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我靠魔法在古代成为万人迷)俞轻眠祁幕完结版在线阅读_《惊!我靠魔法在古代成为万人迷》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惊!我靠魔法在古代成为万人迷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粥布闲

角色:俞轻眠祁幕

简介:【超绝淡定女主VS疯批嗜杀男主】
俞轻眠曾从现代穿到魔法世界,苦熬几百年成为死灵魔导师,倾其所有打开时空之门想回家,却来到古代
濒死之际契约一枚骷髅兵,再也无法离开
纵观这一生
俞轻眠:“谢邀,我这一生被迫开启种田、逃荒、宅斗、宫斗各种模式,还得看紧自家的大杀器,过的比那几百年还刺激”
祁幕:“我这一生只为阿眠而活”
真正成长型男主,得长血肉、长心、长脑子
甜宠无虐,宠到骨头缝里那种
架空(架的特别空)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惊!我靠魔法在古代成为万人迷

《惊!我靠魔法在古代成为万人迷》免费试读

第6章 她的契约伙伴有与众不同的执念

俞轻眠完全不敢相信。

她知道骷髅兵擅长隐藏在地底。

对着床下的地面,试探着喊了一声,“阿幕?”

尾音还未散去,地面安静的涌动起来。

祁幕那满是裂缝的骷髅头颅出现了半截。

俞轻眠思索一圈,也没想出缘由。

怔怔看着他,“你怎么能离开的……”

“阿眠。”祁幕将整个头颅露出来,吱嘎碰撞上下颌。

俞轻眠有些懵。

在魔法世界待了这么多年,骷髅兵就是死灵中最低级的存在。

他们像是被死亡画地为牢。

但凡没有被唤醒人带走骸骨,压根不可能自主离开。

她从来没听说过有骷髅兵能自己离开,一脑门疑惑和好奇,“你……”

“我想你了。阿眠。”祁幕不但头颅从地底完全露出来,还露出一副骨架。

人类的头颅后面配着一副动物的骨架,还有根纯白的骨头尾巴在微微晃动。

这一幕有些滑稽,可我想你了四个字让俞轻眠心底发软。

“你怎么……”俞轻眠不敢大声说话,怕吵醒那三位。

齐玲儿已经这样,若是那两位看见眼前这一幕,大概都得跟齐玲儿一样。

“你这副骨架……”

祁幕像只白骨大狗,在原地转个圈,还晃悠着尾巴,得意的仰起头颅,黑洞洞的眼眶里有微光,“好看吗?”

俞轻眠扬起眉梢,还能有自己的审美吗?

人类头颅配上动物的骨架,她完全欣赏不来,却毫不犹豫点头,努力诚挚回答,“好看。”

祁幕更开心了,那根尾巴在空中来回挥舞。

没有皮肉,洁白的骨头看着很坚韧,发出凛冽的破空声。

俞轻眠怕吵醒家里另外三位。

毕竟这门不怎么隔音。

她朝他连连招手,“阿幕。”

祁幕很喜欢被她这么呼唤,停止了挥舞尾巴,站在原地眼眶闪光。

往后微微一蹲,后腿骨架用力一撑,轻巧的蹦到了床上。

似乎怕碰到她的伤口,他趴在了床边,仰着头颅默默看着她。

俞轻眠指尖拂过他头颅的缝隙,“等我伤好一些,想办法找回你的身躯。你是人,不必为了找我,如此勉强。”

祁幕黑洞洞的眼眶一旦面对她,便会闪烁微光,像在表达欢喜,“我喜欢这副身躯。”

“你是人,不是狗。这样方便吗?”

祁幕起身,小心翼翼在被面上展示自己的新骨架,“这是黑豹的身躯。”

俞轻眠扬起眉梢,仔细打量这副骨架,的确比狗大一些。

如果是平时,她一眼可以认出。

可今晚的一切超乎寻常,她完全没法认真观察。

好吧,这不是重点,“可是,你们不是更喜欢自己的身躯吗?”

不,这也不是重点。

骷髅兵不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也不会懂欣赏,更不会这么自然与她交流。

俞轻眠脑子彻底乱了,他到底是什么啊?

