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精分总裁宠上瘾小说主角配角程安染,唐亦堔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精分总裁宠上瘾小说主角配角程安染,唐亦堔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1-12-23 15:06 作者:ADMIN 浏览:5

《精分总裁宠上瘾》精彩章节

第5章 唐太太强势为夫洗白


古有吴三桂为陈圆圆冲冠一怒为红颜,今有程安染为唐亦堔抡起一掌打渣女。

俩字——牛逼。

但这么牛逼的程安染也心虚,毕竟她是在编故事。

唐亦堔肉眼可见的腹黑绝情,对这位小白花萧灵绝对没感情。

想到唐亦堔那张冷脸,程安染希望这场戏快点落幕吧,她要演不下去了。

好在萧灵此时彻底泄气了,懊悔的吧嗒吧嗒掉眼泪,萧家父母也没脸再说什么。

程安染在所有人都沉默没缓神的功夫对唐老爷子与许晴芸说:“爷爷,母亲,亦堔本就不想让长辈们费神,所以接下来的事,我会代替亦堔处理好,请两位长辈先去休息吧。”

这好戏许晴芸都没来得及掺和,怎么肯走,她变了脸色,精致的下巴微昂道:“他们伤害了我儿子,我怎么能袖手旁观。萧家也算有头有脸了,做的事未免叫人耻笑,今日的事,你们若想善终就拿出诚意来,否则明日消息传出去,看谁还敢娶你们萧家的女儿。”

程安染微微蹙眉,这消息若真的传出去,萧灵在圈内再也翻不了身不说,还会更多引来外界对唐亦琛的猜测,更会让两家结下仇怨,对唐亦琛可没有半分好处。

好在不等程安染在出言逼退,唐老爷子就已经开口了:“儿媳,亦堔的婚事他自己能处理,你同我一道去茶室。”

许晴芸不干:“爸爸,亦堔是可以处理,可他不是没出现么,这叫一个外人来处理我们的家事,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唐老爷子深深的看了眼程安染,程安染心尖莫名一颤,不知怎么,好似要被老爷子的眼神看透了一般,竟是有点慌。

下一秒唐老爷子看向许晴芸,不咸不淡道:“都管你叫妈了,还是外人?走吧,我看孙媳妇能处理好。”

白夜和在车里的唐亦堔都微微错愕的几秒。

孙媳妇?

这个称呼,萧灵和唐亦堔来往一年了,也没见唐老爷子如此亲昵的叫过。

程安染自己还毫无自觉,大大方方的应承下这个称呼,许诺:“爷爷放心,我定不会让亦堔吃亏。”

许晴芸有些不甘心的看程安染,对方却朝她露出了一个乖巧温顺的浅笑,看在许晴芸眼里就是糟心的狐媚样,她心里不悦,转身走了。

之前知道唐亦堔选中萧灵时,许晴芸心里有矛盾过。

萧家家世不错,对唐亦堔是个助力,但萧灵为人傻乎乎的,看起来十分好操控。

她作为婆婆,拉拢儿媳的手段也算是自有一套,所以盘算着婚后把这位儿媳套牢,谁知道这位连结婚的坎儿都没过,就被人顶了。

新儿媳看起来就不是善茬。

这还没过门,已经开始为唐亦堔处理事情了,有点不太好办。

这边唐家人算是正式退场了,程安染往椅子上一坐,派头十足:“几位,请坐吧,我们继续聊。我来之前,亦堔同我说,得饶人处且饶人。这理我深知,所以最初我让萧小姐自己退婚,偏偏你们不肯得到人处且饶人。现如今事情变成这样,你们萧家做出赔偿,我们领了情自然息事宁人,视频会归还给你们,萧小姐的事我们也不会对外言说,就当两家婚事,从来没有过。”

萧父也不傻,自己女儿今天做下的这事,别人手里还握着把柄,闭了闭眼睛,一声叹气,认命了:“西郊那块地,本是两家共同开发,现在交给唐家。”

程安染:“口说无凭。”

萧父:“白夜可以在这里就起草协议,我签字,按手印。”

程安染扫了一眼白夜。

白夜推了下眼镜:“夫人,等我五分钟。”

白夜转身去书房拿协议了。

这协议就放在书房的抽屉里,根本不用准备。

白夜进去就与唐亦堔取得了联系。

白夜:“总裁,一切您都看到了,程小姐处理的很好。”

唐亦堔淡淡道:“嗯,我现在去别墅,结束之后,带她过来。”

白夜吃了一惊:“总裁,您说的别墅是您家?”

唐亦堔:“怎么。”

白夜惊的瞳孔放大,迟疑道:“可是您对女人——”

唐亦堔声音骤然沉了下去:“她是唐太太,以后和我睡一张床的女人,进我家有问题吗?”

白夜:“对不起总裁,是我失言了。”

挂断电话,白夜为自己的多言有点懊悔,但越发觉得不可思议了。

难道说,总裁的厌女症已经好了?竟然会让女人进家门?

白夜跟了唐亦堔十年,深知他对女人的厌恶。

避免和女人接触,随时带着消毒喷雾、消毒纸巾、为了避免多和女人接触,从不去公共餐厅,甚至于女人多的地方,私人领域更是不准任何女人接近,连打扫卫生的都得是男人。

就算是萧灵,之前顶着唐总未婚妻的名头,也只有一次醉酒后敲开了唐亦琛的家门,结果却因为主动投怀送抱彻底断绝了总裁对她的好感。

白夜整理了下思绪,拿着合同出去。

萧父沉默的签了合同,带着垂泪的萧灵和苦着脸的妻子,只觉得失了脸面,想快点离开这里。

程安染也理解,把手机递给萧父,萧父沉默的接过手机。

程安染开口对萧父道:“伯父,令媛这事还是要尽早解决,不宜拖。”

萧母听了,顿时哭道:“你这叫什么话,地给你们了,你们还想怎么样,真要逼死我们一家吗?”

程安染:“伯母您误会了,我没想怎么样,只是好心提醒一下。这事该谁的责任还得谁负。祝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当晚萧小姐是喝醉了,可祝少爷万万没有平白占人便宜,却事后不负责的道理。亦堔与他是好兄弟,碍着情谊不好说什么,但我认为,萧小姐何其无辜,丢了清白丢了婚姻。”

萧家父母一听回过劲儿来了。

冤有头,债有主,这事——

“祝家得给我灵儿一个说法!”萧母一擦眼泪,这一刻为母则刚,拉着萧灵就走。

白夜意味深长的看着程安染,觉得这女人的心是真的黑。

祝少爷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都沾身的主儿,让他结婚,那可真是够折磨死他的了。

萧灵被拖着走,还哀切的看程安染:“程小姐,帮我跟亦堔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他。”

她眼含热泪,那凄凄切切,依依不舍的样子,看的程安染都难免动了恻隐之心。

哎,姑娘,你还惦念他呢,他的城府有多深,真真是不可斗量。

  • 唐亦堔
  • 程安染
  1. 唐亦堔

  1. 程安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