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重生之1991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赵笠,李亚楠最新章节目录

重生之1991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赵笠,李亚楠最新章节目录

2022-01-10 13:07 作者:ADMIN 浏览:2

《重生之1991》精彩章节

第二章 债台高筑

  正当赵笠急的团团转的时候,忽然,旁边过来一个骑着二八大杠的年轻男子。

  “哟,这不是赵少吗,老弟我正打算去找你呢!”

  男子下了车,来到赵笠的跟前,伸出一只手,搭在赵笠的肩膀上,嬉笑道:“昨天不是约好了吗,今天不醉不归,老六和长毛已经在等着你了!”

  赵笠皱了皱眉头,沿着记忆,他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当然,出去喝酒,是他掏钱。

  来人叫刘全,是赵笠搬来这里不久后认识的酒肉朋友,除了他们两个,还有两人,一个叫长毛,一个叫老六。

  都是附近不学无术的小地痞,偷鸡摸狗,样样在行。

  以前,家里没钱了就让李亚楠到街坊邻里那儿去借,能混一天是一天。

  而像刘全这样的小流氓,自然是跟闻到腥味的苍蝇一样,吸血鬼似的附在他身上。

  看着不怀好意看着自己的刘全,赵笠忽然心生一计,他哈哈一笑道:“好兄弟,来得真早啊!”

  刘全眯了眯眼睛,同样拍了拍赵笠的肩膀,笑嘻嘻道:“赶紧的啊,哥几个都等着呢!”

  赵笠故作沉思,他想了想,然后对刘全说道:“老是去外面喝酒没什么意思!”

  “哦?”

  刘全惊讶道:“那赵哥你的意思是?”

  赵笠哎了一声,对刘全说道:“咱哥几个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们也没有来过哥哥家,要不这样,今天你们都来我家里喝酒,如何?”

  刘全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转而笑道:“那感情好啊,你回家准备着,老弟我这就去通知其他兄弟!”

  说着,他就要骑上自行车准备走人。

  不料赵笠却拦住他,“哎,你急什么,我东西都没买呢,难得来一趟我家,我总得准备点好东西招待你们吧?”

  刘全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赵笠不悦道:“买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肯定不够人手啊,你不得把你的自行车借我一下?”

  听着赵笠的话,刘全眼睛都亮了起来,“居然要用自行车来运东西,那今天不得赚大发了?”

  二话不说,刘全就将车子留了下来,他拍着胸口:“应该的应该的,让赵哥你请喝酒,总不能还让你累着,车你尽管拿去用,我走路过去,反正和长毛他们家隔着也不远!”

  看着刘全走远了,赵笠这才上了自行车,只是他却并没有要往菜市场的方向去,而是拐了个弯,朝着二手车市场去了。

  华国的二手车市场,是在去年的时候,京都那边形成的规模,甚至都不能说是二手车市场,只是一个自发组织起来的自由交易场所而已。

  本地的这个二手车市场,只有几间店铺,老板就是京都那边的人,在本地以低价收购各种车辆,然后再运回京都去卖。

  “老板,你看看我这辆车值多少钱?”

  赵笠找到收二手车的老板,拍了拍身旁的自行车。

  老板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头上一顶破旧的稻草帽,操着一嘴儿京腔,跟个干了一辈子农活的老农民似的,他瞥了一眼自行车,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一百块,不讲价!”

  这辆二八大杠可是进口的锰钢雪花漆,市面上得一百八,是刘全为了充面子省吃俭用买下来的,还没开多长时间,九成新。

  知道老板这是在压价,但是赵笠却不在意,反正不是自己的东西,有什么好心疼的。

  “成交!”

  老板没想到赵笠居然这么爽快,他不确定的问道:“你想好了?”

  赵笠叹气道:“没办法,最近手头紧,不然我也不卖给你!”

  捡了这么大的便宜,老板当然不会多说什么,直接从钱包里点出一百块钱,其中居然还有一张去年刚出的新版五十大钞,市面上都没有开始真正流通开来的,一般人见着了,都会以为是假的。

  但是赵笠是谁,他可是拥有上一世的记忆的,什么版本的钱没见过?

  老板仔细观察着赵笠的表情,心里暗暗吃惊,他想了想,又从钱包里扯了一张一块钱的。

  将所有钱一并钱拍到赵笠的手里,老板哈哈笑道:“爽快,你这个兄弟我交了,下次如果还有车子要卖,尽管找我,我绝对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

  听这话,看样子老板是将赵笠的自行车当做是来路不正的玩意了。

  赵笠也不解释,他收好钱,也不打招呼,径直出了二手车市场。

  距离家里还有好几公里,但是那个年代,哪里有打车这么一说,都是走路,连喊个牛车,都是奢侈。

  在菜市场里,买了一袋子二十斤装的粳米,还有一袋十斤的面粉,两斤猪肉,一个背篓。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在小卖部里买了一斤散装的糖果,有好几种,分别是包装袋上画着一只大公鸡的“喔喔奶糖”,以及本地叫做“玉米烧”的玉米软糖,最后一种则是最常见的条状形的“虾酥”糖果。

  所有东西加起来,花了八块二毛。

  回到家里,还没进屋他就对着里面大喊起来。

  “老婆!”

