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秦总心尖宠要离婚小说主角配角苏觅,秦士杰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秦总心尖宠要离婚小说主角配角苏觅,秦士杰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2-01-13 11:54 作者:ADMIN 浏览:1

《秦总心尖宠要离婚》精彩章节

第3章 神秘小娇妻


两人坐上回家的车,苏觅躲的秦士杰远远的。
她是真的不喜欢烟味,可秦士杰偏往她跟前靠。
“你再这样,晚上就你煮饭”苏觅横着眼睛,故作生气道,“碗也你来洗!”
她本来料定秦士杰不会同意,自己也就解脱了,谁知他却只是笑了笑,“好。”
一口应了下来,身体便泥鳅一样灵活的钻过来,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那是不是有点奖励?”
苏觅抬眼过去,眼波流转,甜甜一笑,装作没听懂,“什么奖励?”
秦士杰眸色深了深,薄唇一抿,便压身过来了。
车子中间的挡板升起来,江左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下车背靠着车子,抽了支烟。
车内春光旖旎,车外却窥不见分毫。
等到再次上路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到家的时候天都黑了。
苏觅进门就捂着肚子叫饿,秦士杰却倪了她一眼,“刚才还没吃饱?”
耳鬓染上一抹红晕,苏觅嗔道,“胡说八道!说好了你煮饭的!快去!”
秦士杰笑了笑,换好衣服就进了厨房,还带了个粉色印花小围裙——苏觅的。
她觉得有些好笑,便拿出手机来对着秦士杰胡乱拍了一通,随后笑道,“这要是发给杂志,我岂不是发财了?”
“好主意,”秦士杰轻快的应着,把处理好的青菜切好,“不过你得分我一半。”
“凭什么?”苏觅翻了个白眼道。
“我的肖像权也是要给钱的。”
说完秦士杰走过来,朝着她嘴角亲了一下,“出去等吧,油烟呛得慌。”
苏觅便收了手机,乖乖等开饭,一丁点良心不安都没有。
不多时,简单的四菜一汤就端上了桌,西红柿炒鸡蛋,芹菜炒牛肉,糖醋小排,一份炒青菜,还有一锅莲藕排骨汤。
色香味俱全,苏觅不由食指大动,。
刚喝了一口汤就忍不住道,“味道真不错,以后你不当总裁可以去当厨师了。”
“秦氏接下来要在餐饮业铺开,做全球连锁的中餐店,”秦士杰理所当然道,“我当然要了解一些厨房的事儿。”
这是秦士杰的一贯作风,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谁也别想懵他,除非他自己愿意。
苏觅点了点头,吃的肚子饱饱的,靠在椅背上,江左就进来通报,“阮小姐来了。”
阮菲,秦士杰的青梅竹马,网红企业家,好像一直对他挺有意思的。
大概是从什么渠道听说了秦士杰找人拟了离婚协议书,赶来挖墙脚的。
和秦士杰结婚这些年,这种事苏觅也没少见,见怪不怪,更何况,她都要和秦士杰离婚了,更八竿子打不着,便起身道,“那我先上楼去了。”
“上楼做什么?”秦士杰沉着脸道。
苏觅愣怔了一下,随即莞尔一笑,“我留在这怕是要招惹阮小姐不痛快。”
“就在这吧,”秦士杰淡淡道,“让她进来。”
还没来得及问话,江左就带着阮菲进来了,她手里提了个精致的小盒子,像是来送礼的,不过苏觅没来得及细看,就被秦士杰抱着背过身,狠狠的亲了一口,他语气亲昵的和苏觅咬耳朵,“你先去书房等我。”
“好。”
苏觅迈步转身去了一楼书房,心里却直纳闷,这家伙唱的哪一出?
刚才不让自己走,这会儿又让走了?
难道就为了在阮菲面前亲自己一口?
阮菲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的半天没说出来话,等她反应过来,苏觅已经进了书房了,而她只是匆匆看到了个侧脸,正脸压根没见到。
“有事吗?”
秦士杰好整以暇的看着阮菲,语气一贯的拒人千里。
“啊!”阮菲回过神来,把短发往而后挽了挽,“过阵子我父亲做寿,想请你过去,我顺便给你带了你喜欢的点心。”
“好,替我谢谢伯父,”秦士杰礼貌的应了下来,“江左,好好收起来。”
他面色沉静,丝毫没有请阮菲进来的意思。
阮菲站的有些尴尬,很好奇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就是秦士杰阴婚的那个妻子吗?
咬了咬唇,阮菲鼓起十二分的勇气道,“秦大哥,刚才……”
“你还有事吗?”秦士杰神色冷了下来,带了明显的威胁意味,“没事的话,我还要去洗碗。”
洗碗……?
阮菲惊呆的看着秦士杰。
堂堂秦氏总裁,身价万亿的男人,那女人居然让他洗碗?
“没事了,”阮菲心里像是打翻了醋坛子,可顶着秦士杰的审视目光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笑笑道,“那寿宴上见。”
便离开了。
秦士杰洗好了碗,进到书房的时候,苏觅正坐在落地窗边的毯子上看书。
照理来说,书房一般是不做窗户的,一来是书籍不好受太阳直照,二来,保密性也大打折扣,当初是苏觅喜欢,他才开了这么一条细长的窗户,权当逗她高兴。
这会儿苏觅正穿着毛茸茸的家居服,长发随意的挽在耳后,手里捧着一本小说,聚精会神的看着,嘴角还微微弯起,淡棕色的眸子里水漾养的,看得人心里直痒痒。
秦士杰走过去,探头道,“在看什么?”
苏觅也不藏着,伸出修长的手指点道,“在看小说,这个男主角好有趣啊,明明很喜欢女主,却不承认,乱吃飞醋,好可爱啊!”
可爱?
秦士杰也探头过去,扫了一眼,不过是本没什么营养的言情小说,可他却记下了名字。
“有我可爱吗?”秦士杰干脆也跟着坐下来,背对着苏觅,“洗碗洗的我肩膀都酸了。”
苏觅就放下书本,笑眯眯的凑过来,半跪着帮他捏肩膀。
小小的手,力道适中,每一下都准确的按在了他酸痛的位置上,手到病除。
“你这几天都忙吗?”苏觅一边帮他捏肩膀,一边道。
“还好。”
秦士杰享受着苏觅的服务,眯着眼睛道。
“那明天下午你抽时间出来吧,”苏觅探头过来,在他耳边轻柔道,“正好,去民政局先把材料交了吧?”
秦士杰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背对着苏觅,脸色像是酝酿着风暴。
这女人三番五次的提离婚是什么意思?
怕他不拿的起放不下?
“好。”
秦士杰赌气的应道。
离婚就离婚,他秦士杰还缺女人吗?

  • 秦士杰
  • 苏觅
  1. 秦士杰

  1. 苏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