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这座空城无光小说主角配角纪青念,凌皓辰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这座空城无光小说主角配角纪青念,凌皓辰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1-12-23 14:58 作者:ADMIN 浏览:2

《这座空城无光》精彩章节

第7章 要是分离忽然成永远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终有一天会跟朋友分开,你终有一天会被你最信任的人不信任,你终有一天会觉得自己浑身无力,活着都索然无味,但是,你又必须活着,苟且偷生一般。
01
`
我挑了周末的时候去骆七七家看望她。骆家父母给骆七七的小腿装了假肢,骆七七可以借助拐杖练习用假肢走路。
我抱着骆七七最喜欢的洋娃娃站在离她十米开外的地方,举着洋娃娃喊道:“七七,你要走到我这个位置,我才把洋娃娃给你。”
骆七七笑着,笨拙地扶着拐杖朝我走来:“小样,你等着。”
“你别走太快。”我连忙过去扶住骆七七,“医生说你练习的初级阶段只能一小步一小步慢慢挪动,走太快了脚会痛的。”
骆七七被我搀扶着坐到了轮椅上,她有些不甘心,却又话里有话地说道:“念子,怎么这几天就你来看我啊?”
我猜到了骆七七的心思,问道:“你是不是想问杨言笑?”
“嗯。”骆七七低着头,搓着双手说道,“有时候妈妈推我出去散心,我都会看见杨言笑搂着别人进出酒吧,念子,你说杨言笑是不是嫌弃我了?”
我为了宽慰骆七七,便骗她,说道:“别瞎想,杨言笑为了照顾你,花了很多心思,他努力的方法跟别人不同,但都是为了你好。”
“可我情愿他多打电话给我。”
我很少看到骆七七这个样子,不安全,没自信。
我哄着骆七七,说道:“要不要我陪你出去逛逛?”
骆七七抬起头,眼里闪着光芒:“好!”
得到骆家父母的同意,我带着骆七七出去,在小区附近溜达。骆七七拄着拐杖,十分不方便,我小心翼翼地护在她的身后,走得很慢。
进电梯的时候,跟我们同乘一部电梯的是一位老奶奶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那男孩一直看着骆七七,骆七七有些不好意思。
不一会儿,男孩突然对骆七七说道:“姐姐,你的腿是不是打坏人的时候受伤了?”
我抢先答道:“姐姐的腿是在救好朋友的时候受的伤,但是很快会好起来的。”
男孩一听,转身抱着他奶奶的腿,笑道:“姐姐是大英雄啊!”然后,男孩围着骆七七转圈,一边转,一边发出奇怪的声音,“孙悟空,大显神通,把姐姐的腿变好,变!好啦,姐姐,你的腿好啦。”
骆七七的眼眶湿湿的,电梯到达一楼的时候,男孩蹦跶着出去,回头挥了挥手:“姐姐再见。”
骆七七对男孩点了点头。
“骆七七小姐,请问想去什么地方?”我恭敬地站在骆七七面前,鞠躬微笑。
骆七七做思考状,说道:“我要先去喝一杯咖啡,然后在湖边散步,我要听纪青念给我讲笑话,扮老虎给我看。”
“小纪子遵命,老佛爷,你当心。”我点头哈腰地过去扶骆七七,骆七七被我逗得哈哈大笑。
走到一处咖啡厅的时候,我回头招呼骆七七:“七七,进去喝,还是打包?”
“打包吧。”骆七七说道。
“好的,乖乖在下面等我啊。”我爬上石阶到咖啡店里去买咖啡。排了三分钟的队,花了一分钟买咖啡,出来的时候,骆七七就不见了踪影。
“七七!”我跑到骆七七刚刚站着的地方喊她,但是四下无人应答,她的腿不方便,能去哪里呢?
“七七!”我喊着,然后抓住路人问道,“不好意思,有没有看见一个拄着拐杖的女生啊?”
