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你是我的温柔禁区小说全文在线试读,乔昕沫,徐能最新章节目录

你是我的温柔禁区小说全文在线试读,乔昕沫,徐能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3 15:21 作者:ADMIN 浏览:5

《你是我的温柔禁区》精彩章节

第2章 怎么会是他?


挂了电话,乔昕沫胡乱的擦拭脸上的泪痕,收起狼狈,对上男人墨黑的眸,她将手机递过去,轻声道,“谢谢。”
“好好休息。”周琛炀伸手接过,转身离去。
接下来半个月,乔昕沫一直都没有看到那个男人,一日三餐都由红菱送来,等红菱领着她在公馆里散步时,她才深刻体会到他说话的含义。
“依你现在的情况估计还没走公馆就已经倒下。”
周公馆自带花园,泳池,健身房……光面积赶上她家几十倍,就算她这恢复差不多的身体,走上半圈都累的微喘,“红管家,你看我这身体已经恢复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这半个月,她居然在陌生人家里的又吃又喝又住,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况且她总不能等着人家拿扫把赶着才走吧!
红菱依旧温声,“先生说了,乔小姐如果觉得差不多了,可以随时离开。”
“那我今天就可以走了吗?”她又是询问。
“当然。”
下午,她就离开周公馆,红菱看着她离开,立刻给周琛炀打电话,“先生,她已经离开了。”
……
乔昕沫从周公馆出来后,直接跟母亲秦曼打电话,刚好徐能去公司了,秦曼将她的东西收拾好放在门卫,又给了她一些私房钱。
她拿了行李后,就去了闺蜜顾禾家。
听完她的遭遇,顾禾义愤填膺道,“你那个继爸简直不是人,我要是你直接就去法院告他……”
乔昕沫苦笑,“你知道他是启明的副总,我刚大学毕业哪有能力跟他抗衡?”
就算是告到法院,起诉费又不是一笔小数目,以她现在的经济况且她又没有证据,官司根本不会受理,这种碰壁的事情,她还得谨慎,不然被徐青反扑,不仅救不了母亲,到时候连自己都赔进去。
一想到半个月之前发生的事,她就心有余悸!
不是不知道她的顾虑,顾禾提议道,“昕沫,我认识个学长,他现在就是律师,要不我给你介绍?让他传授你法律常识,这样也方便你收集有利的证据。”
瞧着她犹豫,顾禾又是说道,“就就算你能躲避着他,难道你眼睁睁的看着阿姨永远跟那种人渣过下去吗?”
乔昕沫想到母亲三天两头不是这青一块,那紫一块的,顿时下了决定,“顾禾麻烦你了。”
“傻样,我们还分你我,等着。”顾禾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通完电话后,顾禾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眯眯道,“学长让我晚上带你去找他。”
“这么迅速?”乔昕沫错愕。
顾禾勾唇傲娇,“那当然,你也不看看姐妹我是谁。”
英皇会所。
乔昕沫看着霓虹闪烁的巨大标志牌,会所里布景装修奢华,她还从来没来过这么高大上的地方,有些忐忑的拉了下顾禾的手臂,“禾子,你介绍的那个学长靠谱吗?”
顾禾拍拍胸脯,“你放心好啦,我跟学长认识好多年了,他人很和善的。”
说话间,顾禾推开厚重的金色雕花大门,原本喧嚣的包间因为她们的闯入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射过来,有人吹了下口哨,“妹子,找谁啊?”
包厢里坐着七八个男人,一看就是顽固子弟,公子哥,许安晚觉得尴尬至极,顾禾不以为意,热络地唤道,“齐学长……”
有人立刻起哄,“玄清,这么漂亮的妹子不介绍介绍?太不够意思了。”
有男人从沙发上站起,穿着纯色的运动套衫,面容俊逸非凡,气质儒雅,他的视线落在她们身上,和煦的笑了下,对着包厢里几个男人介绍,“这是我认识好多年的学妹顾禾,还有……”
“乔昕沫。”顾禾挽着乔昕沫的手臂毫不怯场的招呼,“大家好。”
也等入座之后,包厢内氛围融洽,划拳喝酒,唱k……今天是齐玄清的生日,原本乔昕沫是决定下次再说,但是拗不过顾禾,只能留了下来。
