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非君莫近小说主角配角刘艳,白褂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非君莫近小说主角配角刘艳,白褂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1-12-27 13:48 作者:ADMIN 浏览:7

《非君莫近》精彩章节

第四章 初遇何轩


院子里,所有人都闻声望去,只见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正大步走来,浑身散发着不可比拟的威严。
那人轮廓分明,深邃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那如同苍鹰盯住猎物般锐利的眼神,让人不敢直视。 此人走进来抬手就给了陆超元一记响亮的耳光。
“孽子,还不给我跪下!”
陆超元被这一记耳光扇得头晕目眩压根没听清陆崇明的话,楞在那里一动不动。不敢置信的问着:“爹………为何如此对待孩儿?”
话间只见陆崇明脸色发紫,怒气冲天,一脚把陆超元狠狠的踹翻在地。 陆崇明征战沙场多年,骁勇善战,力大无穷。这一脚,怕是陆超元的肋骨都要给踢断了。
果然,陆超元杀猪般的惨叫一声,再也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蜷缩在地上浑身都在发抖,翻起了白眼。
这一场景可把一屋子的丫头小厮吓坏了,齐刷刷的跪了一地。
顿时空气中弥漫着惶恐和不安,一屋子人从未见过如此场景,连呼吸都很是小心翼翼。大家都很奇怪,即便是少爷的话说得是过分了些,老爷也不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吧………这,还是老爷第一次发如此大的脾气。

陆宝茵也跪在一旁,只是垂下的眸子里分明藏有一丝笑意。
他们自然是不知,这一切 都是在她的意料之中。不错,是她差人去请了陆崇明前来,并且还是看准了时辰的。陆崇明是出了名的喜好面子,是很乐意让外人知道他有一个有孝心的爱子,自然也断不会撇下客人一个人前来。
陆超远在外一直是文武双全的翩翩公子,是陆崇明最得意的爱子。如今却被外人瞧见如此欺凌自己的妹妹,虽然都知道这个女儿不得宠,但是这样的事情如若不严厉处置只怕被传了出去会落个教子不严的话柄,这样的家丑是断不能让外人瞧见的。
只是,陆宝茵并不知,这来人和陆崇明先前发生的事本就让陆崇明脸上无光,这才让陆崇明的反应更加激烈,竟超过了她的预期。
陆宝茵收起嘴角的笑意,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眸子就撞见了一双满含笑意的眼睛,顿时只觉得顾盼生辉。

远远的瞧着,仿佛是连清晨温暖的阳光都融在了他的脸上,只是一双夜海般深邃的眼睛又为这张俊俏的脸添上几分沉着冷静,一身银色金边袍子显得身形修长。他轻晃着一把薄扇,优雅又高贵,着实让人移不开眼。

四目相对后却是何轩先别过了脸,在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世间最美的昙花,静静的开放,不由得心中微动。怎不知为何从这张美艳的脸上联想到幽静的昙花?是因为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么?
何轩晃了晃脑袋头,赶走了心中莫名的悸动。
而陆宝茵又垂下眸子,心中不解,难道这大名的朝堂上全是年轻有为的公子哥?罢了,只要管用,谁来都行。
只见陆崇明瞧都不瞧疼得像头快死猪躺在地上直哼哼的陆超元一眼,转身向旁边的年轻男子毕恭毕敬的请罪道: “让皇上见笑了,是微臣教子无方。”
那些个丫鬟面上都是一惊,冷汗直流,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前所未有的恐惧弥漫开来。
来的居然是皇帝……这倒是让陆宝茵很是意外。她倒是忘了这司空大将军乃是当今圣上的亲舅舅,呵………真是丢人丢到帝王家了,难怪他会发这么大的火,这一场好戏当真是越来越精彩了,这陆超元可就倒霉透了啊。
就在这时彩儿不知从哪里挤了出来,慌慌张张地奔到陆薄茵的身边,看见她手上的伤惊呼道:“小姐啊,奴婢不过是听您吩咐去给二公子拿他最爱吃的点心,您怎么就又负伤了呀!
您倒是不让大家挂念这旧伤都未痊愈就下床邀请二公子来赏花,可您要小心一些才是啊,本就柔弱,这可怎么了得?”
彩儿的呼天抢地,终于让陆崇明的视线落在了陆宝茵的身上。只见瘦小的身子上只着了件单薄的纱裙,裙子显是大了些,穿在身上皱巴巴的,微风拂动,裙摆飞扬,那瞬间的陆宝茵更是显得我见犹怜。那小手更是血肉模糊,却还死死的捏着一个又脏又破的香囊不肯放。
望向那巴掌大的脸,这丫头生的和她母亲一样俏丽,陆崇明不由的眉心一跳,眼中闪出一丝异样。
“都给我进屋里说话!”
说完赔笑着对何轩做了一个请,转身大步离去。
这是要在皇上面前处理家事了?

