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七零之重生当神医

七零之重生当神医

2021-08-29 19:48 作者:ADMIN 浏览:14

第1章 重生归来

    “刺啦”一声。

    陆瑶听到一个男声惊叫。

    “组长,你撞到人了!”

    “快去看看人怎么样了?!”

    一道低沉又焦急的嗓音响起,陆瑶看到一男人从车上下来。

    下一刻,陆瑶就没了意识。

    “啊!”

    熟悉的抽痛感在心脏处袭来,陆瑶捂住了胸口,她猛的睁开了眼。

    入眼的是一间破土房,破烂的方木桌上面搁着两个瓷茶缸,这里是个里屋,隔开堂屋的土墙留了一道门,说门也不是门,就是一个框架,连个门帘都没有,外面木质门后面有一把几乎不能扫地的扫帚,下面还是泥土地。

    陆瑶有片刻的怔愣。

    她不是死了吗?

    这是哪里,不像是地府,反而感觉好熟悉?

    她坐起来,发现额头好疼。

    这下她更加纳闷了,被挖的是心,就算到了阴曹地府,那也是心脏疼啊,额头凑个什么热闹。

    浑浑噩噩的拖上绣花纳底鞋,内心恍惚的她没注意到鞋底都破了一个洞。

    陆瑶走出里屋,堂屋和里屋的摆设没差多少,堂屋中间是个方木桌,比里屋的要大要好一些。

    茶几上放在一本老黄历。

    一九七七年农历三月二十!

    陆瑶的身子猛颤了下。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阴曹地府?

    仔细的看着这里的摆设,陆瑶越来越熟悉。

    再去看院子,堂屋门口,她十五岁那年栽的树还在那里,刚长了有十厘米那么宽。

    看着眼前的一切,陆瑶有一阵的恍惚。

    她重生了。

    她回到了七十年代,这个吃不饱穿不暖,吃块肉还要肉票的年代?

    也是这一年,奶奶逼她嫁人。

    上一世,奶奶逼她嫁给邻村里的土财主陈海,万分不想嫁的她最后还是在奶奶的威逼下嫁了。

    结婚后的几十年,陈海没碰过她一次,她也乐得清闲,可谁能想到,堂妹陆琪和陈海暗自苟且多年,那个她一直疼爱有加的侄女,是陈海的女儿。

    后来侄女患心脏病,陈海残忍的让她为侄女换心,手术前陆琪跑来告诉她一切,更是要求在手术时不能用麻药。

    右手覆在左心房处,那种挖心的疼痛,至今犹在!

    她恨,她恨啊!

    呵呵…

    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那么这一生,她便不会懦弱到自己的人生让别人来操控!

    “瑶瑶,你醒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了陆瑶的思绪。

    母亲王秀花穿着破洞的偏襟褂子走过来,脚上的鞋比她的还烂。

    “娘。”

    陆瑶喊了一声。

    王秀花在闺女头上看了看,心疼的不得了。

    “瑶瑶,脑门还疼不?”

    陆瑶这才想起来她是脑袋疼来着,她这是怎么了?

    “哎,那个不长眼的,开个车,哪里都不上,非要去撞你!要不是看他态度不错,我非去讨个说法!”

    王秀花自顾自的说着,陆瑶迅速的从她口中得到有用信息。

    她这是被撞了,所以穿越回来了?

    耳边娘的话还在继续。

    “好在大夫看过后说了,没什么大碍,都说我家闺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

    王秀花也是后怕不已,当时她正在地里上工呢,听到村里人说她闺女被车轮碾了,当时差点晕过去,跑过去看,闺女正躺在军车下面的空出呢,就只是脑门上划破了血。

    刚想要讨说法,开个车不长眼啊,一群仗势欺人的玩意儿。

    可是不管她骂了多难听的话,对方一直说抱歉,那个开车的,更是抱着闺女去了镇上的医院做检查。

    得,王秀花这下想要多骂几句出出气都显得自己没素质。

    现在闺女醒过来了,她也不跟研究院计较了,人家也为老百姓出力了,没有他们研究电,那他们还点着蜡烛呢。

    而且,今天早上人家又来看了,只是闺女还没醒来,那娃眼里的后怕那么明显,眼珠子一直在闺女脸上看,说是瑶瑶醒过来告诉他一声。

    她也不去找他了,只要闺女没事就行。

    听母亲这么一说,陆瑶想起来自己昏迷前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她还以为是做梦。

    上辈子,她没发生过车祸这样的事情啊?

    难道这是为了让她重生?

    也许吧。

    不过大夫说得对,大难不死,她的福气在后面。

    “娘,你放心吧,我啥事都没有。”

    王秀花见女儿真的没事,也就放心了。

    下午她就不用在家里照顾闺女了,这一天不干活,婆婆那边肯定要骂她一顿,还有工分也没了,更何况,她都在家两天了,闺女这么瘦,她还想多挣点工分让她能够多吃点呢。

    “瑶瑶啊,你再躺床上歇会,下午就去厂里工作吧,这记账的活,可是有不少人盯得呢!”

