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婚色撩人,宠妻套路有点深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夏星澜,夜漆黑最新章节目录

婚色撩人,宠妻套路有点深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夏星澜,夜漆黑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6 20:22 作者:ADMIN 浏览:3

《婚色撩人,宠妻套路有点深》精彩章节

第1章 漆黑的夜

精彩节选


夜,漆黑。
天幕下,暴雨滂沱。
夏星澜孑然一身地爬在泥水地里,雨无情地砸在她脊背上,痛得她直不起腰来。
“战,你出来,你大哥不是我杀的,你听我解释。”她手脚并用朝巍峨气势的战家豪宅爬去。
吭,吭!
寂冷并着尖锐的高跟鞋声划破黑夜的厮杀。
鄢紫在一位佣人打着巨大伞幕下,来到夏星澜前。
鞋尖对上她的额头,锋利,却杀机毕露。
“没用的,”鄢紫冷漠的脸析出得意的锋芒,“战怎么会不知道人不是你杀的呢?”
“你,什么意思?”夏星澜尖叫。
雨水冲刷着她的脸孔,打得她视线模糊。
鄢紫微微蹲身,手指指甲狠狠戳入夏星澜的眼窝,说道:“字面上的意思,战御霆原本就该死,只不过借用你的手而已。你们原本就是一对垃圾,不是吗?”
不,不是这样的——
“你骗我,战是爱我的,他说过,他爱我啊!”夏星澜情绪游走在崩溃边缘,生冷的唇抿得紧紧的。
“哈哈哈!”
鄢紫像听到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一样。
她一脚踩在夏星澜被打废的腰上,鞋跟狠狠戳入她的腰眼。
“恶心死你这种癞蛤蟆,你也不拿镜子照照,凭着你脸颊上这遮盖半张脸蛋的黑色胎记,谁会爱你?战为了让你取得战御霆的信任,才骗你这个傻子,让你靠近那个有狂躁症的男人……”鄢紫冷飕飕的声音无情地撕开了一个完美的谎言。
夏星澜如堕冰窟。
“来人啊,处理掉吧,一根骨头也不许剩下。”鄢紫下达命令。
战家的大门霍然中开。
辉煌的门庭下,一道冷得令人发指的身影瞧着泥土里的夏星澜,就像看一个傻子一样,嘴角挂着深深的嘲讽。
风雨中,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透着蚀骨的凉薄。
“我大哥是被你亲手杀的,死在你为他煲的那一盅汤上。没意思,傻瓜竟然这么好骗,也不枉费我的表演,作为这轮游戏里最大的功臣,那我就送你一程吧。”
银光闪亮的匕首飞来,划过一道脆弱的生命。
雨水冲走黑夜的寂寥,也埋没了泥土地里的血迹。
啊——
夏星澜尖叫出声,她要杀了这一对狼心狗肺的贱男女。
唔~~
好热,好热啊。
夏星澜脑袋痛得出奇,沦丧的意识渐渐收拢,汇聚在身体之上。
不是,她,她不是被……杀了。
身体却像泡在温泉里一般,奇热无比,而一具厚实如城墙般的身躯紧紧贴着她,令她无法动弹。
薄翼微颤,黑眸咻地睁开。
一张古铜色的俊脸在眼前放大,深不见底的瞳孔充满血丝,一只大掌一手卡住她细弱的颈脖。
呼吸艰涩。
啪!
强劲有力的掌心拍打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痛,痛入心扉。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脸孔,熟悉的人。
他,他怎么还活着?
夏星澜一双盈满水雾的黑眸视线迷离。
“女人,你怎么敢,怎么敢用这种同情的视线瞅着老子?”战御霆加大手中的力道。
生死悬于一线。
战御霆有狂躁症。
幼年时,战父战母疏于管教,让儿子遭受了一场巨大的变故,从那以后,他变得喜怒无常,易躁易怒。
呼——
空气灌入气管,夏星澜贪婪地吞着空气。
目光微微一转,室内的一切尽收眼底。
高梁画栋,飞龙盘兽,如古代巍峨皇宫一般的房间,皆是数不尽的古董摆设。
这,这是战家浴室。
她,她重生了?
此刻,她和他泡在同一个精雕花纹木桶里,两人身上唯有贴身的衣物,但这会儿也尽数湿透,连男人白色背心底下的朱丹米粒,都看得一清二楚。
她脸颊燥得发烫。
身前的男人俊朗无边,浓眉如山峰厚重,黑眸仿若注入一个深邃又神秘的银河,令人看不透猜不明,鼻翼挺拔犀利,如王者一般的尊贵与威严。
在他目光扫射着她布满黑色胎记的脸时,一道雄鹰般的锐利迸射而来,扫刮着她的银月般的小脸盘。
战御霆右边脸颊上没有刀疤,干净又细腻。
这……这是他在遭遇那一场刺杀之前?
在她微微发愣之际,战御霆捏住她的下巴,挑眉厉声道:“不是来伺候我沐浴?你确定不是别人派来杀我的?”
不,不是的——
战御霆骤然怒道:“滚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
他的暴怒,来得毫无征兆,重重一拳击打在木桶上。
哐啷一声,木桶被打得开裂,水花四溅,夏星澜跌落在地板上,他的拳头也打在了地板上“嘭”。
他的拳头很快见了血。
画面历历在目,就像昨日。
夏星澜陡然想起来,前世她被战和鄢紫设计嫁给战御霆,新婚第一天她被新郎莫名其妙地发了通火。
然后,在没穿外套的情况下,被战御霆丢出了浴室。
想到那一幕幕,夏星澜抬起一双雾蒙蒙的眼,像一只无助的小兽一般凝视着他。她知道他不喜欢女人流下眼眶里的泪水,为了不惹他发怒,生生逼回藏在眸底的泪珠儿。
“御庭,你受伤了……”夏星澜脑子里千回百转,几乎是一瞬间便做出了反应。
一定不能让眼前的男人怒火继续蔓延下去!
夏星澜惶急地站起身来,直奔浴室里那一道乌檀木的柜门,拿出一个医药箱来,蹲下身,抱起他的拳。
女人柔软温热的小手捏着他厚实的掌心,小心翼翼地给伤口处上药。
面对暴怒中的战御霆,前世她只有一个念头,逃!
为了那个男人,她强忍着恐惧,一次次的试探,慢慢地她发现这个男人最恨的反倒是别人害怕怯弱的样子,直面他的怒火竟是最能抚平他的怒火。
夏星澜见他要抽回去手,大力的按照皱眉说道:“听话点不行吗?你不知道自己受伤了吗?”
前世的她是万万不敢这么说话的,但是现在……
果然,被她一怼,他反而安静下来了。
夏星澜一边处理一边说道:“你发脾气都可以,但是别伤到自己,难道你自己不金贵吗?”
战御霆看着女人乌黑的发顶,手上细腻的触感和那药水带来的一丝丝的凉意一下子浇熄了他心底的火焰。
利落地处理好伤口后,她拿起一旁的毛巾给他擦了擦滴水的头发。
这个男人不喜欢冷水冷不丁地滴落在脖子上的感觉,会让他心情瞬间变差。
战御霆眼底划过一丝锐芒,这女人明明是第一次来,却知道清楚地知道东西在什么地方!
男人嘴角挂上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呵,有点意思……

  • 夏星澜
  • 夜漆黑
  1. 夏星澜

  1. 夜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