交流下来才知道,齐玄清在正中律师所任职律师,就连她这样的法盲,对正中的名号也是早有耳闻,传言只要那里的律师肯接受案件,就算是没有胜算的案件,也能够赢得满堂彩。
乔昕沫不由对他刮目相看,就连浅薄的认知也有所改观。
齐玄清听完事情的经过,答应帮忙,这让乔昕沫原本忐忑的心得以放松,不知不觉就喝了好几瓶酒,就在她大脑混沌不清的时候,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包厢里瞬间也都安静了下来。
借走廊的灯光看过去,男人逆光而站,乔昕沫眨了眨眼,觉得有些熟悉,等她看清男人的脸,瞬间有些懵!
怎么会是他?
“琛炀。”齐玄清挥了挥,看起来两人关系很好。
在场的人也纷纷恭敬的叫了声,“周先生。”
周琛炀淡淡的点头,视线漫不经心的略过,目光到了乔昕沫身上稍作停留,很快恢复淡然,走到齐玄清的旁边落座。
因为他的到场原本喧嚣的包厢明显没有刚才那般热闹,自如,许安晚缩着脑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怂了。
顾禾还不知道情况,没发觉乔昕沫的不对劲,凑到她耳边小声道,“昕沫,看到刚才来的那位没,是周氏的掌门人,海城最金贵的砖石王老五,多金又英俊,还零绯闻,你说这么完美的男人居然还是单身……”
乔昕沫没料到他的身份居然这么了不得,她离开公馆的时候,只知道他身价斐然,却没想到他是周氏的掌权人,那可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昕沫,你听到我说话没?”顾禾看着她发呆,蹙了下眉,目光落在她面前好几个空酒瓶,扯下唇,“没想到你还挺能喝。”
乔昕沫碰了碰她的酒瓶,心不在焉的说,“继续……继续……”
齐玄清倒了一杯酒给周琛炀,对着他介绍,“给你介绍两个我以前的小学妹,顾禾,乔昕沫。”
修长的手指端着酒杯,轻轻晃动,漆黑的眸淡淡的落在她的身上,似笑非笑道,“玄清,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关系这么好的小学妹?”
“谁让你不关心我?”齐玄清揶揄,爽朗的笑出声。
乔昕沫在男人侵略性的目光下如坐针毡,她起身口齿不清道,“我去下洗手间。”
等她蹲到腿麻,洗完脸从洗手间出来时,就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形站在走廊上,背靠着墙壁,姿态优雅,指间夹着烟,忽明忽暗的火光夹着袅袅的烟雾升起,配上走廊上昏暗的光线,竟渲染出神秘感。
“周……周先生!”
周琛炀闻言,漆黑的眸寡淡的落在她的脸上,“身体没恢复好就跑到这种地方来放纵?”
明明这句稀疏平常,乔昕沫却听出不悦的气息,她莫名有些心虚,但是很快反应过来,他们又没关系,顶多他算是救了她,想到这里,她底气足了一些。
“周先生,你救过我,我很感激,但是并不代表你可以干涉我的人身自由!”
况且什么叫放纵?她是办正事,好伐?
“伶牙俐齿,看来恢复的差不多了。”周琛炀眸色微眯,将烟雾吐在她的脸上,看着她咳嗽,唇角勾出极浅的凉薄,“你的事,我不感兴趣,乔小姐不要自作多情。”
“你们认识?”恰巧齐玄清从男卫生间出来,看到他们有些困惑。
乔昕沫未说话,踉跄着步伐回了包厢。
周琛炀看着前面的女人,吐出两个字,“不熟。”
齐玄清笑了笑,伸手搂住周琛炀,“走,今天是我生日,必须不醉不归!”
“刚才那个真是你学妹?”周琛炀随口问。
“是顾禾学妹的朋友,拜托我一些事,我看今天不是我生日吗?人多热闹,就一起玩了,”齐玄清挑眉看着他,“怎么?一向不近女色的周先生对她感兴趣?”
周琛炀神色没有变化,扯开他的手臂,淡漠道,“看来你喝多了!”
齐玄清可不是好糊弄的人,追上去拍了拍他,“别啊,你要是感兴趣,我给你们制造机会。”
周琛炀脚步一顿,玩味道,“我想要的话,还要你给机会?”
……

  • 乔昕沫
  • 徐能
  1. 乔昕沫

  1. 徐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