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景宸季沫离)全文章节在线阅读-安景宸季沫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岁月荒了人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阳台的小Y

角色:安景宸季沫离

简介:看着窗外的雪,一转眼,仿佛回到那天,那个路口
不同的是,那把伞下的两个人渐行渐远,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永远只有一个交点
不是年少守不住旧心,而是岁月荒了人心
人生最大的遗憾,不是错过了最好的人,而是错过了那个想对你好的人

书评专区

都市美女狩猎者:神书!可以是月更啊~

问剑:太水了 这才几章啊 就一句已经被内定了不用去考的事 先是结尾断章说我不考了 然后水两章别人瞧不起然后其他知道消息的商人出来捧场打脸 受不住 这是写装逼打脸套路写的走火入魔了吧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你写不好经济就不要写,写出来是想笑死我?

岁月荒了人心

《岁月荒了人心》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成长

安景宸有些慌乱,和季爸爸一起扶起了她,又把自行车扶正,着急地问她:“要不要紧,我带你去社区卫生院去吧。”

她只是止不住的哭,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你干嘛要放手,我还不会骑啊!”又突然想起新买的车,扭过头问季爸爸:“爸爸,车有没有摔坏?”

“嘶。。。。。。”季沫离倒吸了一口凉气,泪眼汪汪地看着医生用沾满了双氧水的棉球为她清理伤口,棉球一触及伤口就是猛烈地刺痛,让她不自觉的将膝盖扭开逃避着那团小小的棉球。

“别乱动,伤口不处理干净是要留疤的。”医生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知道女孩子要漂亮,有些严厉地吓唬她,说话间又对准她的伤口伸出了“魔爪”。

这回季沫离不敢再动,只是伤口的刺痛让她忍不住落下泪来,见到守在一旁的安景宸,没好气地抓起一团棉球砸向他:“都是你,干嘛松开手害我摔倒,以后留疤了难看死了。”

安景宸默默地任她发脾气,看着医生洗完伤口,才上前去问:“阿姨,她的伤要不要紧?”

医生转身拿了碘酒来,一边准备着棉签一边答他:“我给她上点碘酒,伤口没长好之前不要碰水,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没伤到骨头。”说着便开始给季沫离的伤口上药,无视她的眼泪,又问安景宸:“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小孩儿在这里,家长呢?”

“这呢,这呢。”季爸爸刚好从门口进来,手里拿着季沫离的公费医疗病历本,说道:“我去拿她的病历本了,喏,她妈妈放的太隐秘了,我找了半天才找到。”

医生斜了季爸爸一眼,倒也没多说什么,接过病历本就往上写诊断,又写了处方,一并交给季爸爸去药房拿药,其实也不过就是药棉、碘酒、医用胶带这些东西。

接下来的日子,季沫离当了一个月的“独角仙”,虽然伤口对走路的影响不大,但洗澡和睡觉都不方便。为了这个,她几乎每天都抱怨安景宸。幸好,这一次摔跤没有把她学骑车的胆量摔没了,虽然带着伤,她还是每天跟着安景宸去学骑车,安景宸也一样总是大胆的松手。只是,现在,就算是送了手,他也会紧紧地跟在后边,不会在让她因为惊慌而摔倒了。

一个月后,开学的日子总算是到了,季沫离已经学会了骑车,膝盖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是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印痕,或许会变成褪不去的疤痕。

“都是你,你看嘛。”季沫离穿着最喜欢的碎花裙子,刚刚及膝,却挡不住那个小小的印痕,这让小姑娘有点小小的沮丧: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道疤痕嘛,这么难看!想着她就气狠狠冲着安景宸说:“陈希他们都说,女孩子腿上有疤很难看的,以后会没人要的。”

十几岁的孩子,还并不太懂得“没人要”是什么意思,只是介意着“难看”。安景宸也只是似懂非懂,随口应道:“什么没人要啊,没人要我要就好了,我会对你负责的。”电视剧里听来的句子,似乎很应景,到底代表着什么,他没有去深究。只是,说过了,就记住了。直到很多年以后,他才懂得,那是一个怎样的承诺。

