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棠靖衍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唐棠靖衍全集阅读

小说:从喜欢变成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文盲本人

角色:唐棠靖衍

简介:一个普通的爱情故事
在发现自己喜欢上一个人,会变得敏感自卑
【爱笑怕鬼小仙女×腹黑清冷大学霸 双洁】
靖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人,特别爱笑,对谁都是笑嘻嘻的
到后来只想把她藏起来,只对自己笑
唐棠一直没注意到自己已经习惯依赖靖衍了,当准备表白时,发现彼此的世界是那么的远
唐棠拼命努力想追赶,到最后发现自己这种无能为力已经成为一道深渊
再次相遇
特种兵×大学老师
“家里没盐了!”
看着唐棠穿着黑丝短裙,靖衍眼皮轻抬,随后请人进屋
“借盐借到另一栋楼,也只有你干的出来!”
“…我就问你借不借!”唐棠靠在墙上,弱弱的回怼
靖衍渐渐靠近,上下打量着唐棠
“和我好!我就借!”
“……”
“别说盐,这个间房子我都给你

“那你呢?”
“也给你

“同意!”

书评专区

虎狼与羊:真是让我很想吐呢。

火影之最强:本书因为写得太早的缘故被岸本疯狂打脸,这就是非战之罪了,不过放着现在也是避不开的超级大毒点就是了。

异域求生日记:大纲遁,可惜了一本好书。

从喜欢变成爱

《从喜欢变成爱》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逗弄

烈日当空,两边的花都垂下头。没有一丝风儿,大地活像一个蒸笼。

“为什么啊,为什么不下雨。”唐棠坐在地上,双手合一,祈求老天爷能够下雨。“不是说南方多雨吗?”

“军训不淋一场雨,这样的军训就不完美!”林尚也抱怨。

抬头看着太阳越来越大,耀眼的让人头晕目眩。

“我觉得我脱水了。”林尚扭头看着唐棠,无力的说道。

教官听着叽叽喳喳的声音,呵斥:“让你们在树荫下休息,不是让你们说话的。不想好生待着的,就去和前面那个班一起在太阳下晒着吧。”

林尚冲唐棠眨了下眼,便向教官打报告。

教官走近,示意林尚站起来。

知道女生的特殊时期,也就没问缘由。

林尚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一个站不稳差点摔倒。

教官赶紧伸手扶住林尚的胳膊,把林尚带到空旷阴凉的地方。给了林尚一瓶水,让她好好缓缓,然后自己去医务室看一下。

看着林尚可以去医务室那种有空调的地方,众人一脸羡慕。

林尚一直待到晚上,可以回宿舍的时候才回来,教官也没说什么就让其归队。

回到宿舍,林尚坐在椅子上把脚泡在热水里,惬意的给三人叙说今天一天好生活。

“我今天在医务室发现了一个非常好看的男生,他好像是经济系的。”

“什么人,能让林大美人儿。这么心心念念。”唐棠把脚也伸到林尚的热水盆里。

累了一天,大家都愿意回到宿舍聊些八卦。

“好像是叫靖什么来着…”林尚努力回忆。

“大一的?经济系的?是不是碎头短发?一脸看不起所有人的样子。”乐意打岔。

“对,你认识?”

乐意一拍手,“靖衍。”

唐棠闻言扫了一眼两人,“你不是对徐读州感兴趣吗?”

“谁让他长得太帅了!”乐意随后给林尚补充道:“就是上次一起出去吃饭,你没去。他是徐读州的室友,我们一起吃的饭。”

“下次有这种饭局,叫上我。”

乐意伸出OK的手势,“没问题!”

……

一大早起来,天空阴沉沉的。所有人非常兴奋,祈祷着老天保佑下大雨。

祈祷了一天,结果在晚上训练完回宿舍的时候下的。

一群人指责天,骂骂咧咧。

结果雨下的更大了。

唐棠回到宿舍泡着脚,看着外面阴冷的天气。

希望明天也是这么大的雨。

……

起来听见外面的雨声,乐意瞬间精神。

“终于下雨了,我们是不是不用训练了。”

双姗姗从洗手间探出头,“我们学校还有室内篮球场,排球场。这么多的训练场地你觉得可能吗?”

“那肯定比在外面轻松。”

洗漱完,几人就前往餐厅吃饭。

意外遇见了沈玥清,乐意看见之后,原本不想理。

结果沈玥清走近还主动打起了招呼。

“你好,这么巧?你也来这里吃饭?”

