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君自旧时来小说全文在线试读,阿彩,张黑木最新章节目录

君自旧时来小说全文在线试读,阿彩,张黑木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3 15:14 作者:ADMIN 浏览:4

《君自旧时来》精彩章节

第五章 瞬间开挂解疑团


  “嘭!”
  伴随一声巨响黑雾撞到保护罩上弹了回去,它周围的雾气随之散去,只留下一颗披满头发的头。我和覃之允同时长舒一口气。
  “啊!这是什么东西?”那颗头尖叫一声,不安的随处晃荡,像是极力要留住那些慢慢散去的黑雾。
  “老古董,它,它怎么像是很痛苦的样子?”
  “在下用灵力建了保护罩,它碰了灵力,灵力反弹给它,它被击中了。”覃之允一脸凝重,继续说到:
  “像这些污秽的小鬼,最怕的是灵力打击它们,但若食下带有灵力的东西后,秽气会大增,愈发厉害。”
  我听完立刻把因为好奇伸出去的头继续缩回来,整个人藏在覃之允身后。
  “你快点用灵力把它弄走啦,怪恐怖的!”
  覃之允淡定的转过头看着我:“阿彩姑娘,男女授受不亲,况且你抓的在下胳膊疼。”
  我脸一红,立刻放开抓着他胳膊的手。继续跟没事人一样看着那颗四处乱撞的头。
  突然我的头剧烈疼痛起来,“爷,你为何如此对妾身,呜呜……”我一边扶着头一边还听到一个女人的说话及哭泣声。
  “你怎么了?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覃之允的脸庞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但总是看不真切,远远近近太不真实。我一晃神立刻抱住他的脖子,管不了什么礼数不礼数了,我只知道头疼的厉害。
  “贱人,去死吧!”
另一个女人的声声音也从我的耳朵里传来,我虚弱地靠在覃之允肩上努力睁开眼去看那颗头,直觉告诉我它有话要说。
  果然它像是在极力诉说什么,烦躁的“哼哼”,却无奈没有嘴巴发不出声。
我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稳住心神。推开覃之允站定,忽略覃之允已经表现出的不可思议的表情,拉起他的手,用眼睛死死地盯住那颗头,随之心里涌起一股气流。
  不一会儿,我和覃之允像隐形人一样就进入了另外一个场景:
  随处可见的都是古香古色的建筑,画面也停在一座大宅旁边,府邸大门上标着“李府”。我们跟着画面进入府邸里面,绕过主院和花园到了东北边一间屋子里。
  这间屋子跪了几个下人,在床边站着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正一脸痛苦的望着床上。
  而床上坐着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以及被他护在身后正香肩半露的女人。
  “爷,你,你不是告诉妾身,你同姐姐只是家族联姻吗?为何?”站在床边的女人悲伤的边说边用手护住肚子。
  “放肆,你是妾,婉如是妻,宠幸自己的妻子还有错吗?你带着这么多人闯进来意欲何为?嗯?婉清?”男人一脸怒火,进而吼到:
  “都给我滚出去,婉清,你留下。”
  一阵窸窣声后,屋里只剩下床上的一男一女和站在床边的女人。
  男人见人都走了,立刻从床上下来,伸手扶住站在床边的女人,陪笑道:“婉清,别气,你还怀有身子呢,她是你嫡姐,又是正经夫人,于情于理你都要尊重她。”
  床上的女人慢悠悠穿着衣服,一脸不在乎的坐在床边收拾。
  男人继续说到:“再说你现在不方便伺候我,让夫人伺候我这不正好吗?我也没有出去寻花问柳,府里就你们两位。”说完安慰地拍拍女人的手。
  “哎哟,相公,你这才从我床上下来,就去哄你的妾了?”坐在床上的女人故意把“相公”和“妾”两个词说的很重。
