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透视赘婿逍遥都市小说主角配角黄阑,程兴辉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透视赘婿逍遥都市小说主角配角黄阑,程兴辉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1-12-27 13:49 作者:ADMIN 浏览:7

《透视赘婿逍遥都市》精彩章节

第5章 真假


何画仰头看着男人,一瞬间竟然觉得自己被保护了,她不由得脸一红,没想到这个废物,也有为自己出头的一天!
李山怒极反笑:“假碗?你个废物上门女婿,凭什么说这是假碗?凭你在家做饭打扫吗?什么东西!”
“是啊!你有什么证据?!”
“李家主是收藏大家,在场谁能比过他的眼光?你让家主说!”
众人将目光看向李家主。
他淡淡道:“宋哥窑八方碗讲究裂纹花色,这碗无论质地还是烧制工艺,以及碗底的泥巴,都是宋哥窑出土无疑。”
听见李家主的话,众人更加深信不疑。
看看!人家说的有理有据,可是黄阑呢?除了说这个碗是假的,却连一句行话分析都说不出!
“你懂什么古董啊!”李山嘲弄道:“猪鼻子插大葱,你装什么毛蒜呢?!”
“你说这东西假的,你倒是说个一二三出来啊!为什么是假的啊!你特么说啊!沙比,你怎么不说呢?!”
李山颐指气使,大有“得理不饶人”之势。
黄阑一眼不发,他靠鸿蒙眼看出真假,如何跟别人解释?
众人见他不说话,愈发认为他是哗众取宠。
“搞笑呢吧!家主生日你来秀什么智商?!”
“拿不出这是假碗的证据,你就滚吧!”
一片叫骂声响彻大厅,李山父子都是笑而不语,李凤也让黄阑滚出去。
只有何画看着他,表情十分复杂:“你为什么要强出头?”
黄阑看向妻子,苦涩一笑:“你也不信我?想证明这碗是假的还不简单?”
只见他在众人注目下,突然走向大厅中央。
“他去干什么?”
众人看向黄阑:“大门在那边!你走错了!”
谁知,黄阑从台子上拿过那只碗。
李山撇撇嘴:“呵呵,你想把人丢尽是吗?老子给你机会,来你给大家说说,这个碗怎么就假了?”
“今天说不出来,你得跪下赔罪!”
黄阑冷笑一声:“赔罪?”
只见他抬起手来,猛地将碗往地下摔去!
一片惊呼声响起!
所有人都没料到他居然会直接摔碗!
这可是价值五百万的宋哥窟八方碗!还当着李家主的寿宴!
“你!”
“啪叽”一声脆响!
众人惊呼,但是已经来不及,宋哥窑八方碗摔成几半。
李山怒不可遏,他一向嚣张跋扈惯了,再加上素质极差,当场怒极,居然抬手朝着黄阑打来!
黄阑微微侧身,脚下小小一绊,李山瞬间往前栽去!
“噗通”一声,场面变得非常混乱难看。
李家主大怒:“你在干什么!你找死吗!”
黄阑从地上捡起一个碎片,只见切口处有一行小字,他肆无忌惮的给众人看。
“我找死?”
于和平?!
这个人物在古玩界相当出名,一片骚动响起,李家主楞了片刻,竟然是于和平的仿制!怪不得自己会认不出来!
他脸上一阵青白交错,在场众人大多惹不起李家,都低着头不敢吭声,只是心中极为惊讶,黄阑是如何认出于和平的仿品?
这小子年纪不大,眼力如此厉害!但是刚才听说,他是上门女婿啊……
有这眼力还能做上门女婿?
何画也震惊不已,黄阑的本事她见了一年,除了窝囊无能,就是窝囊无能,何时能分辨古董真假了?!
还是于和平的仿品!
要知道,国内能认出于和平仿品的人,可是凤毛麟角。
突然,李凤冲出来,指着黄阑破口大骂:“你在干什么?!你个废物,赶紧给李山道歉!”
“人家李山好好买的礼物,送给父亲过寿,都让你这狗杂中给毁了!”
