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家傻妻:长工相公你别来最新章节列表_田家傻妻:长工相公你别来全文免费阅读(刘大成田小满)小说

小说:田家傻妻:长工相公你别来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小喜

角色:刘大成田小满

简介:她一不小心穿越成了农家小娘子,相公腿有伤,脸上有疥疮,勉强靠着做长工度日
极品婆婆,憨傻儿子,生活过的苦不堪言,
更重要的是,她不守妇道想要跟人私奔的事人尽皆知,名节扫地……
毕竟那是原主造的孽,她也只能咬着牙还
别人如何看待她也管不了,能做的,就是踏踏实实靠种田改善生活,迎来更多的生机……

书评专区

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网游文中的干粮,仿DND类游戏作中较为精品的书。主角职业刺客类(网游文十个主角八个刺客),好在这本书的作者文笔过关,游戏设定也算不错,所以此书中的战斗场景描写比其他网游文中只会念技能名字打架的要好不少。主角现实属于职业玩家,目前处于巅峰状态。开局金手指仅仅是内测时自己收集的,或和其他内测玩家交换得到的资料。后面金手指是靠点运气。另外有开后宫。缺点:后期出现大财团玩游戏拼财力的网游文通病。主角战力略强但没有太影响平衡。总体粮草未满,本质还是白爽文,没有大毒。喜欢仿DND游戏文的朋友推荐,其余者可在饥荒时充饥。

耐色法神:智商忽高忽低的主角加上一堆烂俗的设定,力量体系崩坏,世界观还讲不清楚

娱乐圈刑警:看到还有评价前面两章小说上传到哪的,这是这本书的关键问题吗?好声音海选,主角因为莫名其妙被误会推到台上,然后就站在台上,在好友同事二号出场被裁判否定后,开口否定裁判,说起音乐问题。果断败退,作者写小说前是不是每天都在看偶像剧,剧里的女主角经常会出现你这样的桥段,可别人偶像剧这样的桥段也没有你这样乱丢啊。。。我的天,千万别有人告诉我越看越精彩之类的。给个一星鼓励写小说吧。

田家傻妻:长工相公你别来

《田家傻妻:长工相公你别来》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那幅场景在田小满脑海里浮现过无数回了。她跟着几个要好的同学一同实习,落脚之处是一处山岭,承包荒山之人用了三年时间将山岭改造成现代化生态庄园,目光所及之处是溪水潺潺,果树累累,家禽遍地。

田小满学的是农学专业,毕业论文与建立生态农业有关,她在老师带领之下寻访过大学城附近所有的种植大户,还是觉得这处生态庄园最好,山岭各处土地利用得恰到好处,作物丰收,视线开阔,风景又怡人。

她登高去查看树上挂的橘子,眼看鼻尖都快要闻到那橘子散发出来的香味时,悲剧发生了,不知是她的脚滑动,还是她脚下的梯子晃动,总之她就掉了下来,滚进了山沟……

田小满又惆怅了一会,她抬眼看着四处的田野,暗自下了决心,过去再好只能封存记忆了,眼下她得在刘家站稳脚跟才是正道。

马婆子见田小满坐在自己身边一直低眉敛目,不似以往那样张狂,看起来倒是有了几分可怜样儿。但又见她坐了那么久也没问一句栓子在你家如何之类意思的话,心想到底这女人心不在刘家,刚软下来的心又硬了回去,闭上眼睛,没跟田小满说一句话。

这就冤枉了田小满,她哪里知道栓子是放到了马婆子家看着,只当小孩子是出去玩了。再说她现在正在理那千头万绪的时期,还没顾得上这个看起来有些呆呆傻傻的小家伙呢。

进到清河镇,田小满跳下马车,跟马婆子等人道了别,就匆匆地往集市上走去。那个包蓝粗布头巾的人跟另一位妇人相视,露出讥讽的嘲笑。

马婆子则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

这清河镇在泸沟村和附近几个村子如樊家庄的中心,跟村子比起来,这镇上无疑是繁华得太多了。

镇子正中心是一座木制的六层宝塔,据说是前前朝某位得道的高僧化缘修建起来的。那塔身看起来并不巍峨雄伟,但质朴之中另有一番隐隐的禅意,令人一见之下便肃然起敬。

这宝塔若是搁到现代妥妥是五星级旅游区,但田小满没心情细看这个。这清远镇的街道都是从宝塔所在位置向东西南北延伸的。南北的街道分别是南清路、北清路,东西方的叫上远街、下远街。