“没有。”路人连连对我摆手。
正当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忽然看见台阶上窜出来骆七七的身影。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像是在逃跑,跑到台阶处的时候忽然丢开了拐杖,从台阶上滚下来。
骆七七整个身体犹如一块硬邦邦的石头,从上面滚落下来。
“七七!”我尖叫着冲上去,骆七七摔在我的脚边,小腿上满是鲜血。
当时出车祸的那个画面忽然在我眼前浮现,我蹲下去,嘶哑着声音呼救:“求求你们,帮我打一下120……我求求你们……”
路人拥挤过来,帮我拨打了电话,我再一次陪着骆七七进了医院。
这样的事再来一次,我会崩溃的。
我看着昏迷的骆七七,问刚刚给她诊断的医生。医生对我说:“没什么大碍,就是假肢错位了,伤口裂开,我需要重新安装她的假肢。”
我点点头,把医生送出了病房。
闻讯赶来的杨言笑、凌皓辰、穆少白看到这一幕,都傻了眼。杨言笑望着病床上昏迷的骆七七,一把拽住我的手腕,将我拽到医院楼梯口,逼问我:“你说,到底怎么了?怎么又是跟你出去出事的?”
我解释道:“我不知道,我就是去帮七七买咖啡,回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出现在我买咖啡的地方,还从上面摔了下来。”
“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杨言笑推搡着我,凌皓辰在我身后及时护住了我。
杨言笑指着我的鼻子:“你这个扫把星,要不是你做了什么,七七怎么可能次次都会受这么重的伤?”
“我做了什么?”我感到好笑,这个杨言笑到现在还没发现问题究竟出在谁身上吗?我笑道,“是,我是个扫把星。杨言笑,你就不想知道七七为什么要出去散心吗?你自己做了些什么让七七难过,你心里清楚!”
“我做了什么?”杨言笑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手一挥,“凌皓辰,穆少白,你们闪远一点儿!”
我说道:“你还是检讨一下自己吧,每天跟不三不四的女人进出酒吧,你知不知道七七有多伤心?”
杨言笑听闻,瞪大了眼睛,脚往前面一蹬:“我进出酒吧是为了给七七赚钱治腿!你是不是跟七七乱说什么了?你是不是说了我的不是,让七七难过了?”
我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人,不可思议地说道:“杨言笑,你有病吧?”
“是,我有病。”杨言笑说道,“我要去跟七七解释清楚,让她不要相信你。”
我一把抓住杨言笑的手,说道:“你现在不能进去,她在休息,需要安静。”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杨言笑一把推开我,我没站稳,朝楼梯下坠去。
凌皓辰和穆少白尖叫起来,我的眼前一团黑,身体被楼梯硌得生疼,直到我重重地撞到墙上,腿间传来剧烈的疼痛,我才明白了骆七七的感受。
“青念!”凌皓辰从楼梯上狂奔下来,将我慢慢扶起,“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忍着痛,轻声说道:“没事。”
穆少白揪着杨言笑的领口,狠狠地揍了几拳,杨言笑被揍趴在地,还在不停地笑着。
穆少白第一次发那么大的火,他冷冷地说道:“杨言笑,你简直疯了,你还有没有点儿理智?”
“理智?哈哈哈……”杨言笑讽刺地嘲笑道。
穆少白目光冷峻,说道:“笑什么!”
“笑你可怜啊。”杨言笑表情扭曲,与我们所认识的他完全不一样,“你不可怜吗?你在这里正气凛然地教训我,你自己呢?你自己就是一个懦夫。穆少白,你当守护天使守着纪青念?我告诉你,没用!她现在就躺在别人的怀里,你暗恋纪青念这么久居然都不敢说出口,哈哈,真是没用,丢脸!”
我能感觉凌皓辰扶着我的手加重了力道,我的心也为之一颤。
穆少白喜欢我?
穆少白活动了一下手指,又是一拳把杨言笑打趴下。杨言笑像是疯了般笑着站起来,说道:“打得好,打断了咱们兄弟之间的情谊,打得真是好!”
