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九流相师小说主角配角刘月,王总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九流相师小说主角配角刘月,王总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2-01-07 16:29 作者:ADMIN 浏览:4

《九流相师》精彩章节

第六章 漂亮姐姐

第六章 漂亮姐姐

吊客千斤坠,最早出现在鲁班术中。

这门邪术,首先需要一根吊死过人的梁木,然后由施术人在梁木上雕刻小人,并在小人脖子上留下勒痕,每留下一道勒痕,都要念咒施法。

施法完毕后,便是养木,以六畜鲜血浸泡梁木七七四十九天方算完工。

“你们看,这根横木应该是梁木上的一段,有人玩了一招偷梁换柱,用这根横木换掉了屏风的!”

我指着横木解释道。

“是晴晴那个贱人!”王德发马上反应过来,红着眼睛骂了一句,急切问道:“陈大师,接下来要怎么办?”

“我需要两瓶酒,不用太好,二锅头就行,一只活公鸡,最好三岁的,一个铜盆,一把斧头和一把杀猪刀,杀猪刀要猪肉铺子里用了一年以上的,年头越长越好!”我开始提要求。

王德发看了王鹏一眼,王鹏立即道:“我这就去办!”

王鹏离开后,我对王德发道:“王总,把你的八字报一下!”

以血为墨,写好王德发的八字后,我用红纸包好,静待王鹏。

半个小时后,东西准备齐全。

先给公鸡灌酒,灌醉后把写有王德发八字的红纸塞入公鸡的嘴中,然后用王德发的腰带,把公鸡吊在横木上。

这一招,叫做替死法。

公鸡属阳,再辅以八字和腰带这种贴身物,宜做替身。

这一步完成,第二步便是破法。

铜盆内注入半盆清水,将横木竖着放入盆内,将二锅头浇在横木上,然后点燃。

湛蓝色的火苗燃起的一刹那,横木本身没什么变化,内部却发出一阵噼啪声响,好似放了一挂鞭炮。

王德发和王鹏看的目瞪口呆,和二傻子一样,看看横木,看看我,嘴唇不知道什么时候白了!

我没管两人,这会不是装的时候,不能出一点差错。

伴着噼啪声,一缕缕黑红的液体从十三道勒痕内渗出,覆盖在横木表层,火焰渐暗,最终熄灭。

铜盆内,浸入水中的那截横木渗出的黑红色液体没有扩散,而是如同果冻一样,聚拢在横木表层。

看到这,我轻舒一口气,拿过那只死公鸡,杀猪刀对着鸡脖子一抹,血渗了出来,滴在横木截面上,顺着横木的纹理向内渗。

趁着这个机会,杀猪刀向下直刺,顺着纹理刺入横木内。

“砸!”

我对身侧的王鹏点点头,王鹏拿着斧头,对着杀猪刀的刀柄砸了下去。

一声闷响后,好似热刀切黄油,杀猪刀没柄而入,根本没费什么劲,横木再次发出噼啪一声,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再砸!”

我对王鹏点头示意。

又是一斧子下去,横木上的裂纹扩大,以杀猪刀为中心,向着两侧张开。

第三斧头下去,横木一分为二,倒在铜盆内,一股血水跟着冒出。

“妥了!”

至此,我提着的心才算完全放下,将剩余的二锅头全部倒入盆中,然后点燃。

湛蓝色的火焰中,横木如同浇了汽油,轰的一下爆燃。

三分钟后,火焰熄灭,铜盆内一片黑红色。

“没事了!”

我对王德发点点头,取出一截安神香点燃,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在办公室扩散,驱散了腥臭味。

“陈大师,老王这条命是你救的,以后只要您吱一声,上刀山下火海,老王绝不含糊!”

王德发开始表忠心,还给王鹏使了个眼色。

王鹏秒懂,拿出一个公文包递了过来,王德发把包往我怀里一塞,说:“陈大师,老王之前做的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

“一事不收二钱!”

我把包推回,开始装,“王总,我不是野路子风水师,而是传承有序的玄门弟子,凡事最重一个规矩!”

“你真想感谢我,多介绍一些客户给我就是了,但有一点,你要记住,不忠不孝,为富不仁者,不要介绍给我!”

这话一出,王德发收回皮包,眼里满满的是敬服,感慨道:“陈大师,我对你们陈家是彻底服了!”

我淡淡的点头,其实心在滴血,皮包里最少十万,这装的有点贵!

从王德发办公室出来,我没让王鹏送我回店,而是在城乡结合处的一处公厕旁下车,把铜盆内的污水倒入公厕内。

这叫以秽治秽,和杀猪刀的原理差不都,顺便说一下,公厕得是旱厕,冲水的没用。

杀猪刀煞气大,能克制邪祟,其实最好是用刽子手行刑的鬼头刀,可惜找不到了。

处理掉污水,我把王鹏打发走,坐公交去超市,沾沾人气,去去晦气,这和上坟烧纸后不要第一时间回家,去人气旺的地方转一转是一个道理。

上公交的时候,正好赶上下班点,人还挺多的,不过我是始发站上车,捞到了一个座。

王总的事,还算圆满,是谁害他,他心里有数,还给我许了愿,说以后在女人的事上,绝对注意。

狗改不了吃屎,王总这样的,顶多忍三月,而且不用和我许愿,要许也是和他老婆许。

随即我又想起拒绝的那个皮包,又是一阵心疼。

就这么想了一路,眼看就要到站时我才回过神,注意到一个奇怪的地方,斜侧方的一个小女孩老是回头看我。

小女孩五六岁大小,有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古灵精怪的,看着很可爱。

我对小女孩笑笑,小女孩立马转头,隔了一会,又回头看我。

接下来的几分钟,我没干别的,光逗小女孩完了。

公交车在新阳路停靠时,我起身下车,小女孩和她妈妈也下车,就走在我面前。

“妈妈,刚刚坐咱们后面那个小哥哥准保是一个单身狗!”

“为什么呀?”

“有个漂亮姐姐就在他旁边站着,一直看着他,就像爸爸看你一样,可他连个座也不让,也不要微信,还傻呵呵的笑!”

稚嫩的童音充满童趣,在配着妈妈拖着长音的问话,让人不由自主的想笑。

可我笑不出来,这小女孩说的是我,可我记得清清楚楚,我座位前根本没人,她看到的是哪个姐姐?

  • 刘月
  • 王总
  1. 刘月

  1. 王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