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农家女,夫人她不穷但凶最新章节列表_穿成农家女,夫人她不穷但凶全文免费阅读(二宝刘氏)小说

小说:穿成农家女,夫人她不穷但凶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复小芽

角色:二宝刘氏

简介:一朝穿越,她成了一个生活潦倒的农家女,父亲愚孝,娘亲软弱;
亲戚们个个都是极品,下面还有两个不懂事的弟妹,生活举步艰难
为了改变这悲惨的命运,她开始了斗极品、战豺狼;
改造家人的思想,带着一家人发家致富过悠闲生活
不料中途却惹上了个凶猛小狼狗……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宠妻狂魔!

书评专区

异界之谋夺天下:粮草与干粮之间,有优点,有缺点。

造纸纪:男主文,不是只会谈情说爱的那种晋江异能文,作者真的在认真描写一个完整的世界,能看到男主心性的成长,不可多得的一篇好文。

山海传说:这个还不错,有种爱丽丝奇遇记的那种奇幻感觉,顠逸,奇耸,但是,白河呢,下面没有了????

穿成农家女,夫人她不穷但凶

《穿成农家女,夫人她不穷但凶》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嗯,去年,我在山里砍柴时看到只兔子在草丛里,就想去捉,可是还没走到跟前它就跑了,它跑我就追,追着它穿过了一个山洞,进入了一个山谷。”李婧文轻声诉说着她的奇遇。

“山谷里住着一对夫妻,他们说我能进入那个山谷就是和他们有缘,就收了我做徒弟,教我武功和医术,要学医术就要看医书,就必须识字,为此,我师父和师母只得教我识字。”

“只不过我学的字都是从医书上学的,不知道能不能给三宝启蒙。”李婧文说的一部分是这个身体原主经历,即那个山洞和山谷是存在的,她也是追着小兔子进去的。

而那对夫妻是不存在的,只是她为自己识字、懂武功和医术找的借口,其实只要仔细想想,就能发现中间有许多疑点,只不过刘氏没想那么多,她认定女儿是乖巧老实的,不会骗她,也没必要骗她,她怎么都不会想到眼前的小人儿已经换芯了。

“姐姐,你还懂武功?真是太好了,姐姐,你也教我武功,等我练了武,就不怕大宝和二宝了。”三宝高兴的说,武术师傅可不是那么容易找的,听说只有有钱人家才能请得起武术师傅,得知家里有一个现成的师傅的,他怎么能不高兴?

“当然,姐姐要是不懂武功,今天就淹死在河里了,你要是想学,姐姐以后教你,只不过练武是很辛苦的,你要做好准备哦。”李婧文对这个亲兄弟还是很满意的,如果他真的是可造之材,她一定会好好培养。

三宝是这个家的长子,他要是成才了,他们这个家离兴旺发达也不远了。

“知道,以前二宝也想学武,只不过大伯说练武很辛苦,要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要长期坚持才能有所成就,很难出人头地,二宝就放弃了,我不怕苦,要做个文武全才。”

去年过年的时候,二宝在县城里看到一个将军穿着盔甲、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大队士兵威风凛凛地从大街上走过,引得当时街上的人好一阵赞叹。

二宝就觉得当将军很威风,要是自己也这样威风就好了,那样他想踩谁就踩谁,想怎么踩就怎么踩,那时三宝、四宝他们还不拜倒在他脚下,任他驱使?

他知道想当将军就得有高强的武功,为此,他死命缠着他父亲要学武,李家荣才跟他说了那一通话,没想到被三宝听见了。

“好,我就等我的三宝弟弟成为文武全才。”

“女儿,我可怜的女儿,小小的年纪又是学武,又是学医的,还要砍柴,苦了你了,也幸好你学了武,不然我的女儿就没了。”刘氏又是心疼又是高兴。

心疼的是女儿肯定受了很多苦,高兴的是女儿学了本事,还救了自己的命,难怪掉进那么深的河里还能自己爬起来。

“娘、三宝,这些事暂时不要告诉别的人,我们三个人知道就行了。”

“连你爹也不说?”刘氏还是想不明白女儿有本事为什么不让别人知道。

“是,暂时不告诉爹,女儿现在功夫还不到家,越少人知道越好。”

“姐姐说的对,我跟姐姐学认字也不能告诉别人,爹爹又护不住我们,让我们时时受大房和三房的欺负。”三宝对这个爹很是不满,不管是不是他们的错,都只知道喝斥他们,从来不为他们说话。

“婧文,我们没钱给三宝买书。”刘氏很内疚,自己手里一文钱都没有,更别想到婆婆手里拿到钱,今天自己抱着昏迷不醒的女儿回来,想跟婆婆要点钱请郎中,不但没拿到一文钱,自己连带女儿都被她臭骂了一顿,幸好婧文醒来了,不然她杀人的心都有。

“娘,买书的钱我有,前些日子我在山里挖野百合,卖了二两多银子,只不过不敢拿回来,放在师父他们的石屋里。”

“没拿回来好,幸好你没拿回来,不然早就被你奶奶搜走了,不仅失财还要挨骂。”刘氏直夸李婧文聪明。

吴氏怕他们藏私房钱,隔三差五的搜他们的屋子,借机把她的嫁妆都拿走了,搞得她现在连一根像样的簪子都没有,硕果仅存只有头上这根木簪子。

“婧文,我明天跟你一起去山谷拜见你师父师母,感谢他们救了我女儿一命。”转眼刘氏又为准备什么礼物发愁了。

“娘,我师父他们前几天已经走了,你不用去拜访了,等你有时间了再去山谷。”

“婧文,这么重要的事你也不早告诉我,这样,我们也太失礼了。”

“是我师父他、师娘不让我告诉你们的,他们不想别人去打扰。”

“哦,这样就没办法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见到他们。”刘氏叹了口气,心里有说不出的失望。

“娘,别失望了,我师父他们说了,有缘还会相见的。”也就是说没缘就不会相见了,注定他们是没缘的,在这个世界上,压根就没有她的师父。

“二媳妇,你们怎么还不出来煮饭?想饿死我们不成?”说话间,吴氏的吼声打破了屋子里的温馨。

刘氏准备起身去做饭,李婧文拉着她的手:“娘,今天不是你做饭,别理她。”

李家由刘氏、小吴氏和吕氏三妯娌轮流做饭,每人做一天,昨天是刘氏做的饭,今天轮到小吴氏做饭了,只不过她经常偷懒,她的姑母加婆婆又护着她,只要她没按时去做饭就喊刘氏帮忙,帮着帮着就成了刘氏的事了。

李婧文对这样的包子娘亲很无语,她知道为了自己这个小家的幸福必须改造这个包子,这些虽然是小事,但是个原则问题,她觉得必须从这些小事开始,让她这样包子娘知道什么人能帮什么人不能帮。

“娘,你以前帮三婶做饭,现在都变成你的事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多做点事而已,又不会掉块肉。”刘氏满不在乎地说。

“这不是多点事的问题,你开始帮她时她感激你吧,后来慢慢地就变成理所当然的了,你不帮她就有怨言,再后来她就不动手,干脆变成你的事了,现在连厨房都很少进了,连奶奶也直接喊你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