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苋赫卓骁)全文免费阅读_《惊了!冲喜对象他居然是千年老怪》全文小说

小说:惊了!冲喜对象他居然是千年老怪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清长侒熙

角色:舒苋赫卓骁

简介:父母离婚,父亲不要,跟着母亲改嫁,却被母亲不喜,厌恶,继妹冷嘲热讽,同母异父的弟弟用玩具砸她,继父当她隐形人
深冬寒夜,她被赶出家门,偶然获得神秘力量……
为了养活自己,有房子住,她参加比武,结果有人找上她,要她去冲喜?对象还是个不一般的人?

书评专区

掠天记:适度装逼有趣,过度装逼伤神,而把装逼作为职业的主角,在读者眼中和傻逼无异。

反抗在幻想乡:都7月份了感觉还能写很久啊- –

与婠婠同居的日子:太监总管的没有太监的作品。都市和大唐世界都不错,奈何后面的无限流副本不是我的菜,不过总体上来说灰常不错。

惊了!冲喜对象他居然是千年老怪

《惊了!冲喜对象他居然是千年老怪》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照顾

她低头静静地看着床上的人,一会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嘶,冰冷冰冷的。’’

视线移向他叠在腹部的手,手也好看,骨节分明,下意识看了一下对方的脸,两只手轻轻拉起他的手,仔细瞧了瞧,比她的手大那么多。

忽然,外面有人进来,她赶紧按原位放好。

进来的人是静姨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年轻男人,静姨看舒苋在这,瞧了下躺在床上的人,有点欣慰。

她把男人介绍给舒苋,说是给赫卓骁做护理的,赫卓骁有两个给他护理的,两人轮着来。

期间舒苋就在旁边看着人给赫卓骁护理按摩,无聊中还与人谈话,直到结束。

回去她就找一曲来练,天冷,古筝就放在卧室里,她在这方面有些天赋,按着教程,练了一早倒熟练了不少。

接近中午,赫卓骁父母回来,赫夫人听着这断断续续的声音,满是疑惑:‘‘这是?’’

静姨答道:‘‘是小少夫人在练古筝。’’

赫夫人挑眉:‘‘哦?’’

她寻着声音过去,轻推开卧室的门,舒苋沉浸在练习中,并没有注意其他声音,赫夫人走到她的背后。

没想到她这个儿媳妇还喜欢这个,她了解过舒苋的情况,这女孩不像那个家庭长大的,学习不错,还是个武术冠军,她蛮惊讶的,现在还连起乐器来了,准备文武双全?

她又退到门边敲几下门板,舒苋停下往后看,是赫卓骁的妈妈,她赶紧站起来,喊了声:‘‘妈。’’第一个晚上的时候赫夫人就让她这么叫。

‘‘你喜欢古筝,我给你请个老师,有个老师指点省时间。’’

舒苋不太想,请老师要钱啊,自己能学,干嘛花冤枉钱。

但觉得赫夫人说得也不错,比自己摸索要好多。

大不了学个几天就行。

她应了。

午饭后赫夫人他们看了眼赫卓骁就走了,舒苋一个人留在密室里。

静姨抬着盆进来,扭了下帕子,递给舒苋:‘‘你给小少爷擦擦脸,和手脚,我还有事,得快点啊,水冷快得很。’’

说完就走了,舒苋看着温热的帕子,又看看床上的人,她认命了,这好歹算她名义上的丈夫。

展开帕子,她靠近对方,一手按着头,一手轻擦他的面部,亦仔细端详这俊颜,然而这比摸一下对方的脸更让她不自在,耳朵微微发烫。

她赶紧收手,重新浸湿扭干擦手,一根一根的擦,她怕水凉,加快速度,脱了袜子,把脚也擦了,又给他穿上,便端着盆出去,出门时有人给她接走了。

返回密室,听说多给植物人说话对他有好处,瞧着人,开始语言输出,她满是不解:‘‘你说你为什么,毫无征兆就这样了呢?这是爷爷告诉我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医生也看不出来。’’

