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妃妻不娶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柳如仪,迟墨最新章节目录

妃妻不娶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柳如仪,迟墨最新章节目录

2022-01-06 15:54 作者:ADMIN 浏览:2

《妃妻不娶》精彩章节

第3章 赐婚“废柴”皇子


  “碰!”
  正在这时,院门忽然被人推开,飞雨蹙眉望向门口,发现进来了一大群衣着光鲜的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女人身着大红锦袍,袍子上绣有大朵的粉红牡丹,牡丹均用金丝勾成,贵气十足。她发上插满金钗珠玉,流苏穗子,走起路来一摇一晃。随着她往前走来,还带起一阵恶俗的脂粉味儿。
  飞雨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大约猜到来人是谁。
  “欧阳飞雨,见到夫人还不赶紧行礼!”一个看上去尖酸刻薄的丫鬟大声呵斥。
  飞雨扫了她一眼,坐在那里压根不动,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欧阳飞雨了,要想让她对仇人行礼,门都没有!
  “你……真是没人管教的野丫头,来人啊,给我把她拖起来!”丫鬟气得脸红脖子粗,还从没人敢这样无视她呢。
  柳如仪手一扬,笑道:“教训野丫头何必脏了大家的手,就让她呆在那里吧。”她斜着眼睛打量着飞雨,见她面黄肌瘦暗淡无光,一身粗布麻衣像路边的叫花子,嘴角不由勾起一抹满意的微笑。
  哼,以后可有得她受呢。
  “绿荷,给她换上新衣服,老爷要见她。”柳如仪吩咐道,挽起个嘲讽的笑容走掉了。
  飞雨心念电转,这个柳如仪究竟要做什么?过来一趟就专程为了说这些?不过,管她要做什么呢,难道她飞雨还怕了不成?
  “便宜你了,野丫头。”名叫绿荷的丫鬟将手中的衣服拿到飞雨面前,鄙视道:“赶紧换上,老爷还等着呢。”
  老爷,就是她的爹吗?她眉头轻锁,本想直接将衣服拍掉走人的,但最后关头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六年都对她不理不睬的爹,这时候见她要做什么呢?不得不说,她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迅速换上衣服,飞雨面色平静的跟着绿荷出了小院,这是她第一次从正门走出小院。院外的风景与里面千差万别,处处姹紫嫣红鸟语花香,一派春意盎然,她撇了撇嘴,心下对“爹”的恨意又深了几分。
  转过九曲回廊,又往前走了半响才到达前厅,她微垂着眼睛进了厅里,余光一瞟,发现里面坐了不少人,而正对面坐着一个三十五六的男子,正是丞相欧阳忠询。
  欧阳忠询一身华贵衣服正襟危坐,一张国字脸,不算俊俏,却颇有几分儒雅的味道。他旁边坐着丞相夫人柳如仪,柳如仪此时正探究地看着飞雨。
  大厅两旁坐着几位侧夫人和少爷小姐,与柳如仪一比,这些侧夫人就像充数的摆设,根本不值一提。倒是几位少爷小姐长的挺不错,大的七八岁,小的四五岁,都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飞雨进门不拜不跪,就那样直挺挺站在那里,所有人蹙眉,这位欧阳飞雨也太不懂礼数了吧?
  大厅里一阵沉默,最终,欧阳忠询开口道:“飞雨,见了爹连礼也不会行了吗?”
  飞雨抬起脑袋,忽然露出个嘲讽的笑容道:“爹?我飞雨可没有爹,既然没有爹,又行什么礼?”
  众人惊呼,这个欧阳飞雨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
  欧阳忠询额上青筋暴跳,眼看就要发怒,最后还是堪堪忍下了。是,是他的不对,这孩子七年没有与他见面,心里肯定会恨他。可是,他也没办法,柳如仪可是当今皇后的妹妹,他根本不敢违抗她的意思。
  “不行礼也罢,飞雨,今日爹叫你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你。”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柳如仪,见她笑的一脸欢畅,不由沉声道:“你大娘为你找了门亲事,对方可是四皇子,你要是嫁过去,这一生的荣华富贵就享用不尽了。”
  四皇子?堂堂一个皇子会娶她?不是她自己看不起自己,而是就如今她在丞相府中的身份来说,确实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其中必有猫腻!
  柳如仪一脸柔和的说道:“飞雨,大娘这可是费了千辛万苦才帮你找到的好亲事啊,对方可是四皇子,多少女孩子想嫁入皇宫都不能呢。”
  飞雨瞟了一眼二人,发现欧阳忠询面上闪过一丝无奈,她心里冷哼一声,这事绝对有问题!
  柳如仪继续道:“而且过去就是正室哦,四皇子今年刚满十七,已经出宫建府了呢,而且前不久皇上特意赐封他为晨王,你嫁过去就是堂堂晨王妃了。”
  四皇子,王妃,皇室……
  飞雨忽然道:“那孩儿就谢谢爹和大娘了,只是孩儿如今年岁尚小,这也可以吗?”
  哼,就先答应着啊,等成亲的前一夜再逃跑,看你丞相府怎么办?到时候皇帝一愤怒会不会将他们砍头呢?不要怪她飞雨太狠毒,这都是他们自找的。
