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花花神仙傲娇女小说主角配角裴天予,裴天宇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花花神仙傲娇女小说主角配角裴天予,裴天宇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1-12-26 20:16 作者:ADMIN 浏览:3

《花花神仙傲娇女》精彩章节

第8章 低碳环保生活

  “叽叽!”

  鸟儿悠扬的歌声,如同天籁。

  风顽皮的溜过窗户。

  炫目的阳光,穿过透明的玻璃窗射进来。

  裴天予闭着眼睛,被照射在眼睛上的阳光弄得很不舒服,他晃动了一下很沉重的头,发出一声很难受的**。

  脸上,凉飕飕的。

  四肢,似乎被细细的东西勒住。

  好痛呀!

  裴天予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醒了吗?”陶陶居高临下的问。

  她的脸上带着某种满足的笑意,看起来她的心情很不错,宽大的上衣和长裤早已掩去她玲珑的身段,裴天予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小男生和昨夜见到的那个美人相提并论。

  目光落在陶陶脸上那狡黠的笑意上,裴天予莫名的打了个寒战。

  他的皮肤上冒出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垂头一瞧,顷刻间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竟然牢牢的被五花大绑在靠背椅上。

  裴天予动了动身体。

  可恶,那绳索仿佛已经深深嵌进他的皮肤,他越用力挣扎反而勒得更紧。

  “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他又惊又怒,张嘴就大叫。

  陶陶阴森森的问他:“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要绑起你?”

  裴天予抬起头,他惊恐的发现陶陶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剪刀。

  咔嚓咔嚓!

  剪刀在陶陶的手指有节奏的运动下发出很恐怖的声音。

  “你、你想干、干什么?”裴天予的声音几乎已经不成调。

  “我呢,最讨厌浪费。我们凡人比不上你们神仙,你们在天界过得滋润又逍遥,我们却在人间水深火热。现在都提倡低碳环保生活,像你这样喜欢大手大脚浪费资源的地球公害,看来只能由我来消灭掉。”陶陶发出一种很刺耳的恶魔般的笑声,那笑声令裴天予身上的鸡皮疙瘩又多了不少。

  “你、你是女孩子吧?怎么可以这样凶残?”裴天予哆嗦了一下,选择了凶残这个词。

  “有什么啊,你想到哪里去了?”陶陶左右一打量他的脸,那握着剪刀的手直直冲裴天予挥了过去。

  “呀啊!”裴天予飞快闭起眼睛,很凄惨的叫了一声。

  剪刀在裴天予的脑后发出清脆的响声。

  陶陶的手指轻触碰他的头。

  有暖暖的温度传来。

  睁开一只眼睛,裴天予并没有看见血肉横飞的场面。

  房间里很安静。

  咔嚓咔嚓!

  剪刀脆脆的响声,在头顶盘旋。

  原来是她在给他剪头发。

  裴天予松了口气,但是那口气还没有彻底吐顺畅时,他又想起了什么。

  “我不要!不要!”他如拨浪鼓般摇着头。

  “很危险耶!别乱动!”陶陶喝道,用一只手稳住他的头,“我在理发店打过工,放心,会给你剪一个很帅气的发型。”

  丝丝长发,一缕缕掉落。

  每落一寸,裴天予的脸上的血色就失掉一分。

  裴天予的发型,也在陶陶娴熟的刀功下稍具雏形。

  裴天予却没有任何感觉。

  仿佛,三魂七魄都瞬间飞离了身体。

  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只知道一件事——

  他引以为傲的华丽头发没有了!

  “居然这样对我……会遭天谴的!身体发肤是授之于父母的,不能剪的。”裴天予梗咽的哭道。

  “阿达,你不要不知道好歹!”陶陶放下手中的剪刀,绕到裴天予的前面,“你头发这么长,衣服这么白,光是洗澡和洗衣服,你知道要用掉多少水多少煤气吗?这还不谈那些洗发水、沐浴露、洗衣粉对环境的污染。再说那些东西都是需要用钱买的,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你那样的用法,岂不是要我破产?”