“李家这么大的家族,能让你这个上门女婿参加寿宴,你不知道心怀感谢,回家烧高香,还在这里捣乱?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给李山提鞋配吗?你配吗!”
李凤抓住黄阑破坏寿宴这一点,死咬不放,至于真假碗的事儿只字不提。
她虽然嫁人,不过丈夫走得早,一直又颇得娘家照顾,怎么敢得罪李家主?生怕李家主因为黄阑迁怒自己母女。
众人知她心意,不约而同的将矛盾转移在黄阑身上。
只有何画紧皱眉头,抿着嘴唇。
李山本身尴尬到极点,又羞又怒,谁知众人碍于他家势力,居然把矛头对准黄阑!
这令李山士气大盛!
果真,有钱有势有时候比“理”字更能让人服!
“知道了吧?”李山凑近黄阑,眼里全是憎恨和挑衅:“这就是老子跟你的差距,绝望吗?”
黄阑嘴角微微勾起,笑而不语。
李山嘲讽道:“还在强行装比,我都要吐了,你恶不恶心啊,看不清楚眼前形式?”
他回头看了一眼家主,李家主本身难看的脸色,此刻也稍缓。
李山放下心,父亲也没认出碗是假的,竟然让黄阑说对了?
这不等于也打了父亲的脸么?
不过这个鳖孙到底是怎么认出真假的?
他顾不上细想,一心只想出口恶气:“我不接受道歉。”
李山瞪着黄阑玩味道:“除非你从我裤裆底下爬过去,不然这事儿完不了。”
气氛剑拔弩张,何画眉头紧锁低声道:“你太过分了!”
李山阴笑不止,黄阑睫毛微动,逍遥神卷第一层运转起来,双眼散发出一股热量。
他不惹事,却也不怕事!
突然!
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响起!
一个快速的脚步声响起,一个非常紧迫的电话,有人在李家主耳边说了什么,李家主顿时色变!
顾不上退到后面,李家主立刻接通电话,全程背过身去,只是低声“嗯嗯”,态度显得很低。
众人一片疑惑,李家在当地也是二流上等家族,有谁能让李家主客气到有几分卑微?
李家主回过神来,脸上看不出悲喜:“各位,今天家里有些事情,多谢大家赏脸参加寿宴,我很高兴。”
撵人了?
出事了?
李家各房亲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外人识相的告辞离开,李山还想说黄阑的事,被李家主烦躁的挥手制止。
“刚才天鸿集团副总裁给我打电话。”
李家主不露痕迹的瞪了李山一眼。
李山听见天鸿集团,脸色瞬间白了一片。
他嚣张跋扈惯了,一次在酒吧喝醉,遇见天鸿的人,二人发生摩擦,李山说话不干不净,甚至带着天鸿都骂进去。
天鸿副总裁天江从洗手间出来,将李山辱骂天鸿集团那些话,尽数听去。
天鸿集团在本地是名列前三的大集团,能量非常强大,尤其是总裁天淼,是个很神秘的女人。
李家在天鸿集团面前,只是二流家族,除了俯首称臣什么也做不了。
天江停了跟李家的合作,李家一大块生意立马瘫痪。
李家主阴沉道:“家族出现危机,每个人都责无旁贷,说说吧,你们有什么好的处理意见?”
死一般的沉寂。
天江出名的纨绔恶毒,之前把一个富二代整残废,谁敢出头?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李家照顾你们这么久,现在哑巴了!”
李家主的声音震耳欲聋,可是大家只能低着头。
“天鸿这件事,必须要有人去承担,”李家主目光扫过众人,停在早就准备停的地方:“何画,你去吧。”

  • 程兴辉
  • 黄阑
  1. 程兴辉

  1. 黄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