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君折江山不折美人小说主角配角罗浅萌,侯爷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君折江山不折美人小说主角配角罗浅萌,侯爷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2-01-06 15:50 作者:ADMIN 浏览:4

《君折江山不折美人》精彩章节

第三章 冰妗剑与不一样的“夫君”

次日辰时之前,我就到达了兵器库,后面的白吁和锦年跟个侍卫一样一直在身后跟着。

“我只是选个剑而已啊,跟的这么紧干什么?”我站在台阶上,转过身来,看见白吁和锦年那还没褪去的笑容。

一见我转过来,两人尴尬的逝去脸上的笑容,锦年露出了红润的脸庞,害羞了,两只手还叠在一起不只是好的捏一捏。

这两个什么情况?看白吁还时不时偷偷的还瞟着旁边的锦年,平时刚劲的那股气变成了温柔的气息,情况非常的不对劲。

“你们俩……你们俩是不是?”

“什么都没有小姐,什么都没有。”锦年急忙的摇了摇头,像我解释着,但是她越是这样我就觉得她在掩饰什么。

“我还没问你有什么啊,那么急忙解释你们什么都没有我怎么相信?”我语调怪异的向他们俩说去,只见白吁看了眼锦年上来就捂住我的嘴往剑铺里面走。

“嘿嘿……大小姐你别说了,锦年的清白不能让你这张破嘴给毁了。”白吁嬉皮笑脸的看着锦年,然后小声的在我耳边说着,我一听就踩了他一脚,疼的他抱起脚来一顿叫。

活该,什么叫我的一张破嘴,我就让你看看破嘴的厉害。我呸,我才不是破嘴呢。

气的我扔下他们俩个就往兵器库的打铁处找管兵器库的人。

“有人吗?你们副将让我来挑把合适我的剑!”我四处张望,一个人影都没有,就喊了声。

从屋里伸出传来个大爷的声音”进屋来”,耳朵极其灵光的就判断出声音的方向,我招呼白吁和锦年随我一起进屋,顺便都挑一把剑,反正墨子飞让我来挑,也没说调几把。

进屋之后只见满屋的兵器柜台,上面全部都摆的是兵器,有剑,弓,盾,矛等等好多种,还看见了一条鞭子,一条,这仅有第一条鞭子,只不过颜色昏暗老旧应该是把有年代的鞭子了。

“丫头,我这兵器库里到处都是剑,适合你的还真少。”大爷从柜台后面走到我面前。

不应该说是大爷,应该是老者才对,头发雪白,岁月在他的脸上挂上了几道痕迹,手上全是老茧,拿兵器应该拿了很久很久了。

“老者,此话怎讲,剑拿着顺手不就好了?”我在柜台上拿起那把鞭子,果然,鞭子把都有些脱落了。

“鞭子倒是适合你,只是这军营不实用鞭子,这鞭子是朝中唯一一个女将军所用的鞭子,叫露光鞭,意思是为我朝开拓一片永存的光芒,只不过女将军出战沙场时不幸遇难,将士们为了缅怀就把她贴身的武器露光鞭带了回来。”老者,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手里的鞭子拿了回去。

“您刚说我适合鞭子,你怎么看出来的?”我不解得看着老者,就算是识得所有武器也不可能一眼看出我适合鞭子啊!

“你看看你的右手,右手手腕处有一条不深不浅的弧线,那弧线就是鞭子把紧挨的地方,若不是从小拿鞭的人,不会有的。”老者云淡风轻的说道,从柜台最下面拿出来一个木盒子,很长的木盒子。

“你虽天生适合鞭子,但剑也不会使用的太差,这把剑叫冰妗,剑把是用最好的材质做的,重量刚好,剑上还镶刻了凤凰石,如果用内力驱使,剑的威力会远远超出你的想象。”老者把木盒子的盖子打开,里面躺着一件很美的剑。

我拿起冰妗剑,果然像老者所说,重量刚刚好,手把握着很舒服,剑身那颗耀眼的凤凰石更是为冰妗添加一丝光芒。

凤凰石是上古灵石,传说得到凤凰石可以使自己的内力迅速加大攻击效果,凤凰石世上仅有三颗,没想到冰妗剑上镶着一颗。

“这剑,应该有一套专属的剑谱吧,您既然看准我,剑谱您也就给我吧,我一定勤加练习。”我把冰妗放回木盒子里,把盒子给了白吁,让他帮我抱回去。

“丫头,既然剑都是你的了,剑谱当然也逃不了你的手,这冰妗剑的剑谱只会在你有缘人手里,只不过那有缘人是谁,天机不可泄露,我只能告诉你,该抓住的时候就要抓住,放手一切的东西都会没了,家族,家人,天下都在你的手里。”老者说完就向后面的柜台走去,我没明白他的话想要追上他问清楚,只见中间的柜台忽然出现一扇门,老者进去之后门就关上了,我敲了半天也没有开。

“天下,家族,家人还有有缘人?您不解释清楚我怎么知道您到底再说什么啊?”我对着门喊,还是没有回应,我只好往外走。

老者何出此言?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为什么直接把冰妗给我?还有最重要一点,现在冰妗剑谱到底在谁手里,为何是有缘人?