…………………………………………………………………
清书苑里,陆宝茵跪在正厅低着头,眼睛微闭,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好像她只是来旁听的,跟她并没关系一样。
其实,她真不是故意的。虽然没有彩儿说的那么夸张,但是折腾了大半天这副身体也早已撑不住了,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气息有些畅。
而陆超元被那一脚伤了骨头,别说是让他跪着就是让他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疼啊!
就只能扶着椅子勉强撑着身子半躺着,当然旁边还有个老大夫正在替他诊脉。
陆崇明请何轩上坐后,便沉着一张脸,锐利的眼睛扫过自己的两个孩子,沉思片刻,终究是对着陆宝茵冷声问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赏花么?怎么还惹得你二哥生气了!”
听这话便是在指责陆宝茵的不是了,陆宝茵暗自叹了一口气,你怎的就知道是我先招惹了他呢?分明是他在羞辱我才是,看来这陆崇明对陆超元当真是极度宠爱啊!
但这些话陆宝茵自是肯定不会说,只见她俯了俯身,柔声道: “宝茵见院中的牡丹花开了,想起母亲生前很是珍爱这些花草,悉心照料。如今,花好却再无人观赏,心里很是难过……这才想请了父亲和二哥前来,一是为了不让此等美景寂寞,二是看着父亲终日为国事担忧,只恨宝茵是个女子不能替父亲解难,想着这花儿开的如此美丽,兴许能为父亲消除一些烦闷……”

陆超元听到这里,先是一愣,他怎么不知道陆宝茵还请了父亲? 随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是被人算计了,可为时已晚啊。想说些什么,一张嘴巴,腹部传来的痛楚让他冷汗直流,慌忙住了嘴。只能狠狠地瞪着陆宝茵,那目光像是要在她脸上生生挖下一块肉来。
陆宝茵轻轻偏了偏头,微微一笑,那等美貌美看得陆超元一愣,猛的撇过头再也不看陆宝茵了。
何轩瞧着陆宝茵望像陆超远不说话,以为她有所顾忌,笑着开口 :“有什么不妨直说,陆将军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陆宝茵诧异,深深的看了一眼座上的圣上,悠悠的道: “是宝茵的不是,二哥想要的东西宝茵本就该双手捧上,都怪宝茵不明事理这才惹得二哥生气,是宝茵的错,受到二哥的教训宝茵不敢埋怨。只是宝茵以为这院子的石凳太少,以至于二哥疼惜他的贴身婢女都没有地方就坐…这院子若是能多添置一些石凳就好了………”
此话一出,丽梅、夏荷,秋菊几个丫头慌忙跪地磕头。
“老……老爷,是四小姐叫奴婢们坐的!四小姐这是冤枉奴婢们啊!”
夏荷带着哭腔喊出了声音,一张小脸血色全无,煞白煞白的。
何轩听闻夏荷的话不由皱眉,一个丫鬟竟然也敢指责主子的不是,这胆子也太大了,冷冷开口到,“冤枉?陆家四小姐何需冤枉你? ”
见皇上突然开口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夏荷更是吓得花容失色身子不住地颤抖:“奴婢知错,是奴婢嘴贱……” 说完狠狠给了自己几个耳刮子,一张脸扇的通红,她呜咽着哀求: “四小姐……奴婢知错了,饶了奴婢吧!”
陆宝茵仿佛没听到一般,又像是在沉思,一言不发。

陆崇明看了一眼何轩,黑着脸挥手:
“带给王妈妈好好管教,教好了再送回来。”
夏荷一听,不敢置信的望着陆崇明,王妈妈?那可是府中专门处置下人的妈妈啊,自己要是去了那里是不可能活着回来的。她睁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之色。
“少爷……少爷救救我!奴婢不想去啊!”夏荷哭喊着爬向了陆超元,一脸的脂粉全花了,梨花带雨的模样很是招人疼。这三个丫头本就生的娇俏可人,才艺更是出众,陆超元很是喜欢,见如今这般模样,别提多心疼了,强忍着腹部的痛楚从齿缝中挤出两个字来,“父…亲……”
话还没说完,耳边就响起陆宝茵清清冷冷的声音,悠悠的说: “父亲,还是算了吧,这三个丫头这般美貌,宝茵是女子,看着都是喜欢的很,更别说是二哥了,二哥舍不得也是理所应当的,就放过她们吧!”
听到这话,何轩差点没把送到嘴边的茶水喷了出来。
好一个伶俐的丫头!分明是在说陆超元喜欢这些丫鬟,这哪里是求情?抬眼望去陆崇明时,果然见他脸上青筋暴起,怒斥道:“谁都不准求情,来人,给我拖出去!”
一时间,哭喊求饶声充斥了整个清书苑。片刻的功夫,又恢复死一般寂静。
陆崇明抬手捏了捏眉心,觉得头痛的毛病又犯了。老太医见状上前拿了药给他。吃过药,脸色才稍有好转。
何轩关心到:“舅舅没事吧?”
陆崇明摇头 ,“多谢皇上关心,老毛病了……没事。”
不经意间瞧见陆超元满是痛苦的神色于心不忍道:“既然是那三个丫鬟惹的事,你们就退下吧”
陆宝茵冷笑一声,你们以为这就完了?用三个丫鬟的命就想打发了我?
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只见陆宝茵对着地面狠狠的叩了一个响头,这一举动让所有人的心又提了回来。她这是要做什么?

  • 刘艳
  • 白褂
  1. 刘艳

  1. 白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