“我渴求成为一只黑豹,那样便能不停的奔跑,再也不会累。”

祁幕仰头看向窗外,吱嘎声停止片刻,将身体转过来,面对俞轻眠,“黑豹,我喜欢。”

俞轻眠能听懂他的意思,有些骷髅兵死前经历不同,会有格外强烈的执念。

被唤醒后,喜欢追求这个执念。

例如一定要吃到某样东西,杀死某个人,完成这个执念才会正常。

祁幕的执念,大抵是成为一只黑豹。

可是这个执念,怎么才算完?

她还想着替他找到身躯,努力积攒魔力,好歹让他拥有血肉,像个人,才能正常的跟在她身边。

不管俞礼一家人多好,目前在她心里,真正值得信任的伙伴,只有祁幕。

“阿幕。”俞轻眠知道这是他的执念,也不多劝,话题一转,“你的身躯不在坑里吗?”

“不在。我感应不到。”

祁幕渐渐趴在被面上,安静了一会儿,才继续碰撞上下颌,“坑里有一副很强悍的身躯,我驾驭不了。”

“抱歉。是我连累了你。”俞轻眠指尖轻抚着他头颅上的缝隙,语气温柔。

“阿眠很好。”祁幕用头颅蹭了蹭她的指尖,眼眶的微光亮了一些。

“我会努力养伤,找到你的身躯。如果你喜欢坑里那副骨架,我替你接驳。”

祁幕黑洞洞的眼眶盯着她,闪了闪微光,“阿眠喜欢,我便喜欢。”

俞轻眠将他整副骨架往怀里搂,“不。我们是伙伴。阿幕喜欢,阿眠就喜欢。”

“阿眠喜欢,阿幕就喜欢。”

“好。比起黑豹,你更适合人类的骨架。等我好了,替你先接驳那副强悍的骨架。以后我定会找到你的身躯。”

祁幕往后退,避开她心口的伤,用头颅蹭了蹭她的手,“阿幕不急。阿眠的伤更要紧。”

俞轻眠震撼的看着他,他强悍的像是被唤醒的冥龙,拥有自主意识,可以随意交流。

“你记得自己是谁了?你,你有记忆了?”

祁幕蹭她手的动作顿住,骷髅头颅来回歪了歪,“没有。”

也许,是本命契约导致他格外强。

也许,是她从魔师世界穿越时空而来,残存的时空之力使他变强。

俞轻眠用指尖摩挲着他的头颅,思考各种可能性。

还没想出真正的原因,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俞轻眠意图将祁幕往被里塞。

他却灵活的从她手心滑走,跃下床,如鱼跳入海里。

无声无息,直接钻入了地底。

床下的地面只有一片松软的土。

俞轻眠收回视线,看向门边。

俞卿尘揉着眼睛,端着油灯,睡意朦胧的看过来,“你屋里吱嘎作响,我担忧老鼠出没。你无事吧?”

俞轻眠也做出刚被吵醒的模样,抬手捂嘴打了个哈欠,懵懂回答,“没有啊。”

俞卿尘放下揉眼睛的手,跟着打了个哈欠,举起油灯,意图巡视屋里。

视线刚往屋里一扫,俞轻眠抬起手,可怜巴巴喊了一声,“哥……手疼。”

“怎么回事?”俞卿尘忘记查看,瞬间被惊醒,睁开了眼。

他几步走到她的床边,端起油灯仔细看,没看出什么。

俞卿尘紧皱眉头,来回看了几遍,“我看不出,我去找爹。”

俞轻眠连忙拽住他的衣袖,“大概是,睡着压着手了。无大碍的。”

俞卿尘半信半疑盯着她,又见她喊疼的手抓住他的衣袖,思索片刻。

他恍然明白什么般,视线扫过俞轻眠脸上纵横交错的伤,轻声询问,“做噩梦了吗?”

俞轻眠没料到他会这么想,眨了眨眼。

俞卿尘见她这样,以为自己猜中,转身将油灯放在桌上,“你安心睡吧。”

俞轻眠怔怔看着他俯身吹油灯。

黑暗中,俞卿尘拉过木凳缓缓坐下,“你且安心睡,我在此处守着你。”

“哥?”

“别怕。睡吧。”

俞轻眠躺下来,拉起被子,慢慢闭上眼,声音很轻很轻,“谢谢。”

“我答应过你,待你如亲妹,定会护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