“咱们兄弟之间的情谊早就断了。”穆少白显然不吃杨言笑这一套。
我的腿上猛地袭来一阵疼痛,痛得我“嘶”了一声。凌皓辰将我抱起来:“先去看医生。”
说完,他抱着我,爬上楼梯,张口喊着医生。
路过穆少白身边,他侧身对着我,眼角余光与我相对的一刹那,我竟然不知所措起来。
我忽然悲哀地想,我们所有人的友情是不是快要走到尽头了?可是这场筵席还没完,我不想离开,一点儿也不想。
医生替我诊断了一下,说我的脚只是扭伤了,暂时没有办法走路,要等脚腕的红肿消了之后才能走路。
凌皓辰坐在我旁边,皱眉道:“又多了一个伤患。”
“嫌弃我啊?”我没好气地问道。
“哪敢。”凌皓辰说道,“要是我嫌弃你的话,还不得被别人钻了空子?”
我知道凌皓辰的话中之意,忍不住问道:“吃醋了?”
“吃你。”凌皓辰瞪了我一眼。
我故意白他一眼,然后靠在枕头上休息。突然,我看见病房的玻璃窗外闪过蓝色衬衫的一角。
穆少白……
他不进来看我,是不是代表跟我之间有隔阂了?
感情这种东西真恼人。
我对凌皓辰说:“凌皓辰,我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来照顾我,你先回去吧。”
“我不。”凌皓辰拒绝道。
我说:“我爸爸来了的话,会拿着凳子把你轰出去的。”
凌皓辰有点儿为难。
我说:“我爸爸来了的话,会把你们都轰出去的。”
凌皓辰拽着我的手,强制性地跟我拉钩,说:“不准让穆少白单独来看你。”
我就知道!
我应道:“好,我答应你。”
我再三保证之后,凌皓辰才放心地离开了。我赶紧给纪大海打电话,小心翼翼地告诉了他我受伤的事。出奇的是,纪大海并没责备我,而是答应我说会立即过来看我。
挂了电话后,我因为脚上了药的缘故,很快就困了起来。
02
`
等我醒来的时候,纪大海正坐在一旁打瞌睡。
“爸。”我喊了他一声,慢慢地坐起来。
纪大海一下子就醒了,见我已经醒了过来,忙跑到柜子旁打开保温瓶,问道:“醒了?饿了吧?我给你熬了点儿汤,玉米排骨汤,对身体好。”
我诧异道:“爸,您还会熬汤啊?”
纪大海尴尬地给我盛了一碗汤,说道:“这不还要照顾你的身体吗?我得学着熬汤做菜,来,尝尝。”
我点点头,正准备伸手去接,纪大海忽然缩回手,说道:“还是我喂你吧。”
我一脸哀怨,说道:“爸,我又不是小孩。”
“可你是病人。”纪大海的理由有理有据,他舀起一勺汤,在嘴边吹了吹,递到我的嘴边,“来,喝。”
我一口咬住勺子,将浓汤灌进喉咙,称赞道:“纪大厨,味道不错,有前途。”
纪大海尴尬一笑,说道:“别挖苦你老爸了。”
我笑着看着眼前这个细心的男人,说道:“爸爸,您变了。”
纪大海低着头,就像一个小孩子在求证对错一样,问道:“变成什么样了?”
“变得……慈爱,有人情味了。”我认真地说道。
纪大海放下手里的碗,叹道:“以前是爸爸不够好,对家里顾得太少,所以你后妈才会离开我们。”
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再想到那天夜里他喝醉酒生出来的白发,轻声说道:“爸爸,我永远都不会离开您的。”
纪大海抬起头,眼里噙着泪水。
在医院休息了两天,吃了纪大海送来的许多补品,我也能下床一瘸一拐地走路了。我的病房离骆七七的病房不远,正好闲着没事可以串串门。
我像个老年人一样颤巍巍地走到骆七七的病房门口,敲了敲门。
“谁啊?”她在里面问道。
我回答道:“病友。”
“进来。”
经得同意,我打开门走了进去,骆七七坐在床头削着苹果,头也不抬地说道:“欢迎加入瘸腿行列,我是你的老板骆七七。”
我坐在骆七七旁边,凑近说道:“啊……”
骆七七无奈地削了一大块苹果塞进我的嘴里,我嚼了嚼,说道:“真甜。”
骆七七往下一瞥,看着我的腿,问道:“什么时候能痊愈?”