  “姐姐,妹妹知道你恨我,可爷他最爱的人是我啊……”怀有孩子的女人急忙走到床边。
  “啪!”坐着的女人站起来一巴掌甩在怀孕女人的脸上,“贱丫头,出嫁前我是你嫡姐,出嫁后我是正经夫人,你一个妾也管起我和相公的事了。”
  男人赶紧护住被打的称为“婉清”的女人,“你少说两句,婉清怀有身孕,伤到孩子可不好。况且我和婉清是有情分的。”
  “情分?相公,如果我有身孕会同意你抬了她当姨娘?而且相公你记住,没有我你能升官?”
  “闭嘴,我与你只是家族联姻,在娶你之前我就喜欢婉清,奈何家族原因才娶了你这个女人,嫁过来成天不做事就算了,还没能生出一儿半女。幸好婉清记得我的情分,还愿意给我生孩子。”
  女人冷笑到:“相公,你难道忘了你在床上说过的话了?”
  男人立刻一脸为难,左边是娇弱且怀有身孕的妾,右边是好不容易求娶来的高门妻子。
  “相公,今天这事没完,她一个妾还管到我头上了,你以后跟她断绝来往,并且她生的孩子由我来养,不然让我父亲在朝堂之上……”
  “别呀,婉如,千万要让岳父多提拔我,那……”男人咬咬牙看着婉清说到:“婉清,要不,要不……”
  站在左边的女人一脸的不可置信,“爷,你这样做不公平,你不是说你会永远对我好吗?”说完眼睛一红,泪水也顺势流了下来。
  “行了,一副丧家模样,就这样吧,相公,你自己决定……”站在右边的女人见目的达到整整衣服就向门口走去。
  “婉清,委屈你了,可,可是,你体谅爷,爷真的没有办法了,你在家里是不受宠的庶出,岳父大人也不待见你,你就照夫人的做吧!”男人一脸忧伤的说到。
  女人哭着哭着见自己信任的男人一点没有帮自己的意思,万念俱灰,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一头朝旁边的柱子撞去,本就起了寻死的心,力气用的很大,当场就倒了过去。
  男人吓得赶紧扶起来,吩咐外面的下人叫大夫。刚走到门口的女人转过身来不屑地笑笑说:“相公,这等见血污秽之事对你不好,你还是快点离开吧。不是约好一会和父亲议事吗?”
  男人想了想,摇摇头叹口气大步离开屋子。
  大夫随后急忙进入屋子。
  “陈大夫,因为妹妹见我与相公在一起,起了嫉妒心,一时想不开便撞柱寻死,且一尸两命。”女人漫不经心的说着。
  “这,夫人,姨娘只是昏睡了。”大夫一脸难色。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照做。”女人脸色一变,继续吩咐到:“妹妹因怀着孩子死去,不吉利,死后直接抛到河里进行水葬。”
  说完,漫不经心的离开屋子……
  场景突然转到城外的一条小河边,昏死的女人被装进麻袋直接扔进水里。
  ……
  画面戛然而止,我们在画面极速后退中回到了现实的保护罩里,那颗头还在痛苦地挣扎着。
  “阿彩,刚刚发生了何事?”覃之允一脸呆滞,继续不明所以的向着我询问到。
  我甩开被他拉的满是汗水的手,仔细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便努努嘴看着那颗头说:
  “它就是刚刚被害死的那个婉清,应该是当年怨气太深才会变成水下厉鬼。你也看到它没有脸,因为这颗头是她未成形孩子的模样。她很爱它的孩子,所以把一切怨念集中在这颗头上,估计死时孩子月份不大,五官还不太清楚。那些黑雾都是她这么多年在水下吸收死去人的怨念,在没有了黑雾的保护,她就显得弱一些。”
  “阿,阿彩,你是如何得知这些的?”覃之允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我耸耸肩,看着那颗头唤到:
  “婉清,婉清。”它并没有反应还是四处乱撞,我立刻集中注意力,放空自己,直直盯着它呼唤到:
  “婉清,婉清,我是你的爷,你最爱的男人……”

  • 张黑木
  • 阿彩
  1. 张黑木

  1. 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