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炮灰女反攻记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李小落,兰芹最新章节目录

炮灰女反攻记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李小落,兰芹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7 13:52 作者:ADMIN 浏览:5

《炮灰女反攻记》精彩章节

第七章李府百态

  再次看见熟悉的一幕,李小落已经没有过多的感慨,发现自已的心情居然很平静。

  “落儿?你醒了?”李晨关心的声音传进李小落的耳里,涣散的目光终于有了聚焦,她的床边坐着一个面带忧色的英俊男人,见她醒来,满眼都是欢喜之色。李云落想起了他是谁!

  原主的父亲,她的便宜老爹!

  “老爹!”

  李晨的背后站着的正是之前见过一面的李云芳,还有一陌生的清丽女人,大约三十岁,穿着发鬓都极其讲究华丽贵气,眉眼中流露出的气质属于温婉一类。

  “姐姐,你怎么可以叫父亲叫老爹?这是那些穷人们才叫的称呼。”李云芳眨着不解的大眼睛,作疑问状的问道。

  李云落把目光转向了这个同父不同母的妹妹,直勾勾的目光看的李云芳有些害怕地躲到了一美艳妇人的身后,小声地怯怯地说道:“姐姐……我说错了什么吗?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我害怕……”李云芳软软的声音透着娇弱,很惹人疼惜。

  “云落,你父亲身为右丞相,身份高贵,这样的乡野称呼还是不要再叫出口了,免得叫别人听见,认为丞相家的嫡女教养不好。”夏若兰一般很少当着李晨的面这样不管不顾的教训讽刺着李云落,只是今天是她从娘家才回府,李云落不但没过去请安,反而在她自个房里睡了一整天。丝毫没有尊重她这个嫡母的意思,这让时常习惯拿捏李云落的夏若兰十分不满。

  大夫明明说她只是睡着了而已,却偏偏叫不醒,这不是假装是什么?有意装病想在老爷面前给她下眼药吗?

  妄想!

  夏若兰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个贱人,只要那个秘密握在她的手上,这个贱人一辈子就别想翻出她的手掌心!

  李晨连连请了数个大夫,结果都差不多。气的李晨将府上的大夫和外请来的大夫通通拉出去重打了三十大扳!

  若是晚间李云落再不醒,李晨急的怕是要上宫里请太医来府上了!李晨虽贵为朝中肱骨之臣,也是皇上的左膀右臂,但是太医是皇家的私人大夫,他就是再尊贵,也贵不过皇家。更不能随意去宫里请太医出诊。

  越是站在权势的巅峰,他越得小心,因为一不当心掉落下去就是粉身碎骨!

  夏若兰望着因李云落醒来,李晨的脸上流露出来如释重负的表情,心中针扎般的疼。心中暗恨地想着什么时候他才能把对李云落的这份父爱放到芳儿的身上?什么时候他的心里才能忘记夏莫兰,从此眼里只有她夏若兰?

  夏若兰的脸上表情看不出什么来,好似她只不过顺嘴提的一句警告,而她的目光却是冷如冰。李云落微微皱眉,她没想到不过是一句老爹就引来这么多句话,这位看上去就应该是李晨的夫人,她的母亲,李云芳的生母,应该就是她母亲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小姨了。

  第十一个女巫并没在文中对李云落的家里多作描述,李云落因此并不十分清楚,原主究竟与这位名义上的母亲有什么过节。或者是所有的继室都不喜欢原配生的嫡子嫡女?哪怕他们有血脉的关联?

  李晨见向来活泼好动的落儿醒来后就一直安静的出奇,而另外两人却喋喋不休的说着指责落儿的话,而落儿整个人如安静的木偶一般躺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目光时而忧郁,时而涣散无神……这样的落儿,他很不喜欢,他的女儿应该像她一样,恣意洒脱!无忧无虑!就算刁蛮任性又如何?就算骄纵又如何?女儿家的圈子里,闯再大的祸,他也能兜得住!

  他李晨来不及给心爱的她全世界,那么就给她的女儿全世界!

  “父亲!你不要怪姐姐,姐姐生病了,一时糊涂。”李云芳孺慕地望着父亲,怯怯的说道。

  李晨最不喜的便是这种说话如猫叫般的做作女人,一听到这种声音,他就忍不住心里火起,怒道:“说够了没有?都出去!”

