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娘子有点田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李黑子,李大壮最新章节目录

娘子有点田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李黑子,李大壮最新章节目录

2022-01-08 23:37 作者:ADMIN 浏览:2

《娘子有点田》精彩章节

第六章 我的病娇崔三郎啊

王媒婆来去匆匆,田清婉要出嫁的消息也像长了翅膀,飞遍了村子每个角落。

无聊的人碎嘴两句好命,嫉妒的人恨不得直接把亲事抢到自己女儿身上。

田清婉心里搁着事,日子还要照过。她刚晾好衣服,一抬头就见篱笆前站着个黑肤青年。

“李二郎?”

田清婉语带错愕,还有几分被吓到的怒气。心有余悸,见到突然出现的男人就如惊弓之鸟。

李二狼黑眸幽幽,直愣愣的将人剜进心底。

“你愿意,嫁到崔家去吗?”

“父母之约,媒妁之言,永结两姓之好,我一个小小女子,哪有愿不愿意。”

田清婉撩拨鬓角碎发,心中大哭。

不是哒,可要退亲,她哪来十两银子还给崔家。还有那虎视眈眈李二黑,这杏花村呆不安稳。

少年眼底盛满受伤,红了眼眶。“崔郎君,他不是好人,你要小心他。”李二狼以掌挡眼,疾步转身,跑了。

田清婉心尖一跳,难道李二郎知道些什么。

晌午未过,王媒婆脚下生风后登门口连连道喜,说崔家父母非常和善,满口同意此事。

田清婉面露喜色,对王媒婆千恩万谢。一关门,笑容瞬间垮了,心沉到水底。

果然,崔家有鬼。

夜里,小孩在被子里数手指,强撑着眼皮。

“半夜不睡觉,去院子里耍。”

小孩委屈抿嘴,姐姐都不懂弟弟心思。

“姐姐,我跟你去崔家,是不是对你不好?”

田清婉心一抽,知晓小孩聪慧,不料竟想的如此多。

“姐姐又不是好欺负的,他若对我们不好,我们就踹了他们,两个人回杏花村过日子。”

“好呀,鱼儿长大娶姐姐,姐姐不要嫁人,只对鱼儿好。”小孩笑如银铃,乐呵呵不停。

田清婉抿唇跟着笑了,将小孩搂在怀里。此嫁有利有弊,无论如何,她自信都能面对。

十月二十八日,宜家娶,兴门楣。

王媒婆送来的喜服略宽大,白色里衣一层,正红交领袄裙一件,少女身体清瘦干瘪,看着倒像是个喜娃娃。

脂粉一层,棉线绞面,红盖头遮住了前路。田清婉盯着流穗子上甩动的铜钱,沉默坐进轿子里。

轿子一晃一颠,唢呐声响,田清婉有片刻恍惚,前后两辈子,她今日嫁人了。

“锣鼓喧天轿临门,五色彩棚接新人;艳阳照耀兴隆地,代代儿孙跳龙门。”

轿子停下,田清婉跟着紧张。

“揭开轿帘喜连连,双手搀出玉天仙;金枝玉叶开鲜花,来年生个小探花。”

王媒婆笑着掀开轿帘,嘴里妙语连珠,一回头看见众人拥簇的半大少年时卡壳了。

这八九岁的小男娃,咋站着新郎的位置,怀里还抱着个羽毛鲜亮的大公鸡。

忽听身后宾客悄悄议论。

“不是崔三郎娶亲,怎么新郎是崔老大的儿子?”

“你没听说吗?崔三郎前两天落水了,好不容易救上来,怕是不好喽。”

“不好还娶亲,这不是骗人家小娘子吗?”

田清婉无知无觉,迈着小碎步,被媒婆搀着跨火盆,入堂屋。

屋里院中挤满了客人,笑闹一片。崔父崔母端坐堂前,笑容僵硬,目光呆滞,尤其崔母眼眶绯红,瞧着神色也不大好。

王媒婆心肝颤,掐着嗓子唱道:“男女双双堂前站,天赐仙女配良缘,男左女右把堂拜,先从天地拜起来。”

崔母死死揉着帕子,强忍不去拭泪。

忽见小女明兰挤到堂前,冲着崔氏耳语,“娘,三哥刚醒过来了,二嫂说漏了嘴,他说不许拜堂,人非要过来。”

崔母心肝一波三折,听三郎醒了,想着道士说的冲喜有效,心里开了花。

“他那身子哪还能起身,赶紧拦住他。”

崔母一激动冲了出去,徒留宾客面面相觑。小新郎抱着喔喔叫的公鸡,满脸茫然。

王媒婆唱喜声堵在嗓子里,脸红如猪肝,她的好名声要被崔家砸了啊!

“娘。”

缓步走来的崔三郎一席红色喜服,衬的明眸皓齿,肌白如雪。他看着病弱,行走间微微喘息,一双眼眸灿若星辰。

宾客皆熄了议论声,都跟着提起心肝,生怕少年郎一口气喘不上来,跟着紧张。

“三郎啊,你咋起来了。俺啥都听你的,你说不拜就不拜,快回去把药喝了。”

崔母看着儿子强撑打晃的虚弱模样,恨不得以身代替,那还敢再惹三郎生气。

田清婉听见此言,心生不安。尤其视线被红盖头挡住,更加剧了恐惧感。

崔三郎目光凝视崔母,再环视一圈见证宾客,心中愧疚难当,他还是醒的太迟了,误她终生。

他目光定在少女微微颤抖的双肩上,新生不忍。既入崔家门,便是崔家妇。

到底是咋回事?田清婉急的心肝颤,恨不得扯下红盖头。

突然一双瘦白的手掌握住她的指尖,微微用力,给予安抚。清浅的声音同时响起:“还请继续行礼。”

王媒婆反应迅速,立马扯着嗓子喊:“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田清婉微微站直身体,就见脚下砰的一声重响,少年郎乌黑的墨发洒在她的脚边。

“三郎,俺滴三郎啊!”

“新郎昏了过去,赶紧送入洞房。”

王媒婆急忙唱道:“送入洞房。”

眼见新郎新娘被拉扯走,王媒婆急忙扯过小孩往崔家小姑娘怀里一塞,连剩下的喜银也没要,拔腿就跑。

还说什么读书人,一家良心都歪了诶。

抓着自己的手又粗又糙,步履急切,田清婉脚下一个踉跄,仓皇跟上。等到了房间,她自己悄悄抬手掀了盖头。

床边坐着中年妇人,头发两鬓斑白,用玉簪挽的一丝不苟,身上穿着湘妃色袄裙,简单质朴。

她哭唧唧的趴到床前,一双眼眸通红,口中情真意切直唤三郎。

床沿站着两名妇人,一圆盘脸,杏核眼,塌鼻梁,二十几许,稍显端庄,说话时轻声细语。

“娘,三郎好歹醒了一次,等把这药灌下去,明日定能见好了。”

另一少妇也不甘落后,笑起的眼角有些狐媚。

“娘啊,这冲喜果然有效,等三郎好了,您奖励俺个红封呗。”

女子细眼睛,鹰钩鼻,瓜子脸,身穿嫣红色印花衣裙,一颦一笑,透着妇人家的风情。

崔母心知是假话,脸上也挤出笑来,对着圆盘脸大儿媳许氏,瓜子脸二儿媳白氏连道了几声好。

田清婉一听冲喜哪还有什么不明白,分明就是坑她啊!

  • 李大壮
  • 李黑子
  1. 李大壮

  1. 李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