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首席狂医/狂医当道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聂寒,木婉儿最新章节目录

首席狂医/狂医当道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聂寒,木婉儿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7 13:51 作者:ADMIN 浏览:3

《首席狂医/狂医当道》精彩章节

第5章 惊讶

奚梦瑶没想到救了她爷爷的恩人竟然巧合的出现在了这里,当时那如沐春风的笑容是她这辈子都忘不掉的。

但木家人一看女孩如此激动地指着聂寒,还以为他对人家女孩做了什么事,纷纷怒视着聂寒,木老爷子更是气的将拐杖都摔了,道:“林清,你这个畜生给我滚过来!”

聂寒冷笑一声,站在原地没动。

奚老头不知道为什么木老爷子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火,茫然道:“木兄,你这是怎么了?”

“难道不是他对你孙女做了什么事情吗?奚兄你放心,今天我非得打断他条腿不可。”

木老爷子说完拿起拐杖就要打,整天无所事事,混吃等死就罢了,竟然还出去调戏女孩,木老爷子此刻觉得自己脸都被丢尽了。

奚老头瞪了自己孙女一眼,赶紧拦住木老爷子,苦笑道:“木兄你误会了,我孙女刚没说清,就在我来的路上,突然晕倒了,要不是这位小兄弟,这会儿我估计都没了。”

“什么?”

“你说是他救了你?”木老爷子指着聂寒难以置信道。

“对呀,小兄弟年纪不大,医术可是非常了得的,当时有一位医生没把我救过来,最后还是这小兄弟出马的,木兄,有这位神医在,你以后可以长命百岁喽。”

奚老头有些羡慕地道,只有生过病的人才知道身旁有一位好医生的重要性。

此刻,木家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聂寒竟然会医术,而且还比专业的医生都厉害。

尤其是木婉儿,更加难以置信,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林清是个什么样的人,这王八蛋以前除了吃喝玩乐还会什么。

饶是以木老爷子的心智都愣了会,反应过来后连忙招呼客人进去,而奚老头的孙女奚梦瑶更是直接站在聂寒身边,一双美眸直勾勾地盯着聂寒。

聂寒心里暗爽,你们看不起老子,有的是人看的起。

这时奚老头专门走过来对聂寒感谢道:“小兄弟,真是谢谢你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无论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我一定全力去办。”

木老爷子面色复杂的看着聂寒,他这位奚老兄在国内的能量那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没想到聂寒这小子竟然有这样的运气。

“老爷子,您言重了,这都是小事,不值一提。”聂寒憨厚一笑,那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顿时让木家人有种想将这家伙按在地上锤的冲动。

木老爷子闻言眼皮子不自觉地抽了抽,脸色涨的通红,尴尬地强行转移话题道:“奚兄,我二儿子刚送我了一瓶药酒,说是可以益寿延年的,来一起尝尝。”

奚老头不是一般人,自然是能看出聂寒在家不受待见,但今天自己是客人,既然人家都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他也就不再说了,接过木老爷子递过来的酒,刚准备喝,身边就响起了一个声音。

“这杯酒最好不要喝。”

闻言,木老爷子和奚老头都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聂寒。

聂寒此话一出,二舅哥顿时就不干了。

“林清你他妈什么意思!”

“真以为不知从哪儿学了点医术,就敢在我家里大放厥词了,我还能害我爸吗?”

二舅哥此时就像是个被侵占了领地的狮子,极为愤怒。

踩了狗屎运的聂寒意外得到奚老头看重,这让二舅哥心里已经很不爽了,现在聂寒竟然说他酒里有问题,那不是摆明了说是他想害老爷子吗,堆积的愤怒瞬间便爆发了。

“我没说你要害爸,我只是说这酒有问题。”聂寒神色如常道。

“林清,那你说这酒有什么问题。”木老爷子有些不悦,将手中的杯子放下。

“我说不上来,只是感觉很奇怪。”聂寒能闻出酒中有一种异样的气息,但还真没办法判断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二舅哥冷笑一声:“爸,你看见了没,他还是和以前那样废物,说酒有问题却说不出哪里有问题,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我看他就是故意哗众取宠!”

木老爷子也觉得聂寒的话有些不靠谱,而且他也相信儿子不会害他,因此拿起酒杯道:   “林清,你别管了,我少喝点也没关系。”

聂寒耸耸肩,既然人家不相信他的话,执意要喝,那他也没什么办法。

奚老头看了看聂寒,最后还是没有把酒喝下去。

而木老爷子一杯酒下肚之后,脸色变得微微红润,他此时只觉得身体通透,连呼吸都变得轻松了不少,不由赞叹道:“这酒不错。”

二舅哥闻言喜上眉梢,挑衅般的看着聂寒道:“你说酒有问题,现在我爸已经喝了,怎么什么事都没有,以后少拿你坑蒙拐骗的招数来坑人。”

“就是,这个家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大舅哥此时也在疯狂一边补刀。

聂寒没有理会这两位活宝,他看着木老爷子的脸色越来越古怪,不应该啊,难道是他判断有误?

就在这时,原本气色很好的木老爷子却突然面色狰狞地捂着胸口,“噗”地一声喷出了一股黑血。

所有人都慌了,原本还自得的二舅哥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酒!这酒有问题!我喝了之后觉得胃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般,胸口闷得厉害,喘不上气。”

木老爷子说着满脸涨红大口大口呼吸起来,似乎真的有很么堵住喉管一般。

一旁的聂寒也在此时恍然大悟起来。

这酒的确有问题,不过却不是字面上的那种有问题

而是这酒药效太大了。

对于年轻人来说,本身阳气充足,自然是大大有效的宝贝,可对于老人而言,阳气以成衰败之像此时再补便是虚不受补。

阳气冲和,以内力疏通即可。

聂寒暗暗回忆起鬼谷子传授自己的知识来,脸上一片平静。

而反观周围人已经急了。

看着老爷子因为酒出问题,一直便不爽的大舅哥脸上各种情绪快速变化着,快步上前封住了二舅哥的领子道:“老二,你这酒怎么回事,爸怎么这样了?你说,你到底搞什么!”

“我、我那知道啊,这可是我亲爹,我也不能害他吧。”

  • 木婉儿
  • 聂寒
  1. 木婉儿

  1. 聂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