我想着想着就走到了门槛边上,想的入迷也没注意到,直接被绊倒,但是有个厚而结实的身体抱住了我。

“想什么,这么入迷,门槛都没注意到?”只见墨子飞的那张脸出现在我的眼前。

墨子飞今日真的和昨日很不同。把胡渣剃的干干净净,那严肃的声音也变得温文尔雅,温柔了许多,我尽没反应过来,一直在墨子飞的怀抱里看着他。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你这么看着我?”我晃了晃头,反应过来,赶紧起来,整理了下衣服,没有理他而是让白吁和锦年赶紧选一把剑。

墨子飞摸摸鼻子,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走到我身后,看着我们三个选。

我装摸做样的帮白吁和锦年选,但其实还在想刚才老者说的话,既然是有缘人,我和墨子飞有婚约,算不算是有缘人?如果说算,这冰妗剑谱应该就在他手里啊。

“墨子飞,冰妗剑谱是不是在你手里?”我突如其来转身还吓得墨子飞向后退了一步。

“冰妗剑谱?不在我手里啊,一般军营训练的剑谱都是从兵器库拿的,这里没有吗?”

“不在?那算了,我就问问而已。”看墨子飞一脸真诚没有隐瞒的样子,我想,冰妗剑谱应该不在他手里,他的样子,好像连冰妗剑的存在都不知道一样。

我催着白吁和锦年赶紧挑,挑完之后让墨子飞教我最基本的剑法,但没想到他却是随便的让我练了练还总是深情的看着我,让我极其的别扭。

在一旁的白吁和锦年也是一脸的无奈,直接坐到边上不练了。

“不是我说你墨子飞,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一直看着我,我知道我好看,但你没必要这样,而且之前我也说了,我是来这练武的,不是谈情说爱的。”我把冰妗剑甩给白吁,走到墨子飞身边冲他喊到。

他倒是不把我的话停在耳朵里,给了个水壶让我喝水,还说什么昨天练射箭受伤了今天就少训练点。晚上还设了宴,给我接个风,就在他的帐篷里,就我们几个,这还是那个军营里的副将墨子飞吗?

“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还是发烧了?不对啊,一点都不烫啊。”我感觉奇怪,我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我的对比一下,温度差不多,没发烧啊,这是怎么了?

“好好的发什么烧啊,只是觉得我未婚夫人不需要动武,而且昨日手受伤了,好好歇息就好,剑等着将来成亲之后在练也不迟。”墨子飞阴阳怪气的说着,还拉住我刚才摸他额头的手摸了摸。

我的手,你也敢拉,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我把他往我这拉了一下,他往前走了一步,然后我狠狠踩了他的脚,然后用膝盖怼向他的肚子然后再次踩向他的脚借力抓着他的胳膊一个翻身,骑在他的脖子上然后用胳膊勒着他的脖子。

“大小姐,你快放手!”白吁把剑给了锦年冲过来拉我,我踢了他一脚让他走开,他反而开始一脸的焦急。

“白吁,你一边去,我罗浅萌的手可不是随便摸的,摸了就得有代价。”我咬牙切齿的在墨子飞耳边说着,还把”代价”两个字咬的加重一个音。

“大小姐,你快下来,墨……”

“墨子飞就算是副将也不能随便摸我!”我打断白吁的话,把左边脚上的鞋脱了就往白吁脸上扔,但是没扔到。

“看来罗大哥可没骗我,浅萌比小时候还要霸道!”只见前面出现了两个人,都是男人,竖着冠发,前面的年纪较大,有种爹爹的味道。

“墨伯伯,你回来了?”我松开了勒着墨子飞的胳膊,然后跳了下来,白吁把鞋递给我,我迅速穿好,嘿嘿嘿笑起来。

“你是不是早知道墨伯伯来了?”我斜眼看着白吁,谁知道白吁瞪我一眼。

“我刚才就想给你说,你把我的话打断了,那是你的错。”白吁就向锦年走去,墨伯伯在,我也不好上去踹他,装着笑的走到墨伯伯身边。

“墨伯伯,你不是去边塞了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

“当然是听你爹爹说,我将来的儿媳妇要来军营,伯伯我就来看看,儿子和儿媳妇相处怎么样,感觉好像很融洽啊!”墨伯伯开始笑,我也跟着笑,摸了摸头,我打墨子飞,您说我们相处的融洽,墨子飞还是您亲儿子吗?

“爹,晚上给浅萌设了宴,你也来吧,给儿子也做个主,让儿子早日娶浅萌回家。”墨子飞,整理了下衣服,拍了拍被我踩脏的鞋,走过来对墨伯伯说,我一听上去又踩了他一脚。

“说什么呢?”我瞪着眼看着墨子飞,墨伯伯一看,忍不住又笑了,向前走去。我收回脚,墨子飞也笑了。

“生气都这么可爱。”转身跟着墨伯伯走了我招呼着白吁和锦年也跟着走去。

没走多久,就到了我的帐篷门口,白吁和锦年拿着剑就进去了。

“行了,浅萌,今日就别练了,好好休息,晚上晚宴好好和伯伯聊聊天。”

“好,伯伯,我会准时到的。”我冲墨伯伯笑了笑掀开帐篷的帘子进去了一半,身后传来墨子飞的声音。

“浅萌,晚上我来找你,好好休息。”我没回复他,直接进了帐篷,我气都还没消呢,懒得和他说话,把冰妗剑放好,就直接脱了鞋躺在床上,也没心思管白吁和锦年,又开始想老者的话,想着想着睡着了。

晚上,迎来了我这辈子最不想接受的日子。

  • 侯爷
  • 罗浅萌
  1. 侯爷

  1. 罗浅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