“一大早,就看见大绿茶。果然,整个人都精神了些。”

沈玥清有些恼怒,无奈她这么说,自己反驳的话,就是坐实了她说的。

干脆不理。

双姗姗和唐棠把乐意架着拖走,林尚给了沈玥清一个礼貌微笑就走了。

一上午,乐意一直都在吐槽沈玥清。被教官逮住好几回,导致全班中午吃饭时候比别的都迟。虽说在篮球室内,太阳晒不到,雨淋不到。

但是看着别的班一个一个解散,心里多少有点怨气。

有几个女生开始抱怨起来。

乐意听到对方在说自己,也不在说什么,毕竟因为自己大家才会被教官惩罚。

谁知那女生还不依不饶,一直在吐槽乐意。

乐意听到只能独自憋屈。

解散时,外面下着大雨。

唐棠今天第一天月经,不想淋雨。林尚说让唐棠等着,回来给她带饭。

唐棠独自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着渐渐稀少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班长走到篮球场,看到唐棠,走近询问又告诉唐棠棠下午可能有台风不用训练,让转告林尚几人。

班长把伞递给唐棠。

“拿着吧,我一个大男人不怕被风吹走。”

“谢谢班长。班长不走吗?我们一起吧。”

“不用了,一会有同学回来的话,我还得通知他们,现在手机也被老班收走,只能靠人力传播了!”

“辛苦班长了。”

唐棠与班长道别,走到篮球场外面,走下台阶刚刚撑开伞,就听见后面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唐棠!”

扭头一看,原来是靖衍。

可能因为下雨的原因,他的肤色有些发白。与周围阴沉的环境格格不入。

“能一起吗?”

唐棠点头,努力踮起脚尖把伞撑到他头上。

“可以。”

靖衍接过唐棠手里的伞。

俩人就这样一起打着伞走到附近最近的食堂,一路上接受了好几波人的目光洗礼。

“谢谢。”靖衍把伞还给唐棠,“要一起吃饭吗?”

“不用客气,我室友在等我,不必了。”唐衍接过伞,走进食堂大门。

路上听见不少闲言碎语。

不就是现在黑了点吗?

虽然没有林尚那么惊艳人,但她好歹也是一个美女。

等过军训结束后,一定要抓紧白回来。

早知道就不和靖衍一块打伞了,和他一起在伞下确实太有差别感。

唐棠气得肚子传来的疼痛感,让她更加暴躁了。

林尚看见唐棠赶紧挥手:“棠棠,这里。”

唐棠走近,只看见林尚一个人,便问:“她们两个呢?”

“她们想吃饭团在那边排队,顺便给你带一份。你怎么来的?”

“班长把伞借给我了。”

林尚把绿豆汤递给唐棠。

唐棠拿着绿豆汤,暖了暖手。

过了一会,双姗姗急匆匆来到两人身边,慌忙的抓起两人的手就要跑。“乐意和那个眼镜男吵起来了,拦都拦不住。”

听完林尚唐棠赶紧放下吃的去拦架。

乐意和双姗姗在买着饭团,突然有人插队。眼镜男站到队伍旁边给插队的人说也给他带两份。

乐意一看是眼镜男,便开口嘲讽。

“果然,什么样的人叫什么样的朋友,没素质。”

眼镜男注意到乐意和双姗姗,想起来前两天的事情。

“关你屁事,你算个老几。”

乐意冷笑了几声。

“你说关我什么事,你朋友插队也就算了,你也没脸没皮的加塞。”

男子的朋友也跟着骂了起来。

双姗姗连忙来叫林尚。

唐棠几人挤到人群中,只看见乐意一人对战两个大男人,也没有落下风。

林尚看见眼前这一幕,心里感慨果然是个小辣妹。

唐棠错愕的看着,差点惊掉下巴。

双姗姗看见这形势,也默默竖起大拇指。

接着又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男人,穿着自己的衣服,不像是新生,整个人气势汹汹的,俨然一副想动手的样子。

几人顿感不妙,连忙想上去拉架。

沈玥清也在围观的群众里。

看见那几个熟悉的身影,连忙去找正在吃饭的徐读州。

祝成和靖衍路年也去看热闹。

等徐读州几人赶过来,双姗姗乐意已经把那大男人踩到脚底下了。

唐棠和林尚正在用口舌告诉眼镜男和插队男做人的道理。

乐意一看见徐读州连忙放下脚,“你怎么来了?”

徐读州没回答乐意的问题。看见趴在地上的那个人,伸手扶起男人。

男人站起来,指着乐意和双姗姗告诉几人没完。

双姗姗当然不惯着,直接掰男子的手。

“痛,痛。”

乐意小声的说了句,漂亮。被徐读州一个眼神扫过去,闭上了嘴。

徐读州赶紧让双姗姗放手,双姗姗当然不搭理他。

自己和他不熟,凭什么听他的话。

直到男人求饶,才放开了手。

徐读州问清楚唐棠缘由,直接忽略了是乐意先开的口。

冷冷的对那三人说:“插队本来就是你们的错,你们还想动手打人。要是教育处知道了你们几个人都要受处罚。”

男人握住受伤的手,“随便,当我是吓大的?”

眼镜男有点怂,走到男人身边。小声的给男人说算了。

“算什么算。吃亏的现在是老子。”

这时人群中出现一个身穿白衬衫和灰色西装裤的中年男人,大家纷纷让道。

不为别的,这位可是学校的著名导师-封从兴。谁在他的门下,可就是跟在研究生门下,一个道理。

“怎么回事?”声音不怒自威。

顾州此时从封从兴身后走来,看见了唐棠也在这群斗殴事件中,眉头不自觉聚到一块。

“封教授,这个人他打我。”男人指着双姗姗和乐意。

卧槽,恶人先告状。

一个大男人,还有脸说被女生打了。

此时插队男也指着唐棠和林尚,“对,他们侮辱我!”

