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她又娇又飒最新章节列表_王妃她又娇又飒全文免费阅读(长公主赵小姐)小说

小说:王妃她又娇又飒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想开花的仙人球

角色:长公主赵小姐

简介:\”二房不听话,远远的嫁了;
白莲花作妖,远远的嫁了;
渣男找茬,远远的嫁了;
婆婆不喜,额,这个不能远远的嫁了
无妨,本王妃有才又有财,温柔贤惠天下皆知,挑我的不是,你确定不是你想不开?\”

书评专区

夜行骇客:男主穿越前是个心理医生,穿越后脑子里出现金手指,第一反应就是我是不是疯了,连穿越都是妄想?够专业233相较于有趣的世界观,独到的职业体系,异常出彩的女配们,男主实在不太讨人喜欢。萌新装大佬,要想端得住,需要主角很聪明很有演技才行,不然一露怯就完蛋。然而男主智商和演技都不太行,导致迪化部分全靠给配角降智,很尬。大环境的基调是混乱危险,朝不保夕。男主早就泥足深陷,却一直都是天真的鸵鸟心态——不想冒险,不想努力,就想过自己的小日子。这都不是怂,真的不太聪明的亚子,看着很膈应。风格独特的群像文,暂时还在追连载。

全球制造:垃圾太监吧

隐天子:好书 上交国家

王妃她又娇又飒

《王妃她又娇又飒》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年轻一辈的姑娘中,以荣华郡主为首,继续在花园中游玩。

紧随郡主身侧的,则是像是将军府长女萧玉诗,御史府赵玉珍等这些府邸的贵女。

李泽微则与吏部尚书府长女张溪月,兵部尚书府嫡女刘靖瑶等一起边走边聊。

走到凉亭之后,亭中桌上已经摆满了茶水点心,萧玉诗看郡主那桌已坐满,便走到另一桌,“泽微、溪月、靖瑶来这边坐。”

刚落座,便听到赵玉珍对着李泽然嘲笑道:“今日怎么未戴多少首饰,难道是选不到可戴出来的?”

李泽然本来与几个交好的姑娘正在聊天,顿时满面通红,羞的无地自容。

亭中除了公主之外,名门闺秀在京城中排得上名的基本在场。

若今日再让人如此羞辱,不说自己以后在各世家夫人面前抬不起头,就是李家也将颜面扫地。

“今日有郡主珠玉在前,在座各位小姐也是个个人比花娇,泽然就是在打扮也是自愧弗如,承蒙郡主不弃能来府中沾沾花香已是满足,”李泽然说了两句便在无言语。

李泽微叹口气,李泽然也只敢窝里横,一到外头就没了半点在家的厉害劲儿。

她更想不通赵玉珍,一个御史府嫡女,竟三番两次跟个庶女过不去。

再怎么说,李泽然也是自家姐妹,在外,她是要护的。

“我们李府自然是比不上御史府财大气粗,东海东珠都能寻到,”李泽微淡淡开口。

以李家现在在京都地位,李家子孙在这一辈的世家小姐堆里,不敢说的还真没多少。

“前几日祖父还在府中忧虑,今年雨水少,好些地方收成不好。”

“皇上下令减免了些税负,让家中也不可铺张浪费,连首饰也没打几幅,更别说什么东珠南珠的可以随便戴了,”接着便喝起茶来。

一个御史清官,竟比主管财政的人家都铺张,李泽微开口一顶大帽子便给扣了过去。

“我那副东珠乃是我舅舅去东海时,路过带回给我打造首饰,李泽微你不要信口雌黄,此事与我父亲无关,”赵玉珍急急起身喝道。

李泽微看着赵玉珍气愤的面孔,有些害羞的说,“我这还是第一次知道什么东珠南珠的,各位姐妹莫要笑我见识浅薄。”

“我哪里有赵小姐知道的多,长辈些在家甚少谈论这些,不像赵小姐,连朝中谁说了什么话都知道,赵小姐家皆是心系朝堂啊。”

此话一出,荣华郡主神色就变了。

前段时间长公主与驸马起了争执,起因是荣华郡主在赏花会上听赵小姐说驸马在朝上替京畿大人说了话。”

京畿大人的夫人乃驸马表妹,从小与驸马一起长大,一对青梅竹马被一道圣旨拆散了。

荣华郡主想,闹得家中父母不和,可不就是因为她听赵小姐说了父亲在朝中所言。

赵玉珍颤抖着手指,“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哪里知道朝中的事。”

萧玉诗看郡主也不制止,都知道赵玉珍不是个心胸宽广之人,反正她已经被气的够呛了,怕在说下去闹的不可收拾。

便起身调和,“这才逛了不到一半,郡主不如我们继续吧,否则这么大的院子怕是晚饭都要郡主安排了。”

萧玉诗开口,京城世家小姐还没几个能不给面子的。

于是众人继续往花园中走去。

人群便散开了,三三两两相熟的一起,分散到几条小路去了。

李泽微思索着原主的记忆, 在根据刚才座位分布的观察,跟在了萧玉诗这一波人群中。

按原主的记忆,萧玉诗生在武将家,性情豁达,便时常来往。

张溪月与刘靖瑶与她家事相当,几人从前经常往来。

逛了一会,往回走时路过一颗大树,听到一个女子低低哭泣,“表哥,我们就此断了吧,你我二人注定有缘无份。”

李泽微有些无语,她这是什么体质,就想安静赏花,也能撞见八卦。

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且不说你与李小姐自小定亲,便是我爹,他日日在李尚书手下当差,就算不为了表哥的名声,为了我父亲,我也不能在见表哥了,呜呜……”

李泽微心想,真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啊。

昨日还想着,这是在公主府,他们应该不敢做什么,看来果然是自己不懂爱啊。

巧的是,这么多条路,还是让自己遇到了。

远远撇了一眼站在路口处的小丫鬟,对着几个小姐妹,抱歉的眨了眨眼。

众人联想到近日后宅中的传言,顿时心中了然,无风不起浪啊。

都静静站着不说话。

李泽微无奈,逃避不是自己的风格。

若自己是这种性格,在那个形形色色、鱼龙混杂的娱乐圈,早被踩的不知道丟十几线去了。

现在,人都跑到自己眼皮底下了,还能怎么办,上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