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愿作红轮长相伴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刘氏,刘静最新章节目录

愿作红轮长相伴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刘氏,刘静最新章节目录

2021-12-28 18:24 作者:ADMIN 浏览:4

《愿作红轮长相伴》精彩章节

第四章 安逸则亡


仙羽就这样不动声色地离开华月寺,又秘密地返回,就像是柔和的烟雾飘过眼前,而又不留一丝痕迹地消逝。
见仙羽回到居室,满脸期待而又好奇的连妈妈和紫环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仙羽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连忙摆摆手,苦笑道:“这么多问题,你们叫我要先回答哪个?行行行,且听我慢慢道来。”仙羽详细地讲述了去将军府的经过。
“那么就是说,大将军派了暗卫来保护小姐吗?”紫环惊喜地瞪大双眼,因欣喜而说得眉飞色舞。连妈妈拍手叫好,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巨石。
仙羽默默地拨动着心中的算盘,“连妈妈,这一年来,我们查那个叫冬雨的丫环都查不到什么,若被府中的人知道我们在调查的话,只怕会徒惹是非。”是时候要展现暗卫的能力了。
“可小姐,此事关乎夫人遭受的冤屈呐,怎能不查清楚呢?”连妈妈劝道,小姐,你还要为夫人报仇呐!
“夜,枫,你们下来吧,”仙羽话刚一落,夜和枫就一下子出现了在她们眼前,仙羽向他们几人相互介绍。连妈妈立马就明白了仙羽不派外人调查此事的用意,心里不禁对仙羽啧啧称叹。
夜和枫两人礼貌地揖手行礼,齐声道:“连妈妈,紫环姑娘,幸会,幸会。”
“夜,现在要给你一个任务,连妈妈会向你讲清楚的。”
“是,属下绝对不会令小姐失望的。”
至于为何仙羽会选夜呢,是因为大将军向仙羽说过他俩的性子,夜的性子较沉稳,做事细心谨慎,一丝不苟,最擅长的是查探;而枫的性子虽然容易暴躁,护人功夫可是一流的。
紫环担忧道:“不过你们两个晚上要睡哪里?这里的地方太小了,还有,你们一定要小心,一定不要被别人发现,若被别人发现的话,我们家小姐就遭殃了。”
枫拍着胸口说道:“紫环姑娘,夜和我都是暗卫,所谓的暗卫,就是暗中保护主子的同时,又不能被他人发现,你尽管放心好了。”夜点头称是,手指指着上面说道:“我们睡在梁子上便可。”
“睡在梁子上能舒服吗?没有好的精神又怎能保护小姐,况且小姐都是住在寺里,也没有什么危不危险的,”紫环看着顶上说道。
“紫环姑娘,你还是太天真了,什么在寺里不危险,小姐这一年能活下来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枫一下子脱口而出,夜立即碰了一下枫,示意他不要说,但无奈的是枫都已经说完了,枫也是自己说完才知道说错话了。
仙羽惊得站了起来,走近枫,神色凌然道:“枫,你给我详细道来。”突然仙羽好像明白了什么,被枫一言惊醒梦中人,“我终于明白为何外公要把你们放在我身边了,原来这一年来都不安宁呀。”瞬间她的心就像掉进了冰封的湖底,我一早就奇怪了,一个摆在她们面前的大好的机会,她们又怎会白白地放弃呢?
夜为难道:“小姐,此事本是大将军不让属下告诉你的。”
“这么大的事,怎能不告诉小姐?”连妈妈责怪道。紫环在一旁使着眼色叫他们快说。
这时,仙羽似不在意地走去坐在椅子上,夜和枫看着她,室内安静得让他们两人心悸,只见她拿起茶壶倒了一盏茶,原来倒一盏茶的时间可以那么长,他们两人都能听见茶水碰杯的声音,夜和枫不安地咽了咽口水,清冷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夜,枫,请问你们现在的主子是谁?”
“当然是小姐你啦!”枫故作轻松道,却发现每个人的脸都异常严肃,马上收住了笑容。
“属下的主子是周小姐,”夜说道。
仙羽抿了一口茶,脸上没有一丝波澜,说道:“哦?是吗?我还以为,我只是你们受命于大将军保护的对象罢了。”
“属下愿受主子责罚,”夜和枫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下跪揖礼道。
仙羽轻启朱唇,脸上的神色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符,却又不突兀,“你们起来吧,不必行这么大的礼。若你们不想认我作主子的话,现在可以立马回将军府,我最不喜欢勉强他人。”
夜坚定道:“属下的主子就是小姐,属下誓死效劳。”
“属下万死不辞,”枫坚毅道。之前他们还认为大将军派他们来保护一个大家闺秀,简直就是小材大用,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这个小姐与一般的大家闺秀完全不同,他们在她身上看到了稳如泰山的气魄。
仙羽收到了满意的答案,走去把他们扶了起来,响起的声音悦耳而稳重:“记住,以后无论有什么事,都一定要对我说,绝不能隐瞒,知道吗?”
“是,属下必定牢记于心。”
“看来你们也不是第一次来保护我吧?把你们知道的,全都说出来,枫,你先讲。”
“回小姐,属下和夜在一年前就开始保护小姐了,就是小姐到华月寺的那一天,不瞒小姐,其实在去华月寺的路途上,有一帮山贼早早在途中等着小姐经过,后来在属下们的严问下,才知道有人向山贼透露小姐你的消息,那个卑鄙无耻的山贼居然说…居然说…”枫不忍继续说下去,紧握着双拳克制着自己。
仙羽面带微笑猜测道:“逼我做山寨夫人?”站在一旁的夜异常讶异,一般听到此话的人或是愤怒,或是惊恐,唯独少有见到笑的,好似枫说的事情与她毫不相干般。
“对呀,小姐,你说他是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他自己是什么身份。”
“他死了吗?”仙羽语气淡淡道。
“像他这种人,活着就是浪费粮食!”见仙羽听后又是轻轻一笑,夜更是无比讶异。
“知道是谁指使他吗?”
“是丞相府三姨娘的一个丫环。”
紫环抱怨道:“又是那个三姨娘,”说完,又急忙催促枫,“继续说呀!”
“小姐到了华月寺后,一段时间还是比较安稳的,大概在三个月前,有人趁做膳的尼姑不注意之时,在饭菜里放了毒药。”
紫环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那天捧着斋菜进来的尼姑,她一进门就摔倒了,难道是你们的手笔?”
枫立即给紫环举起大拇指,赞道:“紫环姑娘真聪明!要不然哪有这么容易摔?”
夜一脸严肃道:“小姐,请你放心,属下一定会保你周全,鞠躬尽瘁。”
连妈妈愤怒地骂道:“一定是那个贱人!她取代了夫人的位置还不够,还想让她的女儿取代小姐,小姐,回府的日子步步为艰呐!”
夜风阵阵,璀璨的星光一闪一闪,月儿高高地挂在空中,傲视着大地,树叶相互打闹着发出‘沙沙’的声响,偶尔有几只聊着闲话的鸟儿飞过。仙羽抬头看着这片若被画家描过的天空,心思却全然不在,明亮的眼眶中噙满泪水,原来离府以来都是外公在保护我,以前实在是太安逸了,安逸得就像一场幸福的美梦,现在不醒待何时醒?时间便是最好的沉淀,两年后便是我归来之时…

  • 刘氏
  • 刘静
  1. 刘氏

  1. 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