我说道:“半个月。”
骆七七坐直身体,说道:“我帮你骂过杨言笑了。”
一听骆七七这么说,我就知道她心里怕我介意。
我说:“七七,杨言笑做得过分,都是因为你。我不会为了他而对你有什么不满的,因为比起杨言笑,我更在意的是你。他爱怎样就怎样,我不关心。”
骆七七见我不在意,这才松了口气,但是她的神色依旧很沉重。
我握住骆七七的手,问道:“七七,昨天你到底怎么了?突然从石阶上掉下来,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骆七七抬头望着天花板,说道:“你发现了吗?在咖啡店的旁边有一个舞蹈培训班。”
“嗯?”我有点儿不明白骆七七的话。
骆七七继续说,像是在向往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一样:“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个优秀的舞蹈家,穿着漂亮的裙子在聚光灯下跳舞,多美啊。虽然剪了短发后,这种梦想被扼杀了,但我只是不愿意去承认罢了。念子,你不知道,很多时候我都会偷偷地在家里练习。”
我沉默不语。
骆七七低着头,笑着说道:“除了成为一个优秀的舞蹈家,我还希望以后能过着平静有趣的生活,有一个相伴一生的恋人,生一个可爱的女儿。我要带着我的爱人和女儿去吃遍全球最好吃的东西,去很多地方旅游、合影留念,这样等我们老了的时候,再回过头来看,多有意义啊。”
骆七七的眼神暗了下去:“可现在,一切都没了。”
“怎么会?”我隐忍着,按住骆七七的手,说道,“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陪你去,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陪你。”
“念子。”骆七七轻轻推开我的手,说道,“我爸妈要带我去美国了。”
我心里一惊,不敢继续问。
“就在后天,快吧?”骆七七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神情很复杂。
“我去上个洗手间。”我装作平静的样子缓缓起身,关上门,背对着墙壁,大口地呼吸。
我透过门窗往里面看去,骆七七垂着头,亮晶晶的液体滴落在她的手上。
我疾步往洗手间跑去,顾不得腿上的疼痛。到了洗手台前,我打开水龙头,不住地往自己的脸上抹水,想要隐藏眼里的泪水。
可当我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才猛然发现,无论怎么隐藏,眼眶都红肿得不行。有些细节抹不掉,有些回忆忘不了。
等骆七七出国的那一天,我大清早就收拾好自己,想跟她来一场最后的告别。可是当我到了骆七七的家里时,无论怎么按门铃,都没有人来开门。
听见声响的邻居打开门问我:“你找这家人?”
我点点头。
邻居诧异地问道:“你不知道他们出国了吗?”
出国?怎么这么早?
我一听,顾不上继续问什么,疯狂地跑出小区,拦了辆车就直奔机场。
骆七七也真是的,不是说中午12点的飞机吗?怎么现在就走了?
在出租车上,我的手机短信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瞬间觉得世界快要崩溃了。
第一次那么伤感,是看到纪明离开的时候给我留的言。
这一次是骆七七。
“念子,很抱歉我骗了你,现在我已经在美国了,我是昨天中午12点的飞机。原谅我,我怕你来送行,我一定会哭到不能自已的。念子,不要想我,也不要像我,你一定要幸福,要快乐。我跟杨言笑已经分手了,我的幸福就此终结,不要为我惋惜,要恭喜我,我新的人生从此开始啦。念子,你千万要记住,我骆七七从来没有责怪过你,认识你是我这些年来最幸运的一件事。”
我手里拿着手机,久久未回复她。眼泪在我脸上成串成串地掉落,我心里未曾遗憾,只是难过,因为正如骆七七一样,认识她也是我这些年来最幸运的一件事。
“要快乐。”我自言自语道。
司机对我说:“小姑娘,机场到了。”
“不用了,师傅,掉头,回家。”我望着车窗外高大的候机厅,如是说道。
03
`
从此以后,我的生活里少了骆七七,再次变得孤单起来。
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落下了不少功课,于是每天晚上都在拼命补习。
这天晚上,我还在奋战的时候,忽然有人敲了敲我的窗户。
我掀开窗帘一看,惊讶道:“凌皓辰!”