    陆瑶是上了高中的,只不过这时候没有高考,高中毕业以后原本以为找不到工作的,因为她也是找了好久,人家都不要。

    后来食品厂的厂长突然找到她,说厂里缺个做面包的,问她愿不愿意去。

    那她当然愿意去啊。

    干了也有大半年了。

    这次受伤在家里待两天,厂长肯定要发怒了。

    “好的娘,我去里屋里躺会儿。”

    “好好,赶快去,吃饭我叫你。”

    陆瑶回到了里屋,躺在床上,望着房顶的木梁,陷入了沉思。

    她还要想想应付奶奶的对策。

    奶奶让她和陈海相亲,晚上回来就逼她和陈海结婚就在今天,上天让她在今天重生,就是不能再重蹈覆辙。

    和奶奶肯定是说不通的,为今之计,只好从陈海那里下手。

    她要怎么做才能让陈海主动拒绝和她结婚呢?

    *

    晌午,陆建业上工回来了,王秀花拉过木杆上的破手巾在他身上捶打几下,试图将他身上的泥土拍打掉。

    “咱闺女醒来没有?”

    这都睡了一天半了,要是还没有醒过来的话就带着去县城里看看。

    他们就这么一个孩子,可不能出事啊。

    一上午在地里都心不在焉的。

    王秀花把手巾放回去,喜笑颜开。

    “醒了醒了,你走没多长时间就醒了,我让她回屋睡觉了,吃过晌午饭就去上班,别回来被人顶替了。”

    “对对对。”

    陆建业觉得老婆子这话在理,闺女找个工作不容易,他们还指望闺女有这个工作以后在婆家不受气呢。

    说起婆家,陆建业很头疼。

    “老婆子,咱娘和我说,下午让闺女去相亲。”

    他娘早几天和他说的,结果闺女被撞了没醒,这事就给耽搁了。

    一听是婆婆给闺女介绍的,王秀花有些慌了。

    “当家的,这个能行吗,那男人你认识不?”

    陆建业想到那个带着金丝框眼镜的瘦高男人。

    “认识是认识,但是不了解啊。”

    只知道这人家里条件不错,至于这人的性格怎么样,他就不知道了。

    他娘也是看中人家家里的钱了吧。

    王秀花就担心这一点。

    “当家的,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把把关,咱就这么一个闺女,也不指望谁能为我们养老送终,但是绝对不能让闺女受了委屈。”

    嫁一个有钱人,以后婆婆还指不定怎么压榨她闺女来填补她其他儿子呢。

    被压榨的多了,闺女在婆家肯定要看人眼色的啊。

    这是她绝对不允许的。

    陆建业也深知这一点,“你放心,我不会让咱闺女受委屈的。”

    睡了一觉的陆瑶起来就听到了父母的这一番谈话。

    原来,上一世,爹娘也是试图反抗过的。

    或许,这一世,爹娘能够帮上她的忙。

    “爹,你回来了。”

    陆瑶装作刚走出来的样子,跨出堂屋门口,上去挽住陆建业的胳膊。

    陆建业这一看到闺女,担心去了大半,带着茧子的手掌慈爱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瑶瑶,还有没有不舒服的。”

    陆建业朝她额头看了看,伤口那里用一块布包着,看不出好没好。

    “爹,我没啥不舒服的,你累不累?”

    听闺女这么关心他,陆建业这心里暖呼呼的。

    “爹不累,咱赶快吃饭吧。”

    王秀花让他们去洗手,自己去端饭了。

    饭间,陆瑶见爹吞吞吐吐的,心里知道他要说什么,但还是装作不知道。

    “爹,你有什么话就跟我和娘说说,别憋在心里。”

    王秀花已经知道了,不想这个事再去烦孩子。

    “瑶瑶啊,你爹没啥事,你就别操心了,下午要是在厂里有什么不得劲的,就和厂长说说回来,千万不要硬撑着。”

    陆建业知道老婆子不想让闺女烦,自然不会说什么。

    “娘,我已经大了,好多这个年纪的都嫁出去了,我也该为你们分担一些,你们说说,说不定我能给你们出出主意呢。”

    陆瑶这么一说,陆建业态度上松动了。

    闺女是高中毕业生,学习成绩又非常好,要不是取消高考的话,说不定就考上帝都大学了呢!

    哎,没赶上好时候啊。

    不过闺女说得对,她或许能出个主意。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呢,再说,闺女不是臭皮匠呢。

    “瑶瑶,你奶奶说要给你找对象,让你下班之后去看看。”

    “爹你是不是担心我所嫁非人?”

    陆瑶继续明知故问。

    “爹就是这个意思。”

    陆建业叹息,吃饭的心思都没了。

    都说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结婚是女孩一辈子的事,马虎不得。

    “爹,这还不容易吗,你悄悄地去他们村里问问这个人的人品怎么样不就行了?”

    陆建业也想过,但是村里的人肯定是偏向自己村里人啊,说出来的话,不可信。

    “爹,这家不可能和村里的人都要好吧,有些时候从他们有过节的人口中知道的,会更真实一些。”

    陆建业皱眉,“那他们故意说对方的赖咋办?”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

    陆瑶憋住笑,看到爹这么纠结,她都在一边着急。

    “爹,你既然下午没事,那就去他们村里转转,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呢?”

    只要爹去了,她就有办法让人说陈海的坏话。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从古至今都是真理,更何况是这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呢。

《》精彩章节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www/wwwroot/www.mianfeimoban.com/wp-content/themes/book-lite/single-dj_news.php on line 42
  • 现代言情
  • 陆瑶
  • 陈海
  1. 现代言情

  1. 陆瑶

  1. 陈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