  “老爷!”夏若兰保养的十分完美的俏脸刹时僵掉,红唇紧咬,芳儿这句话说的有什么错?为什么芳儿说什么都是错,李云落说什么都是对的?难道只因为生养她们的母亲不是一人吗?夏若兰的目光如毒箭一般射向李云落,恨不得此刻就把她掐死!

  李晨背对着夏若兰,看不到夏若兰的恶毒的眼神,李云落却看的十分清晰,身子不由自主地一哆嗦,从没有人用这样带着刻骨的怨恨,森冷的阴寒目光看着她,这猛然一下子还真把李云落吓到了。

  李晨察觉到李云落的异样,顺着李云落的目光回头看去。

  李云落有幸看到了有史以来,她见过的最快地变脸速,直把她看的目瞪口呆。

  “老爷!我明天再过来看她。”夏若兰翻脸比翻书还快,此时,水一样的双眼里哪有什么恶毒神色?完全是一派慈母模样,声音也格外柔软,仿佛李晨刚才的怒喝,不是冲着她。

  这个女人不但能忍,脸皮还奇厚!

  李云落根据往日看宅斗小说的经验,这种女人很难缠,一般都是被作为女配让作者培养的。难道日后要跟她斗来斗去?

  李小落手心里开始冒汗,她一向粗神经惯了,要她小心谨慎被人陷害……有点困难!

  让她耍阴谋?脑子懒得动……否则,她也不会放着办公室不坐,跑到外面做销售员……

  玩阳谋?李云落有点内牛满面的感觉……阳谋要玩的好,脑细胞死的更多!

  在李云落和李晨的目送下,夏若兰带着被李晨吓的泪眼汪汪的李云芳满腔愤怒和不甘的离开。

  “你怕她?”李晨抚了抚李云落的头发,叹道。

  “父亲……”李云落不知是该说实话,还是该糊弄过去。

  “落儿!没外人在的时候,你想怎么叫都行。”李晨宠爱的捏了捏李云落的鼻子。

  李云落慌乱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日子都是人过的,环境不变,人就得变。

  “老爹!你是不是最喜欢我了?”李云落觉得这个世界,这个家里只有李晨这个男人对她最好了。从文中来看,李晨为了女儿性命都可以不顾。这样的老爹,李云落很喜欢,谁不想被人如此宝贝宠爱?

  “你是我最宝贝的女儿!”李晨哈哈笑道,心中的担忧因这句话快速的消散。他的落儿有好几年都没有问过他这个问题了。想到她小时候可是时常这么问他的,当时他总是一遍又一遍告诉她:落儿是父亲最喜欢最爱的宝贝……

  后来落儿长大了,与他再也没有小时候那般亲近,他失望过,难受过……

  如今再听,李晨心里的郁结如阳光下的初雪那般融化的干净。

  “老爹,你可要记得你说过的话。”李云落微微地笑了,留在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这个便宜老爹,她不希望,他再遭到五马分尸的结局。

  所以,炮灰女又如何?她既然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只要不掺合那些男主女主的事,一切不就不会发生?

  “对落儿说过的话,父亲都会记得。”李晨保证的说道。

  李云落重重点头,眉开眼笑。

  这些天,李云落以养病为由,对母亲的召唤,都一概推掉,大门不出,二门不入地乖乖待闺房里养病。

  之前小真口中的两个丫鬟,采菊、兰芹也被放了出来。两个小丫头岁数不大,十三岁的样子,长相标志,李云落看的很顺眼,随意勉励了她们几句,在她们受宠若惊的目光中,李云落又打算回内室睡觉了。

  “小真!小姐有些奇怪。”采菊抿了抿嘴,思索着该怎么形容,小姐的不对劲。

  “小姐这些天都很奇怪,看多了就习惯了。”小真作了一个小声点的动作,小姐这些天除了睡觉就是吃,除了吃就是睡觉,连房门都不出,也难为小姐能憋的住不出门。

  “明天是段小姐的生辰,若是小姐能忍住不出门,这才是真奇怪!”兰芹嘟着嘴道,明明那段小姐不是好人,总喜欢背后说小姐坏话,可小姐就是相信她,还为了她重罚了自已与采菊!

  

  • 兰芹
  • 李小落
  1. 兰芹

  1. 李小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