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公主太难哄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赵凝儿,谢世轩最新章节目录

公主太难哄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赵凝儿,谢世轩最新章节目录

2022-01-13 11:52 作者:ADMIN 浏览:1

《公主太难哄》精彩章节

第6章 三人食


说完,赵凝儿转身将列好的单子交给了谢世轩,“这是我需要的材料。”
“这样就可以了?”谢世轩看着一列纸单,眼眸间皆是怀疑。
“当然不是。”赵凝儿解释道:“臣妾只管鱼目混珠,后面的,便看王爷发挥了。”说罢,赵凝儿拍了拍人的肩膀,便已经准备离开。
可走到门槛前时,赵凝儿的脚步忽然停了。思虑许久,她转身回去,看着谢世轩问:“不过…王爷想不想试试我的。”
她是说,或许她有能顺带掳来敌方‘将领’的方法。若谢世轩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那他便该明白,赵凝儿是有这个能力的。
那日二人,畅谈至深夜。
直到后来天色擦亮时,赵凝儿才一步三颠晃悠到了自己的扶摇阁门口。她是真的走不动了,索性直接坐在门槛上,倚着门框,便又欲睡之意。
当时正是下人起床开始准备洒扫的时间,香宁出门便见到了这样的场面。
期初她还以为自家公主是被什么人暗伤了,所以一声:“公主!”过后,她便匆忙跑去了赵凝儿身边,还好…她只是太累了。
“香宁。”赵凝儿似梦中呓语般喊了一声,而后便再没了动静。
她是公主啊,即使平日在风凌不曾有过养尊处优的陋习,却也不曾这般为谁疲于奔命过。
当赵凝儿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床上了。她浑浑噩噩的起身,轻声喊了句:“香宁。”,而后便立刻有服侍之人从门外而来。
她沉下一口气,“几时了?”
“回公主的话,已经差不多快要到午时了。”说吧,将手中帕子递给赵凝儿后,香宁又问:“公主可要传餐?”
赵凝儿并未应声,她只是转头细细的盯着眼前帕子看了良久。后又将帕子凑到鼻子前,似是有了定断一般,赵凝儿眼眸沉了不少,她问:“侧妃呢?”
若非赵凝儿开口问,连香宁都快忘了府中还有一个与世无争,借机上位的侧妃。
“听说正在和王爷在前院用膳。”她恭敬的回道。
“那就一起去。”说罢,赵凝儿将帕子塞进了香宁手中,起身便已经出了房门。
香宁心有疑惑,便学着赵凝儿将帕子凑到鼻前闻了闻,这才察觉,帕子竟有一股被白蛇根浸泡过后的幽香,她面露惊色,顿时更是明白赵凝儿会去找侧妃。
可如今,前院还有王爷在…
如此想着,香宁带着帕子匆匆追去。本欲阻拦劝阻,可见公主那副势不可挡之貌。恍惚间,她忆起了早晨困到在门庭前睡着的公主,她忽然不想拦了。若教公主忍,在此地,又要忍到何时算个头呢?
赵凝儿踏门而入,映眼的便是祁王同自己的爱妾相敬如宾共尽午膳之景。她轻勾唇角,那抹笑意带着一股杀伤。
“王妃怎么来了?”
“听说…侧妃正在此用膳,所以过来看看。”赵凝儿刚坐下拿起汤勺的功夫,便见灵溪满目惊慌的从位子上猛然站了起。
所谓的老鼠见到猫,大许也不过如此。
赵凝儿轻蔑的笑了一声,而后垂下头,搅拌着碗中粥饭。
“是妹妹失仪,还望姐姐恕罪。”她欠身行礼,一副谦卑之貌,惹的人光是看便能感知到这位侧妃的谦逊有礼。
“可别一口一个姐姐、妹妹叫着,本宫可没什么胞妹。”
赵凝儿此言一出,算是独留灵溪一人难堪,一股无形的压迫感,令她不知该进该退,事至此刻,她大许也能明白赵凝儿来吃这顿饭的用意。
她双手紧握,再不敢多开口言论半句,正当不知做何是好之际,祁王谢世轩冷冷的一声,“吃饭。”像是直接破开了当时僵局。
灵溪坐下的那一刻,才敢喘上一口气。可若说这便能令赵凝儿适可而止,那未免是小瞧了她这位风凌公主。
未过多久,赵凝儿见灵溪松了口气后,转头看向祁王,忽然提了一句:“王爷可听说过白蛇根?”
她都还未曾多说些什么,便听到灵溪手中竹筷噼啪掉落的声音。她将视线聚焦在对面之人的身上,带着一种不依不饶的架势,她解释道;“白蛇根研磨过后会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误服后一个时辰吧,便会突然心痹而亡,若服于面部,长此以往,有毁容之效,那可是我们风凌有名的一种毒草呢。”
赵凝儿将双手压在桌案前,看灵溪的眼神略有意味深长之意,她继续说:“可后来,自从臣妾知道的贵国有一种名叫雷公藤后,便也不觉得白蛇根有什么了。”
她就似明知故问一般,倾身向人,瞧着灵溪露怯之貌,她问:“侧妃可知这雷公草是何物?”
“臣…臣妾不知。”
“这雷公草啊,借以雷神之命,以示起毒性之烈。饮以此毒,不到片刻你便会觉得肺腑如剑砍刀剃般的疼,一盏茶的功夫便能明显感觉到身体五脏充血,再慢慢到肿胀,再到你内脏完全坏死…整个过程或许时间不长,可大许你会受尽苦楚直到死亡。”
见灵溪那一张笑脸被吓的惨白,一时间赵凝儿心中满足了不少。她舀起一勺粥,正要吃时,却不忘提醒了对方一句:“对了,雷公草在这偌大的京中随处可见,侧妃可万不要哪日误食白白丢了性命才好。”
还不等赵凝儿话音落下之际,人便已经丢了手中碗筷,急忙起身后退了数步有余。
灵溪过大的反应的确在赵凝儿意料之外,她并未抬眸看对方此刻的样子,稍稍愣神过后,赵凝儿不过以一副毫不遮掩的得意,开始好好吃饭。
“臣…臣妾。”话未说完,灵溪本能咽下了一口气,稍稍平复下心中余悸后,她行了辞礼,“王爷,臣妾身体有些不适。”
“回去吧。”谢世轩淡言过后,便见灵溪那丫头行色匆匆的离开了。
赵凝儿那副肆无忌惮的嘲笑的正好被谢世轩看了个正着,二人相视,没说些什么。

  • 谢世轩
  • 赵凝儿
  1. 谢世轩

  1. 赵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