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蜜枕甜妻:司少,宠妻请节制小说主角配角慕南栀,司景霆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蜜枕甜妻:司少,宠妻请节制小说主角配角慕南栀,司景霆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1-12-26 19:58 作者:ADMIN 浏览:4

《蜜枕甜妻:司少,宠妻请节制》精彩章节

第六章 磕头认错

慕南栀握紧了胸膛上勒着的安全带,每一口呼吸都必须得调动全身的力气,来维持心跳。

她疼。

她难过。

可司景霆永远不会多看她一眼。

司景霆低斥。

“下车!”

慕南栀的手腕一痛,骨骼都要被碾碎的力道。

她踉踉跄跄的被司景霆拽了下来,丝毫不顾及她的身体,慕南栀膝盖狠狠摩擦地面,疼的她要惊呼。

一路上,司景霆都没有回头看她。

任由慕南栀泪珠盈盈,片片凋零。

天台上呼啸吹过凌厉的寒风,几乎能将肌肤切割的刺痛。

童婉听到大门传来的阵阵动静,苍白的小脸上划出一抹惨然的笑。

“景霆哥哥……”

司景霆只觉得胸口剧烈一痛,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他开口试图劝下童婉。

“婉婉,你下来,我已经把慕南栀带来了,你想见到的人都见到了,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证我绝对会娶你,给你一辈子的幸福。”

司景霆那张俊美如神祗的脸庞,染上了深切的真挚。

他那么温柔的嗓音,情深的告白,通通属于童婉。

慕南栀的胸口发闷,她攥紧了衣角,一言不发,犹如舞台上精致却面无表情的人偶。

满脸都写着空白。

童婉把得意深深埋入心底,言辞之间愈发悲哀可怜。

“景霆哥哥,我知道一切痛苦的根源都来源于我,只要我死了,你们就都可以获得幸福。景霆哥哥,我真的不在乎能不能当你的新娘子,只要你们都能够活得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

童婉一边这么说,一边把一条腿跨出了天台的护栏之外。

如此举动无疑是在司景霆的心尖上猛刺,司景霆无法忍受,他朝童婉厉声喊道。

“如果你死了,我就让慕南栀给你陪葬!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另娶他人,你觉得这样的结局你会满意吗?”

童婉似乎怔怔了一下,她旋即又发笑,声音却哽咽。

“景霆哥哥,你不要伤害南栀姐姐……”

多么情深意切的一幕。

慕南栀甚至松开了一直捂着胸口的手,任由痛楚渐渐弥漫,把她吞噬干净。

她凄凉无力的靠着墙壁。

“你们非要把我逼上这一条死路吗?”

司景霆根本就没有看见慕南栀的绝望,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

童婉虚弱的闭上眼。

“景霆哥哥,我都说了,你们一定要幸福,不要辜负我为你做到的这一步。”

说罢,童婉娇小的身躯在寒风中愈发摇摇欲坠,好像下一秒就要从高空坠落彻底粉碎。

“不!婉婉!”

一道凄厉的女声尖锐的刺穿所有人的耳膜。

邵雪梅跌跌撞撞的奔来,在离童婉三米远的距离颓然跪下,痛哭流涕的擦拭眼泪。

“婉婉,你要是死了,妈妈就陪你一起死,你让妈妈怎么活啊!”

司景霆压下眉。

“伯母,我会救下婉婉的。”

邵雪梅这个时候犹如瞄准了耗子的猫,尖利的眼神一下子就敏锐的捕捉到了慕南栀的身影,她咬牙切齿的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

她颤抖着指尖指向一脸茫然的慕南栀。

“都是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究竟要把我们一家人害到什么地步,你才肯甘心!我丈夫为你们慕家卖命这么多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你们是怎么对待他的,现在还不愿意放过我们唯一的女儿!”

邵雪梅一边把所有矛头都指向慕南栀,一边愤怒的张牙舞爪要去扑慕南栀,恨不得用那双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指甲挠毁眼前女人漂亮的脸蛋。

“我告诉你,要是今天我女儿早就跳下去了,我要你以命偿命,我化作厉鬼都不会放过你!景霆,你不是最喜欢婉婉了吗?为什么看着要逼死婉婉的杀人凶手,还无动于衷!”

慕南栀节节败退,她拼命试图躲避那些伸过来的锐利指尖,她紧紧咬着下唇,额角冷汗直冒。

“不是我做的!”

司景霆拦下邵雪梅,他有些不悦的皱眉。

“伯母您这么做有失体统。”

邵雪梅往地上呸了一声。

“我呸!”

她突然之间好像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转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恶意。

邵雪梅抓着司景霆的高定西装,迫不及待说出自己的计划。

“景霆,只要你想办法让这个女人给婉婉磕头谢罪,我保证婉婉这心里头的气绝对全部消掉,到时候她肯定不会寻死了!”

司景霆有一点犹疑。

“真的要这么做吗?”

邵雪梅见不得司景霆有一分半秒的犹豫。

“难道说,你真的对这个该死的女人产生了那种恶心的感情!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只有婉婉吗?”

司景霆看向一脸绝望的童婉,心底就有了主意。

慕南栀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跌落在地,她用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膝盖,把头深深的埋入,似乎是在抗拒着外界的一切信息,以此来保护自己那点岌岌可危的尊严。

但是这一副自我保护的姿态显然没有引起司景墨任何同情心。

司景霆把自己心里涌起来的那一点不忍全部深深掩藏。

他大手一挥,抓住了慕南栀的长发。

慕南栀产生了一种头皮都要被撕裂的剧烈痛苦,她闭上眼睛,双手使劲向上徒劳的扑腾,试图挣脱这种可怕的钳制。

但是她越挣扎,头皮上的疼痛就越清晰,司景霆怎么可能会心软?

她听到司景霆的清清冷冷的声音。

“婉婉,我让慕南栀给你磕头认错,你乖乖的下来好不好?她已经知道自己的错了。”

慕南栀从头到脚,每个关节每一道骨缝,无一不充斥着剧烈的,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

但这不代表她会就此认输。

慕南栀咽下了嗓子眼里翻涌的腥甜,每一个字都似乎掺和着最深重的鲜血和痛恨。

她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我没有错!”

但是现场不会有人顾忌慕南栀是不是真的犯错了。

他们想要的,无一例外都是折磨慕南栀剩下来的哪一点可笑的尊严。

  • 司景霆
  • 慕南栀
  1. 司景霆

  1. 慕南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