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狂帝神尊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张启,林二最新章节目录

狂帝神尊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张启,林二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6 20:18 作者:ADMIN 浏览:4

《狂帝神尊》精彩章节

第7章

第7章

对于上一世贵为剑祖的张狂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事除了复仇便是重新修炼。

修仙者必须经历炼气、先天、灵祭、元婴、化神、返虚、合道、渡劫八大历程,方能得道飞升。

若不是上一世与混元魔帝争夺《玄元宝典》,修为散得所剩无几,无法抵挡那八十八道天雷,恐怕自己现在已到了无人能敌的境界,修得大乘之身了吧。

而今重生之后,《玄元宝典》像是与生俱来般深植张狂体内,他便无惧渡劫。

他既然是渡劫期大修士重生,哪怕整片天元大陆灵气早已枯竭,想要重回过去的修为,也不过是一瞬的事情。

张狂一边运转法诀感应天地之灵气,一边暗中思索。

如今的天元大陆不比当年,历经沧海桑田,这片土地已是仙界灵气最弱的一个地方。

眼下除了张家大宅中藏经阁附近灵气最盛,便是相隔万里的琉璃幻境了。

张狂二话不说,纷纷踏出房门,朝着藏经阁的方向走去。

藏经阁的长老们见张狂三番两次地光顾此地,不留情面地将其拒之门外。

“擂台之战已告一段落,你也顺理成章地赢过张启少爷,为何还要来我藏经阁撒野?”

在藏经阁做事的一位小厮见到张狂,也想要打发他走。

“什么?撒野?你区区一小厮竟敢对张氏一族未来的族长大不敬,活腻了吧?”张狂气冲冲地回道。

“那少爷来此所为何事?”小厮又问。

张狂心想,不能将自己吸收天地灵气的事情告诉别人,所以假装生气,回了小厮。

“哈哈哈,堂堂继承人,连自家的藏经阁都没能进去,说出去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张启一行人闻风而至,一来对张狂便是一番挖苦。

张狂怒发冲冠,双拳紧握,一时半会儿竟无法想不出用什么言语来回应这群无耻之徒的讽刺。

藏经阁内络绎不绝,族内弟子进进出出。

“师兄,楞在这干嘛?进去呀!”

“该不会是长老们不让你进去吧?”

“恐怕是因为你在藏经阁内修炼邪术惹恼太上长老,太上长老下令不得你再踏入藏经阁半步吧?”

听到“邪术”二字,张狂气得火冒金星,一拳打在污蔑他的人脸上。

此人是大长老门下的弟子张赫,和张启私交甚好。

“住手,大胆狂徒,胆敢在我藏经阁生事。我倒要看看是何人如此胆大包天。”

藏经阁中掌事的长老听闻门外有人生事,于是便出门一探究竟。

“长老,您可得为我做主啊!张狂他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对我就是一通狂揍。”

被打倒在地的张赫捂着嘴,向掌事的长老哭诉道。

“他为何打你?”长老问。

“我不就说他在藏经阁里修炼邪术,他大概是心虚,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一拳打在我的脸上。”张赫答。

“你放屁!吸功神诀在经书中早有记载,不过是你们孤陋寡闻罢了。再说,到底谁在修炼邪术,你们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张狂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一边向掌事的长老解释邪术一说,一边旁敲侧击以借此机会揭露张启一众人的罪行。

“你嘴巴放干净点,修炼邪术的是你,别把脏水泼到我们身上。”

听着张狂话里有话,张启终于急了。

“我说是谁修炼邪术了吗?你该不会是自己承认了吧?”张狂得意地说。

“我心直口快难道不行吗?”

张启一时间被张狂盛气凌人的问题问得处在了下风,连忙找机会为自己辩解。

“张狂,话不能乱说,你可有什么证据?”掌事的长老问。

“张启本人便是最好的证据。”

“此话怎讲?”长老接着又问。

张狂在张启周身仔细打量了一番,沉默片刻之后,便开始慢条斯理地回答长老的问题。

“诸位长老,你们且细细观察张启,他像是刚刚在擂战中折戟沉沙,铩羽而归之人吗?”

长老们不约而同地看向张启,顿时觉得匪夷所思。

他们前几日可是在擂台下亲眼目睹张启被打断经脉、昏迷不醒的惨状,短短几日不见,张启岂能毫发无损地站在藏经阁门前同张狂理论呢?

“各位不要中张狂的圈套啊!他想故意转移话题,把罪名扣到张启头上。”

张狂这才发现,整个藏经阁内上上下下都被大长老买通,于是趁着藏经阁门前长老们议论纷纷之时差福贵将二长老、太上长老等人请来。

没一会儿,太上长老一行人便出现在藏经阁前。

“张启,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二长老早就看出其中端倪,故意问道。

“承蒙二长老挂心,我已好得差不多了。”张启丝毫没有听出长老的言外之意,耐心地回答二长老的问题。

“是好得差不多呢,还是已经完全好了?”二长老接着又问。

“您什么意思?”张启终于听出二长老话里有话,于是反问道。

“当日擂台之战大家可是有目共睹,你被张狂打得仅剩半条性命。不到三日,你竟能像个没事人一般出现在此,若不是有邪术暗中相助,你怎能恢复得如此之快?”

二长老不再阴阳怪气地与张启周旋,一句话便把张启问得哑口无言。

“我……我……”张启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说服一众支持张狂的长老们。

“是我。若不是我把自己修炼多年的真气渡给我儿,恐怕他早已命丧黄泉了。”

大长老见众人皆把矛头指向张启,忍不住编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以此搪塞他们。

“好了,不要吵了!修炼邪术非同小可,你二人可有证据?”太上长老终于发话。

“若非邪术相助,张启怎能在短短不到三日就重获新生?”张狂一口咬定张启利用邪术帮助自己恢复功力。

“大长老已经说了,是他让张启少爷死里逃生的。”张赫见到太上长老发话,也纷纷为张启开脱。

“既然邪术之说双方各执一词,不无道理。那我只得用昊天、阴阳二镜时时监视你二人,若是谁修炼邪术,二面镜子便向我传来警报。如此可好?”

“甚好!”二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二人话音刚落,太上长老便差人从房内将昊天镜和阴阳镜取来。

两面镜子精致无比,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太上长老将两面镜子扔向空中,镜子轻盈无比,盘旋在半空。

随后太上长老伸出食指,指向悬浮于半空中的那两面晶莹剔透的镜子。

镜子像是受到指尖神力一般,缓缓朝着张狂张启二人飘去。

一不留神,镜子便化作一道金光,在二人身前消失得了无踪影。

“在邪术一事尚未查清之前,藏经阁内不得有人再故意刁难张狂。”语毕,太上长老扬长而去。

  • 张启
  • 林二
  1. 张启

  1. 林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