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三宝:拐个爹地坑妈咪》宋云凌陆天泽(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胎三宝:拐个爹地坑妈咪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卿卿如故

角色:宋云凌陆天泽

简介:一夜意外,肚子里揣了三颗球,本就是乡下千金的她,
这下彻底成了家族弃女,声名狼藉;
待她携宝回归,才知她身怀逆天马甲,光芒万丈;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萌宝智商逆天,却做尽了坑妈的事——
居然随便拐了个男人来认爹……

书评专区

流浪地球:又回头看了一遍,仙草。

葬明:开始看以为发现本好书…这书最大的问题就是话痨!为了凑字数,所有的人物无论猪脚还是部下还是官兵,土匪,路人甲乙,都废话连篇,并且翻来复去,并且对话的写作技巧超差!特别是猪脚,跟个唐僧加岳不群再开个次方,令人生厌. …

辐射的秘密:双向穿越的伪废土后宫文。文笔不错,但全文的重点完全不在于废土末日,而在于后宫,各种邪恶的母女花,姐妹花,你懂的……总的来说,是写实和欢乐的YD风格,也写出了一个现代宅男得到个金手指后的思想变化。所以不要抱着看末日流的心态去打开,不然本书就是鹤顶红,当成一本后宫小H文来看,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完本。不喜勿入!

一胎三宝:拐个爹地坑妈咪

《一胎三宝:拐个爹地坑妈咪》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此次回国,有点仓促,陆惊语提前定了个酒店落脚,打算先整顿下,再抽时间回陆家。

不过,在整理行李的时候,她愕然发现,行李箱里面,全是男士的衣服!有西装、衬衫。领带和……男士内裤,以及一份文件。

陆惊语当场懵逼!

这行李箱,是她拿错了么?

与此同时。

同一家酒店,总统套房内。

薄司寒刚抵达,也准备先洗漱休整一下。

这次出国为了收购事宜,忙了一周。

刚回来,又要参加今晚在这酒店举行的一场酒宴,几乎是脚不沾地。

他指使唐泽,“帮我把衣服拿出来,我洗漱一下。”

“好的!”

唐泽应声,将行李箱拉过来打开。

下一秒,看清里面的东西,他整个人也懵逼了。

这里头,清一色女人的衣服,裙子,护肤品、手提电脑、香囊……

薄司寒闻声睁眼,也看到这一幕,当场皱起眉,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保镖也傻了!

行李箱,从始至终都没离开过他们之间。

里面的东西,怎么就变了呢?

众人茫然时,其中一个,像是想起了什么,“机场!孩子……那对双胞胎,拿的行李箱和我们是一样的,可能是那时候拿错的!”

唐泽也想起来了,急忙关上行李箱,说道:“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回来,那里面,可是有重要文件!”

文件一旦丢失,那他们这次就白跑一趟了!

保镖也深知文件的重要性,不敢怠慢,连忙离开总统套房。

另一边,陆惊语这会儿也搞清楚,为什么行李会弄错的原因了。

岁岁垂着小脑袋,神情要多诚恳有多诚恳,认错道:“妈咪,是我的错,你罚我吧。”

说着,还伸出白嫩的小手,掌心朝上,等惩罚降临。

陆惊语哭笑不得,“你也不是故意的,罚什么啊!”

行李箱没什么重要的东西,证件都在身上,所以她倒也不担心。

至于这个行李箱……她刚才已经确认过是谁的。

里面那份文件末页,‘薄司寒’三个大字,写得龙飞凤舞的。

合同内容,还是个相当重要的收购案。

这么重要的东西,以薄氏的能耐,想必也会自己找来!

不过,她心里多少有点惊讶。

薄家刚大手笔给钱,让她治病,这才转个眼,就遇上了。

这是什么见鬼的缘分?

陆惊语心中嘀咕着,面上则对三小只道:“你们休息一下,晚点妈咪带你们去吃饭。”

月月当即兴奋举手“好耶,我要吃海鲜大餐!回国前,我特地查了,听说这家酒店的海鲜可好吃了!”

陆惊语瞧着小丫头这两眼发光的吃货神情,被逗笑了,“行,我的小吃货,晚点带你们去吃个够!”

月月欢呼出声。

岁岁也加入讨论,“除了海鲜,还有八大菜系,我们也要吃个遍才行。”

年年在旁边听着弟弟妹妹的发言,只是扬了扬嘴角,没参与,自顾自抱着电脑坐了下来。

陆惊语一边应付两个小的,一边叮嘱大的,“年年,别玩太久电脑,对眼睛不好。”

“好的,妈咪。”

年年乖巧应声,手上动作却不慢,熟练的翻墙登录国外的黑客内网。

薄家的诊金,已经涨到了一个亿。

年年想着,这个疑似爹地的人,还真是财大气粗啊!

不过,眼下不是诊金的问题了,而是行李箱弄错了,他要怎么引妈咪和对方见面?

当年妈咪糊涂怀孕,生下他们三个,压根不知道爹地是谁!

为了帮妈咪找老公,帮弟弟妹妹和自己找到爹地,他简直操碎了心!

陆惊语不知道儿子此时的想法。

倒是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来电话的,是爷爷!

陆惊语当即接起。

“小语,你怎么还没回来?飞机不是早就降落了吗?怎么没见你回陆家?”

爷爷略显苍老浑厚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充满了关怀和温暖。

陆惊语忍不住扬起嘴角,温柔回道:“爷爷,我在酒店,您应该知道的,我不想回陆家住的!”

陆爷爷闻言,叹了口气,“也对……这样的家,回来干什么,回来了也是受委屈,不回来住也好。那你什么时候来看爷爷,还有那三个宝贝曾孙,我都迫不及待想见了?”

陆惊语看了眼时间,犹豫了下,“爷爷,我这次回来,还要谈退婚事宜,带三个小家伙去,会不方便。我先回去看您,等婚约解决了,我再接您出来,跟三个孩子团聚,您看行吗?我这次回国,要住一段时间,以后你可以天天见到。”

陆老爷子喜道:“那敢情好啊!你快来,爷爷等着你。”

陆惊语笑了笑,嗯了一声,挂断电话,随后和三小只说了下。

“妈咪要出去一趟,晚餐时,会赶回来和你们一起吃饭,这段时间,你们不要乱跑,知道吗?”

三小只乖巧听话,“听到了,妈咪!”

陆惊语仍不放心,叮嘱年年,“帮妈咪看着弟弟妹妹,别让他们调皮,好吗?”

“好的,妈咪,我会照顾好他们,您路上小心。”

年年神情稳重地说道。

陆惊语疼爱的亲了亲他,接着就出门了。

就在她等电梯期间,隔壁总统套房的门,也打开了。

唐泽推着薄司寒出来,准备下楼吃点东西。

到电梯口时,轮椅恰巧好停在陆惊语身边。

许是因为自身是医生关系,陆惊语忍不住多看了对方两眼。

薄司寒原本目不斜视。

就在电梯停下,门打开时,他瞧见身旁的女人步伐动了,带起了一股轻风。

有药香传来,竟和之前拿错的那个行李箱,里面香囊散发出来的味道,一模一样!

薄司寒眯起了眼睛,反应非常快,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道:“站住!”