我连忙打开窗户,凌皓辰从外面爬了进来。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反锁上房门,转头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凌皓辰坐在我的床上,大口地喘气,说道:“纪青念,你过来。”
我坐过去,凌皓辰搂住我的肩膀,将头靠在我的肩上歇息。我没有拒绝他,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对我说:“杨言笑要去报仇,已经计划好了。”
在我的意料之中。
凌皓辰继续说:“我劝解不了,所以我选择帮他。”
我也早该想好的。
我问道:“所以,你这次来是在跟我告别吗?”
凌皓辰点点头:“万一我出了什么事,你……”
“你出去。”我偏过头,眨了眨眼睛,就要掉出眼泪来。这些天我哭得太多了,泪腺已经能感知到我的情绪了。
“念,我欠杨言笑的。”凌皓辰轻声说道。
我腾地站起来,厉声道:“真正的兄弟是不会任由他去做冲动的事情的!凌皓辰,你知不知道,你要是陪他去做了,你会失去什么?”
“我知道。”凌皓辰站起来说道。
“你有可能会失去我。”我说。
凌皓辰一愣,又说道:“我会拼尽全力守住你。”
我一时有些头晕,将凌皓辰推到窗前,说道:“你走吧。”
“念……”
“走!”我打开窗户,背对着凌皓辰。
凌皓辰在我身后站了好几秒,然后从窗户翻出去,踩着空调外机跳了下去。
我愤怒地关上窗户,拉上窗帘,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生闷气。
这都什么跟什么?我知道要给骆七七报仇,但不是计划着去打架吧?这些人有没有脑子啊?不,我居然还指望杨言笑有脑子?
真是可笑至极。
第二天,一整天我都在想这件事,越想越觉得不安,生怕凌皓辰脑子一热就去帮着杨言笑打架。杨言笑是什么人?欺负骆七七的,他肯定会往死里揍啊!
我一放学就急忙跑到了华叔家,华叔见我去找他,客气地让我进屋。我连忙说道:“华叔,不用了,您听我说就好。”
华叔问道:“是跟阿辰有关吧?”
“嗯。”我点点头,说道,“昨天凌皓辰说会帮杨言笑一起去打架,之前杨言笑奇怪的行为就让我觉得诡异了,我怕会出什么事,所以您平时把凌皓辰盯紧点儿。”
“我明白。”华叔会意道,“好不容易让阿辰回了学校,我不会让他再去做傻事的。”
叮嘱华叔后,我半信半疑地往家的方向走去。但我的心一直揪着,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轻易地平息。
这件事让我睡都睡不好。
第二天我去凌皓辰的教室找他,却发现他不在教室。我问坐在后面的一个女生,凌皓辰今天有没有来上课,女生告诉我今天凌皓辰请假了。
请假了!
我顿时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突然脑子灵光一闪,立马奔到穆少白的教室,结果穆少白也请假了。这群人,是打算只瞒着我一个人吗?
我下意识地拨了穆少白的电话,电话“嘟嘟”响后,我真想抽自己一耳光。我该怎么跟他说呢?
“喂?”穆少白接通了电话。
“喂,呃……穆少白,我……”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呢。”穆少白似乎猜到了我想问什么,一句话就给我吃了一剂定心丸,“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放心,都没事,我会好好保护皓辰的。”
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在花坛边坐下。
“谢谢你,少白。”
穆少白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说道:“对于你,我只有一个要求,我们之间能不能不要这么生疏?”
我答道:“好。”
穆少白挂了电话之后,我才整理好心情去上课。
可是,到了下午,噩耗传到了我的耳中。
穆少白让我去警察局。我一放学就往警察局跑去,穆少白和凌皓辰站在警车旁,警察从警车上带了两个人下来,一个是白浅,一个是上次在马路边问路的大叔。
白浅回头看着我,眼里全是怨恨。警察推了她一下,催促道:“快走!”
我走到凌皓辰身边,问道:“你没事吧?”
凌皓辰侧过头,没理我。
我又继续问:“杨言笑呢?”
