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唯你不知我爱你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慕香染,霍骁最新章节目录

唯你不知我爱你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慕香染,霍骁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7 13:58 作者:ADMIN 浏览:3

《唯你不知我爱你》精彩章节

3、我爱谁,你敢听么?


屋里。
男人几步进了客厅把她放在沙发上,起身之际见她想起来,冷声:“再动!”
她真的没了动静,窝进沙发角落里,像一只受惊的落汤鸡。
他拿了药膏,坐在她身侧,抬手撩开她的长发,看着脸上的红痕,神色沉了沉,一言不发的给她抹药。
慕香染低着眉眼,也是那个角度,隐约看到了他灰色衬衫上隐约渗出的血迹,柔眉蹙起。
他撞哪了么?怎么会流血?
可她把到嘴边的问话咽了下去。
直到他把她抱到卧室,把干净的睡衣递给她,她终于抬眼,“我妈呢?”
宫爵薄唇微抿,作势给她换,她才终于接了过去。
他这才道:“别再问了,她很好。”
又道:“医院的费用会让人补上。”这一周他根本不在京市,所以也没抽出时间在意欠费的事。
慕香染换好衣服,想到了冷瞳,那是最近跟他传绯闻十分火热的名模,似乎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时常见到他们一起出席活动,都说他很宠冷瞳。
起了身,她道:“你放心,我会搬出去,但是麻烦让冷小姐明天之后再住进来。”
他说了断绝关系,换个方式,什么时候让她滚了?宫爵浓眉皱了起来,凝着她,“搬去哪?”
她在京市一无所有!
想起来她有个坏习惯,就是夜宿酒吧。
不等她说话,宫爵嗓音沉了沉,“不想让你鬼混的酒吧倒闭就给我安分待着!”
她看向他,带着不解,但在他冷峻的眉眼下,只淡然问:“告诉我,我妈在哪?”
谁知道他是不是怕她查到新证据,到时候用妈要挟她交出证据?
宫爵扫了她一眼,因为一言难尽,只一句“国外”后起身往浴室走。
慕香染看了窗外,放弃了半夜冒雨出去的念头,因为她手里没有新证据,出去也做不了什么,但明天必须做点事,否则延期一周又作废了。
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完全没有顾虑,因为他从来不碰她,可是好久,脑子里都是刚刚那个狠吻,挥之不去。
翌日早晨。
宫爵身上的伤没处理好,有了发炎的趋势,可他依旧穿戴整齐,一丝不苟。
下楼扫了一眼,低低的嗓音,“她呢?”
佣人略微低眉,“小姐出去了,没说有什么事。”
这一年来,她一直这样的,很礼貌、有修养,很乖也很卑微,唯独不和下人说废话,让人觉得不好靠近,这大概是她唯一能找到高傲的点了。
宫爵在餐桌边吃了没几口就味同嚼蜡,干脆起身离开。
苏牧直接开车到温榆庄园接的他,一进门,眉头皱起,明显的紧张,“冷瞳说你受伤了?”
宫爵刚从餐厅出来,神色淡淡,眼皮都没抬。
苏牧却眉头更紧,“我早说了他们会对你下手,你非得大半夜赶回来?让慕香染等一晚能死吗?她给你吃迷魂丹了?”
要不是知道慕香染找去医院,又满世界找他,他应该推后两天才回来的。
宫爵去拿了外套,看了苏牧一眼,“整天挂个死,不吉利。”
苏牧:“……”这是重点吗?
末了,男人又没由来的一句:“带了冷瞳不短的时间,该认识的人她基本认全了,以后让她自己闯,我总带着让人误解。”
呵!苏牧扯唇,“让谁误解?……要不是我身份不方便,早自己带她了!”
宫爵先一步上了车,弯腰之际,因为伤口的疼痛略微蹙眉,坐定之后却依旧一副深沉稳重,表情管理得滴水不漏。
问:“晚上的局安排好了?”
苏牧点了一下头。
而宫爵忙了一整天,晚餐都没吃就直接去名人堂会所。
下车的时候,司机谭泽微蹙眉,欲言又止。
“有事就说。”宫爵长腿迈出车门,昂贵的皮鞋落地,低眉理了理衣摆。
谭泽这才道:“慕小姐今天找了私人侦探要了检察院钟院长的行程,正好,钟院长今晚也在名人堂,她可能……已经来了。”
“听说她请求检察院延期封案,明天最后一天了,没得到什么新证据,不知道会怎么孤注一掷。”谭泽微低眉说。
宫爵神色无异,眸子却冷了冷,她还真是闹不够。
可他终究一言不发的往会所走,谭泽也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只好恭敬的跟着。
宫爵以为,她虽然固执,平时又乖,也算有脑子,不会也不敢乱来,可他错了。
应酬中途,他伟岸的身躯立在昏暗的走廊那头,指尖夹着香烟,长腿支地。
最近的包厢门打开,慕香染走出来时,男人低低的嗓音冷不丁响起:“过来。”
她陡然停住脚,蹙眉转身。
一眼看到宫爵立在那儿,虽然昏暗,可她确定是他,紧了柔眉,一抿唇,就要当没听见的转身走开。
下一秒,手腕被他扣住,转眼将她拉过去压在墙边,夹着香烟的手撑在她身侧,炊烟袅袅熏得她侧了脸。
又被他扳了回去,嗓音沉沉,“要干什么?”
慕香染站在那儿,微仰脸看着他,清软的眸子很坦白,“你清者自清,但是我必须知道车祸真相,你要拦我么?”
过去一年,他只是明里暗里阻止着,嘴上从没明说过不允许。也对,说了不就真心虚了?
宫爵垂眸看着她,转身捻灭烟蒂,扔进一旁的垃圾桶,眉峰微敛,几秒后才把视线转回她脸上。
“案子判了一年,自有它存在的理由,你非要折腾?”他嗓音很低。
‘“那你告诉我,真相是什么?为什么案子不敢公开?”她直直的盯着他,死的明明是爸和霍骁,她这个家属却连知情权都没有?
她略微冷笑,“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深爱的女人也死在同一个事故里,你会不知详情?”
蓦然提到这一点,空气沉寂了数秒。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眸底深深暗暗凝着她,“我深爱的女人?……也许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爱的是谁,你要听么?”
她忽然紧了眉心,因为她不敢听。
女人多好哄?如果他说爱她,哪怕不真,她还能继续查下去么?

  • 慕香染
  • 霍骁
  1. 慕香染

  1. 霍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