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萧策,横压一世)萧策寒山听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萧策寒山听雨)全章节阅读

小说:我,萧策,横压一世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寒山听雨

角色:萧策寒山听雨

简介:炎武王朝,北境
萧策在此镇守边关,这一天,竟传来家中妻儿受辱的消息
我本想在这苦寒之地就此一生,可为何,忍一时得寸进尺,退一步变本加厉!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我,萧策,横压一世

《我,萧策,横压一世》免费试读

第3章 回家

到了中原,这里一马平川,再无险可守,萧策路上一言不发,只是眼神凶厉。

“将军前面就是京城了。”陷阵营营长郭开,对着萧策说道。

“出两组斥候,其余人继续前进。”

转眼,队伍里就有数十人策马前出。

这陷阵营,人人左脸上都刺着一个死字。在之前,这些人都是犯了事的死囚,发配充军,这也是贼配军的由来。

他们曾经带着枷锁,脸上刺字,失魂落魄的来到北境。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脸上刺字,是一种巨大的折磨。但是现在这万人,人人带刀着甲,背上背着骑射用的弓弩,杀气冲天,万军齐发几乎无人可挡。

如果要战,那就战一场!

……

“为何别家都是一个月一钱银子的租金?我家要五钱。”

这里是郊外的棚户区,数不清的穷苦人住在这里。就在刚刚,江思若还在家里做女工,破旧的柴门就被一伙地痞无赖给踢开了。

其实这些本就是无人住的废旧房子,一伙地痞把这里占了下来。一些乞儿,街头卖艺的,干些旁门左道生意的人,在京城租不起房子,在这住就得给这伙人交些租金。

按理说,萧策坐到将军的高位,每个月兵部都会给发些银子。但萧策在的时候还好,萧策一走,这银子便慢慢递减,直到没有。

江思若一个女子,到兵部问了几次,都只是拖着。那些官老爷们话里话外都是,你不如就从了周少爷吧。

之后,礼部的人又来说要给陛下修一个供奉高僧的院子,不偏不倚正好圈住了镇北将军府。那些人说会妥善安置,到最后又无人搭理她们孤儿寡母。

一步步,才落的如此地步。

只因那个姓周的好**,这事几乎已是满城皆知。

“不为什么,我说一个月收多少,就是多少。”为首的地痞叫王霸,嘴里叼着根稻草,轻描淡写的说道。

“小娘子生的如此俊俏,让兄弟几个快活快活,我们也就不收了。”身后一个人一脸邪笑的看着江思若。

江思若后退两步,一只玉手抓起了做女工用的剪子。

在这里根本没有王法,要是这些人贼心一起,她就要死节了。

“嘿,也是,这可是周少爷都求而不得的女人。”王霸今天本来是受了周家家仆的指使,来这里逼迫她。

周杰觉得人要是逼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放下身段,乖乖来求自己,这手段也是屡试不爽。

王霸听了改了主意,我等要是先教育教育,再献给周少爷,日后岂不飞黄腾达。

邪念一起就要露在脸上,江思若怎么看怎么恶心。

“小娘子,独守空房,难道就没有些想法吗?”王霸一边说着,一边慢慢靠近。

“你再过来一步,我就死在这。”江思若眼中露出决然之色,用剪子抵住自己的喉咙。

剪子刺破了皮肤,鲜血慢慢流了下来,顺着漆黑的剪子,流过碧玉般的手,滴落在地上,碎成了花。

“别啊,你要是死了,你儿子可怎么办,家里还有个断腿的老人吧。你死了,他们都得饿死。”王霸笑的像毒蛇一般,这种事他最有经验了,一开始都贞洁的很,之后可说不定。

“你们这群混蛋!”刘伯在旁屋里听到了动静,他拖着断腿,手里抓着一个木棍,用手在地上爬行。

他就是爬过去,也要打死这些混蛋,他不能躺在屋子里,眼睁睁看着主母受辱。

“呦,老东西。断了腿也不长记性是吧。”一个地痞走上前,用脚踩刘伯的头。

刘伯拼命挥舞木棍,打那地痞的腿,但是毫无作用。反倒是他,年事已高,被狠狠踩了几脚,就已经口吐鲜血。

“你要是从了我们。也就不打他了。怎么样?”王霸说道。

屋外,阵阵马蹄声传来。

整片棚户区都出现了骚乱。

“你死!”

那个身披重甲,手握大戟,如山般的男人冲了进来。

萧策此时气势如同猛兽,多少年他从未这么愤怒过,一杆大戟挥下,血柱冲天而起。

腰斩!

这一戟,就把王霸几人劈成两半。

这漫天血雨中,江思若看见了双目赤红的萧策,江思若扔下剪子,双目流下泪来。刚刚她以为,二人也许就要再也等不到了。

尸首倒地,萧策跨过尸体,将她拥入怀中。

“我来晚了。对不起。”

那个去踩刘伯的人早就停下了脚,眼看他的同伴一戟就被劈死,镇北将军,萧策!

是他,是他,为什么?他不是远在龙门关吗?怎么会突然出现。

要是知道萧策在,给他们一千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上门来。

场面惨不忍睹,一地血腥。

一个地痞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景,当场就跪倒在地,浑身发抖,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刘伯在模糊中看见萧策,脸上露出笑容,将军他回来了。随后就晕倒过去。

“还有孩子,还有刘伯,小六子去找你了。”江思若擦干眼泪,将萧策轻轻推开,还有太多的事情。

“我见到小六了。”萧策说道,他想抱着她一辈子。

江思若眼眶红红的。

萧策没有理会跪倒在地的地痞,就在旁边为刘伯检查伤势。

“我错了,萧将军,小人我真的错了。”地痞绷不住了,哭丧着脸,求饶道。

“你有时间,可以慢慢想个死法。”萧策淡淡的说。

地痞看着满地的鲜血,通体生寒,身下已经流出了一滩水迹。

刘伯已经昏迷不醒,萧策把刘伯抱进房间里,江思若在也跟着,准备为刘伯清理伤口。

门外郭开对着手下吩咐到,“快去叫个郎中,还有点上一千骑,将这里团团围住。”

陷阵营不可能全部带进来,都在不远处停留。

萧策治军严明,向来不开杀戒。将军家人受辱,郭开很生气,生气怎么办,杀人啊。

只等将军一声令下,管他天子脚下,这刀子也要见一见血!

“天天呢?”萧策轻声问道。

“天天在郊外山上,给胡家放牛。”江思若仔细给刘伯清理,在她眼中,刘伯已经是一家人了。

“我去找他。”

江思若拉住萧策的大手,“早点回来。”

“嗯嗯。”萧策点点头。

久别重逢,萧策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或者说太多话想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厅里外,那地痞还在跪着,他想过要逃跑,但是屋外还有一大帮人等着他。

“萧将军,萧将军,放过小人吧,我也是个可怜人。”地痞抱住萧策大腿,涕泪横流。“小人也是农民的儿子啊。”

萧策一脚把他踢开,“没想好的话,多想想。”

“将军,我看他是想不明白了,不如我替他想一个。”郭开兴奋的搓搓手。

萧策知道郭开那点小癖好,“家里收拾干净,找个没人的地方。这里多是穷苦人家,休的滥杀。”

“得令。”郭开恭敬的抱拳道。

萧策带了十骑,去找他儿子去了,在记忆中,他离家时,儿子还是个胖大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