凌皓辰还是不告诉我。
穆少白在我身后拉着我的胳膊,轻声说道:“青念,你过来。”
我看着穆少白,穆少白眉头紧锁,说道:“言笑……言笑因为斗殴被打成重伤,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已经去世了。”
“什么?”我下意识地问道,“这种词你用在一个少年的身上,真的好吗?”
穆少白摇了摇头,抓住我的肩膀,说道:“你知道吗?言笑红了眼,不顾一切地跟那群人打架,他只有一个人。我跟警察赶到的时候,他被一群人围着,有的用脚踢,有的用棍子打……”穆少白说着说着,声音哽咽起来,“言笑一个人……一个人被他们这样殴打……他,他现在已经,已经不在我们身边了,你懂吗?”
我愣住了,眼前浮现出初见杨言笑时他不羁和开朗的样子,他和骆七七打闹时的样子。
我问:“凌皓辰呢?”
我跌跌撞撞地走到凌皓辰身边,看着他丝毫没有受伤的身体和脸颊:“凌皓辰,你呢?你没有去吗?你没有受伤吧?”
凌皓辰轻声一笑,问道:“现在支持我去帮阿笑了?”
我眉头紧锁,连忙摇头,抽泣道:“不是的……我,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人受伤出事。我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我希望你能劝住杨言笑,让他不要做傻事,七七在大洋彼岸会很难过的……”
凌皓辰一脸冷漠,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迷迷糊糊睡了一整天。如果我知道会是这样,我一定会拼命把阿笑救出来,我会让那群人好看的。”
穆少白叹了口气,说道:“皓辰,你怎么就不懂?就算你去了,你们两个人也斗不过那一群人的。”
“那也好过在背后当缩头乌龟吧?”凌皓辰冷笑着,眉眼如霜,看着穆少白。
穆少白摇了摇头,说道:“不可理喻。”
“我是不可理喻。”凌皓辰讽刺道,“现在,骆七七离开了我们,去了美国,阿笑是我们共同的好友,因为我们袖手旁观而失去了生命。穆少白,你有多大的脸才会说出我不可理喻这种话?”
“盲目的行为本来就会带来不好的后果,杨言笑的性格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要是不阻止你的话……”穆少白皱着眉头,话到嘴边未能说完。
凌皓辰听出了端倪,问道:“你不阻止我?”
穆少白见此,干脆全盘托出:“是,是我阻止了你。我在给你的饮料里放了安眠药,所以你才会昏睡一天。”
凌皓辰怔怔地看着穆少白,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扑上去抓住穆少白的领子:“穆少白!”
“皓辰!”我吓了一大跳,跑上去,却不敢触碰凌皓辰。
“你好有能耐啊,穆少白!”凌皓辰咬着牙,怒目圆睁。
穆少白也不还手,被凌皓辰揪着衣领,双脚已经腾空而立了。穆少白眯着眼,笑得令人揪心。
他说:“凌皓辰,你可以不顾自己的生命,但是你不能让在乎你的人难过。因愧疚而要挽回情谊的方式有千万种,你这种太极端,我不希望青念的幸福因你而毁于一旦。”
凌皓辰抓住穆少白衣领的手慢慢松开,缓缓勾起嘴角,说道:“说出实话了?原来你对纪青念这么上心,连兄弟情义都比不过啊。”
凌皓辰的话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低吼道:“凌皓辰,你少说两句!”
凌皓辰脸色难看地看着我,问道:“你帮他说话?”
我心里很乱,凌皓辰的智商突然为负了吗?
我说道:“杨言笑意外死亡,穆少白心里不比你好受,可人家又没做错什么。”
“没做错什么?”凌皓辰重复着我的话,像看着陌生人一样看着我,“纪青念,穆少白上一句才说是为了不让你的幸福毁于一旦,你下一句就开始维护他了?好啊,如果你觉得穆少白比我优秀,比我更适合你,你说,我可以退出!”
凌皓辰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毫不留情地浇灌在我的头顶,我气得浑身发软,毫无半分力气来指责他。
穆少白冲上去推了凌皓辰一下,为我打抱不平:“凌皓辰,你这不是人说的话!”