北清路上多是镇上有头有脸之人居住的大宅院,环境清幽,树木茂盛,郁郁葱葱。往南的那条叫南清路,两边有私塾、一些大家族的宗祠、当铺等,门脸俱是修得庄重高大,看上去很是气派。

而东西方向两条街则充满了俗世人间的烟火气息。上远街临街的两边全是店铺,有食肆、杂货商行、粮铺、炒货店等等,每家店面都有人进进出出,看起来热闹非凡。而东边那条叫下远街,则是小摊小贩的天下,卖小吃的、卖杂货的、卖菜的、卖肉的等等一应摆在了露天场所,有讲究的上面扯了棚,遮雨蔽日,更多的就敞亮着叫卖产。下远街的深处,是活畜市场,牛、羊、骡、驴等活物都在这里交易,这些牲畜的叫声时不时传了出去……

田小满不是第一次来镇上,她目标明确,沿着小路,七绕八拐地往下远街的方向走去。下远街上叫卖声此起彼伏,田小满边往两边看边往前走,那些小吃着实诱人,每个食物都闪着红光的光泽吸引着她。说起来田小满穿越过来也没吃过啥好东西,难怪她肚子里就像是有个馋虫似的咕咕乱叫。她手里捏着的几个可怜的铜板,最终打败了那些馋虫。

田小满终于看到了想要找的东西,快走几步蹲到了一位白面皮中年男人的面前,伸手翻捡起那些枯皮树根似的东西,最后手里拿了两块黄色的物什问道:“大哥,这是硫黄吧?”

那白面皮中年男人笑着点头应了。

“多少钱?”

“七文。”白面皮男人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

田小满手里只有从刘大成那里讨来的二十文钱。坐牛车花费了两文,算上回去的车费,只有十六文钱的花费余地。这一下要去了八文,无论如何田小满都感觉到肉疼。她露出可怜的神情问道:“大哥能不能少一点?我家里实在是没钱,我儿还等我买些粮食回家呢。”

大概是田小满那幅恳求的神情让不太不忍心拒绝了,白面皮男人思忖了一下,应道:“五文,不能再少了。”

“好吧,多谢大哥。”田小满行了个礼,从帕子里拿出五文钱递给了白面皮男人。

那白面皮男人见田小满礼数周全,稍稍一眼打量了她的面部,指了地上的一簇枯草说:“小嫂子可用得这个?消肿好使。”

消肿?田小满从那黑人男人扫过自己的目光中,突然意识到他是在说自己的脸是肿的。按说这草药不贵,但填饱肚子是当务之急,她不愿意往别处再花钱,于是再次行礼道谢。

收好了那两块硫黄,田小满见日光已经往西面移去了,她不敢再做别的耽搁,转身去往她刚才瞧见的卖农资的摊子上走去,冷不防她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是赵金贵!只见赵金贵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看样子是在漫无目的的闲逛。

田小满赶紧低下了头,绕到一处小吃摊子的后面,借着头顶搭的凉棚遮住自己的身体。这赵金贵生得贼眉鼠眼,偏又一副不自知欠揍的表情,田小满也不知道自己的前任是怎么相中这个人的。

而她避开这个家伙,不是害怕他,主要是因为田小满眼前的目标是在泸沟村站稳脚跟,她昨天在众人面前已经出了大丑,再不能成为村里的话题人物了,还是低调些好。

眼见赵金贵已经走远了,田小满才回到街继续往前走去,她眼角好像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刘大成?她揉揉眼睛再看过去,却发现自己花了眼。也是!刘大成掏出来的所有钱都给了自己,他哪里还有车费上街?

田小满又抬眼看了下日头,脚下如风般地往前快趟走去,没多久,她便来到了卖种子的摊贩跟前。

讲真的,田小满刚穿越过来是有一种生活未定的惶然感,可现在她看到这些一口袋一口袋油光水滑的种子,那些惶然便荡然无存,眼睛发亮,发自内心的喜欢感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