  听着赵笠的呼喊,李亚楠连忙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见得赵笠扛着大包小包,她连忙过来帮忙。

  “买这么多东西,你哪来的钱?”

  “家里已经欠了这么多债,你花钱还这么大手大脚的,这日子到底还过不过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李亚楠还是动作轻盈的接过十斤面粉,脸上的笑容是怎么都掩盖不住。

  “吃猪肉啦。”

  李亚楠碎碎念,两斤猪肉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她已经记不起,上一次吃猪肉到底是什么时候了。

  忽然间打了个冷战,李亚楠连忙反应过来,她下意识的去看赵笠,生怕自己这种出格的行为,又会引来他的打骂。

  看着李亚楠的样子,赵笠心里叹了口气,常年打骂他们母女,自己在她们心中,完全就跟恶魔无疑,哪怕自己什么都没说,她们还是会觉得害怕。

  这种情况短时间内是解决不了的,得在往后的日子里,慢慢将信任重新培养起来。

  小春儿毕竟才四岁,哪怕经常被赵笠打骂,却也很轻易的相信了他的话。

  听着爸爸的喊声,小姑娘蹦蹦跳跳的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爸爸,给小春买糖果了吗?”

  将米袋放到一边,赵笠从背篓翻出一个袋子,抓起一大把糖果递到她面前,“有三种糖果哦!”

  小春儿下意识去接,只是还没有碰到糖果,小手又触电般缩了回去,她可怜巴巴的看着李亚楠,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满是渴望。

  “拿着吧。”

  李亚楠擦了擦眼角,虽然不知道赵笠今天是怎么了,但一想到五天之后自己这一家子就要完了,她也没有再去想那么多,吃饱喝足了,当个饱死鬼也好。

  小春儿欢呼一声,一把夺过赵笠手中的糖果,包装袋撕不开就放到一边,先将虾酥糖缠绕起来的袋子扯开,然后拼命的往嘴里塞。

  赵笠心里酸酸的,他拉着女儿的手坐在台阶上,然后给她剥糖果,小春儿摇头晃脑,腮帮鼓鼓的,也不知道嘴里有多少颗糖。

  “以前那个人渣让你们受苦了,从今往后,我会弥补这一切!”

  赵笠说着,转身进了屋。

  听着这番莫名其妙的话,李亚楠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她总感觉,今天这个恶魔,好像开始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结婚四年多,他从未跟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别说语气好点了,就是连让他回家别打自己,那都是一种奢望。

  看着在厨房忙碌的赵笠,李亚楠几次想要帮忙,结果都被他制止了。

  以往的日子,哪次在家不是醉醺醺的,从曾经的富二代到如今的一贫如洗,赵笠就从来没有做过家务,李亚楠太了解赵笠这个人了,印象里,他就不是会做饭的人。

  但是看着他忙碌的身影,看上去却比自己这么一个女人还要熟练的样子。

  这个恶魔,今天居然主动给她们做饭了。

  “别愣着了,试试我的手艺吧!”

  赵笠亲自给她们盛了满满一大碗的米饭。

  两菜一汤,现代人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那个时代,能吃上猪肉,对寻常老百姓来说,就已经是比较奢侈的事情了。

  以前母女俩都是吃赵笠的剩饭,遇到他心情稍微好一点的时候,才能坐下来。

  今天还没开吃,居然让她们坐下来一起吃饭,在以往的时候,李亚楠是想也不敢想的。

  见母女俩站在边上不动,就这么眼巴巴看着自己吃,赵笠站起身,伸出手拉她们俩入座。

  李亚楠看在眼里,条件反射往旁边躲去,小春儿毕竟年幼,心里好像就没有隔夜仇,谁对她好,她立马就会放下戒备。

  欢呼一声,小丫头就趴在了桌上,举起筷子飞快巴拉着米饭,香喷喷的猪肉,吃在嘴里,满满的幸福。

  赵笠微微叹了口气,对李亚楠说道:“你也坐下来吃吧。”

  “我给你们做吃口吃的,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李亚楠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眶一红,说道:“姓赵的,你到底安得什么心?”

  “你是不是在外面,还有别的事情?”

  “我……不是。”赵笠解释道:“你不要想那么多,就是单纯的吃顿饭而已!”

