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傅总,夫人就在您隔壁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傅明,李岩最新章节目录

傅总,夫人就在您隔壁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傅明,李岩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9 12:04 作者:ADMIN 浏览:3

《傅总,夫人就在您隔壁》精彩章节

第5章 你若死了,谁来献血!

宁海医院。

宁城最知名的私立医院,师资团队、医疗器械、医药用品,这里都是最高级的。面对比较棘手的病情,医院还会聘请海外的专家团队一起会诊。

只是宁海医院一般只为有钱有势的人诊治,一般的人家,连踏入医院大门的资格都没有,因为这里的收费实在是高。

医院门口早站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见傅明灏抱着司念从车上下来,几步迎了过去。

“没手术?”傅明灏抱着人大步往前走。

“她怎么样了?怎么会晕倒的?”陆明礼步子也跟得急,他目光落在傅明灏怀里的人儿身上。

待看到司念的脸时,陆明礼目光暗了暗,“怎么弄成这幅模样?”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语气里带了一丝埋怨的意味。

“还看不看?”傅明灏突然睨了他一眼,语气冷淡。

“看,看,往这边走。”陆明礼在一旁带路,很快就到了急诊室。

门开后,司念被推进去,陆明礼自然跟着进去了。

傅明灏抬腕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整。

他走到吸烟区,点燃了一支烟,刚吸了几口,电话突然响了。

“眀灏,司姐姐怎么样了?”霍静雅温柔的声音传来。

“没什么。”傅明灏下意识看向急诊室门口,亮着红灯,人还没出来。

“那……”霍静雅有些犹豫,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傅明灏抬手按了按额角,吐出一口烟雾:“今晚我不过去了,你身体需要休养,早点休息。”

“嗯,你也注意身体。”霍静雅依依不舍挂断了电话。

傅明灏又静立了一会儿,便看到陆明礼从急诊室走出来。

“司念还在昏迷,不过幸好送来得及时,已经没大碍了。”陆明礼摘下口罩。

傅明灏没有答话,黑眸幽幽看着陆明礼。

“你这是什么眼神?怎么搞得好像我才是那个害人进医院的罪魁祸首一样。”陆明礼挑眉道。

傅明灏冷冷一笑:“这几年,你隐藏得够深的。”

陆明礼脸色微变,他顿时明白过来,原来傅明灏什么都清楚了。

“她不让我告诉你。”陆明礼心里有气,可傅明灏是谁,他的气性再大,也发泄不到这人身上。

“为什么?”傅明灏淡声问。

陆明礼狠盯着男人云淡风轻的侧脸,心里的火苗有些上窜的趋势。

“你去问她。”他将头扭向一边。

说完这句后,他又有些担心傅明灏会去找司念的麻烦,毕竟这么多年,司念在傅家遭的这些罪,他都看在眼底。

司念现在身体十分虚弱,实在不适合跟人吵架。

“你们结婚后,她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就是生病了,她也是自己硬挺着。告诉你,有用吗?”陆明礼咬牙,没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立场和语气都不对。

闻言,傅明灏漆黑的眸子盯着陆明礼,满脸似笑非笑,却并不说话。

陆明礼莫名有些燥热,他呼出一口气,决定不再搭理这个疯子。

他是有多蠢,才会想到在今天,司念还昏迷不醒的这个时候,跟这个男人讲“道理”。

“等一下。”

陆明礼抬脚要走时,身后的人叫住了他。

“有事?”陆明礼没回头,直接问。

“说清楚。”

“说什么?”

“她的病情。”

终于问到正题上来了。

陆明礼转过身,冲傅明灏笑了下:“想知道?去我办公室细聊如何?”

司念睁开眼,头有些晕。

她摸了摸心脏的位置,一点都不疼了。

扭头看了看,这里明显是医院,她右手臂上还吊着针,晶莹的液体一滴一滴极缓慢的坠落。

不知为什么,司念的心莫名就宁静了许多。

门口响起脚步声,司念下意识闭上双眼。

她心跳有些快。

那栋别墅,原本就是婚后爷爷送给他们居住的,她已经一个人住了二年多,除了一周一次傅家雇的阿姨来搞清洁,平日里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前往。

当然还有例外,傅明灏作为别墅一半的主人,他是有权利想去就去的。

所以,她在厨房晕倒了,应该是傅明灏送她来的医院。

他应该还没走吧?

她闭着双眼,耳朵却竖得高高的,听到推门声,脚步声越来越近。

直到来人站在她病床前,她的心都提起来,却始终没有听到一点声动。

司念屏息了好一会儿,就快要憋气晕过去时,傅明灏终于开口说话。

“既然醒了,我们就谈谈。”淡漠的语气,笃定的口吻,他就是这么不可一世。

司念气得不想理他,可又不舍得就这么不理他。

毕竟这几个小时里,她和他见面的次数,比以往一个月都多,她太珍惜这几次的机会了。

悄悄睁开眼,眼里的光瑟瑟,因为休息了一会儿,又打着营养针,光晕下女孩的脸踱着一层淡淡的粉。

“眀灏哥哥。”小巧的嘴蠕动几下,只吐出这几个字。

傅明灏目光自那抹粉上瞥过,出其不意说了一句:“有些事,你可以主动跟我说。”

“?”司念满脸问号。

“比如你的病情。”傅明灏停顿了半秒,又道:“陆明礼知道,我不知道。”

司念默默低下头。

她没想过要瞒着谁,更何况神通广大精明如傅明灏,真心想知道一件事,不用花什么心思,自有人一字不漏说给他听。

二年来,她从没有离开过那栋别墅,要知道她的行踪,对任何人来说,也易如反掌。

傅明灏只是不关注,或者故意不想知道而已。

“你在这里住院,好好休养,这段时间,我会派国外最好的医生,尽快给你安排手术。”

傅明灏说完,司念还是没什么反应,他也不打算耽搁时间,长腿一抬,打算离开。

“其实你没必要做这些。”

他的身后,司念略带嘶哑的声音响起。

傅明灏身子微顿,脚步不停,只抛下一句话。

“我做这一切当然不是为了你,你若死了,谁来给静雅献血!”

话语落毕,人已离去。

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司念的眼泪却终于涌出眼眶。

房内没有人,她原本可以痛痛快快地哭出来的,可是不知为何,她仿佛是失了声。

没有哽咽,唯有眼泪孜孜不倦地往外冒着。

  • 傅明
  • 李岩
  1. 傅明

  1. 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