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龙疆战神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萧神天,唐青云最新章节目录

龙疆战神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萧神天,唐青云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6 19:59 作者:ADMIN 浏览:4

《龙疆战神》精彩章节

第四章 寿宴风波

秦振南见状,帮着说话道:“还是小天想得周全,都提前备好了。”

“备好有什么用,你不过就是个穷当兵的,能拿出什么高级货来?”

何秀云将萧神天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料定他拿不出好东西。

秦家老爷子八十大寿的寿礼,可不是随便能敷衍了事的。

这几年他们一家本就倍受打压,这次若是拿不出像样的寿礼,讨老爷子欢心,只怕以后的处境将会更加艰难。

“妈,您放心,我知道老爷子喜欢古玩,所以这次准备的,是一件古董。”

萧神天说着,从行李箱中取出一个古旧的木盒。

打开木盒,其中盛放的,赫然是一只瓷壶,造型精美,表面龙纹密布,极富古韵。

这瓷壶是修罗准备的,萧神天也没问值多少钱。

何秀云看了一眼瓷壶,挑剔道:“卖相倒像是那么回事,可现在赝品多了去了,谁知道是真是假。”

萧神天闻言,一时无语。

不过他可以肯定,这瓷壶是修罗准备的,绝不会是赝品。

秦振南见到这瓷壶,当即一拍大腿。

“哎呀,了不得!”

“这瓷壶,我好像早些年在电视上看过。”

何秀云瞪了一眼:“你就编吧,你们都糊弄我!”

“哪能啊,古玩这行,我也略知一二。”

秦振南说着,将那古木盒拿起来道:“先不说瓷壶,就说这木盒,你闻闻,檀香木的,怎么也值十万块。”

“当真?”何秀云半信半疑道。

“千真万确,不信你拿去古董店问嘛。”秦振南拍着胸口保证道。

装瓷壶的木盒都值十万,那这瓷壶还不得值十几万?

何秀玉这般想着,这才松口,瞪这萧神天,道:“暂且相信你一回。”

说着,便将那古木盒收起,道:“送礼,有那只瓷壶就够了,这盒子,咱家留着。”

秦家父女一致赞成。

转眼,到了晚上。

秦舒妍一家要去参加寿宴。

何秀云对萧神天道:“你就不用去了,免得丢人现眼。”

“哎呀,妈,看您说的,这是我的丈夫,您的女婿,怎么能不去呢?再说连寿礼都是他准备的呢。”秦舒妍坚持道。

“寿礼怎么了,耽误我女儿七年,一件破瓷壶,就当是小小的补偿,等民政局上班了,你们就去离婚!”

秦振南见此连忙劝道:“不就是宋家的事么,舒妍一开始就不愿意,再说现在小天也回来了……”

“哼,你们父女一双白眼狼,联起手来对付我!”

何秀云说着,气冲冲地出了门。

秦家父女见状,连忙追上去,示意萧神天也跟上。

……

秦家别墅。

亲戚欢聚一堂。

众人似乎都没有留意到萧神天的存在。

对此,萧神天也不在意,只是陪着秦舒妍,坐在角落里。

秦家人晚辈纷纷向秦老爷子敬献寿礼。

秦老爷子,名叫秦渊,虽年至八十,却不糊涂,依旧是秦氏集团的掌舵人。

若是能讨他欢心,意义不言而喻。

“爷爷,孙儿为您准备的,是天启通宝的古钱,请您过目。”

秦子轩是秦家老大秦振业之子,又是秦家长孙,平日里便倍受秦渊宠溺,这敬献寿礼,他自然是第一个。

秦渊一看那天启通宝的古钱,顿时容颜大悦。

“好好好,天启通宝,存世极少,背有日月纹,更是古币中的极品。”

“轩儿不亏是我秦家长孙,这眼光果真不凡,正好一会儿还有个古董大师来,也让他开开眼。”秦渊称赞道。

秦子轩道:“这日月纹有长寿之意,爷爷您便是我秦家日月,恩泽子孙,长盛不衰!”

这一通马屁,直接拍到秦渊的心坎上,令他笑得合不拢嘴,对秦子轩更是赞赏。

秦家其他人见此,也纷纷献上自己的寿礼,想要博得秦老爷子一声称赞。

最后,众人都献完寿礼,轮到秦振南一家了。

秦子轩便问道:“三叔,今天可是爷爷的八十大寿,你们家迟迟不动,莫非是准备了什么贵重礼物,留着压轴出场?”

