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原来爱情那么伤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沈暨南,张英俊最新章节目录

原来爱情那么伤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沈暨南,张英俊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3 15:04 作者:ADMIN 浏览:3

《原来爱情那么伤》精彩章节

第七章 从天而降的沈暨南

就连刚才走进包厢的时候,都没现在这么紧张,我的心跳快的像是冲出胸膛。

我捋了捋头发,仰头看了一眼,沈暨南就这样站在那里,双手插在口袋,可他的目光,却不曾在我的身上停留。

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到哪里都会发光,总是人群中最显眼的那一个,但从未改变的是,这个男人眼里从来就没有我。我唏嘘了一声,撑着从地上爬起来,但动一动都觉得后腰痛的厉害,小腹也有些隐隐下坠的感觉。

我深吸了一口,走到了沈暨南的身后。

彪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沈暨南走了过来,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下意识的扯了扯他的衣袖,沈暨南这才回头睨了我一眼,虽然他一贯的面无表情,但我却在他的神情中看到出了一丝让我放心的意思。

彪哥在一米开外停下了脚步,轻笑了一声,“沈少爷,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是不是我们这里的动静太大了,吵到你了?”

我没有想到,沈暨南在这里都吃得开,看来,这两年是我在家里太闭塞了,我的担心也是多余的,沈暨南本来就是个有能力的人。

“她欠了你们多少钱?”沈暨南沉声问道。

彪哥丢了烟头,“三百万。”

我大声的反驳道,“是两百万,而且,我刚才已经还了你五十万。”

彪哥伸手指了指我,刚要开口,却被沈暨南打断,“三百万明天会到账,我希望人也可以平安无事。”

“可是……”我想阻止,并不是因为彪哥的狮子大开口,而是不想欠沈暨南太多。但他一个眼神,示意我闭嘴。

而后,我没有去细听彪哥的那些恭维,脑子里一直一团乱,直到沈暨南走出了包厢,我才木讷的跟了上去。

走到夜总会的门口,看到他上了车,我本想说两句什么,这时冯升从一旁走了出来。

他是沈暨南的助理,自从我认识他的时候,冯升已经跟在了他的身边,听说已经有近十年了。

他伸手拦在了我的面前,“林小姐,沈先生要走了,他吩咐我送你回家,车子在后面,请你上车吧。”

这三百万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还给沈暨南了,我不想再接受他的好意,也不想给他添麻烦。我挥了挥手,“谢谢,我自己可以回去。”

冯升没有拒绝,只是恭敬的对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沈暨南从来也没有承认过我,他的助理自然也是如此。

我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冯升又喊住了我。“林小姐,下周是老爷子的生日,沈少爷让我转告你,做一下准备。”

我硬是扯出一张难看的笑容,“嗯,我知道了。”

我最后还是没能带走林深,不仅如此,我还又一次的欠了沈暨南一个人情。加上以前我知道的,不知道的,母亲和林深问他要的钱,我已经不知道欠了沈暨南多少了。这种事情,每增加一次,我的天平就会摇摆一次,让我觉得,和沈暨南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对这段婚姻也越来越没有把握。

我没有回别墅,而是回了老宅,我妈肯定在等我回去。

虽然没有把林深带回去,但我相信沈暨南,既然他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我也不知道这份信任从何而来,但自从我认识他,这份坚定就一直在我心里。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林深回来了。这几天他应该吃了不少苦,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蓬头垢面的,没有一点人样,本来想要骂他两句,最后也咽了下去。

林深本性并不坏,只是一直娇生惯养,所以无法融入社会,自从父亲之后,他也完全不知道家里的状况。

安顿好了林深之后,我才回到别墅。自从结婚之后,我一直一个人住,连保姆也没有一个,我似乎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坐在沙发上,我拿着手机,犹豫着是否要给沈暨南打个电话道谢,但犹豫再三,我还是没有拨通这个电话,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避免尴尬。

我一直试图去拉进我们之间的距离,可是却怎么都做不好。

一周后,是爷爷的生日,虽然是个小生日,却也有许多亲戚好友到场,所以还是包了个宴会厅。在沈家,除了老爷子之外,已经没有人看得起我了,不管当初出于什么原因选择我做了沈家的儿媳妇,我都应该尊敬他。

刚过五点,冯升就开着车等在了别墅门口,我换了一件衣服后就上了车。

生日宴在海城最高档的酒店,想来现在沈暨南也有这铺张浪费的能力,稍微大张旗鼓一点也无可厚非。

下了车我就朝着宴会厅走去,在楼梯拐角处意外的撞见了沈暨南在那里打电话。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朝后退了退,躲在角落的位置。

而沈暨南背着我,显然察觉到我的出现。

他的背影笔挺,一手插在口袋里,语气里带着前所有为的温柔。

“你不用等我,我会尽快回来。”

我从来没有见过沈暨南如此耐心的一面,想来,对方除了许知遥之外,没有别人了。内心里波涛汹涌,不知是什么滋味。

我像极了一个小偷在偷窥着沈暨南的隐私,我想转身离开,却从他的口里听到的我的名字。

“我和林夏暂时不会离婚,这件事我不想再解释了。”

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脚下如同灌了铅,挪不动步子。

我怔怔的出神,沈暨南已经挂了电话走到我的面前,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的讶异,很快却又恢复平静。我想保持冷静,但好像有些困难。我扯了扯嘴角,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沈暨南睨了我一眼,迈步离开,走了两步之后,转身面向我,“走吧,爷爷已经在等着了。”

我机械的点了点头,跟了过去。

在外人眼里,我终究还是沈家的儿媳妇,没有离婚之前,我都必须扮演好这个角色。

一走进宴会厅,就不少人走过来和沈暨南攀谈,而他却一直阴沉着脸,毫无回应。

沈暨南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深沉,内敛,不露声色。

  • 张英俊
  • 沈暨南
  1. 张英俊

  1. 沈暨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