‘‘听说你才二十三,这么年轻就终日躺在床上,与世隔绝。’’

‘‘虽然我是给你冲喜的,但我觉得这个不靠谱啊,能不能醒来就看你自己咯。’’

舒苋认为赫卓骁听不到所以才嘀嘀咕咕,但她不知道,其实赫卓骁是听到的。

赫卓骁带着记忆投胎,还没出生时他就封住记忆,二十岁时记忆复苏,原来的力量一下冲灌,他这身体承受不住,怕受伤,只好自我封闭沉眠,所以起初他的身体温度很高,赫家才把他放冰床。

医生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是发现放冰床上身体温度得以降低,达到平衡,这几年一直也查不出什么来。

虽然封闭沉眠,却留了一丝意识,今天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柔柔软软的声音,一直在耳边环绕。

冲喜?

给他?

赫家在搞什么?

一会儿,静姨满脸愁苦进来,舒苋奇怪:‘‘静姨,怎么了?’’

‘‘护理师今天有事出去,说是很快回来,现在却出了点状况赶不到时间回来。’’静姨有点着急:‘‘小少爷每天按时护理次数不能少,那个人是签了协议的,这里又不能随便找个人来,此时通知另一个也来不及。’’

舒苋犹豫道:‘‘我来吧,今早我看过,还记得的。’’她今早一直在看人按摩,又聊了些,知道一点。

静姨诧异看着舒苋:‘‘真的?’’静姨瞬间笑意连连,拉着舒苋的手拍了拍:‘‘小少夫人,那就你来啊。’’年轻人记忆就是好,这就记下来了。

静姨脚步轻快走了,舒苋便开始给赫卓骁隔衣按摩,按着记忆边按边说:‘‘你的护理师不来了,这次我替了,我虽然不是专业的,但还是能有用的吧。’’

赫卓骁听到对方的话,有没有用他也不知道,他感觉不到,他五感关闭,留有一丝意识也只能听到些声音,不能做其他动作。

舒苋要按后背,正把人侧翻过去,翻不过,她抬起膝盖抵在床上,使劲翻过来,对着人:‘‘你真重!’’

赫卓骁:他重?这是在干什么?

舒苋从头到脚给人按了一遍,期间静姨来过,看舒苋有模有样的,笑嘻嘻地走了。

她的手酸极了,动了动, 甩了甩,真不知那护理师怎么坚持那么久。

她回去了,赫卓骁却一直注意那个声音,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有出现,离开了吗?

晚上的时候,那个护理师来了,舒苋去看两眼就回来。

赫卓骁终于等到有声音,不过不是那个声音,结果等了一晚上他有点失望。

他虽然自封,但相当在修炼,如今应该可以恢复了,他本不急的,可赫家都给他弄来冲喜媳妇了,他也该醒了。

他试图解开封闭,不过只开了触感,意识也强了些,他此刻感觉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方,他动了动腿,手移动到床边,磨蹭着:他躺在冰上?

舒苋用了早餐第一时间就是去看赫卓骁,她去时,赫卓骁已经被喂了食,其实他现在已经可以动嘴吃了,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鼻饲了。

他也只能躺着一动不动。

‘‘小少夫人,你先看着,我去拿热水来。’’静姨说着就出去了。

很快抬盆水进来,放在舒苋旁边说道:‘‘小少爷就由小少夫人你给他擦擦。’’

‘‘嗯。’’

静姨真是去也匆匆来也匆匆。

她拿起帕子,对着那张俊脸擦去:‘‘长得这么好看,赶紧醒来吧,不然这颜就太浪费,太可惜了。’’

赫卓骁在想刚刚听到的‘‘小少夫人’’,便感觉到一股股温热拂过脸面,轻轻的,很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