秦子轩这话听着没什么,可实际夹枪带棒。

秦家谁不知道,秦振南一家不为秦老爷子所喜,倍受打压,穷得叮当响。

老爷子看在都是秦家人的份上,才让秦舒妍在集团当个小经理,混口饭吃。

这么多年,老爷子寿宴上,秦振南一家哪次能拿出点像样的寿礼来?

“就是,三弟,都是自家人,即便是买不起贵重东西也无妨,古人不是还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嘛,拿出来吧。”

秦家老二秦振海言下之意,便是秦振南一家准备的寿礼,像鹅毛一样轻贱,一文不值,这是明着打脸。

泥人尚有三分气,何况是大活人?

平日里倍受奚落也就罢了,今日是老爷子八十大寿,当着众多亲戚的面,先是被秦子轩这个晚辈嘲讽,然后秦振海这当兄长的羞辱,何秀云当场就忍不住了。

“子轩是个晚辈,我不计较也就算了,二哥,你可别在门缝里看人。”

何秀云说着,将备好的瓷壶往出一拿。

虽说对萧神天不怎么上眼,但对这瓷壶,何秀云你还是很有信心的。

毕竟自家老公都说了,连装瓷壶的木盒都是紫檀木的,值十万。

“爸,我们知道您喜欢古玩,这是为您准备的古董瓷壶。”何秀云说着,将瓷壶递给秦家老爷子。

不料,这时候,秦子轩看了一眼,顿时一阵不屑道:“古董古董,得有年份才叫古董,这瓷壶看起来这么新,怕不是赝品吧。”

“三叔,你们家该不会是买不起古董,拿出个工艺品来糊弄爷爷吧?”

“就是,这年头儿,古董造假多得是。”

“前几天我家一个远方亲戚,倾家荡产买了一块传国玉玺,结果是塑料做的,最后逼得跳楼自杀了。”

“你们家有点钱不容易,可别被人给骗了。”

……

秦家众人,你一嘴,我一嘴,所有人都认为那瓷壶是赝品。

秦老爷子也只是瞥了一眼瓷壶,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道:“既然买了,就放那儿吧。”

秦渊分明是偏心,何秀云岂能看不出?

她是个急脾气,心里气得要死,可是秦振南却拉着她,让她忍一忍。

秦舒妍看到父母倍受屈辱,却无能为力,只能低着头,暗自伤神。

萧神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准备找秦家众人理论一二,不过秦舒妍却攥着他的手,示意他不要闹事。

看到父母被当众羞辱,她伤心地掉眼泪,却还是强颜欢笑,对萧神天道:“没事的,都习惯了……”

习惯了……

这话,听得萧神天内心一阵刺痛。

这世上,有人习惯奢侈,有人习惯安逸,却少有人习惯被羞辱。

若是如此,他实在想不出,他不在的七年里,秦舒妍一家到底受了多少气。

“秦家,这笔账暂且记下。”萧神天心中暗道。

就在萧神天安慰秦舒妍时,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秦爷爷八十大寿,可喜可贺!”

“晚辈宋明宇,特献上金玉如意一对,鸳鸯宝瓶一双,龙凤玉坠一副,外加三百万资产,愿秦爷爷福如东海深,寿比南山高!”

这宋明宇,乃是中海宋家二公子,一出手便是金玉,鸳鸯、龙凤,入双成对,更有资产三百万,出手可谓阔绰。

说是贺寿,但明白人一听便知,这哪里是贺寿的寿礼,分明是提亲的彩礼!

秦渊一听彩礼如此丰厚,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宋家当真有心了,明宇也是年轻有为,堪称是‘宋家麒麟子,中海之龙凤’!”

宋明宇听得心中一喜,便趁机道:“能得秦爷爷夸赞,明宇三生有幸。”

“今日秦爷爷八十大寿,实乃秦家大喜之日,晚辈想为秦家再添一喜,不知秦爷爷可愿意?”

秦渊岂能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当即道:“喜上加喜,自是最好,明宇但说无妨!”

宋明宇道:“晚辈一直爱慕秦舒妍,历经多年,痴心不改,还望秦爷爷能做主,将舒妍许配给我,从此我秦宋两家,结成秦晋之好。”

秦渊一听,当即表示道:“明宇乃是人中龙凤,能看上舒妍,那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分,这门婚事,我同意了!”

“我不同意!”

就在这时,角落里传来一个霸道的声音,震惊全场。

  • 唐青云
  • 萧神天
  1. 唐青云

  1. 萧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