪桥的幕后主人是武睿王世子司徒胤,但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却是一个手掌都数得过来。但,只要是个聪明人都知道,竹溪桥能在京城这个不乏各色酒楼店铺中的地方生存并强大起来,后台肯定来头不小,而桃心木的店铺位置竟然选在竹溪桥的对面,试想谁会这样公然与另一家店铺叫板,最主要的是店铺的名字,同属于一种风格,所以于晨枫和水君莳才会误以为桃心木的幕后主人就是司徒胤。

  “桃心木的幕后主人很聪明。”司徒胤却只淡淡地评价道。

  于晨枫和水君莳对视一眼。谁说不是呢,懂得反其道而行,借竹溪桥的名声壮大自身的声势。当然,如果桃心木只是虚有其表,也不会在京城里无人不晓了,可见也是有实力的。

  “说来,桃心木的主人还真神秘,竟然连我们都查不出到底是谁。”提到这个,于晨枫就有点挫败。

  “是啊。桃心木的巴掌柜与我还算熟悉,有一次无意中透露出,竟是连他自己都没有见过幕后主人的真面目。但是每隔一段时间,这位幕后主人就会出现。至于多久会出现一次,却是全凭心情所致。”水君莳将他上次无意中跟巴掌柜聊天得知的事情告知司徒胤和于晨枫。

  因为他的妹妹水之染很喜欢桃心木里的饮品和糕点,但又不能常常偷溜出府,所以每次只要想吃就会拜托他买点回去给她解解馋,久而久之地,他就与巴掌柜熟悉了起来。

  “不管是谁,与我们无利益冲突,那最好,是友,再好不过,是敌,那也无妨。”司徒胤总结道。那自信狂傲的语气,周身散发的霸气,衬得一身利落打扮的他更加的英武不凡,让人不觉折服。

  “也对!”于晨枫笑道,“阿胤,你刚回来,还没去过桃心木吧,改天一起去坐坐,桃心木除了饮品和糕点有名之外,最特别的就是桃心木有专属的乐队,每天都会不定时地进行演奏,而且每次只演奏半个时辰,曲子都很好听很特别,如果去的时间相错,那很遗憾,那天就听不到曲子了。”

  司徒胤本想拒绝,可一听到桃心木里有曲子演奏,转念一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 娴儿
  • 绿依
  1. 娴儿

  1. 绿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