不要脸!

唐棠和林尚翻了个白眼。

身为法律系的几人当然比别人更知道封从兴,四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顾州走到封从兴身边,看向插队男轻声说道:“教授,我刚刚打听了一下是因为那个人先插队才引起的。”

“不是的。”插队男听见连忙解释。“那是因为…因为有人替我占着位置。”

唐棠看见男人还在狡辩,憋不住了:“你敢说不是你先插队的?什么叫有人替你占着位置,前面那个女生你认识吗?”

“你还说我们侮辱你,那明明是在给你讲道理。关键是你自己听不懂而已!”

封从兴看着几人的争吵,厉声呵斥:“想吵去教育处吵,这里是公共场合。”

顾州附在封从兴耳边说了几句话,封从兴打量了几眼唐棠。

“行了,你们三个男的。尤其还是你,大几的?还跟新生吵架。”封从兴又打量了唐棠几人,“你们都是陈巍班的吧?让他知道你们惹事你们抄检讨去吧,没个几万字绝对不行。”

言外之意是陈巍这人护犊子,只是让人抄个检讨,你们三个可不一样了。

“是。”

四人应声。

“散了吧。”封从兴冲插队男几人挥挥手。

封从兴看了一眼顾州,就走出人群。

唐棠快步走到顾州面前,刚刚注意到顾州在封从兴耳边说了几句话,就知道顾州帮了忙。

“谢谢!”

“不用谢,…只是这件事可能会给你自身带来不少影响。”

唐棠无所谓的耸耸肩,“已经影响过一次了,不差这一回!”

反正每次丢人的都不是她!

“那以后遇见麻烦,可以随时找我!”

“那就谢谢学长你了!你把我行李箱弄坏的事我就不计较了。”

顾州被逗笑了,“合着你一直计较来吗?”

“嘿嘿。好了我要去找我的朋友了,拜拜。”唐棠瞥见远处双珊珊拿起手机向这拍照,匆忙离开!

顾州随后转身离开去找封从兴。

徐读州正在教育乐意,乐意漫不经心的听着。

祝成坐在椅子上,看到唐棠走过来,笑着打趣。“刚刚那个你男朋友,挺厉害啊!”

“不是,他是我们系的学长。”

祝成一脸看透了的模样,“自古学妹配学长。”

林尚踩向祝成伸出的腿。

“说什么呢?别把你肮脏的思想放在我们身上。”

祝成捂住腿,看了看林尚。

“卧槽,美女。认识一下。”

路年和靖衍一早注意到了林尚,毕竟这么亮眼的美女,也只有祝成这个大哈狗一直看热闹。

一旁的乐意忽得站起来,“我就知道肯定有人告状,要不然你不可能来的,那个沈玥清太烦人了。”

“要不是沈玥清,叫我来你是不是又要把人打医院,惹事了?”徐读州有些暴躁。

“我怎么了,他先动手的还不允许我打他呀。”

徐读州揉了揉眉心,“你真的气死我了。”

“要不是沈玥清,你不会知道这些。也不会被气到,都怨她。”

徐读州用力的拍向桌子,“沈玥清怕你被几个大男人欺负,好心告诉我。让我来帮你,你这么说她,从小受的教育就是让你这么对待帮助你的人吗?”

“……”乐意气焰渐渐消失。

几人意识到不对赶忙来劝和。

“乐意,我告诉你。你要不想在这所学校待下去,随便你去惹事,我不管了。”

徐读州甩下这一句话,怒气的离开。

乐意要去追,被林尚拦了下来。

“现在去追,这么多人看着。要是被他甩下你的面子不要了?”

“不要了。”

乐意赶紧追上去徐读州的步伐。

林尚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时才注意到在打游戏靖衍。走到跟前,伸出手。“你好,我叫林尚。”

“靖衍。”头也没抬,接着打起游戏。

路年看出林尚有些尴尬,连忙说:“他有点慢热。”

靖衍抽空撇了眼路年。

林尚随即问道:“你叫什么?”

“路年。”伸手礼貌交好。

靖霜凌打完游戏,抬头看见站在一旁唐棠,裤子后面有些污渍。起身靠近唐棠,把迷彩服外套脱下来。

唐棠看着靖衍手中的外套,有点疑惑:“怎么了?”

“你裤子后面。”

唐棠脸咻一下变红了,双姗姗此时把迷彩服脱下围着唐晨晨身上。

靖衍见状收回外套,看着唐棠突然变红的脸。

眯起眼,上下打量道:“你怎么突然变的这么…黑了。”

“……”

唐棠感激的声音正涌上心头,冷不丁听见这两个字。

脑子里只剩三个字,

尼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