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绝代医仙(书号:13582)

绝代医仙(书号:13582)

2021-08-31 12:15 作者:ADMIN 浏览:12

第一章 山穷水尽

“爸爸,天天好疼啊……”

“脖子疼,肚子疼,腿疼……身上就好像要碎掉了一样。

“爸爸,天天是不是要死了啊……”

医院肿瘤病房里,秦凡跪在地上,两只手死死抓着女儿艰难伸过来的小手。

“爸爸不会让你死的,爸爸一定会把你就活……”

秦凡强忍着泪水,说话声音异常哽咽。

白血病后期,无药可救,只有换骨髓才能活。

可是,她才是个四岁大的女孩啊!

就不说能不能找到合适的骨髓,就算找到了,上百万的移植费,还有手术中的风险,都让秦凡感觉到了人生的绝望,也莫过于此。

“老天,你对于秦凡,也太过残忍……”

秦凡跪在地上,双手死死抓着女儿的手:“对不起天天,是爸爸无能……”

“秦天天的家属,该缴费了。

这个时候,护士推门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

她不屑一顾:“哼,要是下跪有用的话,还要我们医院干什么,当我们医院是开着玩的啊。

“赶紧把医药费缴了,不然我就要给你女儿拔管子了啊。

她抖了抖手里的药费单,扔在秦凡的脸上。

秦凡擦了擦眼泪,拿起医药单看了眼,如坠冰窟。

“七万?”

他难以置信地又看了账单上的数字一眼:“怎么是七万块,我不是才交的两万吗?”

女儿生病一年多,从轻症转为晚期,他借光了身边所有能借的钱。

同学,亲戚,都已经把他的电话给拉黑掉了。

七万块,对于现在的秦凡来说,等于是要他的命!

“还嫌多?”

护士不屑地哼了一声:“你女儿用的都是进口药,一颗六千多块呢,七万块钱也就够你女儿吃三天的。

她面露不耐烦:“能交就赶紧交,不能交就赶紧滚蛋,外面病人都排着队呢,老娘才没有功夫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秦凡声音颤抖:“能不能宽限我两天,我想办法去借钱……”

“借?”

护士耻笑一声,抬头看了眼挂在病床上的药品:“这瓶药今晚挂完,挂完之后你要是还不能把钱交上,我就叫保安轰人。

护士临走前还嘟囔一句:“这里可是医院,你当成慈善机构了。

“爸爸……这个护士阿姨,咳,咳……好凶啊……”

“是不是天天,又,咳咳,害爸爸挨骂了。

秦天天一边说话,一边咳嗽。

“血,爸爸,又咳出血了……”

秦凡猛然抬头,就看到秦天天胸前的病服上,一大片的血迹。

嘴角,还在流血。

这一幕,让秦凡感觉生不如死!

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用纸巾给秦天天把血迹擦干净,然后把她的脑袋扶在枕头上,用手摸着女儿的脸:“天天放心,爸爸不会让你出去的,爸爸去给你想办法。

百万富翁跟穷人,也只隔了一个医院的距离,更何况他一个普通老百姓?

普通人得了癌症,就只能等死!

可他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眼睁睁看着女儿死去。

“钱!”

他看着虚脱睡着的女儿,咬了咬牙,转身走了出去。

“你能不能滚啊,电话都给你拉黑了,还舔着脸找我家来借,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你说说看,这几年王东背着我借给你多少钱了,你还过一分吗?”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给我家王东打电话,找他借钱,我就跟王东离婚!你自己看着办!”

他站在破旧的房门前,耳朵被听筒里刺耳的声音,震的嗡嗡作响。

同时,吵闹声,也隔着门缝,从出租屋里传了出来。

“我告诉你王东,你再敢把钱借给你那个死瘸子,我就跟你离婚!”