开了学,升了五年级,自由惯了的季沫离突然发觉数学课越来越学不懂,虽然每天都努力学习,成绩却始终都上不来。自从上学以来,她的各科成绩虽然不像安景宸那样数一数二,但也是年级里排的上名次的,眼看着数学成绩渐渐地下降到八十几分,小姑娘心里很难受,磨着爸妈非要找一个数学家教不可。

季爸爸季妈妈本来并不是很看重分数的,孩子嘛,健康快乐就好了,要是季沫离不带着一身伤回家,其他的他们从来不在意。对于请家教,季妈妈向来是不主张的,但经不住女儿一次次软磨硬泡,“薛梦梦都请家教了,数学成绩上去的好快,我都快要被比下去了”或者是“方然都请家教了,我的成绩在上不去就被人家笑话了”之类的话语,只得无奈的松了口,说了句“找你爸爸去”,将决定权推给了季爸爸。

“爸,让我去吧。”见妈妈松了口,女孩儿一路小跑地冲进了爸爸的书房里撒娇,“我给你说,数学王子秦老师说,他可以把我推荐到隔壁秦老师那里去学习,秦老师一直都带五六年级,很有经验,人家奥数班的学生都找秦老师辅导呢。”

季爸爸正在研究商品图纸,被女儿拽着衣袖一顿晃悠,手里的笔差点把图纸划破,只好忙不迭地应她:“别晃,别晃,明天我打个电话问问你们王老师再说,好不好?”

国庆节过后的第一个周末,季沫离在季爸爸的“保驾护航”下,骑着车子来到离家里一公里的隔壁小区里,这天下午阳光明媚,季沫离心里也很开心,终于能跟着年级里最有名的秦老师补课了,这可是足够她骄傲了。

季沫离默念了一遍地址,在单元楼门口停好车,和爸爸告别,欢快的跑上了楼,大门半开着,能看到门口有两双鞋脱下来放着,一双篮球鞋,应该是个男孩子,一双白色的帆布鞋,刷的很干净,主要显然是个整整齐齐的小姑娘。

季沫离在门口怯怯地敲了敲门,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微笑着走了出来,从鞋柜里拿了双拖鞋给她,声音很温和:“季沫离,换好鞋子就进来吧。”

“谢谢秦老师。”女孩子规规矩矩地回答,脱下鞋子整齐地摆放在一边,然后穿上秦老师递过来的卡通拖鞋,静静地跟在老师后边进了房间。

这房间显然是秦老师的书房,房间正中间摆着张圆桌,桌边已有两个人坐着,其中一个人季沫离认识,是秦老师班上的苏星慕,另一个女孩子看着很眼熟,名字叫不上来。

“季沫离。拿个椅子先坐下吧。”秦老师招呼她。女孩子应着,从靠墙的几张凳子里拿了一张,想了想,坐到了苏星慕身边。

“你们先熟悉一下,我们还有一位同学没有到。”秦老师似乎看出了季沫离的局促,给她介绍起来:“苏星慕,黄梓莹,都是我班上的,苏星慕上个学期就在这边补习了,黄梓莹跟你一样,这学期刚来。”

季沫离看着那个叫黄梓莹的女孩子投来了友善的目光,自己也放松下来,笑着自我介绍:“我是三班的季沫离,季节的季,泡沫的沫,离开的离。”

“我知道你的。”黄梓莹接话很快,声音脆脆的,很是好听,话语里还带着些许善意的打趣道:“你是名人呢,啊,还有你们班的方然,安景宸,都是名人。”

听她说起方然和安景宸,季沫离忍不住挂上了大大的笑容,他们可是她最最最熟悉最最最要好的人了。

“报告!”两个女孩子正打算聊下去,背后突然有个男孩子的声音,着实把季沫离吓了一跳: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从她两岁半起,烂熟于心。

“安景宸?!”女孩子几乎要跳起来,男孩子在房门外站着,手里提着书包,额头上挂着些许汗珠,看来是知道自己迟到了,死命追赶来的,背后厅堂的窗户透着阳光,将他的影子长长的映进房间来,几乎延展到她的脚边。

很多很多年以后,季沫离惊讶自己居然还记得那个下午,安景宸站在门口,因为飞快地骑车而微微喘着,虽然脚上那双卡通图案的拖鞋配上他有些幼稚得可笑,却深深印到她的记忆深处:原来,你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