  无论赵笠怎么解释,李艳楠就是不肯坐下来,赵笠无奈,只好自己端着饭碗,回了房间。

  直到他关上房门,李亚楠这才敢落座。

  “劳资做的饭菜,居然得一个人在房间里吃,这算怎么回事!”

  一边扒拉着饭菜,赵笠心里郁闷无比。

  一家三口住的是一个小破屋,除了厨房和大厅,只有一个房间,到处都堆满了杂物。

  屋外用烂砖烂瓦搭了个简易的棚子,养了几只生蛋的老母鸡。

  哪怕再穷,几只老母鸡都舍不得杀,为此李亚楠没少被赵笠毒打,什么事情她都不计较,但是唯独在几只鸡上,她从来没有退缩过。

  因为女儿要长身体,得吃鸡蛋。

  这个家实在太穷了,以至于就连老鼠和蟑螂,都不愿意光顾。

  吃完饭,赵笠走了出来,李亚楠和小春儿已经在收拾饭桌,见得他出来,动作就是一顿。

  为了不让她多想,赵笠连忙将碗筷递过去,扯着笑脸:“麻烦你洗一下碗。”

  可能是吃得太饱了,小春儿趴在桌子上眼皮打架,耷拉着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

  看了一眼厨房里,李亚楠正在专心的洗着碗,并没有注意到这边,赵笠轻手轻脚的抱起小春儿,让她躺在自己怀里。

  小姑娘睡梦中,还在吧唧着嘴巴,像是在回味着刚才的糖果和饭菜。

  在屋内环视了一周,赵笠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张泛黄的日历上。

  “1991年4月2日……”

  李亚楠洗完碗,发现赵笠正抱着小春儿,她吓了一大跳,以为赵笠想要干嘛,正要走过去质问。

  但是赵笠已经给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点声,春儿睡着了。”

  看着身旁坐立不安的李亚楠,赵笠还是硬着头皮问起了家里的财务情况。

  “自从你每天出去鬼混之后,家里就从来没有过剩余,我都是靠着向邻里街坊借钱过日子才不至于被饿死!”

  “五姨家借了一块三,陈伯家里借了七毛二,还有王叔家……,一共是十二块五毛五分。”

  李亚楠平时带着小春儿出去做零工,一个月能有十几块钱的收入。

  不买任何额外的东西,日常花销就是吃饭,每个月其实是能有一些盈余的。

  但她的钱,基本上一到手就会被赵笠抢走拿去吃喝嫖赌,她不给就会被毒打,以至于每个月都要靠借钱才能解决最基本的温饱。

  赵笠在日历上撕下一块,一手托着熟睡的小春儿,一手不停做着记录。

  除了家里欠的十二块五毛五,还欠着赌场那边一大笔钱,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一千块。

  而且这些钱,都是当下急需要还的。

  赵笠在附近臭名昭著,别人都当他是瘟神,避之而恐不及,肯借钱给李亚楠的,都是隔壁一些老实心善的邻居,家境都不好,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只因为不忍心看着可怜的母女俩被饿死,所以才饿着肚子,暂借一点钱给李亚楠。

  那些邻居都很需要这些钱维持生活,而一个月的借钱期限,也已经没有几天了。

  至于赌场那边,就更不用多说了。

  到了期限赵笠要是拿不出钱来,李亚楠和小春儿就麻烦了。

  “1991年……”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北边老毛和美洲白头鹰搞冷战的时候,靠着倒卖生活用品过去的那些倒爷个个都发了大财。

  记忆里,赵笠的爹妈就是赶上了那一阵子,才造就了他赵家的百万身家。

  他们死后,毛鹰冷战跟着结束,专门干这一行的倒爷们没了渠道,很多半成品都囤积在厂子里出了不手,许多人都已经走投无路了,赵家也不例外。

  当时赵家最巅峰的时候,在本地可是足足有十二个厂子,生产毛毯的、做橡胶凉鞋的,还有糖厂和罐头厂一条线直供的大厂子。

  只不过他爹妈死后,底下的那些人都昧了他赵家的所有产业,刚成年的赵笠,一点本事都没有,连去讨回公道的想法和勇气都没有。

  但是就目前看来,这么多厂子,只是赵笠没有去讨要而已,毕竟经营权一直都是赵笠的爹妈的,什么转让合同都没有,那些人就算靠着上头的关系弄了一些假文件,但不可能所有人都有这个本事的,他就不信没有那么一两个漏网之鱼!

  但凡能够找回一个厂子,那么赵笠就能够充分利用起来,暴富不再是梦!

  “看来想要赚钱,还是得从以前那些白眼狼中下手才行啊!”

  • 李亚楠
  • 赵笠
  1. 李亚楠

  1. 赵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