然后,屋子里就是摔东西,和女人的哭声。

秦凡握着手机,站在楼口无所适从。

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当年一场大火,他为了救孤儿院的朋友,活生生地被烧断的房梁砸断了右腿,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在其他人的讥讽中成长。

而王东,就是他在孤儿院的朋友。

也是秦凡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一个朋友。

只不过他过的也不好,步入社会后找了个同样在工厂里打工的女朋友,两个人一天加班七八个小时,就是为了尽快攒够钱,去女朋友老家买房子付首付。

听见出租屋里的哭声越来越大,秦凡冲着房门说了声“对不起”,便转身离去。

他已经不知道该继续找谁借,如果今天晚上凑不到七万块,女儿就会被停药,就会被轰出医院,趟在他怀里等死。

山穷水尽。

在楼下站了半天,秦凡终于鼓起勇气,拨打出了那个电话号码。

“秦凡?”

电话声响起,里面传来女人疑惑的声音:“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蒹葭,我想找你借点钱。

秦凡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五指紧紧扣在一起,指甲深入血肉,渗透出了献血。

“借钱?”

电话那边明显愣了一下。

“蒹葭,干什么呢,大家都等你半天了,这么重要的日子,还打什么电话啊。

同一时间,电话里响起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是秦凡。

白蒹葭语气无奈。

“秦凡那个废物啊,你们都离婚一年多了,他还打电话找你干什么?”

男人呵呵笑道:“不会是找你借钱吧,借多少啊?十万八万的都不叫事,让他亲自过来找我来借。

“不过今天可是我们大喜的日子,就算是借钱,那也要等明天才行。

“你胡说什么……”

等白蒹葭再看向手机时,电话已经挂断了。

此刻,她正身处在一个巨大的宴会厅里,宴会厅金碧辉煌,来往的都是身穿西装的成功人士。

而一个巨大的横幅,在宴会厅上方,异常醒目:恭喜白氏集团和王国地产成功合作。

“哎呀,别想了,一个废物而已,今天可是我们两家合作的大喜日子,大家都在等着你发言呢。

男人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白蒹葭一身白色晚礼服,精致的美容在灯光照射下,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她跟着男人走到主席台前,看着满堂的贵宾,接过话筒,正要开口。

“砰!”的一声响。

偌大的宴会厅大门被人推开,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秦凡?”

看到秦凡出现在会场,男人明显眸子里闪过一抹不悦。

同时,会场里其他的人也都站起身,看着秦凡一脸吃惊。

随即,便是愤怒。

“怎么让这个废物跑进来了?”

“我们蒹葭早就跟他离婚划清了干系,谁让他进来的!”

“保安呢,给我轰出去!”

“对不起,我现在就赶他走。

这时,一名身穿保安制服模样的人冲了进来。

挥了挥手:“把这个人给我打出去!”

“等一下……”

白蒹葭撩起裙摆,快步走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刚才在电话里你要说什么?”

她看这秦凡狼狈的模样,忍不住皱起眉头:“是出什么事了吗?”

秦凡被几名保安架着胳膊,深深吸了口气:“我想找你借钱。

“借多少。

“十万。

十万块,对于在南都颇有名气的白家而言,不值一提。

白蒹葭正要答应。

“等一下。

男人忽然走了过来,一脸戏谑地看着秦凡:“我是真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有脸出现在蒹葭面前。

“十万块是吧。

“你跪下来,求我,我现在就给你。

“王军,你这是干什么?”

白蒹葭黛眉紧蹙,“十万块,给他就是了,何必还这样羞辱。

“白家是一分钱也不可能借给这个废物的。

这个时候,一名贵妇人站起身,冷冷开口:“蒹葭,你好不容易才摆脱这个男人,这一年多他不知道去干了什么,突然跑过来一张嘴就是十万。

“如果开了这个先河,那他以后是不是一缺钱就可以来我白家要钱,是拿我白家当提款机了不成?”

看着秦凡,妇人眼里蕴含着深深的厌恶。

“妈……”

白蒹葭还想争取。

“是啊蒹葭,钱是小事,要是今晚让这个废物得逞,他以后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你,那你这婚不就白离了?”