“那你是人吗?”凌皓辰吼道。
“闭嘴!”我怒火中烧。
凌皓辰看着我,眼里仿佛燃着一团怒火。
我心里难过,一不留意,眼泪就滑了下来。我伸手抹去,挤出笑容,说道:“凌皓辰,你如果对我有意见,没关系,大不了咱俩分手。反正你不是除了责备穆少白,还责备我吗?分手吧,我走,我可以不烦你。”
我整个身体不停地颤抖,我别过脸,不敢看凌皓辰。
不要答应我,不要答应我……我在心里呐喊着。
“你以为没了你,我就过不了吗?”凌皓辰的声音很冷。
我的世界轰然倒塌,凌皓辰挪着步子,慢慢转身离开。一步一步,就像踩着我过去的。
我仰起头,心里的疼痛一阵一阵的,最终还是忍不住,弯着腰,手紧紧捂着胸口。
我以前从来不知道,原来心痛真的可以让人变得难以呼吸。
一只手贴着我的背,穆少白慢慢地蹲在我的身边,我瞧见他的脸色也并不好。
“对不起。”我说道,我知道穆少白无端受到牵连,我有很大的责任。
穆少白没有说话,他抓着我的肩膀将我扶起来,轻声说道:“我送你回家吧。”
穆少白将我送到小区楼下的时候,也没跟我说一句话,犹如魔怔一般离开了。
穆少白是军人家庭出身,从来走姿坐姿都十分挺拔。可现在,他低着头,脚下如灌铅般沉重。我抬头望着高楼间残留的夕阳余晖,苦笑着,果然,我们五个人分崩离析了吗?
晚上,我给纪大海做了晚餐,他回来后,吃完饭就疲倦地进房间睡觉了。我收拾好碗筷,洗了个凉水澡,没有擦湿漉漉的头发,就这样坐在书桌前发呆。
手机屏幕一直亮着,亮了20秒后锁屏,我又开启,又继续亮着。
屏幕上是凌皓辰的联系方式,我好想打电话过去,好想跟他说,对不起,我不想分手,我是说气话,你原谅我好不好?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都已经跟我说,没有我,他能好好生活啊。
我一仰头,咬着下嘴唇,终于还是没能忍住,趴在桌上小心翼翼地哭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的振动声吓得我立即跳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我拿起手机,念叨着:“凌皓辰,凌皓辰……”
待眼睛适应了手机屏幕的亮度,我方才看清是骆七七。
我接听后,一开口就崩溃了:“七七……”
“念子。”骆七七的声音也有些不对劲,就像刚刚哭过一样。
杨言笑死了,凌皓辰或者穆少白应该告诉骆七七了。我心里明白,我拭去眼泪,努力微笑着说道:“七七,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
骆七七沉沉地叹了口气,问道:“你哭了?”
“做噩梦了。”我编着谎话。
骆七七说道:“念子,我睡着了,我梦见阿笑了,他满身鲜血,在地上朝我慢慢爬来,他的脸上……”骆七七抽泣了一下,继续说道,“脸上全是碎片和眼泪,他问我为什么跟他分手。念子,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吗?如果可以,我死都不愿意跟阿笑分手啊……可是我这个样子,这个样子是会成为他的累赘的!”
“我懂,我懂。”我连忙出声制止哭泣的骆七七,说道,“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相爱的两个人怎么甘心南辕北辙呢?”
而凌皓辰甘愿跟我南辕北辙,他是不是……
我说道:“七七,过几天等杨言笑下葬了,我去看他,你有没有要带的话?”
骆七七平静下来,沙哑着嗓音说道:“告诉他,我很想……”骆七七停顿了一下,将未说完的话咽了回去,转而用冷冷的语气说道,“希望他下辈子做一个善良、理智、明是非明真理的人,好好念书,长大后娶一个温柔的女孩,幸福一辈子。”
我逼回眼泪,电话那头的骆七七让我心疼。
我靠着椅子,仰着头看着屋顶,说道:“我一定带到。”
骆七七,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能够回到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你让我失去自己的生命,我都愿意。

  • 凌皓辰
  • 纪青念
  1. 凌皓辰

  1. 纪青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