  “那又不是我想用那么多!”裴天予好不容易回魂了,他气愤的反驳,“你又没有教我怎么使用,我也只是在天界的教科书里见过这些东西的图片,我哪里知道一次要用多少份量?”

  “你不问我,我怎么知道你不知道?”陶陶气势汹汹的还击,“你太差劲了!把自己的错都推到别人身上,算什么神仙呀!”

  “……”裴天予无语。

  在天界,他也是有名的机敏过人,可是当他面对伶牙俐齿的陶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是如此的笨口拙舌。

  见裴天予很乖巧的闭嘴,陶陶也不再和他纠缠。她重新绕到裴天予的身后,手脚麻利的将被自己剪下的裴天予直达腰际的头发编成了一根粗麻花辫。用皮筋把辫子的两头系紧,她拿在手中用一种很兴奋的目光反复端详。

  裴天予一扭头,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充斥着诡异的画面。

  “真不错呀。”陶陶看着辫子微眯着眼睛赞叹。

  裴天予却觉得她说话的语气里流露着浓浓的贪婪,就像只看见一条大肥鱼的饥饿猫咪。

  他不禁又打了个寒战。

  “你、你在想什么?”他提心吊胆的问。

  “这个应该值点钱吧?”陶陶在他眼前抖了抖长辫,两只瞳孔里清晰的闪动着“$”符号。

  “不能卖!还给我!”裴天予一激动,身子用力往前一凑,张嘴就咬向那根由自己的头发编成的麻花辫。

  陶陶手一收,往后一退,裴天予落了个空。不甘心的再次倾身一搏,他却忘记自己的手脚早已被绳索绑死在靠椅上。

  哐啷!

  裴天予连人带椅子很狼狈的摔倒在地上。

  “还给我!还给我!”他像是一部复读机,只会重复叫嚷这三个字。

  他喧闹的声音,在清晨静谧的空气里显得格外嘹亮。

  陶陶眼珠一转,她从口袋中掏出手帕,将手帕不由分说的塞进了裴天予喋喋不休的嘴巴。

  很快,客厅恢复了安静。

  “不过是剪了你的头发,有必要这么激动吗?”陶陶凑近在地上做着徒劳挣扎的裴天予,“乖乖听话,剪刀可是不长眼睛的!”

  “呜呜!”裴天予睁大眼睛死死瞪着陶陶,被绳子绑住的身子不住的在地上挣扎扭动。

  他的身体和椅子撞击在地上发出“哐哐”的撞击声。

  陶陶站起,毫不犹豫的将一只脚踩在了他死命挣扎的靠椅座板的侧面上。

  她必须让他知道,事到如今,一切的反抗完全是毫无任何意义的。

  “还不老实吗?”

  “呜呜呜!”裴天予伸长脖子使劲叫嚷,只可惜嘴巴被堵住,他拼了命也只能发出很模糊的声音。

  “再不老实就让你变成秃子!”陶陶拿出一个打火机,故意让窜出的火苗在裴天予那一头凌乱的短发边徘徊。

  裴天予可以感受到火苗的热度。

  那飘忽的火苗,深深映入他的瞳孔深处。

  桃花眼里,那跳动的火柱似乎吞噬了他一切的冷静。

  他像是突然间变成了哑巴。

  发不出任何声音。

  十几秒钟之后。

  当陶陶以为他已经认命了的时候,从他喉管深处发出一连串沉闷而含糊的巨大叫喊声。

  “呜呜呜呜!”

  他的声音,很凄惨。

  陶陶干净利落的剪完头发,很得意的一脚踏在椅座侧面上,一边弯下腰用辫子的一头戳戳他的脸,将一面镜子摆在裴天予的眼皮底下,笑嘻嘻的说:“怎么样很满意吧?”

  裴天予下意识的看了眼镜子。

  呀——

  他爆发出一声尖叫,眼神很是惊恐。

  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

  他引以为傲的华丽长发全没了。

  他欲哭无泪。

  

  • 裴天予
  • 裴天宇
  1. 裴天予

  1. 裴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