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良门淑女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梁渊,王将军最新章节目录

良门淑女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梁渊,王将军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3 15:14 作者:ADMIN 浏览:2

《良门淑女》精彩章节

第五章 寂寞凭谁诉

  挽月匆匆忙忙跑回自己的房间,一伸手便就将这房门给闭紧了,她站在这门前,看着自己的房间。

  明明是一室的整洁,她却怎么看怎么觉得乱得很。

  她轻咬着下唇,跑向床边,伸手探摸着枕头下,手中感觉到了什么,才觉得心里稍微安定了下来,她将手伸出来,把不经意跟着她的手一块儿带出来的红布又给塞回了枕头底下。

  忽然门敲了两声,吓得挽月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了,再转头看了看枕头,那下头应该不会被人发现了吧?

  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她呆然坐在床边,双手局促的放在膝上,明明心里头已经是被吓住了,可从外头看起来,她却像是处变不惊的坐在这里,不苟言笑。

  三年来,虽然没有让她从外到内严严实实的变成一个铁做的人,却起码让她知道了该怎样的伪装自己。

  “少奶奶,你还在这里坐着做什么?”进来的人是春嫂。

  “我……我进来收拾收拾房间。”

  可这话刚说完,挽月看着春嫂的眼神,便也知道自己这话确实是说得不对。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再怎么样说她也应该是换身衣裳再去伺候大夫人吧?渊儿过了不久就要回去了,她怎么在这个时候还收拾什么房间耽搁他的时间呢?

  再说,他们已经长大了,什么互进房间,都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她只是心乱,所以看什么都觉得乱,还有,不想去面对……

  春嫂也不点破挽月,只是微微笑了一笑,就打算将这一件事情给翻了篇,“小梅现在去了醉仙楼,少奶奶这边也没有人帮衬着,我替少奶奶换衣盘头吧。”

  “好。”

  “今日二少爷回来,喜庆着,穿件花色的吧?”

  挽月摇了摇头,赶紧叫住了春嫂,“不要……”话才刚出,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语确实有些激动了,抿唇才道,“只穿件素色的就好了,免得别人多说了闲话。”

  “自己家里没事的。”

  是啊,这梁府里的奴仆,只要待上超过了两年,谁不知道她崔挽月和二少爷梁渊的那段往事呢?就算他们没有当面议论她,她却也是知道的。

  挽月苦笑,却见着春嫂确实拿了一件大部分是素白色的衣服过来了,她伸开手,春嫂便为她将衣服穿在身上。

  “少奶奶今日为什么偏偏今日去了贡绣房去视察去了?”扶着挽月坐在梳妆台前,春嫂打开了首饰奁,替挽月将发间插着的那一个金丝羽簪子。

  簪子从发间慢慢被拉出,带着细细碎碎的声音,还有流苏晃动的声音,也是这样的声音,不住的把她的记忆拉回了三年前。

  簪子终于被春嫂完全的拿在了手里,挽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低头哭了起来。

  她到底没有办法完全忘却那一件事。

  好在她身后的是春嫂。

  她伏在梳妆台上,已经是泣不成声了,脑海里像是忽然乱掉,细细碎碎的说着,“我真的还是念着他,我原来一直以为我能够嫁给他的,他说的娶我,我也信了。”

  他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一重无形的力量,只要想着要去见他,她便像是忘却了一切,忘了痛苦,忘了大夫人,忘了她的身份,忘了他们之间的隔阂。

  倾尽自己的能力和智慧,终于知道他有办法回家一趟的消息,便以梁家的名义请了凌云军的几位将军去醉仙楼吃上一顿,自己则是翻出了三年前的那根金丝羽簪子找工匠修了又修,借着自己的公主的身份去巡视不远处所谓的“贡绣”,这也没有人能多说什么。

  她只要在不远处能见着他一眼便也就足够了。

  “月娘……”春嫂忽然将声音放轻,也是如同挽月幼时叫她那样叫她,“夫人那时候与你说的话我也是知道的。现在梁家的一切,可都系在你的身上。”

  “可这……”

  挽月刚想要争辩,却见得春嫂轻笑,将话题绕过去,“你的衣袖湿了,再换件衣服吧。”

  挽月转头,看向自己的袖口,确实已经被自己的眼泪给打湿了一片。

  春嫂再是替挽月换了一件衣服,那件衣服依旧是有些素雅,但却还是带着些花色的,替她将长发盘起,发间虽然没有用太多的簪钗装饰,却也有一种素雅的美丽。挽月低头看向别处,眼睛却又止不住的往镜子里看。

  她将长发盘起来的模样真好看,虽然这一次是因为要去见他而盘起长发,却不是因为他将长发盘起。

  “闭上眼睛。”春嫂的话忽然响起,挽月习惯性的便闭上了眼睛,春嫂冰凉的手指贴上了她的眼睛,“哭得这么惨,一会儿眼睛就肿的跟个核桃似的了,那个小傻子目光总喜欢放在你身上,就算他傻也看得出来了。”

  小傻子一词自然说的是梁渊了。

  听到春嫂说着这句话,挽月不由得唇角上扬,被带出了几分的笑意,接着春嫂的话说着,“我刚跑过来的时候也差点要哭了,他竟然好像没有看出来一样。”

  春嫂的按抚着挽月的眼睛的手顿了一下,接着挽月便听到了春嫂的一声叹息。

  在春嫂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之前,挽月也尴尬的笑了一声,“我是觉得他在军营里已经是待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成熟呢?刚才那样他也看不出来,别说以后娶妻了,连外人的脸色也不会看……还谈什么复兴梁家呢?”

  这一句话中已经不自觉的暴露了她的内心。她虽是想说上一大段话来解释的,可越是解释话语就越是显得太过正式,就越是不正常。更别说,那“外人”两个字,她说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就是这么顺着自己的思维说了出来。

  春嫂只能叹了一声,“夫人是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

  挽月的露出一个微笑,淡然道,“我知道。”

  当年被大夫人关起来的时候,大夫人对她说的话,她一句都没有忘记。

  还记得当时的大夫人,让她觉得,这不过就是一个可怜而又可悲的女子,大夫人平日里对外的强势,让她更是显得可悲可叹。

  也是这样,再加上大夫人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才终于让她选择了斩断和梁渊的情路,选择了这虚无的大少奶奶的名号。甚至将自己的未来,如数交给了大夫人。

  • 梁渊
  • 王将军
  1. 梁渊

  1. 王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