  一听她答应,柳如仪当即喜不自胜,四皇子是什么样的人飞雨不知道她可是清楚得很,那是有名的双腿残废,脸上带着丑陋的胎记不说,还是个哑巴!飞雨要是嫁过去,还不折磨她一辈子!
  “可以可以,晨王爷也不过十七,比你大五岁而已,而且你现在嫁过去也不用洞房,皇上亲批了的。”就是洞房也不会找你这么丑的,柳如仪在心里鄙视了一句。
  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不过,可不要以为她是好欺负的。飞雨甜甜一笑,微微垂下了脑袋,欧阳忠询、柳如仪,可不要高兴太早哦。
  回到自己的小院,飞雨暗自琢磨起这件事情来,柳如仪明显不安好心,她那个便宜爹又一副懦弱样,这事还得她自己出马才能搞清楚。虽说已经决定在大婚之夜逃跑,但知己知彼方能立于不败之地。对方若是势弱最好,若是不好对付的人,她还得多费些心思呢。
  说做就做,她打算今晚就去四皇子府邸探查一番。
  秦国四皇子,全名秦络晨,从小就双腿残疾,不能修习武技,再加上容貌丑陋不会讲话,一直被天下人视为皇族的废物。到后来,由于他的原因,皇帝连他生母云妃都不待见了,认为四皇子丢了秦国的脸,成为皇族的笑柄。出宫建府前,他与云妃一直生活在飞云宫,虽说不是冷宫,但也差不多了,就连太监宫女都不待见他们。
  可想而知,一直以来四皇子与他母亲过着多么凄惨的生活。
  而十五岁时,四皇子秦络晨终于出宫建府,也终于不用再受别人的欺负。而在前不久,皇上才赐封他为晨王,其实就是个无权无势空有封号的闲散王爷。说起封王,还是皇后柳如眉“好心”的说服皇上,说要为四皇子指一门亲事,皇帝得知是丞相家的女儿后,当即就答应了,就是因为这事,皇上才给他封王。可怜四皇子与飞雨,就这样成了柳氏姐妹手中的玩物。
  如果是以前的飞雨,估计就受气包似的的嫁过去了,而新来这位,是注定不会成为他人手中玩物的!
  夜深人静,一道娇小敏捷的身影从丞相府偏院跃出,几个起落,已经来到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白日里喧哗繁荣的街道,夜里竟是悄无声息,静谧异常。
  飞雨嘴角一勾,带着面纱的脸上顿时浮起一抹满意的笑容,折射出一地光华。
  四皇子的府邸距离丞相府不算远,飞雨提气飞奔,速度快若闪电,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来到了目的地。
  与四皇子的名声一样,这座府邸即便算不上寒酸,也是极其普通的。整座府邸只有丞相府的一半大,而且布置简单,根本不像皇子居住的地方。
  飞雨撇了撇嘴,心想做皇子做到这份上也算是难得的,不知为何,她竟生出一份同病相怜的感慨,这位皇子与她是何其相似啊!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她现在可没功夫怜悯别人,更何况,这座府邸的主人很快会成为她名义上的丈夫。
  她启过誓,今生要为自己而活,不会再为男人伤神,所以,凡是与她这个信念相违背的事情,她一概不会心软。
  想到此处,她再次将自己伪装起来,全身灵力游走,敏捷的翻过了皇子府的高墙。
  飞上屋顶,飞雨小心翼翼朝秦络晨的寝宫移去。第一次上梁揭瓦,飞雨忽然生出一番感慨,她怎么也做了梁上君子,半夜来偷看男人睡觉了?
  咳,她闷声翻了个白眼,她只是想看看与她同时被玩弄的倒霉蛋究竟是谁,绝对没有对他产生半分不该有的情结。
  轻轻移开瓦片,借着月光的清辉,她轻松看见了屋里的摆设。修炼功法之后,她比普通人的五感要敏锐许多,说是黑夜视物都不为过。然而,她再怎么耳清目明,也不可能穿过阻碍物。这位皇子,竟然还挂着蚊帐,害她白忙活一场!
  飞雨撇撇嘴,干脆再揭开几片瓦,她现在身形娇小,要从狭窄的缝隙间钻下去根本不是问题。屋里人呼吸悠远绵长,一看就是睡熟了的,当即,她不再犹豫,一个闪身就轻巧落在了地上。
  她左右扫了一眼,发现屋内的摆设十分普通,还不及她上午去过的丞相府大厅十分之一。果然,是个不受待见的皇子啊。
  她轻移莲步,动作敏捷的来到床边,床上的人似乎毫无所擦,睡得十分香甜。飞雨轻轻掀开帘账,顿时,一张美丑交加的脸映入了眼帘!
  秦络晨左脸完好无损,美的像化形的妖精,比天上繁星还耀眼;而右脸,竟长了巴掌大一块暗红色胎记,丑的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看见这幅奇异的面容,就连飞雨都怔了一怔。
  床上的男子十六七岁,一头乌黑柔软的青丝垂落在肩头、枕边;他的额头光洁如玉,漆黑的眉毛斜飞入鬓,英气勃发;黑长的睫毛像两排小扇子,就连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嫉妒;他鼻梁秀挺,平静的呼吸着;不厚不薄的唇瓣呈好看的粉红色,竟比女子樱唇还要漂亮性感。
  若是忽略右脸的暗红色胎记,只怕连男人看了都会心动。
  飞雨清浅的呼吸着,暗道或许正是老天嫉妒他生得太过俊美,所以在他右脸弄了块丑陋的胎记。
  就在她准备施术让他昏迷时,床上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仿佛三月桃花绽放,美得让人惊心。然而,就在他睁眼的同时,飞雨已经急速退后,而男人也坐起身来,一双冰冷的眸子射出寒光,将她紧紧锁定。
  这样的目光,根本不可能在传说中的废柴皇子身上出现!

  • 柳如仪
  • 迟墨
  1. 柳如仪

  1. 迟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