王军呵呵笑了笑,目光讥讽地落在秦凡身上:“你要是个男人,就别找蒹葭借钱,我可以给你,但是条件,你也知道。

他抬抬手,立即有人走了过来,从皮包里掏出一沓的红色钞票。

王军握着钞票,在秦凡的脸上拍了拍,眼神无不戏谑:“跪下来,这十万,就全是你的。

秦凡眼睛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那鲜红鲜红的十万块钞票。

“我跪。
”他咬着牙说道。

“给他松开。

在白蒹葭惊愕的目光中,秦凡“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仰着头:“求求你,把钱借给我。

哗!

偌大的宴会厅,瞬间响起哄堂大笑。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个曾经的白家废物女婿,现在给我下跪,还求我了!”

王军得意地笑了起来。

其他人看向秦凡也是一脸鄙夷,为了十万块钱给人下跪,还是当着前妻的面,男人的尊严都被他丢完了。

“我求你了,能不能把钱给我。

秦凡支撑跛腿跪在地上,颤抖着出声。

“给你,我王军说话算话,十万块钱,对我来说就是一顿饭钱,给你又有什么。

王军身手把钱递到秦凡面前,就在秦凡身手要接的时候。

手一松。

一沓厚实的钞票,直接散落了一地。

在秦凡呆滞的眼神中,王军一脸歉意地低下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他:“不好意思啊,最近酒喝多了,手有点抖,这腰也弯不下来,这钱……”

“我捡。

秦凡埋下身子,爱惜地将散落在身上还有地上的一张张红色钞票捡好,然后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钱就不用你还了,记得下次见面给我磕个头,我再赏你一点,哈哈哈哈!”

身后,是王军肆无忌惮的狂笑声。

离开宴会厅,秦凡揣着怀里的十万块,闷头往外走。

十万块,足够女儿下一个阶段的治疗。

这是女儿的续命钱。

尊严,他根本不在乎。

可就在他离开电梯,穿过花园要回打车回医院的时候。

只感觉一把大力忽然从身后传了过来,紧接着,他就被一只大手抓着,从花园里,直接给拖到了角落。

角落里站着四五个人,凶神恶煞,目光暴戾。

“你们要干什么?”秦凡死死地捂着怀里的钱,但是却被两个人直接架住了肩膀,钱,从他怀里掉落在了地上。

“不要拿我的钱!”

看到钱掉了一地,秦凡疯狂大吼。

“你的钱?”

一把戏谑的声音响起,在秦凡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就见王军竟然冷笑着走到自己面前,弯下腰,捡起地上的一张钞票。

“这明明是我的钱。
”他随手将钞票死成两半。

秦凡大怒:“你个畜生,居然敢出尔反尔!”

“钱,对我来说,是小事,别说是十万,就算是一百万,你想要,我随时都能给你,谁让你已经跟蒹葭离婚了呢?”

王军说着,身手从怀里摸出来一把明晃晃的长刀:“可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借钱,是为了给你那个小畜生治病吧。

“小畜生不死,蒹葭就一天不可能接受我。

“你觉的,我会让你拿着这笔钱,去把那个小畜生给治好吗?”

在秦凡瞪大的眼睛中,王军忽然一转刀锋,将刀刃,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他只感觉胸口处一阵冰凉,仿佛什么东西,破碎掉了。

眼前的视线,也瞬间模糊。

耳边,还回响着王军戏谑的笑声。

“只有你死了,小畜生才会死,你们两个都死了,蒹葭才会死心塌地地跟着我。

“一路走好,希望你下辈子投胎擦亮眼睛,千万别挡上门女婿。

“废物!”

《》精彩章节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www/wwwroot/www.mianfeimoban.com/wp-content/themes/book-lite/single-dj_news.php on line 42
  • 奇幻玄幻
  • 王东
  • 秦凡
  1. 奇幻玄幻

  1. 王东

  1. 秦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